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太极门主 > 灵台洗炼
第一章 青箕原之战
作者:龙图甲丁  |  字数:5019  |  更新时间:2019-05-29 09:08:59 全文阅读

东海滨一带千里蛮荒之中,有一条河,一路穿山过峡,奔流入海。到出海口处,形成一片方圆百里的滩涂平原。这百里沃野,当时却无人开垦耕作,因为分布于这一带的蛮荒部族,还不谙农耕,只以狩猎为生。

平原之中亦无人居住,一则是因海风猛烈,二则是居于低处,不方便上山狩猎。

这日海上风平浪静,阳光煦暖。这一带的海滩上有土人三三两两,身披兽皮,或持石矛,或使石铲,在沙滩上挖沙寻螺。也有一些十来岁的少年,已是一幅精壮敏捷的身躯,伫立水边,持石矛架于脸侧,矛尖所指,跟随眼神。他们一动不动,凝神观水,但见有鱼游近,石矛立马如箭飞出,几乎百发百中。

挖螺的妇孺老人已经装满了竹藤编织的容器,射鱼少年也收获颇丰。只是这些人当中,无一青壮男子。

各部族的青壮男子,本该趁着这入冬之前最后的时日进山狩猎,储藏肉类以供族人熬过漫漫严冬。可是青壮们这时却也并未组队进山,只有妇孺老人趁着风平浪静,天方晴好之时出来寻螺捕鱼。这其实也只能是权宜果腹之计。螺蛳不能久留,只能供短时食用;鱼肉可以腊干储藏,却又所获不多,不可能让部族撑过冬天。

海滨蛮荒部族的这个冬天,不知又要饿死多少人了。

数十日前,北方人皇伏羲率大军南下,要战统南蛮诸族。蛮荒巫王度能征集蛮荒各族青壮,如今正聚集于青箕原上,于北方大军对峙苦战。

由海滨沿这条河往西北溯游而上,一路群山万壑,层林苍郁。到600里处,有另一片平原,叫青箕原。青箕原不如海滨平原那么开阔宽广,却是两河交汇之处,四面青山环绕。三面都是高峡峻岭,巍巍千里之脉掠过,环绕平原又复绵延而去。唯独青箕原的南面,为仆鹿山,比较平缓,土质肥沃,森林茂密。

这一带以南直至南海之滨,都是南蛮越岭之地。越岭蛮荒的深山大壑之中,百族混居,共奉巫王度能①为首。

这日牛首人面人身的巫王度能,正身披麟甲,手持法杖,神威凛凛,率越岭诸族青壮,背靠仆鹿山,列朱雀巡天的阵势于青箕原上,严阵以待。

越岭蛮阵的对面,是北方人皇伏羲率领的中原各族精兵。只见北人列龟蛇缠护的阵型,士气高涨,呼声震天。伏羲人首蛇身,率男兵结成长蛇吐信的阵列,蛇首远出主阵之前,成进攻态势;女娲坐镇阵中,率男女兵列神龟阵型,与长蛇缠护相守。

从地形上看,度能的南蛮巫军占尽优势。背靠仆鹿山,有据险而守的地利。而且仆鹿山势平缓,地形复杂,即便败退,依仗地利之便依然可以伏击敌人。

而伏羲的北军背靠大河,加上地势偏低,仰功本来就不容易,更何况还处于背水一战的境地。

南北两军这阵势都有点奇怪,按理说正常军阵如此,那肯定不是来杀敌的,而是来送人头给敌人凑战功的。但此时两军所列,既为军阵,也是法阵。上古时期,尚无远攻兵器,近身搏杀之前用法力施以群体攻击,比强大的搏杀军阵更能决定胜败。

北军龟蛇阵中有七处阵枢,按北方玄武斗,牛,女,虚,危,室,壁七宿布置。伏羲调动阵枢,长蛇阵浩浩荡荡,越主阵而出,往南面蛮军进攻,一路卷起狂风,飞沙走石,势不可挡。

