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蓬莱寻仙 > 江湖
第八十七章:剑客虽折剑,宁波不安宁。
作者:酒不离食  |  字数:2951  |  更新时间:2020-02-18 13:21:27 全文阅读

宁波府,甬江客栈。

“当晚,那白衣人单枪匹马杀上灵隐寺。哪知灵隐寺中早有准备,除了灵隐寺的高僧外,武当,昆仑,青城,崆峒等八大门派都有高手在等候白衣人到来。那一夜,血染佛门净土。白衣人不愧是绝顶剑客,十步杀一人,释厄法师惨遭毒手,黯然圆寂,八大门派高手也多身负重创……”

“幸好有赵师全赵真人在最后关头施展出绝顶剑法,一剑刺中那白衣人心脏。白衣人近大半年来,横行江湖,终究折剑于灵隐寺。”

“话说这赵真人是何人也?他年幼时便拜入武当,奉昔年的擎天一剑张云和张真人为师……”

春寒料峭,那说书先生还拿着折扇一边扇着扇子,一边喝了口茶,正说着最近江湖上的事情。

客栈的一角,白玉京一边喝着酒,一边听他娓娓道来。柳鸣生死了,他早在前几日就知道了。当时虽然难以置信,但每一地都有青衣楼的人都在传,显然假不了。

“白玉京,我们今晚在这住上一晚再走,反正我爹和我娘他们还在后头,干脆等他们一晚上。”张翠屏笑道:“这宁波府你也没来过,我带你四处去转转。”

早在无嗔大师身死,琴心被夺时张松溪就想回老家。他实在是不愿意再去参与江湖上的打打杀杀,只是期望着白玉京能借助柳鸣生的压迫悟得剑意才迟迟未归。

等柳鸣生的死讯传出后,张松溪便决定回老家。白玉京也不好不相送,一行四人出了杭州府,直奔宁波。只是不知为何,张松溪夫妇二人一路都走走停停,反倒是张翠屏拉着白玉京一路走得飞快。

明明是四人队伍就这样分成了两路,白玉京和张翠屏早早就到了宁波府。

是夜,白玉京躺在床上,双目虽然紧闭,但并没有睡觉,也没有修行胎息经。

大约四更天时,两道人影悄悄地靠近了白玉京所在房间。白玉京心中一动,暗道:“总算是把你们等来了。”早在白天陪张翠屏逛街时他就隐隐察觉到有人在跟踪他,但街上行人众多,那跟踪之人也非寻常人,所以一直未能发现是谁。

白玉京心想这人既然跟踪他,晚上怕有所行动,便想着守株待兔,到时再来个瓮中捉鳖。

就在他等那道身影闯进来就逮住那人时,鼻间突然闻道一丝异香,心中不禁暗道:“这人竟然下迷药,果真是下三滥手段。”好在他体内蕴藏青木真气,百毒不侵,不然就着了道了。

过了一会儿,两道人影溜了进来。一人在门口,一人悄悄走向白玉京。白玉京虽然闭着眼睛看不见,但还是能感觉到有一个人在靠近。那人显得有些小心翼翼,走到白玉京床前时还有些踟躇不定。

白玉京正等着他靠近,好瞬间制住他穴道。

“大头,大人还在外面等我们,我们得快点。”在门口的那人似乎等得有些不耐烦。

而白玉京听到他这话也是一惊,外面竟然还有人接应。他这惊讶间只觉身体一轻,却是被一人抱了起来。这时候白玉京要制住此人穴道几乎是轻而易举的事,但他听到门口那人的话却是不想这时制住这二人。

所谓艺高人胆大,白玉京想着暂时先由这二人摆弄,正好跟着去瞧上一瞧。他自问在江湖上没有什么名声,也不曾得罪过什么人,竟然有人来寻他麻烦,这让他觉得有些匪夷所思。

这二人虽然使得是下三滥手段,但轻功却着实不错。就说抱着白玉京的那人,带着白玉京也能飞檐走壁,落到地上更是无声无息,显然一点都不吃力。

二人带着白玉京出了客栈,又绕到旁边一间巷子里,那儿早早停留一辆马车。

“事情办妥了?”

