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武帝秘录 > 正文
第一章 夜下的少年
作者:旧时春  |  字数:3558  |  更新时间:2019-04-02 16:58:01 全文阅读

一江割两朝,南北各朝都,一马驰北唐,一船游南国。

冬日的雪随风飘舞,一层又一层的包裹着南朝乐府,乐府位于南朝东南部,是南朝八府郡之一,也是南朝最大的烟花之地。

一半光,一半黑,一半闹,一半静,这是乐府,泾渭分明。

光的最边缘有着五彩斑斓的世界,那是一个湖,湖上有着四十九座人工岛,每一座岛上宛如有着一颗璀璨的明珠,散发着夺目的光芒;每一颗明珠都是一座奢华的宫殿。

一半有着浮台连成一片,一半独自一个世界,这就是竹莲园。

乐府最大最好的销金窟,每日来此醉梦生死之人几乎都是权贵之人;竹莲园不同于其他烟花场地,一月只开园一次,一次时间持续七天,这七天可以让一个万贯家财之人变成家徒四壁,但是还是有着源源不断的客人来此,并且在他们以后的一生日子以进竹莲园而为傲。

午夜繁华落尽声,琴瑟靡音才刚刚开始。

竹莲园的边缘有着许多紫竹隔绝着黑暗的世界。

三三两两的小舟在离湖面不远处摇曳着,船上有着凶猛的猎犬正在船头吃着血淋淋的肉,船上带刀护卫躲在船仓内烤着火炉,有些抱怨着鬼天气竟然在开园期间下起大雪来。

忽然,猎犬疯狂咆哮着。

“汪,汪,汪。”

三名护卫立马走上船头,点亮手中的火把,看着岸边,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动静。

一名护卫凶狠的踢了一脚猎犬:“死狗,别叫。”

狗被踢着呜呜直叫,叼着它的食物进了船舱,更舒服的靠在火炉旁吃了起来。

“要不要上岸去看看。”

“没事,没事,这么大的风,吹落树上的雪惊到这条死狗。”

“也对,这么冷的天,那些泥腿子还敢爬墙过来入水吗?”

“也对,来来,哥几个继续喝着。”

黑暗中的紫竹之上有着一道身影,微微弱弱,不停的抖动着,双眼坚毅的盯着湖面游弋逡巡的小舟,慢慢的爬到竹子的最顶端,一手放开一颗紫竹,身影直坠湖面普通一声。

湖面上只留下一道漂浮在水面上的一层厚厚的雪。

就在坠入湖面时,一道狂风呼啸而过,与此同时,湖面传来数声清脆的声音,几艘小船靠在岸边护卫上岸巡视一圈,并未发现有异常,继续回到船上在湖面游弋着。

离岸边最就是天水楼,一道身影爬上岸,瞬间跃进了草丛间,几艘小船上猎犬都朝着天水楼猛叫几声,就被制止了。

护卫头头和几个小弟划着小舟在天水楼附近巡视了几圈,并未发现什么异常,他们这些只是最普通的护卫,不在其位,不谋其政,若是上岸查询,惊扰了客人,就不是他们可以担待的起,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护卫头头只好派几名小弟把此事汇报给内务总管。

寒风凛冽,一道瘦小的身影,如猿一般的身手,直接爬上了二楼,打开一扇窗户,溜了进去,房内水气弥漫,一道精美绝伦的玉屏刚好挡住了那瘦小身体,脸色苍白,嘴唇已经发紫,身体不停的抖动着,目光如炬盯着水雾缭绕的水池中莺莺燕燕环绕着一名大汉。

“啊。”

一声女惊叫,让水池中的男女们停止了嬉戏,汉子从水中站了起来,露出了上半身,满身竟是男人的勋章,盯着屏风问:“怎么了。”

“有虫子,有虫子。”

玉屏后面的少女打量着瘦小的孩子,一副惊吓的声音喊道。

“嘻嘻,大爷,小玉就是胆小,一遇到虫子就会惊吓,让奴婢几个继续为你按摩。”

“小玉,你更衣到是快点,大爷都快等不及你那柔嫩的肌肤了。”

“大爷,你放心这是竹莲园,一般的宵小是进不来的,安心享受。”

汉子一听瞟了一眼几乎挂在他身上的女子一把大力的揉掐着女子的肌肤哈哈大笑起来:“哈哈,也是。”

“嗯,讨厌,都掐疼人家了。”

……

屏风后的小如,正打量着少年,个子矮小,一身宽大破烂的麻衣紧贴着少年枯瘦如柴的身躯,脸上除了一双坚毅的眼神,闪烁着一丝害怕。

少年也打量着小如,一身薄如蝉翼的丝绸上衣,可以清晰的看见洁白如玉的肌肤,娇小玲珑身段,心中有些厌恶,却无法抗拒小如甜美的笑容。

小玉看上去只有十五六岁,她的故事只有她自己知道,母性的光辉让她微微一叹把少年拉近了怀里拍了拍他的后背轻声道:“安心,把衣服脱了,这样你会冻着的;等会你躲进箱子里,我找时机给你拿些食物。”

说完脱着少年的脏衣服,在箱子里拿了几件比较厚实的衣服裹住少年,带着笑容抚摸了少年的脑袋。

少年看着小如把一身衣服放在一个花瓶中,打开了窗扔了出去,一双眼睛打量着四周,乖乖的藏进了衣物箱中。

小玉看着少年进入箱子,脱下了上衣,只留下一个洁白的肚兜,迈着轻盈的脚步,加入了在热水池中的嬉闹。

这些姑娘就喜欢听着客人讲着她们不知道的事情,不断的恭迎着汉子,有些醉意,满口酒气,竟然带着一份自豪的语气给她们讲着:“哈哈,你们知道大爷的名号吗?鬼盗罗素,以后这个名字将彻响整个江湖,都将臣服在大爷的脚下。”

