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蓬莱寻仙 > 江湖
第七十七章:敬亭言学剑,明月欲收徒。
作者:酒不离食  |  字数:3040  |  更新时间:2020-02-18 13:05:59 全文阅读

“为什么找他学剑?”

“这还用问,江湖上谁不知道他的剑厉害。”少年一副这你都不知道的样子,姚明月没有说话,倒把清泠大家逗笑了。

少年虽然诧异清泠大家的美貌,但清泠大家的笑声却让他有种白衣人被小觑的感觉,不由道:“武当山的应师来,龙虎山的赵华一,名剑门的徐云长,八方藏刀门的李莫三,云中月巢书白,近几日都死于他的剑下,足见其厉害。”

清泠大家“哦”了一声,“怪不得感觉这几天杭州似乎比先前更乱了。”她说到这儿,朝少年笑道:“那白衣人这么厉害,为什么迟迟不来飞来峰,去灵隐寺杀了释厄法师,就知道屠杀一些无关之人。”

少年一怔,他倒是没想着这点。

“那你说为什么?”

“因为一个人。”

“谁?”

“少林寺的无嗔大师!”清泠大家缓缓道。

“无嗔大师?”少年疑惑,“他很厉害吗?”

“天下武功出少林,虽说少林寺而今虽然远不如从前,除了方丈无空外,无字一辈依然还有五位大德高僧健在。而无嗔大师就是方丈无空的师兄,你说他厉害不厉害。”

少林方丈的师兄,那肯定是很厉害的,少年心道。只是心里这么想,嘴上还不服气:“他再厉害,单打独斗怕也不一定是白衣人的对……”手字还没说出口,少女悠悠醒来。

“敬亭哥哥……”

她第一句话就是呼唤少年的名字。

少年再也顾不上和清泠大家斗嘴,靠上前来,本想问问她怎么样了,但话到嘴边却成了叱喝:“昭亭,我不是说了你不要求他,你怎么偏就不听。”

少女脸色微微一黯,说道:“我后来不是没再求他吗,你不要生气了。”

少年脸色这才缓和起来:“你感觉怎么样?”

“就是胸腹间有些闷,没什么大碍。”少女说着,一双明亮的眼睛看向姚明月和清泠大家。“是你们救了我们?昭亭谢谢两位。”少年听少女向二人道谢,这才想起来还没谢过这两位,只是从来很少求过人,一时间张了张嘴,谢字也未能说出口。

姚明月倒是不觉得啥,只是喃喃道:“敬亭和昭亭,果真是好名字。两看相不厌,唯有敬亭山。”说完,她再仔细打量了那少年一番:“你想学剑?”

少年只觉她的眼神如星空一般深邃,不由自主地说道:“我想学剑。”

“那你可知天底下最好的剑法是什么剑法?”姚明月笑道。

清泠大家略有些诧异地看了姚明月一眼,这次自遇到姚明月后,基本没见她笑过。

“天底下最好的剑法?”少年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你说的莫非是太白剑法?”他说到这,神色微微黯然:“我去过蜀中的太白楼,找遍了也没找到太白剑客。”

江湖上谁不知道太白剑客剑法天下第一。

但太白剑客正如谪仙人一般,或挂弓扶桑,或倚剑天外,又有几人能有幸与之相识。

姚明月没有接话,反而道:“你不是要去飞来峰吗,不如随我们一起上去瞧瞧。”

清泠大家虽然不明白姚明月为什么要带上这两人,但既然姚明月要带上二人,她也不会多说什么。

原来,绿绮和褚永坤二人被武当赵师全所擒,带到了灵隐寺中,这次清泠大家正是带琴心去将二人换回来。对于二人性命,清泠大家倒是一点都不担心,毕竟赵师全和无嗔大师都属于正道中人。虽然正道中人也有伪君子小人之类,但至少在明面上不会不讲究江湖规矩。

只是如姚明月所说,这琴心放在身上怎么也是个祸事,不如扔给武当少林,到时候那些人也不会再来寻她麻烦。

一行四人很快就来到了飞来峰,都说释厄法师在飞来峰修行,实际上只有在闭关的时候他才会在飞来峰上,面对佛像参禅。很多时候他都在飞来峰旁的灵隐寺,而姚明月四人正是去灵隐寺。

……

西子畔,断桥边。

杨柳依依,此刻却没有一点诗情画意。在落日残照里,冰冷凄清。

柳鸣生看着倒毙在地上的中年男子,神色漠然。沧海派潇洒剑客萧不才,这是他近日来杀的第十三个人。

沧海派源自南宋时期,当年沧海真人一手万仙来朝,被当时的太白剑客惊为天人。可惜这一式剑法自其出海寻仙而去后,渐渐失传。如今的沧海派虽然在杭州府颇有声名,萧不才也算得上一流高手,但此时遇上了柳鸣生,也只能躺在地上,死不瞑目。不过其至死剑不离手,也算得上是一位剑客。

