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惊梦前缘 > 正文
第七十四章 幻影红裙
作者:云黛水长  |  字数:4070  |  更新时间:2020-01-03 21:32:50 全文阅读

许阿琪递过一张餐巾纸,林陈接过来,胡乱地在嘴上抹一把,大口的喘着气,将头转向了那条小路的方向,示意让许阿琪看。

许阿琪机械地侧过面,注视着那边,就像僵在了那里,一动不动。

“你说的那条小路,看到了吗?”林陈平静地问道,说罢,又一阵狂呕,过了好一会儿,才缓缓地站了起来,继续用手纸擦拭着自己的嘴巴。

真相如同隔着玻璃,呼之欲出,许阿琪指着那边小路的手指上下打着哆嗦,颤声说道:“不,不!怎么会是这样啊!”

“这一回,你看清了吗?你看到的那个小路上的情景是什么呢?卖炸脆皮玉米的还在吗?还有…”

“没,没有!什么也没有!”

蚊子般的声音从许阿琪的嘴里飘出来,她目光呆滞,神色暗淡,僵着脸,像失了魂一般。

沉默半晌,林陈一把抓住了许阿琪的手,“告诉我,你刚才还看到了什么?”

“没,没,没看到什么!”

很明显,许阿琪还未从刚才的惊恐中缓过味来,说话的时候,浑身上下颤抖不止。

“再想想!”

“就是,我跟着你向前,走,走走停停,你拉着我的手,我们走到一个橱窗前,停了下来!”

“橱窗?什么橱窗?”林陈问。

许阿琪一怔,脸上是少有的无措表情。

“就是服装店的橱窗啊!透明的大玻璃,里面的模特身上穿着一件红色的裙子,特别的漂亮,你说要买给我,我说我不要!我说等你什么时候娶我,我再要!”

林陈侧了侧头,没说话,就这么和许阿琪对视良久。

“怎么了?”过了一会儿,许阿琪怯怯地问。

林陈踮了踮脚,干脆站在马路牙子上,向小路的那边看了看,转身说道:“阿琪,你难道没有觉得你刚才说的情景是这么熟悉呀!你很喜欢那红裙,驻足看了半天,对吗?”

“嗯!”许阿琪点了点头。

“你看到的红裙,是红色的纱裙吗?上面还有白色的珍珠?”

“嗯!”

“阿琪,你看到的,是你上次出差前,我们在街上遇到的情景,你怎么全忘了?那橱窗里的红裙,后来我把它给买了下来,早就送给你了啊!你穿上挺漂亮的!你还特别喜欢!这才没过多长时间啊!你都忘了?我们两个看到的景,我们两个说过的话,都是已经发生过的事啊!”

林陈的话,像一盆水,彻底将许阿琪给浇醒了。

一切发生的似乎都是那么的自然而然,他叫她,她跟出了医院,他们沿着小路走,他们逛了逛街!

一切发生的又是那么不可思议!他否认了一切,小路上荒僻无人的凄凉景象与刚才的繁华热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对比之强烈,刺激着她的每一根神经,这似乎发生在转瞬间的变化令她简直怀疑自己的眼睛!她甚至不知道自己居然是在过往的事件中又重新经历了一次。

更瘆人的,她在街头买到的喷香的烤串儿中居然吃出了人的指甲!而那卖烤串儿的小贩,摊位,连同这条小路上的喧哗热闹,人间蒸发了一般,消失得没了踪影。

到底,谁是这一切的始作俑者?

还是,她的错觉?

如果,是!这一定是一种震惊到令人恐惧的错觉!

林陈伸手抚摸着她的面颊,他厚厚的大手带着温热,留恋和细腻。

“没事儿!我也出现过幻觉!也不止一次地出现过了!我都快麻木了!你看,我现在不是还挺好的嘛!”

望着许阿琪,林陈有些于心不忍,他经历过,也知道那是一种源自内心深处的,深入骨髓的恐惧,并且,前面还要再加上“莫名”两个字的话,可怕程度还会被放大100倍。

如果他可以为她做些事情来缓解这份恐惧的话,他愿意,并且,不计代价!

