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猎龙纪 > 沈冽篇
第一章 少年,月色
作者:天王补心丹  |  字数:3615  |  更新时间:2019-08-01 23:58:52 全文阅读

夏日炎炎,暑气像是要把人的血液从血管里给生生蒸出来一样。

一个蓬头垢面的少年,拖着一具摇摇欲坠的身体,艰难地行走在这乡间的路上。他嘴唇干裂发白,双眼无神却充满血丝,脸上不知是真的黑还是抹了灰,总之黑得跟百草霜似的。

少年一步拖着一步走着,时不时还发出剧烈的咳嗽声,像是有十分严重的肺疾,每咳一声,恨不得要把肺泡给咳出几个来。

他走得十分的缓慢,因为他满身都是伤。身上的血污把他变成了一个暗红黑色的人,头发是胡乱披着的,而且还有被烧灼了一大片的痕迹。

走过的这条道,也是有人的。这里也有些村庄,稀稀拉拉的农民在这里安身。除却村民的房子,其他的,都是种植的大片大片的农作物。

因为走得慢,所以虽然人烟稀少,但依然还是有人看见他。甚至说,好些村里人都在盯着他看。这些人很多都是边忙着自己手中的事儿,便看着这个伤痕累累的少年。他们有在理菜的大妈,有在抽旱烟的老头,也有手持着风车的儿童。

只不过,这么多人看见了这个在死亡边缘垂死挣扎的少年,却并没有一个人伸出援手。

哪怕,是递过去一碗水。

他们做的,只有一句句闲话。

“造孽啊,啧啧啧。是小野山里的那个村子的人吧?难怪上头发话叫我们这段时间不要跟小野山扯上关系呢!”

“交不起贡粮啊……唉,以为逃进小野山就么事啦?哪里有这么简单哟!”

“还好咱们村儿每年还是能交得上去,对了,听说上面政策又改好了一点,说要是遇上灾年,咱们都可以不用交了!”

“哟!大好事嘛!”

“是啊,咱们啊,以后只要踏踏实实种地就成了。”

“对起对起,可不能像小野山里面的那个村里的人一样。”

“是啊,你看这娃儿多惨。”

“让他赶紧走吧,要不叫人把他扔出去?怕在咱们村待久了晦气!”

“谁去干这事儿?牛大力,你想出来的法子,要不你去?”

“我才不沾这个霉瘟!要是影响了我家的收成这么办!”

“你也知道怕沾霉运啊,那你还让别人去!”

“咳咳咳!”旱烟老头重重地磕了一下烟头,瞥了一眼众人:“都莫说这些屁话了,别个小野山的人也不容易。咱不说去帮下别个,在别个后头,也少说些屁话。”

“晓得咯。”

“该干嘛干嘛去!”还要来老头看起来极其有威望,大家都作鸟兽散。

牛大力咬着自己的手指,有些烦躁地看着这个遍体鳞伤的少年,心想道:这个少年走得这么慢,看着现在都是下午了,照他这个速度嘛,就算是走到明天早上肯定都走不出俺们村子。就他这个样子,肯定没有饭吃,他肯定是瞧上了咱这地里面硕硕的粮食,想要趁着晚上村子里的人都睡着了,然后跑到地里去偷粮食吃!

牛大力心中暗暗有了主意,看其他的街坊邻居都没把这个少年放在心上,想必他们肯定是想不到这其实是一个潜在的小贼!牛大力心中已有打算,只要今天晚上能够人赃并获抓住这个贼偷,那自己就是保护村里粮食的英雄了!自己就变成村里护得住粮食的好庄稼把式了!那小喜肯定也会……

牛大力想到村里面的姑娘小喜,都忍不住摇头晃脑了,脸上露出了猥琐的笑容。

月夜。

少年果然没有走出这个村子。

而牛大力,果然十分聪明。

少年一瘸一拐的从一堵女墙旁连拖带爬地跑出来。他猫头鹰似的张望了一下四周,看样子这里的人应该都已经都入睡了,只是不知道会不会撞上守夜的人。

为了粮食的产量,不让畜生偷吃和贼偷偷去了,许多的村庄都会在夜间安排守夜的人。少年看看自己那条有点跛的腿,这就是上次被守夜的人发现后给打的。

但少年现在是饥火中烧,口中的唾沫不断被吞咽,草草观察了一下周围的情况,就连忙钻进前面的一片绿油油的青纱帐里了。

咔嚓。

苞谷地里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少年摘下一颗硕大的苞谷,将苞谷叶子一片一片地扒下来。少年是饿急了,包的严严实实的苞谷几秒钟就被少年给撕开完全了,连上面的须都不拔,闻见了苞谷的清香味儿,少年就已经按捺不住重重地嚼上一口。

少年发疯似地啃着苞谷,觉得苞谷真是个好东西,既充饥顶饱,又富有水分生津止渴。这是饥渴交加的少年最好的补品,也是他吃过最香的人间美味。

尽管这个苞谷是生的,而且苞谷须都没拔掉。

少年实在是太饿了,他虽然十分警觉,但在饥饿的支配之下,他也不知不觉中把注意力全放在手上的苞谷上。所以,即使有人靠近,少年也没有一丝察觉。

啃完一个苞谷,少年用脏乱的袖子抹了一下嘴,准备再去掰下一个来。

“你、你是谁?!转过来!”一声娇斥声突然从后面传来,少年掰苞谷的动作停止下来,他缓缓转账过身,但是却没有放下手中的苞谷。少年听得出来,后面的是一个女孩子,年龄不会都很大,而且有些慌乱和怯怕,应该不会是经常守夜的庄稼把式。

少年转过身,目视前方,月色十分明亮,这里一片空旷,将二人都照的明明白白的。这是个乡村少女,皮肤有些黝黑,当然可能是因为这个时候夜色较浓的原因,五官还算清秀,算是比较好看的女孩儿。她手持一柄翻谷子的农作叉子,有些微微发抖地指着少年。

乡村少女看了看少年手中的苞谷,喝到:“你、你是贼偷!”

