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夺天造化 > 探世界
第一章 何谓死生
作者:醉后星辰  |  字数:3415  |  更新时间:2019-09-27 16:50:18 全文阅读

“为何我会救下那人呢?”躺在血泊中视线渐渐模糊的顾惜命,无力地望着一旁惊慌失措的小姑娘,淡淡露出一个微笑,随即眼前进入黑暗。

“这就是死亡的感觉吗?”黑暗空间,感受不到一丝温度,没有一点光亮,永恒的死寂。

顾惜命回想起当时的一幕,惊慌失措的小姑娘面对刹车失控的轿车竟然迈不开脚步往旁边逃离。自己却是脑中一片空白将她推开,而后被撞飞出去好几米。

“我错了吗?”顾惜命自问中。

“也许,我没错。”顾惜命想笑,但动弹不得的他笑都不能笑。

不知过了多久,死寂被打破,温暖的光照耀着顾惜命,只是他再也睁不开双眼,只能用仅有的感觉来享受这光。

“问,何谓生?”洪亮的声音在死寂空间显得格格不入。

顾惜命脱口而出:“不死而已。”

“如果重来,你会做出同样的选择吗?”

“我想我会。”

顾惜命脑海里被灌注了大量的莫名符号,有些像是象形字,有些更像是纹路一般,但都意外的好看。

“从此以后,你是我弟子,符宗的弟子。”声音淡去。

顾惜命竟然有了睁开双眼的力量,只是发现身体变了,变得很小,衣服破烂不堪,身形也十分瘦小,三岁模样。

一年后。

顾惜命像往常一样在垃圾堆里翻找着能吃的东西,哪怕腐烂的发霉的,只要能吃下去,就能活下去。

“小弟弟,过来,吃大饼。”一个穿着麻衣的约莫十来岁的小姑娘在父母的看护下,递给身体年幼的顾惜朝一张厚实的大饼。

顾惜命盯着小姑娘,小心翼翼地接过大饼,随即跑了出去,躲在树后望着他们,但未停下啃食的动作。

小姑娘朝着顾惜命挥了挥手,随她家长一起走了。

五年后。

顾惜命穿着原来小姑娘,如今亭亭玉立的少女送他的衣服,不再瘦小的身形,显得像一个正常的小男孩了。

依旧在那棵大树后面,望着穿着凤凰华服十分美丽的她,今日是良辰吉日,少女就要嫁入这玄州王的王府了。

顾惜命很开心,至少自己的恩人能够从此一生荣华富贵。

又是一个五年。

顾惜朝也长大了,只是不知为何,他发不出任何声音,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你就是那小弟弟吧。”少女已经是妇人了,她被顾惜命背在背上,而顾惜命在城外荒野中急急而奔。

鲜血从她嘴角滴落,她背后插着几只羽箭,生命在不断流逝,死亡只是时间的问题。

顾惜命只想让她能不受外人的干扰,可惜,后面王府的人紧追不舍,其中还有修炼者。他们像对待玩物那样对待顾惜命。

“放下我吧,是我太笨,相信了王爷的甜言蜜语,相信了他的鬼话。”眼角的眼泪稀释不了嘴角的殷红。

顾惜命拼命摇头,上一世也好,这一世也好,为何所有对他好的人都死了,自己的父母长辈,后来福利院的院长,现在的她。

“放下吧。”她闭上双眼,呼吸停留在这一刻,永远地走了,毕竟凡人,很容易死去。

顾惜命停下,抱着她不停地恸哭,只是张大的嘴巴一点声音都没有,这种无声的恸哭最是令人心碎。

“算了,走吧。”一老者叫住了准备上前检查她的王府修士,“已经死了,回去禀告王爷吧。诶”

在老者的叹息声中,王府的人马缓缓地走了。

大雨总是在悲剧中展现它的力量,雷声很大,雨声很大。

顾惜命紧紧抱住她,但是依旧阻止不了她体温的流逝。冰冷的躯体惨败的面庞,却带着温柔的微笑,顾惜命的心很痛,真的很痛。

伴随着巨大的雷声,顾惜命发出了在这个世界上的第一声,也是最为悲痛的一声:“啊~为什么。”

又是一年后。

顾惜命仰仗着自己的修为,杀入王府,杀到所谓的王爷面前,盯着跪在那里瑟瑟发抖的王爷,冷声道:“为什么?”

“本王不知。”怪异的味道在王爷尊严处流淌而出。

“我问你为什么!啊~”顾惜命一剑割下王爷的头颅,往门外走去。

王府中,除了妇孺以及之前的老者,都被顾惜命杀了,一个不剩。

不知道她的姓名,墓碑显得很苍白,无字无声。

将王爷的惊恐的头颅丢在墓碑前,顾惜命温柔地笑了起来:“姐姐,我为你报仇了,原本以为你会幸福,只是却成为这畜生的玩物,是我错了,我不该让你嫁入王府,不该。”

缓缓拔出身上插着的几柄剑,不顾温热的殷红流淌,跪在地上磕了几个响头,随即头也不回地走了。

晚上,王府燃起了大火,很大,很温暖。

第二年开春,早已离开玄州的顾惜命拜入了学堂,攻读圣贤书。

只是现在的顾惜命脸上总带着和煦的微笑,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学堂里许多人都喜欢他,除了学业不太好处于中下游,其余没什么大问题。

“惜命,你对这问题有何看法。”学堂的讲师因为他成绩不太好,就经常提问他。

顾惜命站了起来,不知如何回答,讲师竹简一拍顾惜命前面学生的脑袋:“把书合上,你这是在害他!”

