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蓬莱寻仙 > 江湖
第七十五章:八景存思法,十年悟道功。
作者:酒不离食  |  字数:3217  |  更新时间:2020-02-18 13:05:23 全文阅读

“我道教尊崇三清圣人,而太上圣人居所曰八景宫。近十年来,我一直参悟这神意之法,皇天不负苦心人,也有一二所得,我也给它取名为太上八景存思法。这八景你可知是何八景?”

江南的春天来得比北方早,院落里的桃树都有长出翠绿的嫩芽。桃树下,张松溪和白玉京二人身穿青色道袍,乌黑长发盘成道髻,各盘膝坐在一张蒲团之上。

白玉京听张松溪这般说来,不由奇道:“太上圣人所居八景宫,不知师叔是从何听来?我这五年在葛皂山修行,曾观《道藏》数千卷,八景之说倒略有所见,比如上清高圣太上道君金玄八景玉箓中有八景之说,但并未见哪部经书说太上圣人居住在八景宫,”

张松溪微微一怔,他当年在武当山也多是修行武功,这十年又基本在乡下,对道经了解不多。

太上老君居住在八景宫,也是昔年一名好友转交的一本通俗演义中看到的。书中说八景宫有九大奇景,分别是瀚海沧溟,峦胜昆岳,钟华神秀,月阳曜辉,瑶光罗幻,水岚烟霞,云霓虹渊,落世星河,混沌鸿蒙。本应该为九景宫,但九乃数之极,不合太上老君的不敢为天下先,故起名为八景宫。

但白玉京这么说,显然这八景宫乃是那演义中胡说一通,张松溪虽然说错了但也坦然:“是一本通俗演义小说中看到的,书中说八景宫有九景。当时看到这九景之说不禁喜出意外。”

说到这,张松溪哈哈大笑:“或许是机缘所至,我看到这八景二字,不由想到无极生太极。而太极者,阴阳也。阴阳显化,天地也。天地交会,又衍生风,雷,水,火,山,泽六象。也就是说万物之初,唯此八象,亦是八景也!”

白玉京没有在意张松溪所说的演义小说,听他提到八景八象,豁然开悟:“庄子说天地与我并生,万物与我为一。但正如师叔你说,神意唯精唯纯,莫说万物之混杂,就算单一物象都难以承载。而若想达到庄子之境界,不如取万物之根本,此八象即根本也!”

“孺子可教,不像萍儿,满日里就知道胡思乱想,一套简简单单的龟蛇拳都学不好。”张松溪的话刚说出口,张翠屏就从大门后跑了出来:“爹爹,在背后说人坏话可不好。”

张松溪也不恼,反问道:“不是让你去帮你娘的忙,何故又躲在门后偷听。这八景宫之法你心思不定,神意不精,听了也是无益,甚至有走火入魔之险。”

张翠屏撇了撇嘴,略微不满地说道:“不听就不听吗,我是来问白玉京中午想吃什么。”

白玉京连忙道:“我不忌口,师叔吃什么我就吃什么。”

张翠屏偷瞥了白玉京腰间的酒葫芦一眼,笑道:“爹爹啥都吃,就是不吃酒。”说到这她一双乌黑发亮的眼珠子都在转溜,“不过,我给你准备了好酒,中午你可要好好尝尝。”

白玉京正准备说声感谢的话,张松溪先开口道:“好了,萍儿你莫胡闹,这几天白玉京得戒酒。”遂又朝白玉京道:“酒最伤神,若凝练了神意还好说,没凝练神意前尽量少饮。”

白玉京点了点头,表示记住了。

等张翠屏走后,张松溪才继续说道:“正如我前些日子说的大道尽头殊途同归,佛门说成佛作祖有舍利子,道门则有得道成真内练金丹。而今世人多知佛门和尚有观想之法门,却不知我道门早有存思之法,可悲可哀!”

“存思之法无须多说,白玉京你肯定明白。存我之神,思我之身。昔日道门前辈以存思诸天神佛,修炼神意,凝结金丹,满篇经文玄之又玄,其实多是废话连篇,我辈后人若真按经书所言,怕到头来一无所得。”

张松溪毫不留情地痛斥那些道门前辈,显然不认可那些撰写经书之人。

“还是老子道德经妙哉,致虚极,守静笃。万物并作,吾以观其复。我们没有圣人之心神,难以观察万物,所以我们只需每日存思天地风雷水火山泽八景。”

张松溪说到这,他突然手捏剑指,刺向白玉京。

此时的白玉京正如当时的柳鸣生一般,只觉眼前白茫茫一片,无边无量。刹那仿佛良久,白玉京才从刚才那一幕中惊醒过来:“这是……”

“天意苍茫!”

