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瓦罗兰英雄崛起 > 第一卷 崛起
第九十八掌 重生
作者:天堂9527  |  字数:3394  |  更新时间:2019-06-30 13:52:07 全文阅读

金色的光芒逐渐淡了下去,希维尔眼前的黑暗也慢慢有了好转,她揉着依旧隐隐作痛的眼眶,使劲儿想要看清眼前的一切。

一个模糊的人影出现在她面前,不再是死板的雕塑模样,而是而是有血有肉的活人,只不过他此刻依旧保持着那副站着不动的姿态,双目紧闭。待到希维尔的视力终于完全恢复,一眼便看到那个隐藏在记忆深处的男人,再次站在自己跟前,长袍飒飒,面容坚毅骄傲。

希维尔怔怔地站在父亲身前,颤抖着伸出手想要抓住什么,但她犹豫着又下不定决心,生怕眼前的一切都是梦幻泡影,轻轻一碰便会烟消云散。

终于,她的指尖接触到了父亲身体。

氤氲的能量再次爆发,只不过这次是从父亲的身体里向整片废墟爆发。希维尔并没有看到什么光影效果,但她明显感觉到一圈又一圈的冲击波洗刷过她的身体,废墟当中忽然以飞升台为中心,卷起一道道龙卷风的沙柱,凡是冲击波所过之处,废墟轰然倒塌,碎石漫天飞溅,本来就已经是破败不堪的废墟在这股冲击当中更加凄惨。

奇怪的是,站在能量爆发最中心的希维尔却偏偏安然无恙,她的手此时还搭在父亲的手臂上,精神仍处于恍惚状态,庞大的能量冲击经过她的身体,就好像一股清风,除了将她的衣服吹动意外,再没有别的动静。

希维尔顾不上关注身遭的异像,她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父亲的身上。她的手碰到父亲身体的一瞬间,一股血脉相连的跳动从父亲身上传到她的手上,虽然听起来有点不可思议,但她确实从父亲手臂上感受到了心脏的跳动。

阿兹尔在无尽的黑暗之中缓缓醒来,他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虚空,有些迷茫。

说“看着”不太准确,因为在除了黑暗没有其它任何多余色彩的空间里,很难说自己“看到”了什么,因为睁开眼睛的和闭上眼睛时,视觉感官并没有什么区别。

阿兹尔已经记不清自己在这片虚空当中存在了多久了,时间在这里是没有意义的。他甚至感受不到自己的存在,他想要摸摸自己身体上的一些部位,来确定自己的存在,但他察觉不到自己的手在什么地方,也就无从去“摸”什么东西。

所以我是死了吗?阿兹尔无数次在黑暗中问自己,但是这个问题也没有答案。死亡是永生族永远都在研究的课题,生命远超其他种族的他们坚信,唯有了解了死亡,才能了解生命。历年历代,无数的永生族的学者想要探究死亡本身,可他们却束手无策。死亡存在,但无法感知,于是死亡无从知晓。生死就像一条不可逾越的界限,对于生者而言,想要跨过这条界限去研究死者的世界,其实并不难。但即使是得天独厚的永生族,也只能对这条界限敬而远之。远超常人的生命让他们对死亡更加畏惧。

如果有死去的世界,那么这里一定是了。阿兹尔想。

黑暗的虚空中除了想,他什么也做不了,甚至就连“睡觉”这种思想上的休息都做不到。对他来说,所谓的休息就是放空思想,但这其实并不容易,但好在他什么都缺,就是不缺时间。在尝试了一天,或者一个月,或者一年,十年,一百年——正如所说的那样,时间在这里是没有意义的——阿兹尔终于掌握了思想休眠的方法。而就在他掌握了这种方法的第一时间,他变选择永远的“沉睡”。即使和死亡相比,这种处境也太过让人绝望了。

将他从沉睡中惊醒的,是一道光芒,虽然这黯淡的光芒在无尽的黑暗之中就如同一缕微弱的烛火,但阿兹尔还是仿佛看到了太阳。

他“看着”远处的光芒,思绪震动,如果他此时有眼睛,那么眼神中一定是无尽的狂喜和渴望。他努力想要接近那道光芒,可是他做不到,他的思想就像一个无根的浮萍,在这片黑暗当中身不由己。

不过,好像是听到了他无声的呼唤,光芒竟然主动的向他靠近。在他的感官中,光芒逐渐愈发明亮,甚至慢慢的刺眼起来,终于,在某一个瞬间,视界当中的黑暗被光明彻底取代。阿兹尔贪婪地汲取着温暖,直到灵魂深处涌现出一股血脉相连的灵魂力量,开始慢慢驱散光明。

光芒如潮水一般褪去,阿兹尔还没来得及惊慌,就发现虽然光芒褪去,但那种温暖依旧存在,而且更重要的是,光芒褪去之后的世界,不再是黑暗的虚空,而是黄色的,十分眼熟的古城废墟,漫天飞舞的黄沙,以及眼前脸色苍白怔怔看着他发呆的女孩。

