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万象更新 > 第一卷 百鬼夜行
9 竹篮打水一场空 三花众审阴谋论
作者:观门  |  字数:3159  |  更新时间:2019-08-14 22:59:26 全文阅读

暗牢四四方方的,长宽也就六尺,幸好王三绑的严实,又是铁链又是锁的,死死地贴在墙上,剩下的空间,刚够白闹折腾。

“我说你是不是个榔头,该跑的时候不跑,瞎跪地上干嘛?咋的,祈求老天给你落架马车了呗!”说着,王三就气不打一出来的伸脚向白闹踢了过来。这是用了劲了,两脚把白闹踢的龇牙咧嘴的,左腿红了一片。

其实也不怪王三,设身处地的说,换成谁谁也会失控,你想想当你浴血奋战的好不容易撑出了一片天来,自以为白闹远远的跑了,提着的心刚刚安稳,作下的罪孽刚刚救赎,也不做无谓的抵抗了,任他人提着自己的裤脚向前拖着,不料,走了还不够五十米,就看见意识清醒的白闹跪在地上,茫然的看着你们,惊恐的看着你们,紧接着,你就眼睁睁的看着白闹被打出血,被扣押拘留,所有受的伤都白捱,这个时候,你还能不气?

白闹听着王三的训斥,羞愧的扭捏着身子,他下意识的想要辩解,可又被脸上的红晕逼了回去,实在是无法启齿。

白闹确实是停了脚步,也确实是跪在了地上,但他不是屈服,也不是认命,他是被前进和折回的漩涡拉扯,他是在仇恨和道义的泥潭挣扎,拉扯的断了气,挣扎的累了身,不知不觉的就跪在了地上,也是无法取舍,也是犹豫不决,到最后,竹篮打水一场空,沦为笑柄。

真正的情况,白闹没法说出来,显得薄情,配不上王三的伤。

踢了两腿,估计是牵动了身上的伤,王三狠狠的剐了白闹一眼,也不再多言,低头费力的去查验自己的伤口,结果脖子的幅度太大,又牵动了身上的伤,一来二去的,之前那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就这样被磨损干净,可怜的像个丢了娃娃的孩子。

白闹还正想着上去帮帮忙呢,暗牢里突然响起一阵脚步声,紧接着那微弱的火焰开始跳动起来,一阵阴冷的风顺着通道直冲进人的脖子,然后沿着脊梁骨,勾起了满身的鸡皮疙瘩。

“来,把这小子带出去!”灯笼的光晃眼,白闹只听见声音,来不及看清模样,就被左右架着,带出了牢门。

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跟着出来,牢里面还留了三个人,当白闹的脚尖刚刚划过牢门的槛,就听见内里传出了几声阴险的笑,继而有些小人得志的猖狂的声音:“哦吆,这不是三当家啊,怎么沦落成现在这幅模样了呢?兄弟我给你...”

架着的人走得飞快,这边竖了个耳朵的功夫,那边已经拐了好几个弯,白闹听力再好,也穿不透那厚重的石板呀,自认为死到临头的白闹,心胸一下子就变得开阔,情绪的起伏都随着那几句对王三不善的言语。

心里有事,也不看路,也不视物,直到被人重重的扔在地上,白闹这才醒过神来,他傲然抬眼扫视四方,眼神难得的清明,也难得的波澜不惊,纵然此处大堂金碧辉煌,纵然大堂前后堪比府衙,纵然左右遍布凶神恶煞,纵然堂上首领贼眉鼠眼,他都坦然接受,甚至还盘起了腿。

堂上要说熟悉,也只有杜支花了,看着白闹的泰然处之,心里不满,手段还是一如既往的残忍,直接冲着白闹的右肩飞身一脚,就让白闹的上半身砸在了花岩石地上。

“老四,你是不是太大力了。这要是被你玩死了,咱的任务可就失败了啊!”感受着这一脚的力道,再看看白闹的狼狈模样,高坐堂上的三花会帮主多少有点担忧的出身道。

杜支花和白闹可是接触过的,要知道白闹刚栽在他手上的时候,就被他好一顿毫不留情的毒打,而且在之前还经历过王三的迫害,即便如此,白闹也只是气喘吁吁,丝毫不见萎靡的样子,于是他信誓旦旦的一拱手,回应说:“大哥,放心,这小子命硬的很。”

随着杜支花的话语,桌案左边的二当家雷海云也是跟着杜支花,宽慰道:“大哥,就让老四收拾一下吧,看他刚那模样,要是不给吃点苦头,怕是还不知道咱三花会,您章来山的威名!”

捧杀,捧杀,又捧又杀,杜支花没法像章来山那样受用,他听着雷海云话里的鼓励,毫不客气的瞥了一眼,而后收起了继续的想法,乖乖的回到桌案右边站定。

堂上的人沉浸在各怀鬼胎的自我吹捧的氛围中,白闹听着恶心,直接坐了起来。这一坐,带着花岩石的碎屑,带着满背的血痕,带着不屑一顾的鄙夷,撑着一双大眼睛,盯着堂上的众人,先发制人的问道:“说罢!你们抓我要干什么!”