姑娘们最喜欢就是这些江湖上的大爷,出手阔气,还有数不清的刀光剑影的故事,让她们心神向往,当然也只是想想摆了,只是在梦中或许可以见到,风度翩翩的男子,一身白衣飘飘救她们出了这个烟花之地。

姑娘们自然迎着汉子:“罗大爷以后必然会称霸武林,来继续喝酒。”

鬼盗不知道是醒是醉,凶狠的瞪了姑娘们一眼,拿起酒壶仰着大口大口的喝着:“你们别不相信,给你们讲个故事。”

“江湖上流传着一个传说,日月明尊一经传,百年世上永不衰,一剑西来筑神宫,留得佳话传世人。现在江湖上三大神话,日照宗,明月府,剑神宫,三大派虽说神秘莫测,但是总有传人在世间行走,他们更是在天机阁中留下一道口谕:谁得真经,可习我派不传密法;这一事当年可是轰动一时;无数人冒着生命进入各大寺庙抢夺经书,却都是无功而返,就有人认为这真经一定是天下第一奇功,谁得真经,这世间天下第一非他莫属。”

酒后吐真。

小玉刚好给少年送去食物回来听着罗素讲着这一段话,一边倒酒一边轻声细语的说出口:“难道大爷得到了那举世无双的真经吗?”

鬼盗真的是喝多了真情流露,沉默不语,微微叹了一口气:“什么真经完全看不懂,还害得我两兄弟命送黄泉。”

姑娘们心都沸腾了,她们还未真的见过什么武林秘籍,况且还是这种举世无双的真经,一阵撒娇让酒醉的鬼盗兴奋不已对着水池旁倒酒的小如道:“小如,你去把我衣服包裹拿过来。”

小如力道有些小,那包裹起码数十斤以上,放在地上往水池边托了过去,除了银票,就是黄金,还有一个紫色带金丝的袈裟包裹着一本羊皮书。

姑娘们兴奋的抢过小如手中的羊皮书,只留下那块紫色的袈裟,在她手中,袈裟上有着金黄色的蝌蚪文,忽然间,小如看到了那些蝌蚪文不断形成了一副一副的图像,那些似乎是春宫图,脸上露出一丝绯红,仔细一观却有些不一样,女子身上有着一条一条的红色经络在蠕动。

一幅幅图像不断的传入她的脑海中,还有三分之一还未看完,就被鬼盗抢了过去,听到鬼盗嘲笑般的说:“我都看不懂你们还看得懂么,来吧春宵一夜值千金。”

说完直接把袈裟和羊皮书藏进包裹中,往玉屏处扔了过去,黄金,银票,羊皮书散落一地。

藏在箱子里的少年,透过箱子的缝隙,看到那黄金在烛火下散发着光芒,呼吸有些急促了,从未见过这么多黄金,刚想爬出箱子,那一阵阵销魂的声音,让他有些急躁和害怕,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拍了拍脑袋用衣服包裹着自己耳朵。

小玉看着鬼盗身躯在她的姐妹身上蠕动,第一次有着一种厌恶感,脑海中不断浮现着袈裟上的图案,也靠了上去,取悦着鬼盗,当鬼盗那张狰狞的脸在她身下时,不断变化着姿势取悦着鬼盗,一股股气从鬼盗身上传入她的体内,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忽然,一道强风,寒冷袭进了房内,所有的灯火都被熄灭。

“谁。”

鬼盗还在兴奋之中,并没有推开小玉。

“砰…”

黑暗中的一掌让小玉的身体撞向玉屏,发出惨叫的声音,疼痛感让小玉忽然清醒了,鲜血不断的从她的头部不断的往下流,艰难的爬到箱子边上,用身体压在箱子上昏死过去。

冰凉的刀刃贴在鬼盗的脖子上,一道淳厚无比的声音冷冷的道:“真经在哪里。”

“我不知道什么真经。”

“哼,再问一次真经在哪里。”

冰冷的刀刃现在贴在他的下身,鬼盗已经感觉到了那一丝丝的疼痛,惊慌失措的喊着:“别动手,我说,在玉屏风处有个包裹里。”

刀光闪现,只听到扑通一声入水的声音。

房内几次刀光,所有的姑娘无一活口,小玉的鲜血已经流入箱子,少年闻到了血腥味,不断的颤抖,心中不断的祈祷。

“嘭,嘭,嘭。”

烟花的绚烂,告示着竹莲园今日闭园。

烟花宛如这园子里的姑娘,那芳华绝代的容颜,稍纵即逝。

少年听着脚步声慢慢的逼近,不由的紧闭呼吸,生怕呼吸声会惊扰这名杀手,透过箱子的缝隙,借着烟花闪现的火光,看着一只大手,大拇指上带着一个奇异符号的玉板子,捡起了地上的羊皮书,听到那狂傲的笑声。

烟花已经响了百八十下,少年听着房内没有任何动静,慢慢的推开了箱子,把小玉的身体慢慢的放平,轻微的推了推小玉的身体,没有任何动静,自言自语:“怎么办,怎么办。”

烟花还在继续,火光照射着房间,那些静静躺在地上黄金散发着耀眼的光芒,少年随手抓起身边的袈裟,包裹着五颗黄金,往背上一捆,走到小玉身边:“谢谢你没有揭发我,我只能给你立一个衣冠冢。”

少年随便穿起一件衣裳,最后看了一眼小玉,那娇美动人的脸上竟是鲜血,有些悲伤,摇了摇头,爬到了窗口,跳入了冰冷的湖中。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