只见南蛮巫兵阵势岿然不动,静等敌至。待北方人众功近百步之地,巫王度能突然高举法杖,杖头指天天,口中念念有词,如蜂鸣,如鹤唳。巫王念咒完毕,法杖抡圆一挥,再划回圆中向前直指伏羲蛇阵。

蛮兵朱雀阵中亦有七处阵枢,按南方朱雀井,鬼,柳,星,张,翼,轸七宿布置。七处阵枢各有七位巫将节制。七位巫将见度能挥动法杖,调动阵枢,朱雀阵因势而动,如展翼巡天之状。朱雀顿时昂首飘摇,巨翼招展;一道耀眼的红芒自喙中喷出,上贯苍穹;碧蓝穹庐骤然变色,一股红云随巫王杖势翻滚而至,涌到北人阵前。红云散出赤色光芒,光线汇聚变换,与地上阵势互相对应。突然一道真火,从天而降,直喷向北人长蛇阵的七寸部位。一片灼烧过去,北方阵型中死伤惨重,被烧糊的尸身焦臭不堪;阵法大乱,兵将们纷纷退却。

女娲见势不妙,飞身而出,来到丈夫伏羲身边。她念动真言,向天抛出五彩奇石。只见五道各色精气,穿破穹庐,直击天上朱雀星翼部位。那翻涌的红云瞬间变得飘摇不定,颜色是淡时浓,无法凝聚。那从天而降的真火,亦慢慢熄灭。

北方的长蛇阵型再次稳住,步步为营,往南方蛮阵掠去。

伏羲在阵前双手上下相对,交替划圆。龟蛇阵中各处阵枢将领,赶紧调动法阵,配合主将,荡起天地间阵阵煞气,助力伏羲施法。

只见伏羲手中圆弧一片虚空真水与一道蓝荧旋转相激,随手势越转越快;突然双掌掌根相合,成蝴蝶掌形向南蛮巫阵平平推出。一片蓝荧与一条水龙盘旋而去,水龙直击朱雀阵头部,那道上贯苍穹的红光瞬间熄灭。蓝荧则就地翻滚散开,向敌阵一路漫燃而去,蛮兵一旦沾上,那蓝莹便如鬼火,在身上燃烧不息,直至骨肉花灰。

南方蛮兵惶恐不已,纷纷躲避,互相踩踏,阵法大乱。

北人就势往前直冲,南北二阵一接,便是近身肉搏。南军巫将蛮兵浴血抵抗,双方交相混战,死伤惨重。眼看胜负难分,南北各自收兵罢战。如此交战十余日,双方已死伤过半,青箕原上尸横遍野,血流成河;士卒疲惫不堪,人心散乱。

北军见久功不下,暂时罢战,只结成阵势日夜与南军相持。巫王度能见北军强悍,久战不胜,也是十分谨慎,只是依仗仆鹿山的有利形势苦守不出。

如此相持一月有余,度能已有退兵之意,却又惧伏羲趁势偷袭,因此举棋不定,心中烦躁不已。焉知这一月有余,其实伏羲根本不在北军阵中,早已不知去向,只留下夫人女娲坐镇阵枢,虚张声势而已。

青箕原上两军对垒,水深火热,而远在万里之外,昆仑绝巘的千年积雪之上,一条蛇行痕迹由南往北,蜿蜒而去。伏羲蛇身所过之处,积雪化水,留下深深印痕。他在这冰天雪地之中游走了一个多月,期间历尽多少艰险,已无人得知。

在一个大雪纷飞的白日中午,风正呼啸得紧。突然漫天阴霾尽散,风消雪停。一道湛蓝的天光下临,罩在莽莽群山之中一处危然出群的孤峰之上。

天光消失之后,只见人皇伏羲出现在山壁之间。他身形一动,急坠而下,甫一触地,身体横飞而出,往东南飘然逝去,疾如流星。

几日后,伏羲背负双手,独自远出军阵之前,对着仆鹿山下的南蛮阵营开口言道:“度能,两军既已交战日久,不分胜败。而士卒疲惫,死伤惨重,无谓再苦苦相持,徒添伤亡。今你所持者,玄巫法力而已;不如你我单独出阵决斗,战败者率众归降,接受对方统制如何。你若归降,仍为南方之君,只是要在部族中兴北方上邦教化,行中华建制,受人皇监察。如今天灾泛滥,人祸横行,南北人众,亦当齐心协力,受北方人皇统领,共御天灾,消弭人祸。你看如何?”