白闹的举动刹那间还真的唬住了堂上众人,待得安静了一圈之后,自下而上的,突然爆发出了一声声大笑,笑掉大牙的那种笑,所有人对白闹的认知,除了命硬,又多了一个胆大包天!

章来山慢悠悠的清了清嗓子,一挥手,收住了放荡的讥笑,冲白闹说道:“嗨,小子,没别的事,就是想听听你们白村的故事!”

当从林爵那里寻得了百鬼夜行的来历,白闹就知道自己报官之后肯定会和国教有摩擦,但他万万没有想到,堂堂国教不派教使沟通,居然会和这些地痞流氓有所勾结,于是,直接冷漠的回应了一句:“该说的,我在堂上都说了,你们要问,去找官老爷问吧。”

“吆,嘴还挺硬啊!”章来山也不恼,也不气,转了个身,向左右两边展示了下自己温和的笑,而后自桌上的一沓文案里抽出一本青色的折书来,边翻开,边慢悠悠的说道:“官府那边,我们已经去过了,你这诉状我们也拿到手了!”说着,章来山就在白闹不可思议的注视下,翻开了折书查阅着。

白闹冷哼一声,将头瞥到另一边,对这种下三滥的伎俩不做理会。

从头到尾,章来山的眼睛都没有闪过,直到最后一页,最后一段,他的眼睛这才聚焦起来,甚至连身子也直了,来来回回的翻看了数遍,期间还举着折书借了个光,然后轻飘飘的扫视了一眼白闹,说道:“要我说啊,你还是年轻,不会描述,你就比如说你叔叔伯伯的把你们往出扔这一段吧,太假了,明知道扔不出来还要扔,怎么可能嘛,我们这些当家长的于心何忍啊,我觉得你倒是可以说成,你兄长把你奋力背上树顶,而后让你抱着树枝,他呢,直接拉开树枝,借着推力把你送出了村子,可你兄长却被力道反推下鬼火,灰飞烟灭。哎,你看,这么一说,不是又悲情,又感人,可信度又高嘛!”

白闹之前还认为章来山的举动是自欺欺人的戏码,但当听得叔伯的事情时,白闹心神一震惊,要知道,这些片段白闹只在府衙大堂上讲过,准确的来说,这些后面的片段,白闹只在下蹲的安南山和刀笔吏的耳边讲过,天地间,仅有三人知道而已,当下对那挂着所谓“正大光明”的府衙也不敢相信了。

“我所说,句句属实,用不着你教。”内心里有多么慌乱,白闹也深知不能表现出来,他抖抖身子,显得正义凌然的朗声说道。

章来山听着这近乎宣判般的语气,本就狭小的眼睛眯了起来,远远看上去,似是一条撺着眉毛的线,这线自那太阳穴伸出来,搭着白闹的视线钻到了白闹的身体来,但这份威胁只是眼神的威胁而已,章来山话语中还是保持着作为三花会当家的的老练,悠悠质疑道:“未必吧!”

一句话,直接激得白闹暴躁,要不是有左右的长枪适时的扎过来,他现在估计已经窜到了章来山面前,大眼瞪小眼,鼻尖靠鼻尖了!

相比起白闹的激动,章来山就稳重多了,他将手中的折书放回原处,拍了拍手去了去灰尘,对白闹说道:“我说的直白点吧,添个口供,你就能走!”

白闹的直觉告诉他,板上钉钉的事实要开始向扑朔迷离进发了,所以他赶忙恢复了冷静,一言不发的盯着章来山。

“就添个村民和马匪交恶的吧,可以不?”

“你做梦!”还不等章来山把话说完,白闹直接怒气汹汹的一声呵斥,“想吃得香,还想让吃相好看点?天下好事可都是被你你们占尽了快!”

一语道破,章来山没有想到一个十一岁的孩子居然有这样的反应能力,尴尬的再向着左右两边转了转头,同时,带着几分赏识,又带着几分可惜的语气,说道:“孩子啊,太较真不好。听我的,加个情节保平安哈!”

村里人的火爆随着章来山这句自作多情的引导被点炸,那些妇人撒泼的粗鄙之语,那些男人驯兽的污秽之话,此刻都登上了台面,甚至登上了章来山的脸面。

地痞流氓也说脏话,不过只限于家庭,只限于女性,相比于在自由自在的山里酝酿出的放荡不羁的脏话来说,那些各色野兽的名称,那些野兽各色的粪便都太形象,三两句下来,章来山的脸就憋得通红,更是忍不住的将一摞文案扔到了白闹脸上,明晃晃的威胁道:

“好个牙尖嘴利的毛头小子,既然商量不成,那你可就不要怪我不人道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