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万象更新 > 第一卷 百鬼夜行
3 百鬼夜行生人避 山城夜火鲜血尽
作者:观门  |  字数:3706  |  更新时间:2019-08-02 22:51:54 全文阅读

无路可退。原在不知不觉中,鬼火已经将他们包围,不论逗留的,还是果断撤退的,生路都被切断。

幸好情况还没有恶化到不可控制的地步,至少目前还没有出现什么可怕的迹象,于是妇人们迷茫的呆滞着眼,紧张的咬着嘴唇,期望的捏着衣角,至于孩子们就简单多了,在山里放养久了,压根不知道什么是畏惧,大大的眼睛里充满好奇和童真,要不是有人拉着,早就飞奔到蓝色的海里去了。

剩下的,就是青年们和他们的父辈了,一样的桀骜和小心,一股子的坚韧和倔强,他们将老弱幼妇围在中间,一个个活动筋骨,就像是日常捕猎前的热身。

可惜,刚凝聚的士气马上就被打压了三分。

幽蓝的深处突然传出“哒,哒”的声音,与此同时,所有的鬼火也都停下了不可一世的脚步,从内部慢慢分裂开了,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移动。

寒气越来越重,幼儿的眉结霜了,妇人的手通红了,坚强的男人们也会时不时的抖一抖!

而作为山城第一勇士的卫长堪堪能抵御这严寒,他死死地盯着鬼火的变化,猛然间,一道深蓝色的光亮起。从微弱到刺眼仅仅用了瞳孔从收缩到放大的刹那,再恢复知觉时,卫长只感到胸肌剧烈的疼痛,低头时,方发觉那里已经出现一道猩红的沟壑!羸弱的身体承受不了他头脑的风暴,不自觉的跪倒在地,弥留之际,隐隐约约看到一排无头骑士,坐下烈马正是无眼无嘴,而后趴倒,永无生机!

距离卫长尸体最近的村民蹑手蹑脚的平移接近,然后轻轻的踢了两脚,眼见没有反应,力道又重了几分,然而还是无用。众人这才接受死亡的事实。

气氛一下降到冰点。死沉沉,偏偏这时候云开雾散,道道皎洁的月光洒来,于是那烈马之上的骑士变得真实。

当真是无头,漆黑的盔甲上方是一个个碗大的伤口,粗肉外翻,鲜血已然流干了,取而代之的是幽绿色的火焰,无知无畏的升腾着。

饶是靠山而生,野兽为伴,村民也未受过如此惊吓,先是妇女有由衷而发的尖叫声,又生怕引起注意马上止住,只看见一个个咬着嘴唇,渗出鲜血都不自知。孩子们开始时一脸懵懂,显得分外安静,而当其中一个母亲忽略了还拉着孩子的小手而下意识的握紧拳头时,感觉到指甲钻进肉里的孩子开始了嘶哑,于是像瘟疫般开始扩散,吓得各自的母亲马上堵住了他们的嘴巴。

剩下的,就是外围的男人们了。眼看着杀人如切菜,个个也是外强中干,要不是背后的亲人不允许他们露怯,小腿抖动的频率估计会更大一些。

白闹隐在人群中,看着很是镇定,自从这些鬼兵露面时天知道他的病为什么会变本加厉,再创新高,大部分心神已经完全沉浸在了对抗中,唯一抽出来的一点注意力,也都放在了敌人的身上,什么恐惧,什么害怕都得靠边。

一想到林爵如数家珍般的将百鬼夜行的来历道出来了,白闹以为林爵有什么办法,虚心请教道:“先生,你既然知道他们的来历,可知怎么对付?”

事实和白闹的设想相反,林爵就在那动情的眼神的注视下,残忍的摇了摇头,而后压着声音,止不住的带着哭腔说道:“可恨的国教啊!可恨的国教啊!”

