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惊梦前缘 > 正文
第九十九章 恐怖美甲师
作者:云黛水长  |  字数:4436  |  更新时间:2019-07-15 11:55:51 全文阅读

林陈是后一站下的车。

他的心情依然很烦燥。 明天还要不要去上班?不去上班,他没有太多的存储以备自己找到下一份比较满意的工作。去上班,再次看到史春柱那张令人生厌的老脸,这比杀了他还难受。

清脆的手机铃声, 把林陈从烦闷中惊醒。

“在哪儿呢?”许阿琪打来的。

林陈手握着电话,转了一个身,马路对面“宏都市场”几个字跃入他的眼帘,就对电话里说:“宏都市场这边。”

“干嘛?一个人逛市场?”

“嗯!”

“不错啊!有长进,懂得生活了,终于知道生活需要柴米油盐酱醋茶了!”

“不是,是心情不好,自己瞎溜达,就逛到这儿了!”

“哦,你等着我,我这就过去!咱俩一起逛市场!我正好想买个粉饼,我的同事花狸要过生日了,我还要给她买个生日礼物!上回我过生日,她就送了,我怎么也得给人家回送这个礼物!”

只要一提起逛街和购物,许阿琪就兴奋,隔着电话,林陈都能感觉得到。

林陈知道,进了商场的许阿琪,就是牛进了菜园子,一时半会儿是拉不出来的。试衣,照镜,再脱了试,再照,周而复始,真是令人不胜其烦!

女人买个东西真叫麻烦!

所以,陪许阿琪逛街,购物真的是一件令林陈头发大的事儿。而这一回,不想和她逛街购物还有另一个原因。

对着电话,林陈犹豫了一下,说:“我看你还是别过来了!宏都市场这边离家也远,现在是下班高峰,人挤人的!我自己随意逛逛,也想清静清静!过一会儿就回去了!”

林陈不知道怎么对许阿琪说自己即将失业这件事。

“那好吧,我就不过去了!嗯,下班后,我也在外面转转再回去。今天坐了一整天,实在是太无聊了!晚饭就各自在外面吃吧!我也真是懒得做饭了!”

“嗯,行!我顺便去趟超市,买点明天的早点就回去,你逛完也早点回家吧!”

林陈收起手机,朝菜市场方向走去,没走几步,手机突然又响了,林陈看了一下,还是许阿琪打来的。

“家里没盐了,再带包盐回来!”

“知道了!”

快到市场的时候,电话再次响起。

这一次,林陈有些不耐烦。

“喂,你能一次交待全吗?左一个电话,右一个电话的,说,还要我买什么回去?酱油?馒头?”

电话里,嘶嘶啦啦的杂音,继而,没有了声音。莫明其妙的,无声的电话,和上次一样。

林陈一怔,顿觉心脏“突突”狂跳不已。他转头,四周看了看,没有什么特别的异样,就再次将电话放在耳边,朝电话里,小声道:“你,是人? 是鬼?”

话筒里传来女人细声细气儿的回应:“去玩儿吧!”

去玩儿吧!

又来了!林陈铁着个脸,怔怔是看着自己的手机,把手机贴到耳朵处,没作声。

电话那边安静得出奇,大约过了一两分钟,传来了“嘟-嘟-”的盲音。

林陈站在市场的门口,在手机的设置里,将声音调成了静音,然后走进了市场。

……

许阿琪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路边拐角处,一个地下商城正在开业,开业有让利活动,市民们簇拥在门前,可谓人山人海。

一向爱凑热闹的她好奇地停下了脚步,前后左右张望一番,她在琢磨,要不要顺便也进去看看。

“姐姐,去做个美甲吧!我们刚开业,优惠多多啊!”

有个小伙子递过了一张广告宣传单,

“美甲?”

“现在好多人都在做!像您这样,那么时尚的女人,要不做个美甲,那就太OUT了。做了您准保就喜欢,真的,不骗你,精致的女人,很多都是做美甲的,它体现您的品味,是您尊贵象征!再说,我们刚开业,半价!还能送你一张会员卡。”

说话的小伙子,像是个南方人,身材瘦弱,一头黄色卷毛短发,露出光洁的额头,他说话的声音不大,面相稚嫩,看着许阿琪的眼神却犀利得像只豹子。

“姐姐,现在做个美甲还是很划算的!才半价,也没多少钱!全当是玩儿了!我敢说,你做完了肯定会喜欢的!”

小伙子的话说得阿琪有些动心,她紧抿嘴唇,似乎还在犹豫。

“姐姐,您就做个吧!我也是新来的,算是帮我,帮个忙,一看您就是一个善良好心的人。我们还有抽奖呢!您扫码,就可以参与!”