马车上传出一道阴冷的声音,那二人不由齐齐道:“妥了妥了,人都照大人说的完好无损带回来了。”

……

都知杭州有西湖,宁波亦有西湖。宁波西湖在城西南,因形状像月字,故多言之为月湖。月湖向来都是文人墨客谈诗论赋之地,所以在月湖旁多有朱门豪宅。

宁波大商人严文经的住宅也在此处,这些日子,严宅的人似乎多了不少。就如今夜,已过了四更天,院中还多见人影浮动。一向很早就睡觉的严文经也没有睡,正坐在两名锦衣汉子跟前,让人奉上了好茶。

“宋大人,卫大人,公子前些日让老朽备好的枯木逢春已经备好了,公子他什么时候过来品尝?”严文经小心翼翼地问道。

“老严,公子去四川了……”说话的汉子腰间挂着一把略短而又纤秀的刀,赫然是锦衣卫中有一定地位方能佩带的绣春刀。只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在他旁边那位汉子就打断了他的话:“八弟。”

那汉子一听,连忙改口道:“老严,你先下去歇着吧,我们的人也只在这暂住几天。”

“四川?”严文经心中有些诧异,但表面上丝毫不敢露出什么,点了点头,让人准备了些吃食,先去休息了。

等严文经走后,那被称为八弟的汉子突然开口道:“二哥,公子只是送来了口信说去四川,这个时候怎么就跑去四川了,路途可够远的。?”

“上面来了诏令,白莲教的人在四川聚众谋反,公子不得不抽身过去瞧瞧,而且京城那边也传来消息有东厂的探子去了四川。”那二哥说到这摆了摆手,“不说这个,公子吩咐的事情都办好了没?”

“金银儿那边已经安置好了,至于那道人,五哥亲自出马,想必也没什么问题。”

“公子临走前特别交代,不要伤其性命。那道人可不是什么庸手,五弟一个人去怕还拿捏不住他……”

“放心,五哥让人准备好了千年蛰龙香……”

他正说着时,门外就有人禀告那道人抓回来了。“你看,这才说起,人就抓来了。”

两人连忙出了房间,经过一道长长走廊,来到一间偏厅。

“二哥,八弟。”

两人一进门,一人就迎了上来。那人身材高瘦,身着白色长衫,看起来颇像一位秀才。在他身后,一名年轻道人正趴在太师椅上酣睡,正是白玉京。

白玉京这一路上佯装昏迷,那三人也并无怀疑,就这样一路将他带到了严宅。

“二哥,公子要这道人做什么?”那白衣秀才模样的人问道。

二哥看了一眼偏厅的其他人,那些人连忙施礼退下,退走时不忘把门关上。

“公子只是吩咐让我们将他带到京城去,具体的也没有说。”二哥说道。

“回京城?”白衣秀才和那八弟听到回京城脸上都露出一丝喜色,不禁点了点头,他们从京城出来也有好一段日子了,这次总算可以回去了。白衣秀才又想到什么,连忙道:“金银儿那边按公子说的,他已经答应了我们要求。只是他有个条件,就是要放了他嫂子。”

“他嫂子?他哪来的嫂子?”二哥诧异道。

“是个日本女子,叫什么宫樱,据说是柳鸣生的未婚妻。”那八弟说道。

白玉京原本听他们说什么回京城和公子,还不觉得啥,那金银儿更是不认识,但听到日本女子叫什么宫樱时不禁为之一惊。

他这心中一惊,原本平稳的气息就微微有些变化。

“好本事,好本事,闻名天下的千年蛰龙香都奈何不了道长,果真是江湖多奇人。不过,既然醒了,道长何不起来一叙?”那二哥突然朝着白玉京开口道。

他这话一出,白衣秀才和八弟都纷纷脸色一变。“吟”得一声轻响,白衣秀才已经拔剑而起。

白玉京身下的太师椅上瞬间出现一道道剑痕,哗啦一声,整个椅子都破碎成几块。而白玉京早在长剑落下时,闪到了一旁。

“五弟,住手。”

那二哥一说话,白衣秀才才退了下来,没有再出手,只是阴沉着一张脸看向白玉京。

而白玉京这时也仔细打量了眼前三人一眼,开口问道:“你们是锦衣卫?”那八弟身上携带的绣春刀,他曾在叶希鹏家中见过。

“道长好眼力,鄙人宋初华。这位是我的五弟齐未寒,八弟卫刑。”二哥笑道,对于白玉京能自己醒过来,他似乎也没有任何担忧。

当然,若听说过他们三人的名字,就知道这二哥是有恃无恐。这三个名字在江湖上可能不太出名,但若放在朝廷中,对于那些官员却是如雷贯耳。锦衣卫十三太保,常年守护在北镇抚司的十三个大魔头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而宋初华正是十三太保里的老二。

白玉京纵然没有被千年蛰龙香迷惑,他也一点都不介意。反正有他们三人在此,白玉京已经到了严宅,还能翻天不成?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