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蓬莱寻仙 > 江湖
第八十五章:剑吟灵隐寺,血染飞来峰。
作者:酒不离食  |  字数:3199  |  更新时间:2020-02-18 13:07:29 全文阅读

夜色沉沉,风声猎猎。

五更天,东边一颗晨星正亮的刺眼。

一道惨白的身影径直走向灵隐寺,连绵的青石阶,古往今来,不知多少人在此走过。而今晚,注定要沾染鲜血。

“刷刷……”

柳鸣生拔剑,剑光一起,两道剑气射向一旁的树林,那边接着传出两声闷哼,还有刀剑摔在地在的声音。

“杀!”

见此,原本还埋伏在一旁的众僧人都涌了出来。

“布阵!”

这个时候,什么正义,什么规矩都不重要。

灵隐寺与少林寺本都是禅宗一脉,多有习武的僧人。此时白衣人来袭,几乎都先冲了出来。本来若地势平坦,当然是闻名天下的十八罗汉阵最妙,攻守一体。但栈道多崎岖,只能四人一组,布成须弥天王阵。

据说佛门圣山须弥山腹有一山,名犍陀罗山,山有四峰,各有天王镇守。这四大天王居于四峰,镇守四极四洲。而须弥天王阵正是借此而名,四名僧人占据东西南北四极,手持铁棒,困守敌人。

但令众人胆寒的是,此时的柳鸣生让众人见识了什么叫十步杀一人,或者说一步一杀。这些僧人虽然都不算什么高手,但也是练出真气的江湖人士,但在柳鸣生的剑气纵横间,难有一招之敌。

从山脚到天王殿,血染石阶,柳鸣生白衣胜雪,在月光照耀下,滴血不染。

“看刀!”

一道人影从天王殿纵出,他身形如龙,腾跃似虎,手中戒刀燃起一道烈焰,朝着柳鸣生当头落下。

正是圆醒和尚,但迎接他的是一道亮白的剑光。圆醒的燃木刀法本就炙热无比,但柳鸣生的剑,似乎比他的刀还要炙热。整个人似乎置身于烈焰熔浆之中,手中的刀也为之一顿。

“嗤啦”一声,衣衫破裂,鲜血四溅,在柳鸣生蕴含剑意的一剑之下,圆醒一招即受了重创,生死不知。

与此同时,又听得“轰隆”一声巨响,天王殿的大门被人双掌掀起,带着重重气浪砸下。在殿门后,数道身影腾起,正是赵师全等人,当然也少不了一脸悲戚的释厄法师。

释厄法师原本想着舍自身一人,而免了灵隐寺劫难,但无论是寺庙里的和尚还是赵师全等人都不同意。赵师全和众人正在说服释厄法师时,白衣人就上山了。

众人也都没有料到,短短几个呼吸间,灵隐寺的众多和尚都一一落败。

炽烈的剑气洞穿了殿门,柳鸣生面对诸多江湖中人神色依旧,而他的目光则完全落在了释厄法师身上。

但还没有等他动手,一道银鞭就如怒龙出海一般,缠绕了上来。正是百里无行,他双手狭长,手中九节银鞭更是长约两丈左右,人在空中,银鞭已经席卷而下。

“呼呼……”

银鞭所至,气劲翻飞,虚空如滚烫的开水一般。

不得不说,正道九大门派的人都非同寻常,此人这一鞭足以开山裂石,也称得上一流高手。

紧跟其后的是崆峒派的张志西,此人使得的是子午鸳鸯钺,如双环刀,双钺轮转,整个人都被刀光笼罩,就如大风车一般转动朝着柳鸣生而去。而且鸳鸯钺钺分雌雄,力分阴阳,又因为雌钺力柔,雄钺力刚,两钺轮转又好似那石磨一般。纵然是比他强上几分的高手在这等阴阳劲力下也会被磨灭。

只是百里无行的银鞭落下,却只卷起一道残影。

还未等他变招,就听得一声惨叫。原来就在百里无行的银鞭落空之时,张志西的双钺也来到了柳鸣生的身前,但还未落到柳鸣生身上,就觉一股炙热的气劲袭来,仿佛火山迸发。双手轮转的鸳鸯钺顿时被一股巨力劈开,胸口又是一寒,死于非命。

“嗖嗖——”

又见两道暗芒闪过,竟然是类似于铁蒺藜的飞镖,正是青城派独门暗器十字夺命钉。李万君这两粒十字夺命钉出手的时机不可谓不恰当,刚好是柳鸣生一剑劈开张志西的鸳鸯钺之时。

此时他旧力已尽,新力未生,换了其他剑客怕都躲不过去。

但柳鸣生出剑之迅速超乎众人之想象,眨眼功夫,就听得“叮叮”两声脆响。而在他挡下这两道十字夺命钉时,杨莫为的剑也到了。

杨莫为手持利剑,似乎突然被石头绊了脚一般,突然扑向了柳鸣生。他的剑也无比刁钻,没有刺向柳鸣生左胸和喉咙,而是刺向他下三路阳脉之根。

这一招正是“望风扑影。”

华山剑法如华山,在于一个险字。望风扑影更是险之又险,这一扑若不成,便将后背空门完全暴露在敌人面前。

当然,杨莫为敢用这一招也不是一心求死。因为在他身后,还跟着九华派的不休和尚,不休和尚拿的的是轻快的戒刀。纵然杨莫为一剑不中,不休和尚也会帮忙挡住柳鸣生刺向他后背的剑。

