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大剑仙 > 第一卷 人间有清风
第三十五章 十九鬼口,三灾五劫九难
作者:摇风  |  字数:3052  |  更新时间:2019-06-27 11:06:50 全文阅读

让人心悸的墨绿色。

好像是在水里,还有一颗颗气泡在上升,身体不断在下沉。

惊慌失措地四周看去,只有无尽的水和束缚着自己的竹藤编造笼子。

头顶那抹亮光似乎遥不可及,逐渐变得细小而朦胧。

张了张口,想要喊出声,五脏六腑像是被河水灌满般,伴随着强烈的窒息感。

水流突然絮乱起来,前方好像有什么巨大的东西游了过去。试着望去,却看到一双女人的赤脚,白皙小巧,再往身上看去,雪白的丧衣格外刺眼,胸前有一柄纱扇。

顺着水流向前淌着,旁边好像有什么东西亮了起来。

十口黑黝黝的洞窟,像是窥视的巨兽,渐渐地有血红的光沿着洞窟边缘渗出来。

眯着眼睛,想要看的更清楚一些。

“我恨!”突然之间,一声暴喝如惊雷炸耳。

“呼···”

陈安之挣扎着坐起身,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豆大的汗珠自额头淌落下来。

曙色熹微处拨碎梦乡,气温微凉,降下了新春的第一场霜。

陈安之缓缓伸出双手在面前,松了一口气。

昨日灵海痊愈与之前不同,或许是因为玉养人的缘故,他可以感知到正气天下的灵气,并将其吐纳入体内,所以他愉悦,在看完沐如意的大试之后,他便离开看台来到第十九楼顶峰,用三息时刻记起吐纳口诀,开始吐纳灵气。

只不过与三千年前相比,这次吐纳的效果可以说是几乎为零,虽然能够感受到灵气,并纳入体内,但那些灵气却始终无法聚集在灵海,沿着自己的经脉奔走,好在肉身强横经得住这种暴乱,没有当即爆体而亡,灵气顺着他的呼吸被排斥出体外。

即使及时吐出属于正气天下的灵气,即使他肉体强劲,陈安之还是感受浑身作痛,只能提前结束今天的活动,一步一步挪移到自己的屋子中,倒头昏睡过去。

陈安之想了想,今天好像是两位第十九楼的弟子出场,何三溪和叶简汐,对于这二人他没有特别的情绪,所以也懒得去看,与此相比,他更在意刚才的那场梦。

已经多少年没有做过梦了。

陈安之记不清楚,成就圣位的他,甚至都快忘记了梦是什么感觉,仔细回想起方才的梦境,他微微眯起眼。

雪白丧衣,女子的脚,还有纱扇。

他曾经在一个人身上见过,在深坑村的时候,在那位被沉入河水的山妖身上。

所以他很确定刚才那场梦是恒幽被沉进河水时的情景,游过的巨大生物像是刻意带着恒幽来到那个地方,只是水下的十个洞窟究竟是什么东西,还有洞窟深处发出暴喝的究竟是谁?

陈安之把这些东西拼接在一起,却发现没有必然的联系,好像还差一根绳子,将这些大珠小珠串联起来。

他思绪有些混乱,莫名又想起红袍口中的不孝徒孙,若那洞窟与恒幽有关,其中自然少不了不孝徒孙的身影。

不过陈安之不急,这些零星的碎片是珠子,那些在背后的人是线,等到大戏开幕,各色人物粉墨登场时,这一切就能够串联起来。

他知道,终有一天长夜降临时,幕后人将走到台上来。

————

浪溪河临近深坑村的那段水流,再向前行十里,开始流入很逼狭的地段,河流迁回于悬崖哦峭壁之间,两岸绝壁断崖,曲折回环,极其险峻。

立于空中俯瞰下去,一曲接着一曲,河水拍击狭壁,到处都是浪花。

乌蓬木舟逆流而上,饶是此处河流奔腾,依旧平稳前行,激荡的浪花被无形屏障阻隔没能攀入船内,在空中如瀑布垂落。

渐渐地,木舟驶入两峡。

河水凝成的白衫罩林语越的身姿,她肩头撑着一把黄油纸伞,翘立在船头,此刻脸色缓和许多,向阳洒下的光落在她的侧脸,描绘着精致的面容,仿若仙子落凡尘。

“唔。”春风双手撑天,伸着懒腰走出来,瞥见两岸的峭壁,略有不满地皱着柳眉,嘟囔道:“好臭的味道。”

这番话好无道理,此处河流湍急,崖风凛冽,生物尚且无法在此停滞,更别说那些随风就散的气味,何来臭味一说。

春风打个哈欠,走到林语越身旁,脚尖向下轻点三下,乌蓬木舟霎时静止在河流中,如生了根。

林语越有些好奇,转过头问道:“大人不是嫌弃此地,为何偏要停下来?”

