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惊梦前缘 > 正文
第八十八章 模糊的记忆 (一)
作者:云黛水长  |  字数:3282  |  更新时间:2019-07-04 21:28:05 全文阅读

见大家光顾着吃桔子,没人回答,叶江川把玩着手里的一个空纸药盒,“哎!你们倒是说话啊!我在梦里都说了些什么啊?我倒是有些印象,但记忆模糊!”

胖子从桌子上抽出纸巾擦着手,“管它是不是梦话,反正你小子现在在我的眼中就是个鬼才,哥们儿原来还真小瞧你了!梦话都比别人说的有水平啊!”

“叶江川,接着!”

林陈又扔了个桔子过去,被叶江川一把接住了。

林陈将手在衣服上随意地蹭了蹭,从包里掏出一本黑色封皮的书来,举在手上给大家晃了晃。

“我昨天在地摊上,无意发现了这么一本书,挺有意思,就买了下来。这书上讲的就是关于灵魂的,它用很多的实例来证明心灵或者意识并非附着于肉体,梦幻与清醒时的世界同样真实。梦境或许可以穿越时空,带我们回溯到过去,也会带我们洞悉未来。我在琢磨,我,许阿琪,胖子,叶江川.. 我们这几个朋友这段时间以来,或多,或少,好像都经历了一些匪夷所思的事儿,这应该就是所说的离魂经历吧!我查阅了一下,国内外都有这种离魂的实例描述,通过梦境,造访异次空间的案子数不胜数。”

叶江川用一种很认真的表情看着林陈,“我就觉得,我的经历就是这样!”

胖子伸手抢过了那本书,随意地翻阅着,嘴里连连说道:“看不懂!这东西看似很深奥啊!看来,你们还真有研究!反正,我是看不懂!”

林陈说:“看不懂很正常!这几天,我一直在想,我们遭遇的这些事儿,似乎有着某种特殊关联!比如说,我的梦境居然和叶江川的梦境中的景像,内容重叠;再比如,我预感到胖子打来电话所说的内容居然成真了;还有,一个穿黑衣的诡异女人在我们周围的频频出现!还有更多不可思议的事情的发生,不胜枚举!你们说,这会是简单的巧合吗?”

胖子把书还给了林陈,摇着头对他说:“那天,我看见大吊车吊着钢筋水泥板在我的头上,绳子断了,板子砸向我!那个恐怖的情景真实得不能再真实了!否则,我也不会给你打那个电话!可我还没开口,你就告诉我说,我之所以要打这个电话给你就是因为我看到了这么个情景,我当时惊讶得都不能用言语来形容!我相信,这一切都是有原因的!天下哪里有那么多的巧合啊!我现在都快神经了,每每看到大吊车,我都赶紧躲得远远的!还觉得恐怖异常!”

“恐怖异常?我是都快麻木了!”许阿琪倒坐在椅子上,声线冷淡,侧过脸对林陈说:“我昨天夜里又听到那女人的笑声了!时断时续的!”

“我怎么没听到啊!”

“你?睡得跟个死猪似的!”

“你弄醒我啊!”

“我是想弄醒你,可实际上我的意识是醒着的,身体就像是瘫痪了一样,不听我意识的指示,根本就无法动弹!总觉得有个女人藏在房间的某个角落中,她看得见我,我却看不见她!那笑声,我出差在外地时能听到,我回到这座城市,还是依然能听到,似乎就在耳朵根儿底下,又清晰,又近的感觉。”

“你以前跟我说过!这次的笑声和上次一样吗?”

“嗯!这一次,我还听到了门开了又关,听到了有脚步声!让我感到无比的恐惧!”

胖子挠着后脖梗子问:“什么笑声?”

“就这样!”许阿琪想了想,模仿着,嗓子眼里发出细微的“嘻嘻!嘻嘻!”声。

胖子吸了口气,跟着说:“这声音让人听得直起鸡皮疙瘩!要是夜里听到,还真的挺瘆人的!”

“我还听到过哭声,在我的朋友白梅梅家里,那声音像是和这笑声是同一个人!也是特别细微!‘咿咿啊啊!’的,像是受了什么委屈似的!到现在,都不知那声音是来自何处!我的朋友说,可能是隔音效果不好,可是后来我们俩都觉得应该并不是隔音的问题。”

“看来,是有什么东西也跟上你了啊!”胖子对许阿琪说。

“嗨,别光听啊!讲讲你的故事吧!”胖子对叶江川的一言不发地发着呆似乎十分担心。

“我有什么故事啊!”

叶江川靠坐在床头,那件套在他身上的病号服过于宽大,他将袖子向上挽了挽。看来,他恢复得还不错,动作麻利,说话也比以前有力气了。

“你的梦话啊!你的梦话可多了!说得有鼻子,有眼儿的!”胖子笑着说,又将头转向了林陈,“是吧!我说得没错吧!”