“呃……”阿兹尔想要开口说些什么,但也许是在那个黑暗的空间当中待的太久了,他还不习惯控制自己的身体,包括说话的能力,所以他张开嘴,却只发出一个含糊不清的音节。

不过,这一个简短的音节也惊醒了发呆中的希维尔。她眼中的茫然无措淡去,惊喜和难以置信的眼神伴随着两行热泪从她眼睛深处涌了出来。

“父亲!”终于,她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激动,一把扑进父亲的怀中,痛哭流涕。

纵然怨恨,纵然不理解,可希维尔还是无法隐藏一个女儿对父亲的依赖,所以当瑞兹跟她说让自己尝试一下的时候,她毫不犹豫地接受了。

“呃……嗬……希……尔……”阿兹尔努力想要发出声音,同时控制着僵硬的双臂生涩地拥抱自己的女儿。

安静的大漠,破败的废墟,高耸的平台,漫卷的黄沙,世间一切都仿佛安静下来,天地之间,唯有这对跨越了千年岁月再次重逢的父女相拥而泣。

不知道过了多久,希维尔终于把隐藏太久的所有情绪,一股脑地在父亲怀里全部发泄出来,这才轻轻离开了父亲的怀抱。

“父亲,你……你终于回来了!”希维尔通红的眼眶中还有泪水忍不住流了下来,她颤抖地说道。

“嗬……嗬……希……维……尔——”阿兹尔终于吐出了自己一直努力想要说出来的这个名字。

“是我。”希维尔听到父亲叫出自己的名字,差一点又哭了出来。

“我……嗬……我睡了……多久了?”有了开头,阿兹尔感觉自己慢慢重新掌握了说话的技巧,他慢慢问道。

“已经一千年了,父亲。”

“一……一千年……”其实,在黑暗之中即使感受不到时间的流逝,但他多少还是隐约察觉到时间已经过去了太久。更何况,当他睁开眼睛,看到曾经繁荣昌盛的恕瑞玛帝国的都城,变成这么一副废墟,他心中已经有了准备。

“现在……大陆的统治者,是谁?”他又问道。

“已经没有恕瑞玛了,自从帝国陨落之后,没有了太阳圆盘的庇佑,恕瑞玛大陆再不适合人类的生存。帝国幸存的人民,要么躲在丛林要么远渡去了瓦罗兰。”希维尔看着父亲,轻轻地回答。她不知道,印象中一向以帝国繁荣为己任的父亲,听到这么一个消息,会有怎么样的反应。

出乎意料,阿兹尔听到这个消息,似乎并没有太过惊讶,他只是沉默地想了想,然后抬起头,看着广场当中的破坏了一半的太阳圆盘:“符文之地的大法师们呢?应该还有几个活下来的吧?”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提到符文之地,希维尔从父亲的语气当中,似乎察觉到了一丝怨恨,但她想,可能是父亲的语言能力还没有完全恢复的原因,也就没有在意。“十三位大法师大多在千年时光里寿终正寝了,现如今只有瑞兹大师一个人还在守护在圣地。”她回答道。

“都死了?”在希维尔看不到的角度,阿兹尔轻轻地说道,脸上带着几分冷冷的嘲讽意味。

“是的。”希维尔点点头,突然又想起来了什么,补充道:“不过,泽拉斯叔叔倒是在灾难当中侥幸活了下来,还因祸得福,成为了一个大法师,如今加入了符文之地,是除了瑞兹大师之外,符文之地唯一的守护者。”

“什么?!”从苏醒以来,都一直保持平静的阿兹尔,在听到帝国陨落没有惊讶,听到大法师死亡殆尽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但当他听到泽拉斯成为了符文之地的大法师时,忽然震惊地失声叫了出来,他猛地转过身,看着希维尔,眼睛中仿佛能够喷出炽热的火焰:“泽拉斯?他居然成为了符文之地的守护者?!”

父亲的样子让希维尔忍不住心头一跳,在她的印象里,父亲虽然威严,不苟言笑,但从来没有对任何人展露过这幅痛恨到疯狂扭曲的面容。“是……是的。”虽然知道父亲的愤怒不是在冲自己,但希维尔声音中不自觉带上了一丝畏惧的颤抖。

“好!很好!我本来还担心找不到你呢!”阿兹尔咬牙切齿,他看着遥远的西方,那里是符文之地所在位置,黎明绿洲的方向。

肃穆地站了一会儿,阿兹尔再次转过身,走到了飞升台的边缘,脚下的那行字映入他的眼帘,那行千年之前自己亲自刻下的字。

“我们走在一条光荣之路上。”他轻声重复了一遍,忽然张开了双臂。

“恕瑞玛,你们的皇帝,回来了!”

破落的帝国废墟,曾经的居民都已经在岁月中成为了大漠中黄沙的一部分。如今,黄沙仿佛听懂了位于高台上的那个男人的呼唤,土黄色的龙卷风再次生成,呼啸着围着高台,好像狂热的恕瑞玛人在欢呼着皇帝的重生。

而在遥远的海岸城市纳什拉卡,一声穿破云层的嘶吼声响起,平静的水面忽然好想烧开的滚水一样沸腾起来,巨大的红色身影冲天而起,划破天际,矫健的魔龙之躯终于挣脱了规则的束缚,再次遨游在自由的天空中。

崔斯特从冥想当中惊醒过来,他似有所查地跳下了床,打开窗户,遥望东方。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