“还有抽奖啊?不过,就是中了奖,我也不知道怎么兑奖!”

“没关系,到时候,你来找我就行了!”

黄毛小伙子看到许阿琪还在犹豫,便微微笑着说:“姐,拿你的手机,扫完码,再和我拍张合影,不知道怎么弄,就来找我!有照片,你就不会忘了!你就放心吧!算是帮我,帮我好么!我谢谢姐姐啦!”

许阿琪被说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便掏出手机,扫了码,在合了影之后,跟着黄毛小伙子走进了新开的商城,找到那个美甲柜台坐了下来。

美甲柜台客人不多。

“我看看您的手!”

梳着马尾辫,面色白皙,身着红色工作服的美甲师坐到了她的对面,也许是工作的需要,她戴着蓝色的口罩,只留下一双似笑,非笑的月牙形眼睛,一眨一眨地看着许阿琪。

“哦!”

“以前没有做过这个么?”

许阿琪伸出一只手,放在台子上。

“没有!”

小心地看了看许阿琪的手,美甲师连连称赞道:“您的手,可真是纤纤玉指啊!不错,再配上美甲就更漂亮了!”

美甲师用戴着胶皮手套的手,麻利地打开了自己的工作盒子。

“您夸奖了!”许阿琪微微笑了笑。

这是有生以来第一次做美甲!想像着经过精心打理过的指甲一定会非常漂亮,喜欢新奇的事物的许阿琪感觉到了自己的小激动。

“您知道吗?指甲虽比不上脸蛋重要,但却是手部最精彩的部分,性感鲜艳的红色修长指甲,容易对男性形成性感的联想;整齐美观的指甲,会让人产生好感。纤纤十指,是评价人的另一种隐性标准。”美甲师说。

“指甲还有这么多的讲究?您真的很专业!”

“是啊!越是细小的地方,越能代表一个人的品味和修养!您是喜欢什么色呢?美甲在色彩的选择上是要参考您的喜好和您平时爱穿衣服的色彩。”

美甲师的眼睛抬了起来,蓝色口罩上方的眼睛定定地注视着许阿琪。

“我是比较随意的,许多色彩都很喜欢!我的衣服也是什么色彩的都有!”

“嗯,那就比较好办了。当下比较流行的指甲油是半透明的米色,还有红色,淡红的那种。浅色指甲油当今最为时兴。指甲油是可以任意调色的,你不必去买一大堆的指甲油来应付服装色彩的变化,只须买几个主色,用重叠配色就可以了,便会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我先给您试试这款米色的,采用灿色的办法,能做出太空的感觉,非常漂亮!”

“太空的感觉?”

“对啊!不信,您把眼睛闭上,我做好了,您就睁开眼,您就有这种感觉了!中间不许偷看哟,否则就影响效果了。”

许阿琪第一次接触美甲,这种时尚而富有新意的新鲜事务,也确实能吸引爱美的女人的注意。她也是有点儿累,就闭上了眼睛,算做休息。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许阿琪能感觉得到,美甲师在她的手指甲上瑟瑟窣窣地工作着,修挫指甲,清洗浸泡,擦试,涂油…

不知不觉中,许阿琪睡着了,她做了个梦,梦中她在一个房子里,房的中间是个小方桌,上面铺着淡淡菊纹的雅致的布饰,放着古挫的笔墨纸砚,对面墙上挂了幅画儿,画面上是几个小孩子.. 欢欣喜悦的样子。

“咣当!”

门被人狠狠地撞开,许阿琪吓得一下子钻到了桌下。

小高跟踩地发出清脆的响声,由远及近,直低桌台。

桌下,许阿琪看到的是一席及地的红色长裙。

蓦地,桌布被掀开。

她被一个穿着红色衣服的女人抓住了手,被她按在桌子上,用笔沾了墨,在她白晰的手指上,恨恨地点画着黑点儿,一下,两下,三下,那一个个黑色的墨点儿在她的指间渗浸开来,渗过了她的皮肤,渗进了她的肉,她的指甲,她的手指,她整个的双手都一点点,一块块,一片片地变黑了。

她惊恐地大叫了一声,把自己从梦中惊醒。醒来一看,红衣美甲师正端坐在她的对面。

许阿琪低头看自己的手指,双手被一整块的白色丝布遮盖着。

“我可以看了吗?”

许阿琪忽然想起,自己光听他们忽悠了,竟然忘了问价钱,万一被宰,这到哪里说理去?这么想着,她有点儿不安起来。

“你们这儿,做一双手,多少钱啊?不好意思,刚刚忘了问了!”

