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半面浮屠 > 正文
七、冤枉
作者:风起南国  |  字数:1464  |  更新时间:2019-04-11 21:45:53 全文阅读

“哪位是李博?”两个警察打扮的人推门进来道。

  “是我,我是李博,”我举手示意。

  “嗯,我们是瓦城县公安局刑警中队的刑警,有些情况要向你了解下,希望你给予配合。”一人在我面前桌子旁坐下,摊开随身携带的笔记本一脸正色道。

 “哎,哎,配合配合,”出了这么大的事没警察来才说不过去呢,我早就准备好了。

  “护士小姐,麻烦你在外面给看个门,不要让别人打扰我们,”另一位警官模样的人发声。

  “哦哦,好,”汪妍简单收拾了下针管等器具便走了出去,从外带上了门。

  “姓名?”

  “李博。”

  “昨天夜里6点到9点你在哪里?”

  “7点之前我都在村长家,天刚擦黑我就出门去了村北坡的瞎婆子家,9点前我差不多都在那附近,”我回答道。

  疯婆子家?

  对了,小阿花!我心头一颤。

  “警官,小阿花怎么样了?”我急忙问道。

  “回答问题,没让你问问题,”桌旁负责记录的警员敲了敲桌子,语气不善。

  “哦哦,”虽然心中万分惦念这个可怜的孩子,嘴上也只得作罢。

  “王雅淑家中的脚印是你们留下的吧,还有踢坏的鸡笼也是你们干的吧。”

  “王雅淑?”

  “就是你们口中的王婆子,”站着的男人解释道。

没想到这样一个相貌丑陋丧心病狂的妇人竟有个如此风雅的名字。

  “对,我逃命的时候踢到了个什么东西,还把脚崴了,”我提起病号服的裤腿让他们看了看那肿的老高的脚踝。

  “逃命?是逃离现场吧!”问话的警官一脸讥讽。

  “什么?逃离现场?您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我心中一惊,一股不详的预感涌上心头。

  “呵,听不懂?那我换个你能听懂的说法,你为什么要害这个无辜的小姑娘?”一声怒喝在我耳边猛然炸响。

  “我?我没有,是王婆子害得她,我都看见了,我可以作证,”我急忙解释道。

  “那谁能给你证明呢?”

  “柱哥,哦不,邢天柱,和我一起去王婆子家的那个,你们应该也能提取到他的脚印,还有李信人,方秋燃,当时就是他们带人上山寻的我们,”我语气急促。

  “那么也就是说整件事是有预谋的了,并不是临时起意,你们四人都参与了。”负责记录的男人一脸得意,像极了一只计谋得逞的狐狸。

  “不不,没有预谋,我们真是无辜的,是王婆子害的她,你们把她抓起来一问就什么都知道了。”我快要哭了出来。

“放屁!你这人年岁不大还真是奸险狡诈,罪证如山下竟还百般抵赖,当真是罪不容诛!”警官男子语气逼人。

  “可人算不如天算,你们逞凶之时却被眼瞎的王婆子听见了声响,于是你们一不做二不休便将王婆子杀害在屋内,明知王婆子已惨死你们手中,无法作证,竟还让我们抓她来问,你当我们公安刑警都是傻子吗?”

  “什么?王婆子死了?”我不禁一阵眩晕。

  “现在王婆子的尸身已被送检局里的技侦部门,真相迟早大白于天下,我劝你好好想想,不要再负隅顽抗,坦白从宽才是你唯一的出路。”

  “技侦部门?太好了,那快查啊!”我仿佛抓到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你,你还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刚发话的警官气的直打哆嗦。

  咣当!屋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一中年男子走将进来,大步流星。

  “赵队长,您怎么来了?”警官男子忙上前问道。

  “嗯,案情很恶劣,造成的社会影响很大,局里命我来督办,你们先回队里交班吧。”

  “那,那这个嫌疑人?”

  嫌疑人?听到这三个字的瞬间我险些哭了出来,昨天我还是祖国悉心照料的小花朵今天竟成了人人喊打的阶下囚,忆往昔历历在目,悲从中来。

  “这里有我盯着,”赵队长语气不容置疑。

“哎,那好,有您盯着我们就放心了,”警官男子与赵队长客气几句后便带着负责记录的警员转身离去,临了还回头瞪了我一眼。

  随着警官的离去,中年男子如鹰般的眼光便聚在了我的身上,那深邃的目光仿佛能洞穿灵魂一般,看得我心中一阵心惊。

  “你叫李博?是李老太爷的曾孙?”男人问道。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