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大剑仙 > 第一卷 人间有清风
第五十八章 风将起,雨将落
作者:摇风  |  字数:2271  |  更新时间:2019-09-05 13:36:13 全文阅读

天色落了下来,灰蒙蒙的天打西边蔓延开来,太阳藏在山底下,把最后一缕曦光收敛。

陈安之蹲在坟茔前愣神,回忆像是杂草般蔓延交错,最后缠绕在一起,在文家厅堂时,文茶心突然下跪,拜托陈安之收小茶笙为徒,按她的话来说,老乞丐走的时候,特意嘱咐她,近些日子就让小茶笙去茶铺门口吆喝,遇到一个带刀佩剑的家伙,就上前留下,对方见了小茶笙自然就会明白了。

陈安之是最惜才的,或许是因为与陆茗娴交好的缘故,连着他也有一颗先生的心,所以当年遇到小四宝,这个性情洒脱的家伙,才会欣然收她为徒。

陈安之这一辈子有很多后悔的事,有些事后悔三两天也就过去了,可对于小四宝,却是怎么都过不去的,若不是当年他不顾陆茗娴的劝阻,执意前往万里长城镇守百年,小四宝又怎会因他而死。

所以,陈安之不愿意再收徒。

因为茶笙和小四宝很像。

也因为他们两人又不太像。

方小商看出陈安之心不在焉,所幸坐在湖畔,湖风吹拂,双袖飘荡,猎猎作响。

此刻迎风而坐的少年,哪里还有半点书生气?

方小商知道陈安之藏了很多,但也担心知道了某些秘密会给自己招来不幸,所以少年很聪明的选择缄口不言,虽然这一路上,陈安之动辄便管自己拿钱,他也曾想过甩掉陈安之自己四处游历,只是人总是有些好奇心,越是神秘危险,也越是想要靠近。

就像是飞蛾扑火,义无反顾。

方小商望向很远的地方,也跟着愣愣出神。

陈安之回过神,看了看少年,拎起在文水酒肆买的那壶酒,走过去把手臂伸到方小商面前,摇了摇手中酒葫芦,问道:“会喝酒吗?”

方小商瞥了他一眼,看了看他腰间的酒葫芦,轻笑道:“我觉得那个酒葫芦的酒更好一些。”

陈安之笑了笑,兀自把手中酒塞拔开,抬起手臂喝了一大口酒,这一路走来,方小商什么都没有问过,他也什么也没有解释过,两个人好像心照不宣的,保持着一份默契。

但关于下午的事,他觉得自己还是要说些什么。

方小商伸出手讨要酒,接过后,身子后仰,抬起头也灌了一大口酒,而后手背在嘴边一抹,“下午我本来想出手教训那家伙一顿,你为什么要拦着我?”

此话颇有些质询的意味。

陈安之听过少年的话,盘腿而坐,望着湖面说道:“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今日把示君,谁有不平事。这天底下有多少不平事,你方小商又有多少把剑?”

他说话时有些出神,说着些似是呢喃的话,方小商侧过脸,看着陈安之,极认真地一字一句说道:“我知道自己身微力薄,但这不平事,见一件还是要管一件的。”

陈安之没有接话,深呼吸了口气,看着远方。

这句话听起来很耳熟,以前也有个小家伙这样说过,在很高的天上俯视人间山河时,陈安之为了应景,还特意将酒水注满剑气,从天上洒落,璀璨的酒水剑气在夜幕中如雪白游鱼摇曳,那可真是好一副星河剑气图。

他曾经背着那个醉酒的小家伙,小四宝喝醉之后很不老实,在他背上时而拍手大笑,时而伏在他的背后哭泣,那天从天上十九楼下来的时候,她举着小手指着人间山河,嚷嚷着:“没酒啦,既然无酒,那就杀人!杀的这世间再无不平事。”

事实上那个小家伙也做到了,她管了很多不平事,但最终却没人帮她管一管她的不平事。

现在,陈安之和方小商两人就坐在湖畔,谁都没有说话,一口接一口的喝着酒。

约摸过了两炷香的时间,陈安之摇了摇酒葫芦,已经见底的酒葫芦空荡荡的。方小商酒量不太好,已经微醺,白皙的脸上泛着微红,眼神有些飘忽,他晃悠悠地站起身,一手掐腰,一手指向前方,“陈安之,你为什么杀人?”

神色面容淡然多时的陈安之,蓦然露出灿烂的笑容,他晃了晃手中空空的酒葫芦,说道:“因为没有酒了。”

在很多很多年以前,文水城是没有湖的,这里曾经是一座大山,名为落云宗的宗门坐落在此,只是在某天夜里,陈安之就站在这里说过一句话,在这句话之后,从此世间再无落云宗,原本的高山夷为平地,成为了湖泊。

“我叫初一,正月的初一,为徒弟小四宝讨一个公道而来。”

方小商有些莫名其妙,他看了看陈安之,后者望向文水城,骤然亮起的那一点血色光芒,哪怕隔着很远的距离,仍是让他觉得有些刺眼,也有些惊诧。

那是一股让人心悸的威压,自文水城传来。

方小商脸色逐渐沉下来,眸子里有光阴晴不定,“很浓的戾气。”

陈安之站在湖畔,身子立的笔直,如一把宝剑,他的脸色轻松自如,手掌搭在剑柄上,笑道:“既然无酒,那便杀人。”

男子身前的这方深过十丈的沉湖,有风拂过,微微泛起涟漪。

他眺望那抹鲜艳的血光,心很静,很定,所以整个人显得尤为自信。

陈安之微微把摘叶拔出寸许,将剑意注入,原本如针线大小游走在体内的金色曦光,摇身一变,粗了许多,在全身经脉迅猛游曳,如鹏翱于空,龙游御境。

而身体内的变化也被陈安之察觉,神情微微一怔,有些难以置信。

新湖之上,摘叶轻声道:“与何安在当年一样的情况。”

陈安之仰起头,望向远方,视线仿佛透过深沉的夜幕,直接落在更远处,嘴角扯了扯,最终露出一丝释然的笑,“看来再怎么小心还是躲不过,那小家伙是铁了心要让我去北极仙路走一遭。”

摘叶跟着苦笑,稍作犹豫,视线抬平,说道:“看来你们这次还真是惹了个不小的麻烦。”

一道血红色的长虹自文水城方向拔地而起,拖曳着彗星般的尾巴。

隐约可见虹光内里,远超常人体形的家伙,脸上挂着狰狞的笑,瞬间而至。

陈安之叹了口气,微微摇头道:“为什么总有些家伙,不愿意做人呢?世间还真是有太多戏剧了。”

摘叶知道陈安之在暗指什么,他盘坐在心湖上空,轻轻摇摆着身子,打趣道:“那你是又要收徒了?”

陈安之没有回答,摘叶剑一寸寸出鞘,被他提在手中,剑锋指地。

狂风四起,扯动白衣凛然,往前迈出一步,白衣剑客就这样凭空而立在沉湖上方。

一道温醇清朗的声音随风扩散开来。

“我叫陈安之,这次出剑,只为徒弟茶笙讨一个公道。”

文水城的夜。

微风起。

细雨将落。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