但杨莫为明显低估了柳鸣生。

杨莫为的一剑也不仅没有刺中柳鸣生,反而被其一脚踩在了剑尖。借势一剑落下,不休和尚脑海顿见烈焰升腾,心神恍惚下,整只右臂被柳鸣生一剑齐根而断。他的戒刀都还没有挥出,就已经跌落在地,只得滚到一旁侥幸逃得小命。

杨莫为正惊惧时,又听得“叮当”数声。却是木无青见不休和尚和杨莫为遇险,连忙将宽大的道袍脱下抛出,顿如一片乌云向着柳鸣生卷下。道袍附着木无青的罡气,坚如精钢,柳鸣生不得不挥剑。

顿时,道袍破裂如飞絮漫天。漫天飞絮下,木无青手持三尺青锋,带着凛然罡气,与柳鸣生的剑相互交织在一起。

尽管木无青的步罡踏斗已经生出周天罡气,但在柳鸣生蕴含剑意的剑气下,也难以抵挡。若不是智真和尚的月牙铲横飞而来,怕已经败在柳鸣生剑下。

杨莫为也趁此一个驴打滚逃到一旁。

白英生正准备冲上前去,却见那智真和尚才与柳鸣生过了两招,就中了柳鸣生一剑,不知生死。刹那,又是一道惨叫声响起,一名身穿黄袍的中年汉子刚靠近了柳鸣生,就被其一剑封喉。

白英生见此也不禁双脚发软,捏着长剑的手心全是冷汗。他认识那黄袍汉子,正是常州乐天帮帮主营啸天。曾凭借着七七四十九路狂风刀法横行一时,白英生自问武功不如此人,不想此人竟不是柳鸣生一剑之敌。

他随意看了看周边,已经有一些人在离去,显然是见识了柳鸣生的厉害不敢再上前。那青衣楼的百晓锋倒是没走,但却离得远远地,正站在千佛殿之房顶,默默地注视着这一幕幕。

“阿弥陀佛!”

释厄法师看着刺来的煌煌一剑,竟然不躲不避,高诵一声佛号。千手如来印,也悍然使出!一掌变两掌,两掌变四掌,刹那间都是掌影。他却是抱着以死换伤的打法,柳鸣生纵然能一剑杀了他,也要吃他一掌!

换了其他人肯定先避一避,待释厄法师掌力尽时再出剑就能毫发无伤地了结他。但柳鸣生的剑从来没有中道而止的,剑未临身,剑气已至,释厄法师喉咙一抹血色溅出,顿时圆寂。

而柳鸣生也吃了他一道掌力,身形一顿,面色也微微一白。就在他这一停顿间,两名模样相似的锦衣男子各持一把长剑分别从左右两侧攻来,正是华亭双雄赵行乾和赵行坤。

这两人是赵师全邀来助阵的,他们本是双胞胎,心意相通,又逢武当一真人传授了一套合击剑术乾坤两仪剑,也算是武当的俗家弟子,在江南一带颇有声名。

此时见柳鸣生受了释厄法师一击,本想来捡个便宜。不料柳鸣生只是微微一顿,剑光又起,一剑一道血光迸出。

这说起来长,其实距离柳鸣生来到天王殿前也没有多久。此时,百里无行也总算寻到了机会。

柳鸣生刚解决那二人,耳畔便一阵阵风声呼啸,顿觉腰身一紧,百里无行冰冷的银鞭刹那卷住了柳鸣生。

“起!”

百里无行暗运真气,一抖银鞭,正是他独门功法:“九变神龙颠倒乾坤”。一抖之下,九节银鞭九重劲道齐齐落到柳鸣生身上。百里无行心道纵然是一块巨石受他这一抖,也要粉碎开来。但让他惊骇的是,银鞭抖落间的柳鸣生除了衣衫破裂露出腰间的一道道被银鞭劲道打出的血痕外,竟然似乎没有受什么创伤。

他不知道的是,柳鸣生曾经无数次深入未爆发的火山,忍受酷热,又常行走于雪山之巅,不忌严寒。早就将身体打磨的如钢铁金石一般,非等闲能伤。

若说叶希鹏的三才无量身乃是内家真气护体,那他这完完全全就是外家横练强身。

而他这一愣神,就觉遍体生寒,刺眼的寒光顺着银鞭而至。

“小心!”

杨莫为,木无青两人的剑再一次攻了上来,还有一直未出手的赵师全!

百里无行只来得及侧身一躲,就觉右胸一疼。也幸好是侧了下身子,原本刺中心脏的一剑刺中了右胸。

柳鸣生重伤百里无行后,周身也是一寒。杨莫为和木无青的剑也已经临身,却见他长剑一软,如皮带一般绕着身子一转,“叮叮”数声,竟然又瞬间弹开了杨莫为和木无青的的剑。

但就在这时,一道鹤唳在柳鸣生脑海炸响!他虽然荡开了杨莫为和木无青的剑,但赵师全的剑却直刺其身。

剑未至,意先至!

柳鸣生似乎看见一只展翅而飞的白鹤,袅袅飞起,破开白云,直上青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