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大剑仙 > 第一卷 人间有清风
第二十一章 偏是人活成小鬼
作者:摇风  |  字数:5038  |  更新时间:2019-06-07 19:30:33 全文阅读

清晨微凉,恒幽小心翼翼地从木箱里拿出身大红嫁衣,心里却在想着,‘自从那日之后就一直在闹着别扭,也没跟他好好的说上一句话,想来也是自己有些小孩子气了,明明夫君已经回来了,回到自己身边了,应是不会走的,他这些日子也有些忧愁,身子瘦了不少,还是找个时间跟夫君好好谈谈,安安稳稳地过日子吧。’

恍然间,有马蹄声细碎而来,叫浮在空中的沐如意抬眼望去,就看到村头来几辆高头大马牵着的车子,装饰华贵至极,就连那遮窗的纱幔都是上好的料子,一小片就能做好多身这个嫁衣。

那就是宝带姑娘啊,远远地看着车上下来的人,站在最前头的姑娘谈吐举止,一颦一笑都是大家闺秀的气质,果然是个美人儿。

恒幽走出门,看着宝带姑娘缓缓走过来,行礼后便问道:“请问洪公子在家吗?”

似是有些察觉,恒幽贝齿轻咬粉唇,眸中却有着一丝自惭形秽,她微微低下头,道:“夫···公子他今日早些时候出门去了,应该正午便会回来。”

宝带姑娘微怔,随即轻笑道:“你就是洪公子的陪读侍女吧,此番公子与我回京,我也不会亏待你的,无须担心。”

像是心脏被突然握住,恒幽只觉得呼吸紧促起来,胸脯起伏不定,埋下头遮住惨笑,“是,多谢小姐赏赐。”

字字句句,宛若刀割了般,叫她肝肠寸断。

恒幽折身回到屋里,伏在嫁衣上,蓦地吐出一口鲜血,悲攻心肠,看着那抹鲜艳的红色,秋眸渐起水雾,大颗大颗地砸落下来。

傍晚时分,洪居在回来了,他与宝带姑娘说了些什么,恒幽远远地躲在一旁,听不清两人话,只看到那二人一前一后便出了门。

恒幽慌忙跟上去,趴在屋门,喊道:“公子,你今晚还回来吗?”

洪居在步子顿了一下,低着头却没有任何言语。

恒幽粉唇半启,看着书生身影,扯出一丝笑意,柔声说道:“那我煮了晚饭等你。”

“一定要回来呀,饭菜凉了,就不好吃了。”

只是月上心头,周围静悄悄的,院门那边始终没有脚步声响起。

“饭菜凉了,就不好吃了。”恒幽呆呆地看着烛火,却怎地都落不下泪。

人心凉了,就再也哭不出来了。

她吹熄烛火,回到屋里捧起嫁衣,认真地穿在身上,指尖轻轻摸着每一处针脚,嘴角带着一丝笑意。

大雨落了下来,噼里啪啦地,似乎要把整个天地都淹没了一般。

一身大红嫁衣在雨中缓缓走着,走过了那条土路,走出了村子,走在绕山的路,这条路她走过好多遍,在嫁过来的时候,就坐在公子家的那辆驴车,也没有顶篷,天空飘下细雨的时候,公子便把外衫脱下来挡雨。

“居在。”恒幽眸中失了神,黯然无光地走着,涂红的唇被雨水打湿,染得下巴也变得猩红起来,“居在夫君,你一定要回来呀。”

山间的路有些难走,更何况她偏挑了些没人的小路,走着走着鞋子陷在泥泞里,抬腿时鞋子便沉了进去,她却丝毫没有察觉,赤着雪白的小脚往前走,有锋锐的枯树枝划破了肌肤,瞬间涌出血来也没有停下。

