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半面浮屠 > 正文
九、往事
作者:风起南国  |  字数:2865  |  更新时间:2019-04-08 22:48:32 全文阅读

看到这样的景象就算是信人也收敛了火爆脾气,不再言语,想必他们也是有苦衷的吧,我心里想着。

  “老梆...啊不,老村长,您这到底唱的哪一出啊?”我不禁发声问道。

  “娃子,你们走吧,再不要回来了,”老村长揉了揉发红的双眼,语气失落却坚定。

  “老村长,我看这件事你们也有苦衷,想害我也是逼不得已,能不能告诉我究竟怎么回事?”我语气诚恳。

  “哎,七十年了,七十年了!该来的终究会来,也罢,这件事你也该知道,毕竟你是老李家的种,李二牛的曾孙!”

  “李二牛?那个叛徒?”我心中不禁大骇。

  老村长挥挥手打断了我,说:“娃子,夜风大,你惊了一晚上了,别着了凉,俺们去堂里说。”

 一瞬间那个慈祥的村长爷爷仿佛又回来了,我有些恍惚。

  “别他妈瞎感动,小心点,这个老绑子葫芦里不定卖的什么药呢!”秋燃凑过来低声提醒。

  “你们聊你们的,要是见势不对就先制住他,听到声响我们就进去帮你,用他也能换一条出路。”柱哥心里也不托底。

  “费他妈什么话,一会把这老梆子骗过来,我一棍子先放倒了他,有他在手,怎么的今天咱也吃不了亏。”看来信人火气还是未消。似乎是对手上的锹把大小不甚满意,便劈手夺过秋燃手中杯口粗细的木棍,掂了掂轻重,方才觉得稳妥。

  “你这右手受了伤还能用出几分力,要不我来,万不能让这老东西跑了!”秋燃也憋了一肚子火。

  “跑?跑是不可能的,我这一棍子下去准叫他这辈子只能在梦里撒欢了,”信人眼神发狠,竟有些跃跃欲试。

  看着两位兄弟心中已然压不住火,抓着木棍的手青筋毕现,我赶忙劝慰道:“你俩可别犯浑,老村长家上数三代都是这个村的村长,根底深着呢,任谁见了都得给几分面子,你若是伤了他,也甭管有什么误会了,今天这大门是铁定出不去了。”

  柱哥也在一旁帮腔,这才让俩人冷静下来给老村长让出一条通路,我点点头示意兄弟三人放心,便随着老村长一同进入堂内。

  局面出现了短暂的缓和,我与老村长在室内,兄弟三人在堂门口守着,其他人在观门处守着,一时间倒也打不起来。

“老村长,您说那叛徒李二牛是我的太爷爷,这是怎么回事?”一进门我便迫不及待问出了口。

  “叛徒?娃子,那是大大的忠良啊!俺们,俺们对不起你太爷爷啊!”老村长霎时间老泪纵横。

  由于老村长岁数大了,情绪又过于激动,所以叙述得事件多有重复,遗漏,我便挑拣些重要的与各位道来。

   1943年秋的一天夜里,在没皮子的领路下鬼子趁夜摸进了村,抓了全村的男女老少集中于村口的晒谷厂上,不为别的,还是为了那支令鬼子闻风丧胆的敌后武工队。

  这早已不是第一次清剿了,不过这一次鬼子更加丧心病狂,将女人孩子集中于一座小木屋浇上汽油,在规定时间内没人告发武工队的藏身之处便要活活烧死她们,汉子们能熬得过鞭打烙铁,可熬不过老婆孩子那撕心裂肺的哭喊声,于是,越来越多的人动摇了,他们围在了当时的老村长身边,人越聚越多,争吵声也越来越大,甚至盖过了妻儿的呼救声。

  老村长姓赵,也就是现在老村长的爷爷,是当时村内赵家的领头人,在与村内其余十家的管事人密谈后便让翻译寻来了鬼子官,两下一商议,便定下一条毒计。

  其实村子里一共有十二姓人家,只不过我的太爷爷李二牛是武工队的老堡垒户,为了方便联络便将家搬进了半山腰的猎户窝棚里,一般都是村长将山下的消息传给我太爷爷,然后再由他进山将消息传给武工队,换句话说除了我太爷爷谁也找不到这支队伍,这样也便于保密。可这次村长在给完太爷爷情报后却未走远,而是潜伏在不远处,看到太爷爷动身后便一路尾随,沿途留下记号,为鬼子和没皮子标注方位,于是才有了本文开篇处的惨剧。