“哈哈哈。”

这段时间显得很快乐。

但快乐总是短暂的,顾惜命所在的宁王朝被敌国入侵了,敌国是安王朝。

安王朝势如破竹,进入宁王朝的腹地,顾惜命所在的城市被包围了。这一日已经断水断粮三天了。

城中原本就没有多少守军,两千已经是最大的数字了。可对面呢?两万大军团团包围城市。惊慌恐惧是城市的主要气氛。

“我去!”顾惜命站了起来,学堂中已经没有多少学生了,胆小的学生早已经偷摸跑出去投降敌军。

剩下的空位是那些是留给那些有修为已经入伍的学生的,剩下的都是没有修为的学生,被强制留在城市中,防止他们一时脑热以死明志。

“惜命,你给我坐下!”依旧是那个讲师,或者说只剩下这一个讲师了,另外的讲师与院长如同前面所说的学生那般。

“我必须去!现在这里只有我有修为,已经突破人殊第九重,现在是地殊第一重了。在场的同学都没有修为支撑,根本不能支撑太久。”顾惜命双目充满坚定,“哪怕去他们军中去偷,也要拿些吃食回来!”

“诶~惜命,你这又是何苦呢?就因为你觉得自己是孤儿就应该牺牲吗?”讲师问道。

顾惜命笑了笑:“并不是,而是因为院长能让我免除学费坐在这里上学,让我明事理,让我第一次有了做人的感觉,这恩情,我必将回报。”

“惜命!”一学生站了起来道,“我随你去!”

“不必了,你没有修为,手无缚鸡之力,去,只是送死。”顾惜命笑着道:“两日后,如果我不能回来,那么,我就已经死了,到时候,你们出城投降吧,看地图中我们城市的位置,宁王朝怕也是完了。”

说完便离开了。夜里乘着夜色,顾惜命出城摸入军中,只是修为目前还很弱小的他,很快被抓住了。

四颗断魂钉钉在顾惜命的四肢上,令他不能运行功法。

一鞭子一鞭子带着顾惜命的血肉离开,随即是辣椒水。顾惜命头发散乱,但被乱发间坚定的眼神丝毫不变。

“说吧,投降还是选择死亡?”安王朝的一个将军坐在那里喝着酒。

顾惜命断断续续的声音显得很虚弱,勉强将一句完整的话给讲了出来:“何谓生?何谓死?要杀便杀吧。”

“你倒是硬气,那就让你多活几天吧。”安王朝的将军站了起来,走过去拍拍顾惜命的脸,“如果你投降,你现在就会死,如同你的那些同学一样,哈哈哈”笑着走了出去。

一日后的凌晨,顾惜命听到军帐外兵器击打声,痛苦的哀嚎声,心中暗自高兴,宁王朝终于是派军队前来了。

顾惜命所在的军帐被一股强大的力量给撕破了,只见一俊美少年手拿银枪身着银甲,骑在同样覆盖银甲的俊马上。

少年信手一挥,银枪挑走四根断魂钉,挑起倒在地上无力站起的顾惜命放在骏马上随即驱动马匹飞也似的出去。

战争很快结束,两万安王朝的军队在宁王朝的这只奇军下很快全部没了活口,连投降都赶不上。

顾惜命看到地上有掉落的粮草,立刻挣扎这从马上坠落,匍匐着往粮草那里去,哪怕四肢在那里流血,哪怕断魂钉的效果还在,也阻挡不了顾惜命的脚步。

“将军,这。。。”少年的副将看了一眼顾惜命,请示道。

“无妨。”少年的声音如同大叔一般富有磁性。

见顾惜命紧紧抱住手中的粮食,又想到这座城市已经断粮多日,少年叹了口气,道:“副将,你先在这里指挥,刘将军,你快速整理一下辎重中的粮食,以最快的速度送往城中。”

“末将明白。”

“你随我来。”挑起抱着一大袋粮食的顾惜命,少年驱动骏马,往城中而去。

城门外,少年没有停下脚步,一手护着顾惜命别掉下去,一手举起一块金色的令牌,大声道:“宁王之子,王朝飞将军,赶紧打开城门。”

顾惜命嘴里缓缓说出几个字:“城南,学院。”

骏马的速度很快,很快就到了寂静的城南学院。断魂钉效果减弱下的顾惜命运转体内灵气,勉强抱着粮食走了进去。

只是眼前的景象再次让顾惜命崩溃。

剩下的学生以及最后的讲师,全部自刎在自己的位置上,滴落的鲜血还是滚烫的。就差那一点点的时间啊。真的只差一点点的时间啊。

“他们都是英雄!”少年走了进来,望着满目的血色。

“死了,是英雄有什么用?”顾惜命呆滞间喃喃自语道。

“嗯?”

“我说,人都死了,是英雄又有什么用!”顾惜命双目通红地朝少年吼道,已经有入魔的征兆。

少年再次叹了口气,一手刀让顾惜命晕了过去。

依稀间,顾惜命听到少年的话语:“你很累了,现在睡会儿吧,放心,你醒来又是太平人间。”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