直到她来到一处断崖,直到她身子若一只断线的风筝,直到她如失了翅膀的蝶般,坠落下去。

恒幽脚下的步子终于止住了。

沐如意听到了耳畔的风,那些急促的雨穿过了她的身体,落了下去。

“何须要死?”嗓音醇厚温润,轻轻落在耳边。

恒幽落地后,是站立着的,在她面前有位男子盘坐在地,一袭青衫似碧水。

青衫儒士无视了对方疑惑的视线,一只手提着茶杯,另一只手中空无一物,做出倒茶的姿势,却真的有水入杯中的声响,茶杯里渐有雾气氤氲,翻滚蒸腾起来。

“坐吧。”青衫儒士随意指了指一处空地。

恒幽看了看,略作犹豫,显然没找到什么可以入座的地方。

似是看出恒幽心中的迟疑,那青衫儒士又开口道:“怕弄脏了衣物的话,那便站着吧。”

恒幽张了张口,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当下满脸惊恐。

“哦,我忘了。”枯坐了许久的青衫儒士站起身来,抖了抖衣衫,“你已经死了,现在你不过是一道魂魄,原本应瞬间消散,但我救了你。”

他指了指一旁,在不远处的地面,一摊猩红的血泊中躺着个人,一身大红嫁衣,像极了一朵在黑夜里绽放到了极致的牡丹。

恒幽瞥了一眼,胸脯起伏颇大。

明明身为鬼魅,却还做出人的反应,青衫儒士难免有些好笑,嗤笑一声道:“我接下来问你的话,你只需点头摇头便好。”

“你想不想让你夫君回心转意?”青衫儒士一手背后,一手端着茶杯。

恒幽犹豫片刻,微微额首。

青衫儒士又道:“我可以帮你重塑肉身,铸你心魂,授你魅惑之术。”眼看着恒幽眼中眸中有光亮起,他嗤笑道:“但此生你再不是人,而是妖。”

沐如意认真看去,想要看清那青衫儒士的面容,却总有一团雾气缭绕在他的脸上,叫人看不清楚,突然间,只见到恒幽缓缓点了点头,那青衫儒士手腕轻抖,杯中茶水断珠连线,在空中化为一团雾气绽开,将恒幽裹在其中。

雾气蒸腾起来,淹没了所有。

再散尽。

眼前却变了一副光景。

喧嚣的杂声响了起来。

“妖!是妖!”

“我亲眼看着恒幽她把那鸡咬断了脖子,生喝了血!”

“对的,我看到了,那天晚上我亲眼看着她从山上掉下去,浑身上下都没有受伤!”

一簇又一簇的火把在黑夜里围成了圈,正间中半趴着一袭红裳裹身的女子,她惊慌失措地环视着四周的人群。

“崔二婶,是我啊,我是恒幽啊!”

“呸,你个山妖,是不是把恒幽吃了,装成她的样子!”

“把她绑起来!浸猪笼!”

“把这山妖淹了!”

“就是她害死了真正的恒幽!”

此言一出,像是刽子手给自己找了个正当的理由,顿时一呼百应。

“我没有害人,我没有害人!”恒幽苦苦哀求着,跪在地上,拼命地磕头,额头被坚硬的石子磕破了,血液蜿蜒曲折的流下来,挂在脸颊,宛若泪水,她不停告诉村民自己只是回来寻自家夫君的,从未害过人,只是实在饿了,才做了生饮这般傻事。

寒冬的水,冰凉刺骨。

“我没有害人,也没有偷东西。”

“那鸡是我家的啊。”

恒幽被沉进河里,她睁着眼看着那深幽的让人心悸的颜色,眸中的光渐渐被猩红填满。

“居在夫君,一定要回来呀,饭菜凉了,就不好吃了。”

“居在夫君,人心凉了,就不好吃了呀。”