张松溪口中简简单单的四个字就让白玉京浑身一颤。

……

飞来峰山下,柳鸣生遥遥望去,一片翠微间宝刹耸立,隐隐有阵阵梵音入耳。他想到那名身穿大黄僧袍的老和尚,目光闪烁不定,又转身离去。他走了没多远,突然停住了脚步。

“是你?”柳鸣生冰冷的表情终于流露出一丝惊讶。

而在他前面的那人露出一声轻笑,一对狭长的眉毛随之如大鹏展翅一般。

“无嗔老和尚坐镇在飞来峰,你暂时也上不去,不如先陪我去见一个人。”叶希鹏笑道。

柳鸣生认识叶希鹏,他来到大明认识的第一个人就是叶希鹏。想想也是,只有锦衣卫才能查清楚十八年前都有哪些人参与了东海一战,柳鸣生当时年幼,又长居日本,怎么可能准确地找到每一个害地他家破人亡的仇人。

“好!”

柳鸣生没有拒绝,也拒绝不了叶希鹏的邀请。那把漆黑满是鲜血纹路的刀,他现在还铭记在心。虽然他自问已经比刚来大明时变强了许多,但若真再次交手,他并没有几分把握。

两人一前一后,叶希鹏将后背留给了柳鸣生,他似乎一点都不怕柳鸣生突然拔剑。大约行了三十余里路,两人来到一个小山村。近年来江南一带多倭寇横行,又有乡民暴乱,纵然是上有天堂下有苏杭的杭州府的村庄也萧条不少。

在这个村庄,柳鸣生见到了一个人。

与他一般惨白的肌肤,甚至比他还要惨白,隐隐都能看到肌肤下的青筋。若不是汉人模样,那金黄的长发足以让人误认为是佛朗基人。

不知为何,柳鸣生见到此人心中莫名的一阵心疼。

“他叫金银儿,但这不是他的真名。”叶希鹏缓缓说道,那人正是他从紫衣龙王那借来的金银儿,“金银儿,告诉他你叫什么名字,今年多大了。”

金银儿看着柳鸣生,一阵沉默,听叶希鹏说话,才缓缓张口:“我叫柳长青……”

青字才说出口,就觉如坠冰窟,冰冷刺骨的寒意笼罩全身,仿佛要窒息一般。

“你不是他。”柳鸣生冷漠的声音让金银儿再也不敢正视他一眼,别过头去。叶希鹏摇了摇头,说道:“当年东海之战,江湖最厉害的几位都有参与,其中包括已经死去的太白剑客楚江开。”

“他正是被楚江开送到了紫衣龙王手上,只是……”叶希鹏说到这看了看金银儿那金黄色的长发:“这是一种恶疾,忌日光,古书上言之阴天乐,据记载,有寿者多不过而立之龄。”

叶希鹏的话说完,金银儿顿觉浑身一轻。

突然,眼前一亮,惨白的剑光哗啦一声,金银儿只觉裤裆一凉,有些漏风,露出白皙的大腿内侧,而上面赫然有三颗红痣。

柳鸣生盯着那三颗红痣良久,金银儿虽然想遮挡下,但又不敢,只能任他看着。

“能治吗?”

柳鸣生的话依然没有含杂任何感情,但叶希鹏能感觉到他的心中远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般平静。叶希鹏没有立即回答,而是从怀中拿出一本黄册,扔给了柳鸣生。

柳鸣生翻开黄册,第一页赫然写着:“武当山应师来腊月二十一下山,正月初七入住杭州城西将军楼天字三号房间。”

“青城派扬以升腊月十五过洞庭,正月初六入住杭州城东富平客栈三楼。”

“九华山元坛法师携弟子初慧,三庆正月初七入住杭州城西月子楼……”

一页一页翻过去,上面记录了诸多正道门派中人杭州落脚之处,柳鸣生简单地翻了一遍,望向叶希鹏。

叶希鹏淡淡说道:“你来大明时我给你提供了四十七位仇人名单,这本册子上记录的人不多不少也刚好四十七位”说到这,他停顿了下,继续道:“以你的身手,如今整个杭州府除了入住飞来峰的无嗔老和尚,其他人都奈何不了你。”

柳鸣生没有回话,只是看向金银儿。

金银儿眼神闪烁,尽管叶希鹏说过,这是他亲哥哥,但他还是有些畏惧。

“治好他,你需要什么?”柳鸣生缓缓道。

叶希鹏笑了,“我想要什么,当初我就说过。”

柳鸣生摇了摇头:“我没有。”说到这儿,他迟疑了会,“不过,我会找到它。”

说完,他转身离去,“帮忙照顾好他。”柳鸣生越走越远,夕阳将他的影子拉得越来越长。

而等他走后,一名金发碧眼的老者抱着一只黑狸猫走了出来:“他就这样走了?”正是大梦尊主。

叶希鹏淡淡道:“有我,有你在此,他还能带走金银儿吗?”

“哦,他能发现我?”大梦尊主似乎有些不相信。

“你最后不要再单独出现在他面前,否则你会后悔的……不,或许那时你已经没法后悔了。”叶希鹏的声音越来越轻,留下大梦尊主和金银儿两人相顾无言。

一只白鸽从远处天空飞来,稳稳地落在正在离去的叶希鹏肩头。

叶希鹏拆开白鸽脚上绑着的密信,眉头微微一皱,那密信上赫然写着:“东海一战,楚江开与陈遇仙大战,沈家幼子身负重创。”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