伏羲说话语气如常,并不高亢,声音却远远传出,至南军阵中人人清晰可闻,展示出来的法力之强,与一个月前根本不可同日而语。南蛮军心大动,均不欲再战。

度能见部族军心如此,亦不欲再徒增伤亡,于是越众而出,脚不沾地,迤迤然飘飞而至伏羲跟前。

二人相对而立,挺拔如山。南北两军瞬间鸦雀无声,众兵将聚精会神,注目场中,生怕错过二位神人相斗的任何一个精彩瞬间。

然而伏羲与度能屹立良久,只是四目相对,始终岿然不动。两军兵将始终肃静如初,双方首领对峙愈久,兵将心中愈是忐忑,不知接下来二位大王真正开战之时,胜败凶险将会如何。

青箕原上,似乎连空气都已于两人身周凝结。然而在伏羲与度能的神识境界之中,却又是另一番景象。

只见度能挥动法杖,掀起一股黑风盘旋而起,缠绕在他自己身上。黑风越旋越急,呼呼作声,遮盖了度能的肉身,随即冲天而起。度能的肉身亦化作黑风随之而去,远远旋落在仆鹿山下的一片密林之中。

黑气消失,密林之中突然传来一声咆哮,紧接着一片密集的奔腾之声响起,其声势之巨,震天动地。

伏羲凝神望去,一只身形如小山般雄壮的上古苣犀从密林中狂奔而出,顶着一支长长的独角,向他立身之处猛冲过来。只见那独角,并非常见的灰黑角质,而是莹白如玉,尖锐如矛。

苣犀如飞而至,眼见长长尖角就要对着伏羲透体贯穿而过。此时的伏羲,就算能避开他的独角穿刺,也势难躲避其如山压来的庞大身躯。

伏羲并不慌忙,悠然开步,双手扬起至胸腹之间。随着苣犀冲来之势,他身躯微微沉坐一转,避过穿射而来的独角,两手随势在身前圆转划弧,轻轻黏着苣犀粗壮的脖颈。只见他突然微微旋身一抖,苣犀庞大的身躯竟离地而起,横飞出去,直飞出数丈开外才滚倒尘埃,扬起一片灰雾。

苣犀并没有受伤,却跌得疼痛异常,慢慢爬起来时,又变回了度能真身。他柱着法杖,勉强站直。他很不明白,以自己的无边法力,当初跟伏羲斗起来也颇占优势,若非对方有女娲相助,又焉能是自己对手。而方才受他双手轻轻一抖之力,竟然立即失势,横飞出去,根本不知他功力深浅!

伏羲得胜,却并不乘势相击,仍是站在原地相候。度能心下不服,就地稍作养神调息,上前再战。

这次他没有化身灵兽,而是右手往前举起法杖,杖尖颤动,以神念之力划着古怪的符咒;左手捏了个法诀,随着他口中念念有词,脚下的整片青箕原大地被片片撕裂,裂纹如龟甲,大地震颠不已。若是换了一般的对手,此时早已站立不稳。

然而伏羲犹如不倒之翁,涵胸拔背而立,接天连地,始终纹丝不动。

度能念动法诀,浑身颤抖,如神鬼附身。地中裂隙越来越深,皲裂的土地如今已变成片片泥块,悬浮在无底虚空之中。泥块接连坠入虚空,伏羲脚下已经毫无支撑。

然而伏羲并没有随之坠落,他沉坐开步,身形悬在这虚空之中缓缓旋转起“舞“。在度能看来,那古朴大方的“舞”姿,步走轻灵,身为立轴,手出圆弧,如行云流水,潇洒自如。伏羲的身形似乎已经随着舞步融入玄道气机之中,紧接着却见天地气机为之牵动,生煞之力尽化为己用。