··········

狭刀缓缓地拔出寸许。

那一瞬间,万籁俱静,百兽蛰伏。

还未出鞘,便若天边的一线曦光初亮,接着便是汪洋狂涛般的刀意,吹散了一地风雨,淹没漫天星光明月。

空气仿佛静止了那么一瞬间,风静了,雨停了,白烛长龙在这一刹那,灭了。

那座沉寂许久,烛火摇曳的小屋子里,汹涌的刀意冲天而起,随之而来的便是一声似乎压抑了许久的刀啸。

这声刀啸极为通彻,没有丝毫的杂质,唯有千万人吾独往的决心。

陈安之搭在刀柄上的手动了。

没有蓄势,也根本用不到,简简单单一刀横抹。

沉淀了三千年的刀意,如平地浪起,一抹璀璨到了极致的却又极细小的光出现在天地之间,接下来如浪击峭壁,一层又一层堆叠起来,如天上星拖曳着雪白的光。

洪居在猜到了陈安之很强,但是未曾想过会有那么强,这一刀摧枯拉朽,这一刀斩散了深沉的夜幕。

仅仅只是一刀。

这一刀,刀意纵横,斩开了这片被夜幕砸下的村庄,甚至要将这周边百里抹平,就像是一缕刺眼的天光,将这长夜尽数撕成碎屑。

恒幽呆住了,作为盘踞此山的妖,她更加真切的感受到这刀意的恐怖,这一刀还未至,便斩断了这座山沉淀下的数百年气运,还未至,便叫她浑身刺痛,好似在正午骄阳下的冰,先是身上的衣衫,接着便是肢体,那一袭雪白丧衣与身体翻涌出一团团血雾,如蒸腾起的水汽,星星点点,接连消散。

反应过来却仓皇失措,天与地,这是恒幽心中第一时间想到的差距,刀意尚且如此,更何况蕴在那漫天刀意中的磅礴刀气,该是何其恐怖。

恒幽感受身子消散的痛楚,两个身体,一大一小,两份痛苦,她发出一阵哀嚎,匆匆忙忙向远方掠去,却怎么逃不过,开始七窍流血,面色逐渐变得狰狞,眸子中充满恐惧与绝望。

也就是在这一刻,恒幽突然笑了,嘴角挂着柔和的笑意,眸中尽是柔和,轻轻摩挲着身上的丧衣,总觉得有些遗憾。

怕是再也没机会穿上那身嫁衣了。

上一次穿那身嫁衣是什么时候呢?

记不清具体是什么时候了。

只记得那天也是个大雨滂沱的夜里。

嫁衣是夫君亲手挑的布料做的,只是两人囊中羞涩,只能很普通的布料,但是自己却很喜欢,在婚礼过后小心翼翼地放在箱底,虽然时不时会拿出来,却再也没有穿过。

好想再穿一次那身嫁衣,那可真是天底下最漂亮的衣服了。

便在这时,有极刺眼的金色光辉绽放开来,那两道符箓仿若自主有魂,如金色闪电赫然激射而出,一缕缕细小的文字排列如龙,缭绕着,萦绕着,抵在恒幽的身前,恍然凝聚出一道缥缈的金色法相,褒衣博带,儒衫轻舞,他赫然的转过头,视线穿过漫天风雨与刀,落在一切的中心,伸出手。

那道金光是如此的刺眼,绽开来,连陈安之都不得不微微眯起狭眸,闪过一丝凝重。

广袖中探出一双手,将山间漫天的烟雨与刀意尽数抓在手中,捏碎,无数银辉与金曦在他指尖淌落,似雪入梦来。

一条绵延数十里的沟壑,吞没半个深坑村,深邃逶迤,横在两人之间。

这一方天地,安静下来,骄阳当空,不见浓愁的夜色。

洪居在瞪着眼睛,看着那道儒生法相,满是不可思议的神情,张张口,问道:“先师!”

恒幽亦然,她尽力维持着残破的身子,苦涩开口,“是你!”

那法相儒生面无表情,长袖空空,方才接刀的手臂不见,被刀意绞碎,他抬起另一只手,指尖轻点在空中,一缕细小的金色丝线轻轻穿过雪白丧衣的恒幽,又缠上小女童,千丝万缕,光芒烁烁淹没了这二人。

一条羊脂白玉般细嫩手臂缓缓探出,笔直修长的腿迈出来,待光散尽,此处却只剩一人,一双眸子流盼妩媚,秀挺的瑶鼻下有着娇艳欲滴的红唇,晶莹如玉的妙靥洁白似雪,裹着一袭鲜红嫁衣,温柔绰约。

却与先前那半张脸庞截然不同。

“恒幽。”看着那张最熟悉不过的脸庞,洪居在心中悲怆,哀叹一声,便是潸然泪下。

‘嗤’的一声轻响,一切事尽,那道金色法相望着沟壑那边的小屋子,碎了。

浮在半空的符箓,明亮渐敛,坠落在地,其上却不见浓墨题字,空空如也。

陈安之动了,他握着刀,刀已回鞘,这世间没有能接他三剑的人,能接下他刀的人不在少数,但也不多,只是,屋外的那人他不认识。

他站起身,轻声呼唤着熟睡的姑娘。

睫毛微微颤了颤,清水眸子带着些疑惑,看着那个疲惫的男子,“我睡了好久?”