国教做了些什么,白闹不知情,当他确定林爵没有解决的办法时,目光已经转而投射到那鬼兵身上,他借着疼痛的刺醒,和感官的异变,以雷打不动的定力和细致入微的眼力,靠着二三分的心神居然有了些发现。

许是这群鬼兵刚出阴间,还有诸多不适,兵士好隐藏异样,可马不行,白闹注意到这一匹匹烈马时不时的轮流抬起前两条腿,甩一甩鬃毛,后两条则是不断的刨着地面的土,一副适应不了环境想打喷嚏可打不出来而烦躁不安的样子。

白闹不动声色的拉了怀抱着他的白母一下,然后冲着她使了个眼色,白母也是细致人,马上就明白了白闹的意思,继而拉了拉白父的衣服,依靠几十年的相依为命培养的默契准确传递过去,白父马上又推了推左右两边,依靠几十年的并肩作战培养的默契再次准确的传递过去,毕竟都是老猎手,懂人不如懂兽,马上就有了应对的法子!

“行动!”

白父突然一声爆喝,于是只见得两人马上跳到圈内,一转身就是暴怒的嚎叫,一声急促“哇呜”,一声绵长“嗷…”

这是山里人世代相传的绝招,一为裂齿虎,一为银背狼,每当捕猎时遇到不可敌的凶猛野兽出没,便模仿两兽王的叫声,即可吓退诸兽,平安归返!

一切如同白闹所预料,烈马受到惊吓,不安的四处乱撞,其上的鬼兵颠七倒八,难以维持身形。村民抓住机会,横成一排,一个个长枪斜竖,直冲过去,妇人立刻抱着小孩紧随其后,开始突围之旅。

鬼兵的强横让他们无视了这些“粗鄙之民”的机智,未战阵脚先乱,然而毕竟是存在于传说中的物种,自然不是吃素的,烈马肌肤之硬无法描诉,铁枪触之即断,自此村民一帆顺风的破阵计划也到此为止。

进是粉身碎骨,退则香火断绝!避无可避,唯有担当。

“如果注定要有牺牲的话,那便是我们好了!”汉子们将山里人的热血和狠辣展现的淋漓尽致,一个个扔掉手中的长枪,冲着烈马冲直撞过去,与此同时,兽吼再次出现!

同样的剧情再次上演,然而这次比上一次更乱:有马踏残躯,印下一个个残忍的章;有垂臂呕血,撞出一条条通达的路;有新婚燕尔天人永隔;有患难之交共赴黄泉;有护子心切烈母死战;有同胞情深兄弟扶持!

乱战中,机智和观察并没有用,唯一的主宰就是力量,可惜,白闹的疼痛越发加剧,浑身麻痹,眼睛和嘴唇的张合都不自主,谈什么冲锋陷阵,活脱脱的一个累赘!左右摇晃,白闹已是满面鲜血,却没有一滴属于自己,蜷缩在其兄长背上的他并未受到任何损伤,背上有来自母亲的防护,前方有其父雄伟的身影。

不知是天运眷顾,还是人定胜天,有惊无险的,白闹一家人最先冲了出来。陆陆续续的,或是亡妻,或是丧子,或是折夫,带着扑面的凄凉,更多人汇集在汹涌的蓝色火流边。

没有人愿意先踏出那一步,哪怕仅仅只有一个身位的距离,对于开启这炼狱世界的鬼火,没有人会幼稚到相信它人畜无害。有村民随手从衣服撕下一大块布,颤颤巍巍的拿着向鬼火靠近,还有一拳的距离,就看见衣布猛然起火,瞬间就被烧了个干干净净,那火苗顺势而上,攀上了这位村民的手臂,眼看着火焰所过,先是寒冰笼罩,接着便消失的无影无踪,甚至来疼痛还来不及感知!眼看势头不对,旁边的汉子立刻挥刀,将那人整个臂膀砍下。幸亏取舍果断,掉地的膀子转眼就和那衣布落得一样的下场。

