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惊梦前缘 > 正文
第六十八章 异界(八)
作者:云黛水长  |  字数:3245  |  更新时间:2020-01-01 10:19:58 全文阅读

“咔”地一声巨响,天震地骇,几个人惊得几乎是蹦了起来。

借着手机手电筒的光亮,眼前的情景令几个人惊得目瞪口呆,惶恐惊颤。

地上裂开了一条缝隙,就在叶江川和林陈,许阿琪之间,最近的一处,就贴着许阿琪的脚边儿,这条缝隙,有两米左右的宽度,两头绵延到无限远,无法判断其长度,里面是黑洞洞的,深不见底。

几个人都被吓得腿都软了,许阿琪更是连连倒退,嘴里还是说着:“差一点啊!妈啊!吓死我了!”

不过,暗自庆幸的是,大家谁也没有掉进去。

紧跟着,又是一阵声音,像是一堆破木条被一根一根地撅断的声音,像木头在大火中燃烧发出的噼噼啪啪的声音,像没有调好台的收音机发出的难听的声音。

“呜呜呜-”

一个细细的女人的哭声像是从地底下,非常清楚地传了过来。

“你们俩听到什么了吗?什么声音?”

许阿琪神色紧张地说。

三个人面面相觑。

夹杂着各种奇怪叫声的声浪,喧嚣地在空中回荡,震撼着周围的一切,冲破着尘雾弥漫的夜空,从地面冉冉升起,与远处的偶而响起的雷声汇合在一起,在空中喧嚣地回荡着。

继而,又收拢回来,变成时断时续的低沉呜咽,听上去特别凄凉,悲伤。

三人吓得谁也没敢作声,不约而同摒住呼吸,侧耳细听。

“好像是有个女人的声音,时而哭泣,时而在喊‘柳云生’这么个名字!”

许阿琪捅了下林陈,小声地说道。

明晃晃的月,从云中钻出,向这边洒下皎洁的银辉,照得四下里分外明亮,甚至照得一旁树上的每一片叶子都闪闪发光。

林陈说:“这声音一会儿像从地下发出来的,一会儿又好像是从那边传过来的!看!那边地形渐走渐低,半公里之外看不清楚,要是再往那边走,就会进入一层雾气中,那声音就来自那片雾气。”

“嗨!两位,我突然发现这边的路,开满了蓝色的花啊!还挺好看呢!”

借着手机的光亮,叶江川俯身摘了几朵。

“嗯,这些花儿倒是蛮好看的啊!”许阿琪也摘了一朵。

“嘘!都别说话!”

林陈转身做了个手势,叫大家安静。三人屏息,谁也没说话,四下静得出奇,随即,随着一阵“嘶嘶啦啦”的乱响,他们又听到了那女人的声音。

“留下来!”

这声音充满威慑力,清晰极了,似乎就是一道命令,容不得商量与拒绝!

“听到了吗?那声音说的是,留下来!让谁留下来?”许阿琪怯怯道。

“咔!”

地上的缝隙还在开裂中,朝着远处延伸开去,很明显,这缝隙是将叶江川从三个人中隔了出去。

林陈心头一紧,一下子就反应过来了,他发疯般地朝叶江川嘶喊:“叶江川!听到那个可怕的声音了嘛?赶紧跳过来!要不就来不及了!”

缝隙还在扩大…

叶江川意识到了自己的处境的危及,只见他倒退了两步,猛地向前奔跑过来,一个大跨步,像只灵巧的雄鹿,一跃跨过缝隙,跃到了林陈和许阿琪这边来。

“叶江川,好样的!这个跨度能破我们学校的跳远记录了!”林陈竖起了大拇指,连连称赞。

“刚刚那个声音都听到了吗?”许阿琪问。

“叫柳云生,柳云生是谁呀?还说留下来!”林陈说。

许阿琪说:“啊?留下来!这地方就不是人待的地方!怎么留下来!留下来就是喂野兽!就是等死啊!我搞不明白是谁在说话!”

“在这里说话的,不是山神就是阴魂!还能是谁!如果说是幻听,我们三个人都听到了,总不会是三个人同时出现了幻听吧!”林陈继续说,表现得出奇的冷静。

许阿琪凝视着他故装淡定的眼神,扬了扬下巴,小声道:“林陈,看你说得挺轻松啊!山神也好,阴魂也罢,似乎都不能把你怎么样似的!你就真的不害怕吗?”

“怕啊!怎么能不怕!在强大的,看不见的,又能呼风唤雨的对手面前,我是那么的弱小!”

许阿琪白了林陈一眼,将头转向一边。“嘚!又来了!又开始耍贫嘴了!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能如此淡定,我也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林陈瞟了叶江川一眼,又立刻收回了目光,转到许阿琪的眼前,低声说道:“你刚刚难道没有听到吗?那声音是想叫柳云生留下来!又没叫我!我担心什么!当然,她就是叫我,我也不愿意留下来!我可不想给人家当灯泡!”