他并没有直破度能的幻法,却将种种巫力法象,尽消解于无形之中。度能见如此奋力施为仍未能克敌,咬紧牙关,决心祭出生平绝学,拼死一战。

他挥动法杖,大开大阖划出一道圆弧。大地裂隙之中,纵横交错飞出一道道晶莹通透的巨筋。无数巨筋随着度能法杖挥动之势卷曲弯折,竟变成一张巨大的天罗地网向伏羲罩来。

伏羲不为所动,他叹了口气,左手一挥,一片薄雾飘出,迅速向四周飘逸散开。那薄雾触及之处,巨筋瞬间消失。天罗地网开了缺口,似有一股无形无色之火,烧开缺口迅速蔓延,眨眼间条条巨筋尽皆消失不见。伏羲挥出的薄雾也消于无形之中。

度能屹立原地,一口鲜血喷出。他兀自很不服气,捂住胸口喝道:“我打不败你,但是你尽是以守势化解,也不见得有什么真本事。”

伏羲不语,右手凌空一抓,度能手中的法杖突然脱手,飞到了他手中。伏羲扬手把法杖远远掷出。那法杖飞在半空,还未落地,却突然化作一抹尘灰,随风飘散,踪影全无。

伏羲道:“若我出手相击,这法杖就是你的下场。既然说过此战只分胜负,不决生死,我也就不必出手了。”

度能这才甘心服输,拜服于地,愿率蛮族各部受人皇统制。

在两军旁观将士眼中,伏羲与度能不过是站立良久,连动都没动,就看见度能跪地受统了,都看得十分莫名其妙。

受统之后,待诸事安排妥当,度能抽空前来伏羲帐中参拜。君臣礼毕,他问伏羲道:“我以后天之躯,却有幸得启先天灵力,已经是人中之神。不知圣皇所修何种道术,竟致我以如此神力之强却不堪一击?”

伏羲笑道:“先天灵力,虽惊世骇俗,有惊天动地,侵扰气机之能,然而终究是先天之气滋养而成。先天之气,则是应两易之变,循太上大道而生。我所修的,便是这玄妙无比的太上大道。尚未有名,就名之为太极大道吧。族立社稷,道设宗门。我日后当寻世间贤者,禅与社稷大位;然后抽身而去,创太极宗门,潜心修行布道,福泽后人。”

度能叹服不已,顿首拜道:“羲皇若立宗门,度能愿以微薄之力,效鞍马之劳。”

平定天下,一统万民之后,伏羲果然创立太极门,根据天地阴阳气机变易之理,创臻武以淬形骸,固真元;传堪舆以识星辰地气,兴耕种;创八卦易数以明天机,定四时吉凶;传玄巫以祭祀神灵,驱邪镇妖。

伏羲修成大道飞升之时,金身即将越过裂开的天幕,突然手上一物,化作一道青芒,射向神州天下,隐没于地。数千年来,太极宗门后人,一直在猜测推衍,伏羲最后留给神州天下的,到底是何种神仙器物。

飞升之后,伏羲开辟了九天仙界神土,成为后世修士道成飞升,得享长生之地。

夏商之后,人欲膨发,无穷无尽,所作所为,多以一己私念为本。权利名位之争,愈演愈烈,甚至于天下大乱,生灵涂炭亦在所不惜。

民受其惑,多工于机巧,擅于智计;古道日衰,修行大成得以飞升之人越来越少。太极大道之传承亦日渐式微,甚至最终断代。

至春秋之时,宋国新败于楚,阵亡将领老佐的遗孀,被裹挟在败军之中逃亡,在途中产下一子,名为老聃,姓李名耳。

老聃天赋异禀,自幼聪敏好学,深得阴阳气机与天地大道之玄奥。他自感自悟,潜心修行,重新推衍与再现太极大道之精义;被后世修士尊为道祖。而后世所传的太极功夫,根据相关史料考证,亦是源自道家功夫。当然那是后话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