忽听得背后一声巨响,众人急忙回头看去,原来是一匹匹烈马再次失蹄摔倒。乱轰轰的一片,只能通过四蹄的空隙看到真相:山城的老人们啊,拖着残缺的身躯坚韧的向前趴着,然后一把抓住烈马前蹄,让鬼兵追杀无望。当然,仅有少数能成功,大部分还是成了马蹄铁上的一锈斑。

泪痕,伤痕不分彼此,汉子们一把都抹了。两人一把举起就近的孩子,高呼一声“祖宗保佑”便将其扔了出去。有多高?高过火焰的跳跃;有多远?无人知晓。不过是走投无路的博弈而已!其他人纷纷效仿。

不生不死的鬼兵不会在意摔倒的战友,分裂,再合并,完美的绕过了那个混乱的战场,一步步逼近!

听得身后又是马蹄阵阵,红了眼的汉子们挣脱家人的拥抱,断了胳膊就用胸撞,折了肋骨还有头,悍不畏死的冲上前去,这其中就有白父。

“不!”

一声声凄厉的呼喊,唤不回丈夫的亡魂;一只只伸出的手掌,拼不全残缺的英躯!

鬼兵,冲锋!

林爵没有跟着那群汉子冲上去,倒不是害怕,他还有话要对村民叮嘱:“如果,有谁能活着出去,先去沛城报官,若官府不能追查凶手,那就去西兰城,找城主帖三木,就说是我林爵介绍的!”

说罢,林爵牵了牵白闹的手,而后一转身,直冲鬼兵冲去!

泪怕是流干了,丈夫横死面前,孩子怀内哭啼。于是,这些个伟大的母亲又站了起来,他们拍了拍身上的土,理了理头发,手拉手向前走着,慢慢的开始小跑起来,然后健步如飞!这其中,就有白母。

时间争取的差不多了,作为一个全村有名的病秧子,白闹很自然的被放到了最后,同时连累的,还有他的兄长。

“麻烦两位叔叔了,我弟弟,啊!在这里,”说着兄长将白闹从背上放下来,交到两汉子手中,“先送我弟弟离开。”

两汉子盯着手中弱不禁风的白闹苦笑着摇了摇头,怕他的身子禁不住夜间的风,便先后退几步,边助跑,边继续高呼一声“祖宗保佑”,就要将白闹扔出去。

然而,后退的几步耽误了时间。缓过神来的鬼兵再次亮起那点击杀了卫长的蓝光,直奔四人而来。

当那道亮光将四人的身形印照在被鲜血灌溉而泥泞的土地上时,白闹的兄长来不及思索,来不及衡量,本能让他直接转身向光跑去,无法消化,唯有拦截,为了弟弟。

可惜,他是凡人,对手是鬼兵。渺小的身形被那道光推着向那两名汉子袭来。

正在发力的关键时候,突如其来的打击让两人身形一晃,脚下一滑,这自然没了准头,直直的将白闹扔进鬼火之中,然后重重的摔在地,彻底没了生机。

山城灭尽!

比捏死一只蚂蚁还淡定,鬼兵整理好队形,面无表情的走向来时路,身后的鬼火开始剧烈的燃烧起来,慢慢的合拢,合拢,像是朵逆生长的花。

于是,城门没了,房屋没了,尸体没了,鲜血没了,所有的一切都没了。到太阳升起时,这里会长出嫩绿的草,然后被动物食取;会有参天的树,然后让毒蛇盘踞;会有一片宁静和祥和,然后把弱肉强食的秩序重组。

可是,它们都不会知道,这都是人血的浇灌!

随着鬼兵身形的逐渐隐去,黑暗中有一声叹息响起。尘埃落定,任务失败,负责监视的他要回朝了,与此同时,国教费尽心机掩盖的百鬼夜行,也将从他手中的奏本上重见天日。

一步,两步,三步,身形慢慢变得虚无。

突然,他感到脊背一凉,脚下停顿,身形又恢复了凝实,双眼如鹰,紧紧的在鬼火深处搜寻着!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