许阿琪灵敏地捕捉到了什么,眼睛不禁一抽,“对啊!又是地裂,又是山谷,又是大雨,又是雷鸣电闪的,似乎在阻止我们前行!那个声音是在和我们说话吗?难道说,柳云生在我们中间?”

“会吗?”

叶江川半天没吱声,突然嘣出的一句,倒是提醒了林陈。

“我们又没有人叫柳云生,管他呢!反正不是叫咱们几个!不过,那个声音好是奇怪呀!就像个阴魂一般环绕在我们四周,久久不散!”林陈说罢,眉头一皱,惊讶地看向叶江川,突然觉得这个人,有些捉摸不透。

“哎,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叶江川说。

“我在想,柳云生是谁?这里除了我们三个,没有其它的人了!柳云生也许就在我们中间!”

叶江川哭笑不得,转脸向身后咬着草茎斜依在树上的许阿琪说道:“我姓叶好嘛!我要是改姓了什么柳,就算我姓的那个叶是柳叶的叶,也是乱了祖宗规矩,我家老爷子会打断了我的腿!”

许阿琪将草茎轻轻吹了出去,嘴唇一碰,含糊道:“林陈,你就别瞎联想了!当务之急是我们怎么回去!我记得,我们是在城市,怎么稀里糊涂地就走到这幽谷曲折,山岗缭乱的地方了呢?这条路对吗?我们来时好像也没有经过这里呀!”

林陈冷哼,“你问我,我问谁呀!”

许阿琪见四周已无异样,稍稍觉安心,把身上的背包扔给林陈,活动一下酸痛的肩膀。”

想着刚才的那个情景,林陈心有余悸。

“我们不能在此地久留的!不管来时是否经过这里,我们也只能往下走了,没有别的路可以走,应该只有这一条路,那就没有错!”

“啊?前面没路了,除非是从这山谷下去啊?”许阿琪问。

“嗯!”林陈默默地点了下头。

许阿琪不住地摇着头,“不行!刚刚我还看到有石头滑落呢!太危险了!”

林陈看了看天,“我们没别的选择!”

“林陈说的对!这里不能久留!呆在这里就是等死!要不,我先下去吧!这山谷应该不太深,下面也没有听到水声,穿过去,我们就能回去了!”

叶江川说罢,又朝着许阿琪点了下头,“就这样,听我安排,你一个女的,第二个下去,放在我们两个男人的中间安全些,我在学校时,学过一点攀岩的知识,我第一个下去,林陈你就别和我争了!”

“你行吗?千万不能迷糊啊!”林陈不放心地说。

“我没事儿了!”

林陈拍了一下叶江川的肩,“好兄弟!成不成在此一举!哥们为了救你,给你那一巴掌,你可别太在意!要是有什么地方暴力了,你就多担待着吧!我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你什么时候暴力了?我已经都快忘记了!”

叶江川笑了笑,将手中的藤蔓拉开,用力使劲儿拽了拽。

“这藤蔓足够长,连上咱们三个人没问题!”

“叶江川,你记得是谁拉着那藤蔓的另一端,把你带过来的吗?”许阿琪突然想起了这个问题,好奇地问。

“其实,我倒现在都不知道我是怎么来的!我遇到了什么事儿!真的!”

“你能想起什么?”

“什么也想不起来!”

“唉! 算了! 想不起来就别想了!当务之急是我们离开这里!这东西能当登山绳吗?”林陈问。

“行吧, 行不行也就是它了!”

几个人又回到山谷边,叶江川准备妥当,伸长脖子向下看,目测了高度,还好,并不太高,趁着月光明亮,决定行动了。

林陈过去尝试着扯了一下,足够坚固。叶江川站在崖壁边缘,又一阵大地断裂的轰隆声响过,崖壁上有石头滚落了下去。

“太危险了吧!不行,真的不行!不能下去!你们看看,这里多危险啊!随时都有坍塌的可能呀!”

不知道是被吓到了,还是紧张,许阿琪的声音里带着轻微的颤抖。

叶江川倒是很坦然,伸着脖子又朝谷里看了看,“能看得到谷底,也没多深,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能到谷底!我会小心的!你们跟在我后面,也要分外小心,每一步,都要踩实了,再下脚!这个谷,说白了,也就算是个大坑,没什么可害怕的!”

林陈轻声叮嘱道:“嗯,咱们大家都要小心!”

叶江川后退了两步,他小心地系好藤蔓,顺着山崖向斜下方爬。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爬了多远,手上被尖锐的石头划出一道道伤口,有的地方被扎得血肉模糊。

“小心啊!”

“没事儿!”

林陈和阿琪趴在崖边向下观望,真是为叶江川捏着把汗!看得心惊胆战!突然, 耳边传来了“轰隆隆!”巨大的地裂声音,又有一些零零碎碎的石头,土块沿着崖壁滚落了下去。

“不好!往后撤!”

林陈的话音未落,只听见“轰”的一声,一旁的崖壁塌进了谷里,叶江川一下子就掉了下去,消失得无影无踪。

“叶江川!叶江川!”林陈急得大叫。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