“后来发生了什么事呢?走,别光站在这里,我们往那边走走吧!”林陈继续问。

她沉默地皱着眉,面沉如水。

“怎么会是这样呢!”许阿琪似乎还是不相信林陈的话,她紧走两步,跟上林陈,继续说:“后来,后来,后来你执意要买下那件红裙啊!我走掉了!你追过来,我就说,等你什么时候娶我,我再要红裙!再后来,我发现我找不见你了!我琢磨,你也可能回医院了吧!我买了羊肉串!就独自一人溜达回来了。林陈,你做的这些事,你,你都不知道吗?”

“阿琪,我根本就没有出医院半步,而且,你自己看看!你应该可以看到!这条小土路和咱们眼前的这条大马路不一样!这条小土路走下去,根本就不是什么热闹的市井,也没有人叫卖脆皮玉米,更没有什么服装店,这是一条荒僻,清冷的小道,通向医院的太平间,你知道嘛!”

林陈压得低低的声音,在许阿琪的耳边响起,如同一声惊雷,震得许阿琪半天也回不过味儿来。

路不远,他们两个在丁字路口停了下来,再拐过去,就是那条胖子说过的小路了。

许阿琪呆呆地站在那里,目光不停地游离在那条小路和林陈的身上,浑身在剧烈颤抖,感觉天塌地陷一般!她突然觉得自己像是被隔离到了世界之外,嘈杂声在耳朵里膨胀,膨胀!

忽然,一瞬间,她什么也听不清了,什么也看不见了!

她的眼里,只剩下那件漂亮的,镶嵌着白色珍珠的红裙子,耀眼的血一般的红色,晃晃荡荡地在她的眸子里飞舞。

她用双手捂住了眼睛,蹲在了地上。

所有的街灯陆陆续续地亮了起来,一辆洒水车经过,五光十色的灯光照在马路上,将柏油路面照得水雾蒙蒙,行人稀少,偶尔有辆出租车沙沙地驶了过去。

林陈抬起头来,走了几步,俯身轻轻地抱住了许阿琪。

“不怕!不怕!没事儿的!”

林陈淡淡地说。

他将许阿琪紧紧地抱在怀里,眼睛里有种酸热的感觉。

“林陈!”

“嗯!”

“我刚才遇到了什么?”

“不怕!”

“你说,我是不是见了鬼了?”

“不,别瞎说!有我保护你!谁也别想把你从我的身边夺走!”

“可是!可是我… 特别特别地… 害怕!”

“不怕!什么也不怕!”

一高一矮的两个人,就这么并肩蹲靠在路边的旮旯角落里,缩着手和脚,像正在啃着坚果的两只小松鼠。

夜色越加浓重,路边的树木连绵成一片,光影婆娑。

“叶江川怎么样了?”许阿琪说。

“还是那样吧!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可以醒过来!”

“哦!我和他经历的事情不一样,但是一样的诡异啊!”

“嗯!不想它了!走吧!咱们回家吧!”

林陈站起身,路灯下,他的身影硕长,皎若流光,他轻轻牵起了许阿琪的手。

许阿琪依旧蹲在地上,懵懂地望着林陈,许久,轻轻地说:“告诉我,你是真的么?”

林陈看着眼前神情恍惚的许阿琪,扯了扯嘴角,在她面前蹲了下去,盯着她的眼睛,特别认真地问:“你说呢?”

许阿琪沉默了一会儿,像是有什么心事似的,她抬头看了看天,晴朗的天空,看得到星星若隐若现。

“今晚的星星真多啊!”

“嗯!”

“有时候,我在想,这些星星就在那里,看上去似乎并不是很远的样子,实际上,它们是那么遥不可及!”

“怎么突然想起了说这个?”林陈跟着抬头看了看。

“我是说,我总觉得星星就是你!我以为我们很近,实际上我们很远!”

“傻丫头,发什么感慨啊!我不是就在这里么!”

许阿琪侧过脸,望着林陈,“知道吗?我特别害怕!害怕你会离开我!害怕你被别的女人抢走!”

