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惊梦前缘 > 正文
第一O一章 工棚 (一)
作者:云黛水长  |  字数:3210  |  更新时间:2019-07-17 14:51:11 全文阅读

林木公寓的在建工程已经有了些规模。

在离工地不远的地方,有一块平整的空地,正是中午时分,太阳像个火球,光线灼人,知了隐藏在周围的树上,鸣叫声一刻了不停地在周围此起彼伏。

林陈已经有好几天没有去公司上班了,公司也没有来电话。

他曾尝试着让猎头公司帮助提供机会,猎头公司帮他联系了另一家民营公司,林陈刚刚面完试。

那家单位距离林木公寓倒是近,公司的面试也是简单,对方似乎对林陈还比较有兴趣,甚至问了他什么时候可以来上班,林陈唯一不满意的地方就是工资超低,没办法,人家公司还是起步阶段,那面官也说了,起步阶段资金就比较紧张,各处都需要钱,搞得林陈也不好意再提增加工资的事儿。

林陈决定放弃这家公司,毕竟钱给的太少了。

此时,他站在那片平整的空地前,还在琢磨着刚刚的面试情景。

虽然烈日当空,前面的这片空地还是成了孩子们的欢乐场。

附近居住的几个小孩儿在踢着球,追逐,跌倒,射门,像是一场小小的战斗。阵阵欢笑的吵嚷声充斥着林陈的耳朵。

林陈也喜欢球,他不再想面试和工资的事儿,就呆呆地站在空地边儿上看着。

孩子们的球被踢到了他的面前,他伸手把它抓了起来,那球有些瘪,看着他们着急的样子,林陈故意没有扔回去,想逗逗这帮小孩儿。

一个胖胖的小孩儿跑了过来。

“这球都快没气了!”林陈笑着说。“没气了还要踢呀?”

“要的,要的!”那孩子仰起小脸儿说。

“那怎么踢?”

“一样踢啊!又不是人没气儿了!”孩子的语调执着。

又有个孩子围了上来,面色中带着同仇敌忾的神情。

林陈笑着把球扔还给了他们,喧闹声又开始了。

林陈转过身来,掸了掸身上沾到的土,想着那孩子的话。

又不是人没气儿了!

这句无意的话好像提醒了林陈,要是人都没气儿了,还要工作干嘛? 按那算命的说法,他和许阿琪也只有三年的阳寿了,这比起工作更让林陈揪心。现在,人还都有气儿,有气儿就得折腾,就得想办法。

林陈这么想着,就朝工地走去,那儿,有胖子,有叶江川,他要和他们商量商量。

工棚里,热得有些让人受不了,不透风,也没有空调。

几个工友凑钱买了个立式的电扇,电扇转动着脑袋,给这密不透风的活动板房带来了一丝的清凉。

叶江川今天没有出工,他有些不适,大家都知道他刚出院,工地上对他还是很照顾的,可以晚来,可以早走,不舒服可以随时回来休息。

叶江川双手垫在脑袋下,眼睛盯着棚顶儿,正直直地躺在硬板床上,想事儿。

柳云生!

他心里默念着这个名字,翻身坐了起来。

身上因出汗太多,也粘粘的,工地上一直没有人送水过来,此时他口渴得要命,干脆起身,伸手拎过凉水壶,摇了摇,把水壶里仅有的水倒进了自己的茶缸。

一辆辆或大,或小的车从工地上开过,卷起阵阵的黄尘迎面而来。

林陈闪到一旁,下意识地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口鼻,看着飞扬的黄尘,想着,看来作什么工作都不容易,当个工人更是辛苦。这一天下来,不知道要吸进去多少的粉尘,挣得也不比自己多,又想,要是和他们比起来,自己也应该知足了。

按照工人们的指引,林陈很快就找到了叶江川。

叶江川见是林陈低头钻进来,随手拉过把椅子,示意他坐。

“你咋来了?这大热天儿的,不上班么?”

“上班!今天我请了个假,办点私事儿,得空过来看看你和胖子。”

“哦!你们上班多舒服!空调房里,喝着茶,跷个二郎腿,哎!羡慕!”

“有什么好羡慕的!我都快没工作了!”

“怎么?”

“算了,别提了!”

林陈也有些渴,他用舌头舔着自己的下嘴唇。

水壶还在叶江川的手中,他将壶嘴朝下,摇晃了一下,两三滴水从里面滴了出来。

“对不起,你来晚了一步,早知你要过来,我就给你留些水!你看,这最后一口水已经进了我的肚子了。叫你跑到我这儿,连口水也喝不上!真不好意思!”

“没事儿!”

“一会儿有人会送水过来。我们这儿就这样,苦吧!就这天儿,睡个正经觉就能满头大汗,只要有人送水过来,大家就都像见了宝贝似的,我都两天没洗澡了,衣服汗湿了就晾,晾干了继续穿,没水,也没功夫洗。”

“按你的说法,这工地也快成了鸟不屙屎的地方了!”