陈安之眯起眼睛笑了,他摇头道:“没有,不算太久。”

“居在夫君,你为什么不回来呀。”大红嫁衣的女子赤着脚,白烛又燃起,在她身边萦绕着,她一步步踏在空中走下来。“人家都带上了宝带姑娘的脸,那是你最喜欢的呀。”

洪居在迟疑着往前走了一步,面有哀色,“恒幽,那日我便是去与宝带姑娘诀别,只是归来时大雨堵了山路,这才回来晚了,待我回来时···”

“夫君,你我二人过些时候在叙旧,现在。”恒幽转过身,望向那间屋子眼中有深深的忌惮,“阁下是何方仙人,可否出来一叙?”

陈安之走出屋门,没有走到近前,握着刀柄,轻笑问道:“夫人这是恢复了?”

恒幽手中平白多了一柄纱扇,掩着嘴巧笑嫣然,还一副妩媚模样,“托公子的福,好了一些,只是这两道神魂分离了好久,妾身一时还有些不习惯。”

“若是公子腰间的那刀不能再出鞘的话。”恒幽歪了歪脑袋,竖起两根手指,说道:“那正好这里还缺两颗头颅装扮我与夫君的洞房,不如就请二位慷慨解囊如何?”

“很可惜,我这把刀还能用四次,只是不知道夫人是不是还有人相助?”陈安之笑问道:“再者,你杀了这么多人,还嫌造下的杀孽不够多?”

“妾身可从未杀人。”恒幽脸色寒了下来,视线落在腰间狭刀,有些忌惮,随即又笑道:“这村子的人,皆是生老病死,并非妾身动手,妾身不过是把他们魂魄拘了过来,造一场梦罢了,就连那宝带姑娘,妾身都是在她死后才剥下脸皮的。若公子说的是那些前来想要除掉妾身的小道士的话,那可真是冤枉死了,妾身非但没有杀了他们,反而以德报怨,给他们吃食,供他们休息,为他们造了一场梦,如今他们可是乐不思蜀,好不自在呢,公子若是不信,我便把他们喊出来,叫公子看一看吧。”

言罢,她伸出手勾了勾,只见一只白烛飘来,被她握在手中,轻轻吹拂,有细烟萦绕,往着小祠堂幽幽飘去。

祠堂那边,道服男女排成纵列,似牵线木偶般,缓缓挪移着,脸上皆露出享受之色。

恒幽嫣然笑道:“公子你看,这些人可都还活着呢。”

陈安之瞥了一眼,嗤笑道:“甘愿睡在梦里,这幅模样还算得上人?不过是小鬼罢了。”

恒幽一手捂嘴娇笑,一手松开白烛,让其浮回原位,看向陈安之身后的沐如意,“那梦,真的好吗?”

沐如意眼神恍惚,摇摇头,方才那冗长的梦里自然算不上美梦,甚至可以说是很悲怆。

“可这些人!”恒幽脸色变得愈发狠厉,抬起手一一指着那些道服弟子,“这些人强行闯进我的地界,叫嚣着要灭了妾身,只因为妾身是妖,就因为妾身是妖,三百年前那些人要沉了妾身,就因为妾身是妖!”

“我问你,妾身从未杀过一人!妾身的身体还是温热!妾身的心还在跳!”

“我问你!妾身怎地算妖!”

“你又为何要斩掉妾身一半神魂?我问你!”

“我问你!妾身怎地算妖!”

···········

求大家点点收藏,手头的推荐票丢一丢~

摇风
作者的话

求大家点点收藏,手头的推荐票丢一丢~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