春风没有接话,四处看了看才随意说道:“这里就是十九鬼口了吧。”

林语越点头,“是。”

春风唔了一声,若有所思地低头看着河流,突然开口,“你说这里面的东西有没有被人拿走?”

林语越轻笑道:“大人,这是十九鬼口。”

春风神色平静,“我知道。”

林语越沉默片刻,春风双手合拍,露出恍悟的神色,说道:“那一定是没被拿走。”

在浪溪河汇入黄河干流的河段,周边峭壁林立,河段曲折极为危险,而十九鬼口就位于这段峭壁之上,地如其名,共有十九个洞窟,其中有十个洞窟沉在河水中,九个洞窟立于峭壁半中间。

有传言说,十九鬼口的最深处中有稀世珍宝,但同时与此伴生的是莫大的危险,一旦进入洞窟便无回头路,只能一条路走到地,是生是死全靠天命。

但事无绝对,三州五地有九九归一之说,所谓九九归一在十九鬼口这里,就是说沉于河中的十个洞窟九条死路,只有一条生路,通往稀世珍宝。

而悬于上方的九个洞窟又被称为九死一生,与九九归一相近,亦有一条生路。

但在林语越成就浪溪河神位的几百年来,见过听雨修士,见过沧海修士,都是在中土豫州叱咤风云的大人物,他们进入十九鬼口,但从未见有人出来过。

那黑黝黝的洞窟,像是一张张恶鬼的血盆大口,安静地潜伏在这里,将每一个进入其中的人吞噬进去。

也由此得名,十九鬼口。

当年林语越刚刚成就浪溪河神位,在巡视时经过此地,感受到一股莫名的恐惧,不是来自修为的压力,而是一种发自神魂的惊颤,以后每逢单数年的二月二,龙抬头,十九鬼口里会传出低沉的嘶吼声,像是承担了巨大的痛苦,在河水中漾荡开来。

但十九鬼口里面的东西从未出来过,所以两者倒是相安无事。

林语越思绪飘了会儿,将自己巡视时怪事悉数告诉春风,感慨道:“十九鬼口里究竟有没有宝物还是另说,我倒觉得这更像是个诱饵,引诱着贪心之辈飞蛾扑火罢了。毕竟,谁也没见过这里面的东西。”

春风抬起头望向高处的九个洞窟,皱了皱眉,“你说对了一半,这确实是个诱饵,不过宝物确有其事,但要拿到那东西,要先经过九难,存在即为道理,十九个洞窟亦然。”

林语越听不太懂。

春风抬起纤手,指着九洞窟解释道:“我家老爷说过,西牛贺洲那群喜欢故弄玄虚的光头,他们信奉‘九难’之说,一曰淫,二曰妒,三曰贪,四曰嗔,五曰戾,六曰痴,七曰苦,八曰疑,九曰恨,九个洞窟包含凡人修士大部分的恶念,只有经过九难,便会有路开,通往下方的十洞窟。”

“下方的洞窟十个,也象征着小三灾,大二灾,五劫,反之亦然。十九鬼口当年被叫作牟南窟,不过设下这个玩意儿自省己身,希望借此长生成佛的小秃驴,终究是熬不过一个情字,竟然与当时武德王朝的长公主私情,被自己设下的五劫给玩死了,应该就是坐化在这里面。”

春风摇了摇头,本形为白鹿的少女,对于秃驴们自然没有好感,此刻满脸不屑地看着河底,视线似乎穿过水与山落在最深处,讥讽道:“你水淹大山倒是放出了个不讨人喜的东西,不知道小秃驴看到自己的金字匾额如今鸠占鹊巢,会是什么表情。”

说罢,她转过身打趣道:“要是他还活着,一定会超度了你俩。”

林语越没来由打了个寒颤,勉强笑道:“大人知道这下方东西的来历?”

春风点点头,“就是个蛇妖罢了,当年盘踞山中作恶,被大能囚禁在井里,若是它当年不贪口欲吃了几个人,惹怒了沧海修士的话,如今也能成就浪溪河水神,再修行个千年,化龙是无望的,但或许能变个蛟之类的。”

“说起来,应该是天上的那位设下的局。”一提到那位,春风眼中闪过一丝忌惮,那位大人出身名门,师承何仙人,但却与以悲天悯人的何仙人截然不同,若说何仙人是暖阳,那位大人便是寒月,“也怪不得一向厌恶长蛇的老爷,没有在它跑出来时,出手斩了。”

林语越眼神复杂,却也有些疑惑,开口道:“大人,那声音并不是近些日子才有的。”

春风微怔,想起老爷回山时沉重的表情,眼底有疾风骤雨般,而后摇了摇头,否定自己心中那个荒谬的想法,平静下来,低声道:“不可能的,辩机早就死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