“谁说不是呢!”

叶江川无奈地瘪了下嘴。

“我刚办些事儿,回来顺便看看你,你怎么样了?”

“还那样儿吧!还能怎么样!没死就不错了!”

叶江川从枕头边拿过了烟盒,抽了两支,把那烟盒扔了回去,一支烟递给了林陈。

林陈摆了摆手,“不用,我不吸!”

叶江川用打火机,把烟点着了,自己吸了一口,又慢慢地吐了出来。

“李大夫那儿,我去过了,你说奇怪不,在我的回溯治疗中,我又看到了那种花。”

“蓝色彼岸?”

“嗯,你说这花怎么总是出现呢?”

“我知道,佛教里说有一种花叫彼岸花,是代表分离和悲伤的回忆。”

“你怎么知道呢?你懂得真多!”

林陈笑了笑,摆手道:“那年,我和初恋分手,心情特别不好,就一人去了五台山,在那里,我遇到过一位僧人,他告诉我的。”

“那花是蓝色的?”叶江川好奇地说。

“不,是绯红色,叫蔓陀罗!就是彼岸花,开一千年,落一千年,花叶永不相见。我们常听到的情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说的就是这种花。这花和你见的一样,只是颜色不同!”

“是啊!我看到的,却是蓝色彼岸!少有的品种!”叶江川说。

林陈笑着说:“红的过了会发紫,紫的过了会发蓝!你看到的是基因突变的彼岸花!”

“呵呵,有意思!基因突变了的彼岸花,还不如说是变味了的情与缘呢!”叶江川打趣道。

“哎,你说的还真粘边儿,它就是与情缘相关。关于这花还真有个爱情故事,说是以前有叫彼和岸的年轻人,爱上了,可上天偏偏规定他们两个永不能相见。他们却偷偷相见了,结下了百年之好,决定生死永相随。可是因违反天条,这段感情最终被无情的扼杀了。”

叶江川冷哼道:“这是谁设的天条!违背常理!不通人情!人家好好的相爱,却不让人家在一起,拆了人家的好姻缘!”

风扇转动,送过来的凉风似乎不足以带走林陈身上的热气。叶江川捏着烟屁股,在烟缸里捻了捻,起身,走过去,干脆把风扇搬了过来,调大了风力。

“这下凉快多了!”林陈用手抖着身上的被汗浸湿的衣服,笑着又说:“这你就不懂了!他们爱上了,要是没有个天条横亘出来,拆散他们,那就没有故事了!”

叶江川不由得竖起了大拇指,说:“还是你高深啊!也是哈,你好,我好,大家好!王子和公主幸福地走到了一起!还有啥好讲啊!嗯,我发现民间的这些故事都差不多!你没觉得这彼和岸的故事听上去和白娘子与许仙的故事,和牛郞,织女的故事挺像!”

“是不是都有人从中作梗?”林陈问。

叶江川想了想,说:“对!还真的是这么一回事儿!”

林陈擦着额头上的汗,继续说:“彼和岸的故事,比他们还要惨!因为上天还给他们两个下了一个狠毒无比的诅咒,既然他们不顾天条要私会,便让他们变成一株花的花朵和叶子,只是这花奇特非常,有花不见叶,叶生不见花,生生世世,花叶两相错。几辈子都见不到!你说惨不惨!”

叶江川还是感觉热,干脆站起来,走到电扇旁,对着电扇吹,吹了一会儿,回过头来,宛若又看到了那一幕可怕的情景,紧锁眉头,说:“在我的回溯梦境中,我看到了一个模糊的穿黑衣的女人,她还和我喝交杯酒.. 长发遮面,等我撩开她的头发,才发现她没有五官,特别恐惧!醒了以后,我一直就在想,难道我会与这个女人有什么关联?她为什么要和我喝交杯酒呢?”

“黑衣女人?”

叶江川默默地点了一下头。

“交杯酒可不是随便就可以喝的!交杯酒是结婚的时候表示男女结为一体才喝!她主动和你喝交杯酒,这说明她渴望和你在一起!”

“我也是这么想的!”

“医生怎么说?”

“医生什么也没说,说了一推理论上的东西,全是纸上谈兵!他也没有经历过,他还能说什么!不过,最后他说的那句倒是实话,这本身还是一个谜,科学还难以解释!”

有工人提着水壶钻进了工棚,叶江川起身迎了上去,“今天送的这么晚啊!我们都快渴死了!”

“还好吧!不晚啊!昨天也是这个时候送的!”那工人说。

叶江川说:“也许是今天太热的原因吧,水喝得太快了!胖子还在工地上吗?”

“嗯,他还能在哪儿?现在头儿没在,还不知道他躲在哪里凉快去了。”

送水的工人给壶里倒好了水,站起身来。

“你要是看到他,让他过来一下,说有朋友来了!”

“行!”

说罢,那工人回身,钻出了工棚。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