“你啊!尽胡思乱想!”林陈将手轻轻地搭在了许阿琪的手上,她的手却闪开了,林陈的手落空,他茫然地看着许阿琪。

“为什么执意一定要送我那件红裙?”她开口问。

许阿琪是那种很容易就满足的姑娘。

林陈送给许阿琪的礼物屈指可数,却样样都让她格外地珍惜。他送给她的小卡子,她会很快乐地别在头上,舍不得摘下来;他送她的钢笔,笔尖都钝了,她还一直在用着,舍不得丢掉,她知道,那是爱屋及乌!直到林陈送给她这件红裙,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这个礼物太贵重,太漂亮,太完美的原因,她害怕这红裙会是一个句号。

许阿琪隐约觉得,有个什么人,似乎横亘在他们之间,随时都有可能将他从她的手中夺走。这不是猜忌,也谈不上对林陈的不信任,这种异样的感觉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了,尤其是今天,在她看到那条漂亮的红裙的一刻,这个感觉尤其强烈。

“因为你喜欢啊!因为爱你啊!”林陈张了下嘴,实在是不明白她好好的,为什么又开始怀疑他对她的爱。

夜晚的风拂过来,吹得许阿琪长发飞扬。她忽然扭过头来,嘴角一动,似要说什么,终究没有说出口。树影婆娑,路灯朦胧,映着她看着他的眼,她的眼中似有莹光闪动,像是泪。

“你怎么了?”林陈问。

静默良久,许阿琪笑了笑,微微摇了摇头。

“知道嘛?我有种奇怪的感觉,似乎我收下了你的那条红裙,你就会离开我似的!”

“那条红裙,你不是挺喜欢的嘛!怎么会有这种感觉啊!”

“不知道!”

“走吧!回家吧!我亲爱的许阿琪小姐!就全当是场梦吧!梦醒了,明天太阳照样还是要升起来的!我们什么都不怕!不!就当是场幻觉吧!”

晚风凉,林陈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了她的身上,将她拉入怀中,下巴抵在她的黑发上,眼神深邃。

“相信我,相信我好嘛!”

未等她回答,只觉一阵风起,来不及呼吸,她的后背僵硬,唇上蓦然一紧,他的吻令她猝不及防。

“别这样!会被人看见的!”许阿琪说。

“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我是爱你的!”林陈说。

许阿琪推开了林陈,别开他的目光,忽而瞥见那边小路中央有一道漆黑的身影。

“林陈!”

“嗯?”

“那条小路中央的位置站着个人,一直在看着我们!”

林陈转过头,看过去,并没有看到什么。

“哪儿呢?”林陈说。

许阿琪揉了揉眼睛,“刚刚就站在那里!咦?人呢?”

“别大惊小怪的!小路上有人很正常啊!小路上要是一直没人,那才不正常呢!”

“不是!是那人怎么突然就不见了?眨眼间不见了!”

“走了吧!”

“走得也太快了啊!”

林陈怔了怔,随即弯了弯嘴角。

“那就是和刚才一样,是你的大脑又出现了幻觉!”

夜色如墨,马路上行人稀少,拐过去的那条小土路上更是看不到一个人!

“我们回去吧!天晚了!”

许阿琪失落地站在原地,低声道:“拜托,别总是拿幻觉来打发我好么!如果只是幻觉,那夹杂着人指甲的肉串儿又作何解释?那可是实实在在地吃到了你的嘴里啊!”

“嗯!这倒是个问题!让我想想!”林陈说着,拉着许阿琪向回家的方向走去,“我想想,可能是卖羊肉串的大叔,切肉的时候,不小心把自己的手指甲切进了肉里吧!”

“可是,卖羊肉串的人呢?我从小路走出来的时候,买的,遇到你的时候,我偶然回头又看了一眼,那时我就发现他已经不见了啊!”

林陈说:“他回家了啊!他也有老婆,孩子,他还能老站在那条小路上卖羊肉串啊!”

“他走得也太快了吧!收拾那些烤串工具,烤炉什么的也需要些时间吧!”

“人家就是动作快!你还以为都像你一样作事磨磨蹭蹭啊!”

“可就算他动作快,那一条小路上的人都没了人影又作何解释呢?”

“我的小姑奶奶,你就饶了我吧!你问我,我问谁去啊!”

看着林陈无辜而温润的侧脸,许阿琪满腔的惶恐似乎消失了一些,从无能为力,变得有些无所谓,变成了前所未有的麻木,心安倒是说不上。

反正!还有林陈在!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