  “我太爷爷呢?最后怎么样了?”我拽着老村长的袖子,语气逼人。

  “李二牛,李二牛真是条汉子,受伤后被鬼子抓了起来,严刑逼供下一个字也不吐,鬼子为了以儆效尤便将他压往村口剥皮揎草,并逼着全村的男女老少都来看看与皇军做对的下场,行刑那天李二牛毫无俱色,破口大骂直到身死。”老村长讲到这里早已泣不成声。

  “之后呢?”我心里压着的一股郁气越发沉重。

  “以后鬼子便将李二牛的头颅与十一位英烈的头颅用绳子穿在了一起,挂在了村后河边的大柳树上,全村的老少爷们心中有愧便挑选了两个身手好的后生想去将人头偷回来好好安葬,谁知道鬼子竟安排了几个没皮子偷偷守着,去的两个年轻人便被他们给打了活靶,尸身也没人敢去收,最后还是派人去省城捎了口信召回了你二太爷才拿回了头颅。”

  “二太爷?”

  “对,你二太爷当时已经在东北绿林中闯出了名头,人送绰号没羽镖,使得一手好镖法,回来的当天夜里便取回了你太爷爷和英烈们的头颅。本还想着杀光看守头颅的没皮子,后来还是考虑到鬼子可能报复乡亲们才作罢,不过第二天鬼子发现头颅没了大发雷霆,将当晚守夜的几个没皮子通通用刺刀挑了推进了村后的河里,也算是你二太爷给那两个孩子报了仇了。”

“那我太爷爷的头和诸位烈士的头颅呢?你们安葬在哪里了?”

  “哪里敢安葬啊,第二天鬼子便带着没皮子来村里翻箱倒柜,到处寻找新挖土的痕迹,还领着狼狗。”

  “那你们又把头颅藏在哪里了?”我双手抓住老村长的衣领,险些将他拎了起来。

  “他们,他们就在这里啊!在这里看着咱们呐!李叔啊,您曾孙俺给您带来了,您就安心吧!”村长挣开我的手,向着一尊道童像陡然跪下。

  “在这?这是...?”我心中不禁一惊。

  “这就是你太爷爷啊!当时鬼子查的严,俺们也没得办法,最后还是你二太爷出的主意连夜让严瓦匠糊了十二个无头泥人,将你太爷爷和英烈们的头颅安放上,简单祭拜后便又用黄泥将头颅裹住将其立放于此,为掩人耳目便对外宣称是三清座下的道童。村里人为了纪念你太爷爷和诸位烈士便将原本的村名舍了,唤作了如今的稻头村,稻头村是假,道头村才是真啊!你太爷爷与诸位烈士用自己的头颅才换来我们全村人的活命,这份大恩大德我们村子一辈子不能忘啊!”

  听着老村长的讲述,我仿佛也被带回到了那段不忍回首的历史中,“太爷爷!”我重重的跪在呈有我太爷爷头颅的泥像前,失声痛哭。

 哭声中自有那对先人的缅怀,不过也有恨。我恨那些丧尽天良的日本畜生,也怨恨着出卖我太爷爷与诸位烈士的村里人,不论他们有着什么不得已的理由。

  “村长,”我冷笑,“按你这么说我太爷爷应该是村里的英雄,可外面那些人又为什么要害我的性命?”话中对这位德高望重的老人也没了多少尊敬。

  “娃子,你不要怪俺们心狠,俺们也是实在没得办法了啊!都是些半截身子埋了黄土的老瓜瓤子,生死早就看透了,只是舍不下家里的晚辈们,他们,他们是无辜的啊!”老村长泣不成声。

  “怎么?有人要害你们?”

  “人?娃子,不是人,是鬼啊!是你太爷爷和英烈们化作的厉鬼啊!”老村长目色惊惧,“他们来找俺们了,来找俺们这些罪人了!”

  抖若筛糠。

  “鬼?怕是心中有鬼吧,”我嘲弄道,“都二十一世纪了,有问题找警察,我还有事,失陪了,”我起身便走。

  “警察?这些便是俺那当了警察的侄儿与俺讲的啊!”

  “什么?到底怎么回事?你说清楚点,”我不禁一怔。

“哎,娃儿,俺带你看一样东西你便什么都知道了,”老村长一把抓起我的手向堂外走去。

  刚出了堂口我便唤上我这三个兄弟,外面的那些老汉们也随即跟上,一行人之间默契的保持了一个相对安全的距离,浩浩荡荡地向着村长家走去,一路无话。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