少年哽咽了一下,道:“我,我不是贼偷。”

“你就是贼偷!要不然你偷我家苞谷干嘛!”

少年嘴唇抖了一下,道:“我是……咳……我是从小野山里面跑出来的……咳咳……”

“小野山……”

少女打量了一下这个衣衫褴褛的少年,看他说话时还时不时地咳嗽几声,身上也尽是血污。想想最近周围村子里面都传着的“小野山”事件,少女也不由信了几分。又知道小野山那边的确十分惨,心中也不由得有些同情他。

“那、那你也不能偷我家苞谷啊!”

“这位姐姐……咳咳……我是饿急了啊,我、我已经两天都没有吃东西了!”少年说着眼泪都下来了,哽咽地说道:“你就、你就当是可怜可怜我吧!”

少女这时候也不知所措了,她哪里知道该怎么办?家里早就千叮咛万嘱咐,这些粮食那可都是命啊!哪里能够随随便便能让别人偷走?可是眼前这个少年又是如此的可怜,经历那种灾难下来,都快没有人形了,这很可能就是他救命的粮食啊!他这么求自己,自己难道还要叫人来抓他把他再毒打一顿吗?

少女也急了,她略带一点哭腔道:“可是可是,你不能吃我家苞谷啊!不能啊!你再不走,我就叫人了!”

少年连忙说道:“姐姐,我就吃一个,我就再吃一个,就吃这最后一个……”

“你还已经吃了一个!”少女惊声道。

少年恨不得想打自己嘴巴一巴掌,情急之下怎么这种没脑子的话都说出来了,但还是连忙乞求少女压下声音,沈冽不想让自己被这村子里的人发现,不然可保不准自己会不会被打得半死。

“我现在就走好不好?咳咳……我不拿你家的苞谷了,我现在就走,你别叫人啊!千万不要叫人,不然我会被打死的。”

少女虽然心急,但也只好放着这少年走了,不然以她一个女孩儿家家的,难道真的要用这个叉子把这眼前的少年给叉死?少女此时也不免同情心作祟,心中也有了放掉这个少年的念头。

少年会察言观色,而且本来就想试着利用一下这个女孩儿的同情心,看见少女的神色有些松动,便连忙连连道谢过,然后一瘸一拐的往田地外面走去,只是那一颗已经被掰下来的苞谷也还是被他一起悄无声息地顺进袖子里带走了。

不过少年才刚走出几步路,少女后面的青纱帐突然一阵翕动,两三秒之后,一个手握锄头的胖壮年轻人忽然间跑了出来。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晚上要守株待兔的牛大力!这家伙不愧是十分的有毅力,少年熬到这会儿已经很不容易了,他为了抓他个人赃并获,也死命熬到了这会儿,真可谓是心智坚定啊。

牛大力是在少年晚上露宿街头的时候就开始远远地观察着他的一举一动了,直到少年偷摸着跟进了青纱帐,牛大力才猫手猫脚地远远跟在后面,以免打草惊蛇。抓贼要有耐心,而且要抓他个人赃并获!他料定这个少年肯定是饿到不行,直接生吃,所以就故意放开一点时间,好让这个贼偷就范!到时候人赃并获,叫他有一百张嘴也解释不清楚!

一切都进行得十分完美,而且十分令他惊喜的是,这个贼偷偷的居然还是小喜家里的庄稼!并且今夜也是小喜守夜!牛大力不由得笑得咧开了嘴,这一下,自己可就真成了真英雄了!那自己还不在小喜心目中高大成个巨灵大神。

于是牛大力大声喝到:“贼偷!哪里跑!”

少年看见牛大力时,当时就直接神经一紧,将苞谷咬在嘴中,连忙双手不断拨开这些一人高的苞谷杆儿,整个人连爬带滚地往苞米地里面钻。因为他知道,凭自己这重伤之躯,在平坦地带,自己也只有被抓的份儿。

牛大力急了,连忙跟着少年追,小喜猛的一下也没有叫住牛大力,只能也跟着跑过去。牛大力人太胖,在这密集的包谷地里面跑不快,苞谷的叶子还总是刮蹭着他的脸颊,让他十分难受。任凭他怎么叫“站住!”“别走!”少年连头都没有回一下。

情急之下,牛大力只能扬起锄头,一个猛扑,把用锄头后跟砸在了少年的那一条拖着的伤腿上。

一个成年大胖这么一砸的力道得有多大?少年直疼得咬牙,但也只敢是闷哼两声。却依旧是发疯地往前面跑,还不不时扳倒这些庄稼来阻拦牛大力。

他可以不护着庄稼,但牛大力不行啊!这么一干,就把牛大力的速度给减下来了。牛大力没招了,情急之下,就放开嗓子扯着喉咙吼道:“抓贼偷啊!抓贼偷啊!有人偷粮食了啊!”

少年听着如同是丧命钟声,看见好几家的村户家的灯都亮了起来,心中更是焦急,越是发疯逃窜,这种情况下,他根本就不分方向了,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向什么方向跑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