美甲师无语,稍许轻轻侧头,伸出双手,一只手摘掉了另一只手上的胶皮手套,她用没戴手套的这只手,慢慢的摘去了脸上的口罩。

这张脸,很白很白,白得有些吓人,依然地似笑非笑的月牙形眼睛低低地垂了下来, 她继续去摘另一只手的手套,动作异常的缓慢。

异常缓慢!如同胶片播放中的慢动作。

手套终于彻彻底底地从她的手上被褪了下去,许阿琪呆住了。

六个手指!

此时,许阿琪的脸也和她的脸一样,窗户纸般的白。再细看美甲师,这么眼熟!

许阿琪惊叫了一声,抖了一下手上的白丝巾,白丝巾滑落。

十个黑色的指甲。

“你?”许阿琪颤抖道,此时的她已是心跳如鼓,口干舌燥。

她突然间发现,这张脸,她见过,咖啡吧玻璃窗外的那个六指女人,林陈说过,她是尸。

女人伸出了手,那只有着六个手指的手,死死地揪住了许阿琪的胳膊,鲜艳的,彩色的指甲成弯勾状,刺进了许阿琪的皮肉。

许阿琪疼的额头上渗出了汗,“你干嘛抓我?”

血,从她的胳膊上渗了出来。

“你?”

许阿琪努力缩回自己的胳膊,却被那女人死死地抓住,不松手。

四目相对,让许阿琪惊恐不已。

面前的美甲师娇好的面孔正在变化着,双目通红,像烧红了的烙铁。

“放了我!啊!”

许阿琪吓得失魂般地乱叫,并用皮包拍打着那只手。

关于这件事,她后来的记忆有些模糊,好象有人走过来,点燃了火,那火苗向上冒,燃到了那只手,那手才松开。

许阿琪拔腿就跑。

她被吓蒙了!

那天回去,直接上床,将头蒙在被子里,还是全身上下瑟瑟发抖。

林陈很晚才回来,见她已经睡了,便也没多说话,也悄然躺下了。

夜里,许阿琪一次次地从噩梦中惊醒。最后一次,她双手死死地抓住床单,额头上青筋暴露,满头满脸都是汗,“豁!”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怎么啦?”

“见鬼了!”

“今天?”

“嗯!”

“今天倒底发生了什么?”

林陈迷迷糊糊地也坐起身,将被子披在了许阿琪的身上,眼睁睁地看着她痛苦不堪的样子。

“我害怕!吓死我了!”

她用已经汗湿的手抓住林陈的胳膊拼命摇晃,告诉他,她今天所经历的恐怖美甲师,告诉他,她的梦中所见。

“哦!好了!好了!不怕了!”

林陈拍着许阿琪的后背,轻声安慰道。

“那美甲师实在是太恐怖了!她的那张脸,因为血而变成模糊可怕,还有,她的手指枯骨嶙峋,又长又弯的指甲刺进我的手臂,拔出来时,弯指甲里全是我的肉和血!”

说着,许阿琪伸出胳膊,并将衣袖卷起,将裸露的手臂展示给林陈看。

林陈注视着许阿琪的胳膊,上下检查一遍,并没有什么异样,甚至没有任何受过伤的痕迹。

“嗯,你自己看看,胳膊是好好的呢!什么伤也没有啊!”林陈说。

“怎么回事儿!我明明看到自己的手臂上全是血!”

林陈不解地看着许阿琪。

许阿琪说的遭遇会是真的吗?

难道说,许阿琪也得了癔想症?

神经失常?

夜已经深了,林陈不想再去纠结这个问题,便说:“睡吧!也许什么也没发生!别自己吓自己!”

许阿琪想了一下,烦躁地翻身下床,神经质地在房子的角落里找到了自己的手机。

当她把手机上的,与拉她去做美甲的黄头发小伙子的照片呈现在林陈面前的时候,林陈愣住了。

这个男人,不就是地铁里的那个稻草黄么!

人才市场上,他又诡异地出现过,并且和黑衣女人站到了一起。

现在,他又缠上和许阿琪!

诡异的梦魇真实到不可思议!

还是,根本就不是什么梦魇!

这个晚上,林陈久久不能入睡,他大睁着双眼,看着天花板,耳边是许阿琪时而发出的杂乱无序的梦语,窗外,传来一声声的虫鸣,像是蟋蟀在叫。

林陈不安地翻了个身,心里想着,会不会担心的事真的要发生了呢!

林陈想到了算命先生的话,他的师傅或许能帮上他们。虽然希望渺茫,但终归还是有希望的!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