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惊梦前缘 > 正文
第七十九章 超市纷争(一)
作者:云黛水长  |  字数:3321  |  更新时间:2019-06-26 21:36:42 全文阅读

关上门,白梅梅有些不放心,不是因为潼潼,不是老爸,是她的那个超市。

超市已经有些日子没过去了,上次过去正碰上杨远山,两人谁都没理谁,有种仇人见面分外眼红的感觉,为了避免在员工面前的尴尬,白梅梅索性跟那边交待了一下,就回家休息了。

杨远山最后一次打给她的电话也已经是三天前了,电话的内容无非还是那个字:钱!与先前有所不同的是,这一回,他显得更加成熟和老道,更加有了些人情味儿,至少,知道问问孩子的情况,并且还表现出了他对于她的那份旧情留恋。

只能说,这人的演技提高了。

老太太说的对,无论她的情绪如何低落,超市是绝对不能大撒把的。

现在,也不知道那边营业状况怎么样,这个小小的超市是白梅梅全部的心血所在,她要靠它维系着家庭的全部开支。

昨天看了报纸,白梅梅知道离她的这个小超市不远处,新开了一家连锁大型商场,听说里面的东西又便宜,又丰富!这将会给小超市带来了不小的冲击。

想到这里,白梅梅更加不放心。

她看了一下表,时间还早,她收拾了一下,就出门去了超市。

白梅梅到超市的时候,看见有几个人在搬货柜出来。

“你们这是干嘛?谁让你们干的?”

白梅梅上前冲着一个搬运工模样的人喊道,“哎!停下,都给我停下!好好的,为什么搬走啊!快停下!”

那工人莫名地看了她一眼,对后面的人做了个手势,柜子被轻轻放了下来。

“这些货柜好好的放着,干嘛都搬走啊?谁让你们往外搬的?”

工人抹了把头上的汗,说:“经理说让搬走的!”

“经理?哪来的经理?”白梅梅隐约猜测到了什么。

“张经理呀!”

“张妮?”

“啊,对啊!”

那工人揉搓着酸疼的肩膀说。

果不其然,工人给的回答正中了她的猜测,杨远山居然将自己的超市交到了张妮的手中,这像一记狠狠敲击在白梅梅心头的重锤,几乎令她窒息。

白梅梅一脸的鄙夷,“都给我搬回去!”

“可是.. ”

几个工人,抹着额头上的汗,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似乎不知所措。

“张经理让我们搬的!你要是有事儿,你跟张经理说去!”后面的一个工人小声地说道。

白梅梅转身,红着眼,义愤填膺地说:“这店是我开的!我这里就没有什么狗屁张经理!这里,我说了算!你们都给我搬回去,原来是什么样,还是什么样!”

“梅姐!你来啦!”

白梅梅话音未落,会计小刘走了过来。

见白梅梅一脸的不高兴,怯怯地说:“梅姐,我也没办法!杨总吩咐了,说这里一切都要听张妮的!”

会计小刘的话,真是让白梅梅怒火中烧,脸上立刻罩上了一层阴云。

“她怎么还没滚蛋啊!还恬不知耻地在这里做上太上皇了!”

会计默然地低着头,没有说话。

“店里的发生这样的变故,你怎么都没在电话里跟我说啊!”

“梅姐,我…”会计吱吱唔唔地,抬头看了白梅梅一眼,没再言语。

白梅梅面无表情,“行了,我也不为难你们几个,听着,先别搬走,你们在这儿等着。”

杨远山!

白梅梅心里恨恨地念着这个名字,一步冲进了超市。

超市里已经变换了模样,很多货物被撤下,箱子东一个,西一个,凌乱地堆积着,货架子上基本都空了,有些还未整理的商品横七竖八地随意丢在上面,到处都是土,空气中布满灰尘。

白梅梅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没有找到杨远山,却看到了张妮。

她比先前胖了一些,白了一些,看来最近保养得还不错,肚子也见了形状,一个人坐在白梅梅的办公桌后面的椅子上正悠然自得地嗑着瓜子,开着白梅梅的电脑正在看连续剧,一只腿很舒服地被抬起来,没穿鞋,裹着黑丝袜的脚丫子就放在梅梅的办公桌面上,裙子因为腿的上抬,遮挡不住,露出白花花的大腿根儿,赫然地呈现在白梅梅的眼前。

张妮知道白梅梅进来,却假装没看见,拨弄了两下头发,根本不屑多给她一个眼神。

还是那句话,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谁让你坐在这儿的?”

白梅梅血往上涌,话是憋着火儿说的。

张妮扬了扬眉毛,瞥了眼白梅梅,缓慢地将脚放了下来。“哟,姐,你来啦!来了,坐吧!”

“我在问你话呢!谁让你坐在这儿的!这是你该坐的地方吗!”

“啊?坐这儿,怎么啦?我为什么不能坐在这里!谁让我坐在这儿!姐,你应该知道啊!你还没有老到上年纪!难道说,这么早就痴呆了吗?还能有谁!我老公呗!”

也难怪张妮如此张狂!