“阿弥陀佛,施主好生残忍,竟下如此毒手。”这是一名行将朽木的僧人,他看起来很是苍老,光秃秃的头颅上烙着几道戒疤。

元坛法师,九华山为数不多的元字辈高僧之一,在他身旁还有两名年轻和尚,正是他的徒儿初慧与三庆。

柳鸣生没有回话,这元坛法师来的正好,省的他再去月子楼。

“大师,此人近日来屠杀江湖同道,行事已然入魔,还请大师出手降服此人。”又见一行几人走来,为首的是一名中年男子,他身穿锦袍,正是杭州府武林门的二当家宁生君,他的大哥宁生才昨日就是死于柳鸣生剑下。对于柳鸣生,他是又惧又怨。

柳鸣生淡淡地扫了众人一眼,手中长剑倒映着缕缕寒光。

元坛法师轻诵一声佛号,让初慧和三庆先行到一旁,大手挥出,如大日行空,掌劲如风似吼。

正是九华山的绝学:“大悲掌!”

“吟——”

无可匹敌的剑光,好比闪电一般夺目。

一道血光溅起,长剑直接洞穿了元坛法师的右掌。而宁生君见此,脸色大骇,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元坛法师竟然不是柳鸣生一剑之敌。原本打算冲上去助阵的他也悄然后退,那些跟他一起来的人早就退到一旁。

柳鸣生剑光一转,眼看元坛法师即将枭首之际,“当”得一声,一抹刀光接下了那一剑。但那人显然也不是柳鸣生的对手,仓促下接过这一剑,自身也跌跌撞撞倒退丈余远。

来者竟然也是一位和尚。

只是此人长相凶蛮,脸上一道狭长刀疤更添几分戾气,像是强匪胜过和尚。

初慧和三庆不认识此人,正庆幸有同门师兄来相助时。不想元坛见了此人,神色微微一变,喃喃道:“明真,你怎么来了?”初慧和三庆听师傅说出明真二字,也是一怔,暗道:“他就是那位被逐下山去的师兄杀生和尚。”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两位师弟且带师傅先走。”杀生和尚一脸淡然,似乎看透生死。

初慧和三庆对视一眼,连忙架住元坛法师朝后面逃去,而杀生和尚则挡在了柳鸣生的面前。对此,柳鸣生似乎一点都不着急。

杀生和尚用的还是他那把戒刀,施展的也是慈悲刀法,但慈悲刀法不慈悲,杀人即慈悲,所以他的刀异常锋利,因为这是是杀人的刀。世间有种种罪恶,唯有回归极乐方有净土。

只是可怜慈悲刀偏偏遇上柳鸣生的剑,他的剑最无情。话说过来,无情的是剑,有情的是人,人极于情,则极于剑。正如那句: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情却有情。

  这世间没有比修炼无情剑的人更有情,虽然他们极情于剑!

这一次,没有人会留手,而杀生和尚也正应了他那一句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惨白的剑光,伴随着鲜血溅起三尺高,杀生和尚杀生众多,今日也归了极乐净土。

柳鸣生从杀生和尚的身边走过,看都没看他一眼,径直朝元坛法师离去的地方走去。

等他走后没多久,一对年轻男女才珊珊而来。女子二十来岁,穿着翠绿色衣裙,肌肤略黑,但一双眼睛特别灵动有神。那男的和女子差不多大,穿着天青色道袍,看着萧不才圆睁的双目,不由弯下身子,给他合上双眼。

“这柳鸣生最近好大的杀性呀,爹爹当初就不应该救他。”女子喃喃道。

而那男道人见到杀生和尚的尸体时也是微微一怔,杀生和尚的喉咙被人一剑洞穿,但他至死脸上都带着淡淡笑容。男道人不由回想起他当时吟唱的佛偈,暗暗感叹:“但愿死后得极乐!”

“你认识他?”女子看道人神色不对,问道。

男道人点了点头:“曾经有过一面之缘。”这两人正是一路追寻柳鸣生而来的白玉京和张翠屏。

“白道长……”

突然,旁边走来一位楚楚动人的女子,在她身后还跟着一位身材矮小的老者。

张翠屏双眉微挑,这女子一身粉红长裙,面目清秀,肌肤白皙,在长相上确实胜过她不止一筹,不由道:“她是谁呀?”

“额……”白玉京没有想到这时候会遇见此人。

“白道长,没想到你也在此呀?”女子略有些惊喜,“我姥爷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一直想当面谢谢你,可是到武林客栈找你时那小二说你都离开好些天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