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大剑仙 > 第一卷 人间有清风
第六十三章 此剑:摘阳(中)
作者:摇风  |  字数:2105  |  更新时间:2019-09-05 13:34:34 全文阅读

来自春风富贵山的那位少女乘坐的小船,慢悠悠地从浪溪河驶入北黄河主干流,在河水之上,春风毫不客气地把脚探进河水中,狠狠地把脚踩进河水,灵气瞬间冲荡入水,打进更深处的河床,震得底下那座河神府邸震了三震,金色大字的匾额因着这力道,哗地一下松动,坠下分毫距离。

好一个蛮横不讲理的少女,匾额如颜面,即便只是松动一毫,那也是等于扫了北黄河河神的面子,这一脚就跟踩在人头顶没啥区别,可即便如此,北黄河河神愣是缩在府中没敢吱声,更别提出来讨个说法。

说到底,北黄河前面终究是挂了个字,就好似那半圣与圣,后面一样,但挂了个前缀,这就表示完全不同的意味。

说到底,终究不是黄河主神,再加上几百年前浪溪河神遭那场天灾的时候,他也没露面,面对春风富贵山这位不讲理的少女的这一脚,自知理亏。

端坐在大水府邸的青袍男子叹了口气,身子也随之全陷在椅子中,愁眉苦脸的却是连个屁都不敢放,就盼着这位小祖宗赶紧走。

为什么一直住在春风富贵山的少女,会没来由地帮着林语越出口恶气,这是他怎么都想不通的,所以说女人心海底针,饶是河神也难以捉摸。

那一脚纯粹出于对林语越的同情泄愤而已,林语越可怜吗?帮大梁挡了一灾,又被那百姓卸磨杀驴,平白损了几百年的气运,末了还要被大梁摘了山水河神的正位,怎么不可怜?

可是林语越也不可怜,被人砸了一处金身庙宇,就要水淹上千条无辜性命,这哪里可怜了?

所以在叶放蓝送人谋取林语越的河神位的时候,她没有阻拦,但不代表她不生气,这口气自然不能对着大梁撒,那也就只能落到这个倒霉的北黄河河神的头上了。

春风踩过一脚之后也没再动作,一双秀手撑着坐在船头,把双脚伸进河水中,轻轻踢踏着,林语越撑着个伞站在她身后,望着少女的侧脸没有开口,此时已是夜深,月色落下来,勾勒出少女脸庞柔和的轮廓。

林语越不得不承认,眼前的少女算不上惊艳,但却带着一份别样的气质,一眼望去就让人觉得心情如暖阳照,不自觉的明朗起来,春风二字在她身上,倒是绝好的名字,叫天上的明月都为之黯淡几分。

当然,是在她不开口,不动作的时候。

或许是白日睡得太多,春风丝毫没有困意,漫长的路途让她突然觉得有些无聊,于是她开口道:“好看吗?”

林语越看出了神,呓语道:“好看。”随即回过神来,慌忙解释,“大人天生丽质,叫我倒是有些羞愧了。”

春风轻笑一声没有接话,转而说道:“你觉得陈安之会是怎样的一个人?”

林语越微微摇头,“妾身与那人只有一面之缘,不好说他是怎样的,只觉得似乎很多大人都对他有兴趣。”

春风双手用力身子向后挪了挪,嘿咻一声站起身,立在船头,眼神有些飘忽,“陈安之是个很厉害的人,他身上有太多太多秘密,有一些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毕竟是碎了大道根基的人,怎么可能全数记起。”

林语越好奇问道:“那大人您很了解他吗?”

春风宛若明澈湖水般的眸子里平静,却有许多意味流淌,悲伤,黯然,这些情绪在她眼底氤氲藏匿,她微微侧脸,眯起眼嗤笑道:“你知道为什么那么多人想杀了陈安之,但是他却能活这么久吗?”

林语越察觉到一丝寒意,慌忙摇头,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

春风笑的灿烂,“就是因为不知道陈安之身上到底有什么,但他们也知道陈安之有他们想要的。”

林语越沉默了,她不敢再继续询问,她很清楚为什么能活着,也想继续活着,那些东西远超过她所能到达的层面,虽说能够窥视一些天上事固然是好,但与之相比,还是活着更重要。

春风把视线落在天上,望着皎洁的月,缓缓伸出白皙藕臂指着月亮,露出一丝温柔的笑意,低语道:“所以我才不想继续学剑啊。”

“那一剑,是我见过最漂亮的剑。”

……

……

文水城叶家府邸,年轻和尚双手合十颂一声佛号,转过身面朝门外,轻笑了一下,喃喃自语道:“看来是结束了。”

大厅中其他两个人自始至终大气都不敢出一口,突然听到和尚这没头没尾的话,当下以为是要对自个儿出手了,汗珠瞬间就淌落下来,也没想着反击之类的动作。

安静站在这里从未出手的年轻和尚,放个屁都能崩死他们,

三州五地为何从没有大修士的碰撞,圣人之间保持着心照不宣的默契,从不亲自插手尘事?俗话说,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而圣人一旦出手,岂止是殃及池鱼,甚至连数百个城池都会因此毁灭。

除了这一方面的因素之外,还有就是因为三州五地这潭水,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深,大修士都唯恐会因一个不恰当,招惹出什么老怪物,到时候就不简单是一人性命所能挽救的局面了。

所以在年轻和尚出现在文水城,灯火阑珊的大殿突然席卷起风雪,瞬间如坠冰窟,那位正在饮茶的娘娘脸色变得很难看,面对这颇为嚣张的警告,她惊怒地将手中茶杯攥碎,茶水冰晶,晶莹剔透的冰渣落在华贵的衣物上。

待到风雪散尽,大殿内早已蒙上一层寒霜,就连燃火的灯芯都变成冰晶,水汽升腾的热茶凝结成碧绿的冰。

也不知是此地太冷,衣物单薄的缘故,还是因为气愤,朱唇惨白的女子一扫先前的雍容华贵,一把掀翻面前的长桌,书籍奏折散落满地。

年轻和尚说完这句话之后,又转身对王泽说道:“娘娘确实当得起女中豪杰这一身份,我家大人对她也颇为欣赏,再加上大人曾与娘娘祖上某人有些渊源,所以这件事,大人不做计较,算是给了几分薄面,劳烦回去之后,请娘娘为徐兼前辈上一炷香,以表敬意。”

……

……

今日铺垫,明天后天结束文水城的剧情,马上要到各色人物粉墨登场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