“记忆模糊!”叶江川说。

“我帮你想!那个叫什么佩珠的,应该是你的故事主角吧!从这名字就知道一定是个美女!听得我也想亲一口,你怎么都不记得了呢!”胖子呵呵着。

“等等!”许阿琪一怔,“胖子,你刚刚说的那个名字是叫佩珠?”

“啊?光我就听到他在梦中提到过好几次!怎么了?”胖子有点莫名其妙。

许阿琪把头转向林陈,幽幽地说:“还记得,我跟你说过,你在梦中也提到过这两个字眼!当时,我以为是你偷了人家的猪,又赔了人家的猪!你还笑着说,你没有那么智商低,还记得吗?”

林陈默默点了点头,“不知道是不是同音,同意的两个字,还是只是同音而已的两个字,巧了呢!”

胖子露出惊讶的表情,“怎么?林陈,你也梦到过这么个名字啊!”

“和叶江川一样,我也是记忆模糊!但是究竟是什么故事,我现在没有太多的印象啊!”

“胖子又看上佩珠姑娘了,要不要我帮你介绍一下啊!”许阿琪吃完桔子,望了眼胖子,见他神色惊讶又焦急的样子,便打趣道。

胖子温和地应道:“反正我老婆也不在身边!行呀!只要你能找得到她!就麻烦你帮我介绍一下吧!”又想起来了什么,扭头对叶江川说:“叶江川,那个佩珠现在在哪儿呀?”

“我怎么知道!我要知道,我也去找她了,有我这个帅哥儿在,恐怕早就轮不上你了!”叶江川笑着说。

胖子向前凑了凑,“行,你们都比我好!也就是我,我胖子体大心宽,懒得和你们计较。唉,叶江川,相对于这位佩珠,我更好奇你的这个胡话连篇的梦!”

“怎么说呢!梦中,我从涯上掉下去后,一直在一片混沌中挣扎沉浮,后来,我就不挣扎了,我知道再挣扎也没什么用。有人,我也不知道是人还是鬼,带我走进了一个长长的洞,传说中的隧道吧,也许是时光隧道,那隧道是特别黑,洞的那头有一点点白色的光亮,我就朝着光亮走,走了很长很长的路,终于走出了洞口,洞口外有一大片的湖,没有边际。湖水是碧蓝色的,阳光很足,洒在湖面上,粼粼水波,闪闪亮亮的,天上的云在悠然地移动,非常美丽。再后来,我跟着那个人上了一条船,水波不兴,我们的小船就像是在一块玻璃上滑动。我和那人划着船,看着岸上峰峦倒立在湖里,一色青青,好惬意!突然,平静的湖面像一锅烧开了的水,猛然间沸腾起来,狂风骤起,驾驶着奔涌的浪头一下子就把我们的小船给掀翻了。我不太会游泳,就在水里挣扎着,那水不知为什么,变得臭不可闻!后来,我的身边好像出现了一个女人,我能听到她不停地问我,在奈河的水里是不是感觉也很惬意?”

说到这里,叶江川突然停了下来,他低垂着眸子想了一下,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猛地抬眼,说:“这个从老莫口回来的公路上遇到过,在病床边注视着我的穿黑衣的女人,我说怎么这么眼熟呢!原来,她曾经出现在我的梦中啊!”

“后来呢?后来你又看到过她吗?”

“后来,她抱住了我,像一条蛇,紧紧地缠住了我!我一直在挣扎!从窒息到感到身上不舒服,难受,忽冷忽热,发抖!”

“她不停地跟我说着什么,好像是在唤醒我的记忆,可我什么也听不进去,后面的记忆非常混乱而模糊,好像在被一个叫赵小双的人追杀,就想逃命的感觉;又好像和一个叫佩珠的女人有着什么关系。 再后来,水一下子就消失了,我终于看清了她,她长得并不难看,柳叶眉,配着一双杏眼,尖尖的下巴,一袭黑色长衫,她说让我多看她几眼,因为她的这个样子会很快消失掉的。现在想起来,她应该就是我前面提到过的穿黑衣的女人。”

叶江川的描述,让林陈的心沉入谷底,难道说,叶江川遭遇的,和自己遇见的会是同一个女人?

“我只知道八字轻的人才能看到这些!”许阿琪说。

“你前面说,故事中有一个人叫赵小双?你看到这个人了?”林陈问

“嗯,裁缝赵小双,我知道,有这个人呀!”

“那个人可能会是我, 我的前世,感觉有人这样叫过我!”林陈道。

胖子说:“林陈,你也是幻听了吧!你们说的话,我真有点糊涂,怎么回事儿?玄而又玄!又是前世,又是梦话!又是哭声,又是笑声!好像你们三个经历的事比我经历的还要多,还要可怕!你们可别真把鬼给招来啊!”

许阿琪敛下眉眼,她也不希望会是这样,她也一样害怕!但表面上依然强硬。

“放心,不会吃了你的。你以为你的肉好吃呀!你以为你是唐僧呀!”

“那倒也不是!”胖子露出一口白牙,转向叶江川,继续说:“我更好奇的是,你坐着车,是怎么就出去的?还摔出了个癫痫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