实际上,在张妮看来,杨远山才是这里的老板!因为,杨远山在她面前的表现,就是一个事业有成的男人!他自己也是这么吹的牛!这家,这业都是他杨远山辛苦打拼下来的!杨远山出的资,杨远山买的房,就连这超市也是杨远山建的。

所以,白梅梅算什么!她也只不过是早了她一步,傍上了杨远山这么个成功男人!

白梅梅能得到的,她一样可以得到,甚至,她可以后来居上!

同样是女人,凭什么,白梅梅是老板娘,而她张妮就应该以一种低人一等的打工女的姿态出现,凭什么她们两个人不能倒过来!她已经成功地把杨远山抢到了手,其它的也就顺理成章,也应该被她拿到手!

别说,自从缠着杨远山给自己封了个经理职位,坐上了这把以前专属于白梅梅的老板椅,她还真的有种翻身的喜悦!她很快就以老板娘的身份自居了。

一丝冷笑挂上了白梅梅的嘴角,她将手提包扔到了沙发上,一只手拄在了门框子上,冷哼道:“哟!你老公?你老公是谁?你什么时候有了个老公呢?快叫出来让我见识一下!”

“哼!我老公,杨远山啊!姐,你怎么可能不知道?你真的挺会装的!”

“哦,是吗?我看未必吧!他是我老公,你呢,充其量算是个姘妇!”

“那又怎么样?我可没有骂过你!对你一直‘姐姐’,‘姐姐’地叫着,尊敬着!我也一直以为姐姐是个有修养的人,不会动不动骂人,难道说,我错了吗?”

“哼!你厉害!领教了!”

“哟!厉害可谈不上,我比不上你的!人家都不爱你了,还硬拖着不撒手!唉,我也觉得你真是可怜啊!不过呢,我也是挺佩服你的,真的!”

“说得好!”

白梅梅嘴角的笑凝成一丝讽刺。

“哼!看来,你是不达目的,绝不罢休啊!算你狠!算你脸皮厚,但不知道你究竟还要怎么样?这地方不是你待的,请你现在就出去!”

“我凭什么听你的?我只听杨总的,他让我走,我就走!”

张妮说完,很舒服地向后靠了靠,把头仰在了皮椅的靠背上,目不斜视地看着天花板。

“我再说一遍,请你离开这里!”

见张妮泰然自若地坐在那里,纹丝不动,白梅梅走上前,手指着身后的门,“自己滚!不想碰你!怕脏了我的手!”

“为什么?”张妮说。

这话真叫白梅梅感到愕然,她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拧着眉头追问道:“不明白你的意思!什么为什么?我让你现在滚蛋还有错吗?”

张妮耸了耸肩,似笑非笑地说:“为什么需要出去的是我,而不是你?杨总说了,他已经不爱你了!你听不明白吗?人家不爱你了!不爱了!你,人老珠黄!不招男人待见了!他现在爱的是我!是我!是我张妮!否则,他也不会将这间办公室的钥匙交给我!这个位置理所当然是要换主人的!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看着张妮的嘴脸,白梅梅觉得从未有过的恶心。

今天的她和刚来超市时简直判若两人,那时的她,早来晚走,将超市的促销活动安排得井井有条,还对白梅梅体贴关照,是一个又懂事,又能干的员工,白梅梅甚至曾经还把她当作得力助手,现在才知道,这女人的心机有多重,她是要取代她的一切!或许原来的那份清纯都是装出来的!自己居然没看出来!

怎么留了她在店里!白梅梅好后悔!心里愤懑不已!

“哎,我可是怀着杨远山的孩子呢!我想,杨总应该已经通知过你了吧!呵,实话跟你说吧,杨总其实从一开始就在追求我!真的,我也不知道我怎么这么吸引他,他亲口跟我说,从我一出现,我在他的心中就成了中心位置,梅姐,我看你还是知趣吧!趁早离开他吧!感情这东西,不好说!不爱了,就是不爱的!你说,你又何苦呢!”

尖刻冰凉的话,让白梅梅的心猛然一跳,愤怒让她的脸由白转青,双手颤抖,她抓起茶几上的塑料杯子朝着她就扔了过去。

张妮慌忙躲闪,那杯子磕在了对面的墙壁上,“啪!”地滚落到了地上,她回头,只不屑地望了一眼,依然纹丝不动地坐在老板椅上。

手指着张妮,白梅梅怒不可遏。

“你!你不走是吧?好,你等着!”

白梅梅倒退了两步,一转身出了办公室的门。

门“哐”地一声被白梅梅拉上了。

等张妮反应过来的时候,白梅梅已经用钥匙把门从外面锁上了,这个办公室还是那种老式的锁,外面锁上,里面就是有钥匙也打不开的。

张妮冲到门口,任凭她怎么样用手敲,用脚踹,白梅梅就是不开门。

“开门!放我出去!”

办公室的门被张妮踹得“哐!哐!”响,几乎要碎了的感觉。

几个员工吓得不知所措地望着白梅梅。

有人拿出手机,拨通了杨远山的电话。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