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蓬莱寻仙 > 江湖
第三十章:三杯胆气生,一诺刀光起。
作者:酒不离食  |  字数:3633  |  更新时间:2020-02-18 11:31:16 全文阅读

白玉京找了一圈没找到那汉子,只好先去找贾宝玉。才走到一家灯笼高挂的酒楼前,就听得楼上一间雅座传来一道男子声音。那人声音虽然并不大,常人在楼外根本听不见,但白玉京却是听得明明白白。

“小阁老,这位就是我先前给你提起的韩少君韩公子。”

又一道轻柔的声音传来:“韩少君见过小阁老。”

这声音刚落,就闻得一声轻笑,“果然是一位美男子,以后你就是我府上的人了。”

白玉京怎么也没有想到会在这儿遇上韩少君,虽然不知道是不是丁茂春的仇人。他正准备跃上楼顶去偷看一眼,又听那人说道:“这戏也听了,酒也喝了,我们先回府上吧。”不由屏息静气,和游人一般停在花灯前看花灯。

没多久,一行人走了出来。

走在前面的那人身穿绿色长袍,大约三十多岁,肌肤白皙,长相俊美,只见他在为一位体肥身圆的锦服中年男子引路。那锦服中年男子一副富家公子打扮,但偏偏面目狰狞不说,还瞎了一只眼,端的令人生厌。

白玉京不由微微皱眉,早在听到小阁老时他就有所怀疑。等见了此人模样,心中不由一惊,这肥胖独眼男子定然是那大奸臣严世蕃。

在严世蕃身后紧跟着一位灰白长衫的老者,彷如幽灵一般。那老者走路轻盈,每一步都似乎有一阵风将他轻轻提起。白玉京才看他一眼,他便有所察觉。若非白玉京警觉,怕是要被他发现。

这老者好厉害的身手,白玉京这才明白,为什么严世蕃父子二人作恶多端怎么能一直平安无事。

而在老者身后那人,白玉京虽然没听他说话,但也能肯定这就是那个韩少君。

无论是李朝凤还是碧水姬,反正见过韩少君的都说他脸若桃花,白里透红,比世上大多数的漂亮女子还要冶艳几分。而眼前这位男子看起来不过二十几岁,远远看去,眉如峰聚,眼如秋水,肌肤吹弹可破,举手投足间妩媚自生,纵然是贾宝玉这等秀气的男子较之也逊色良多。

若不是一身男儿装束,换了女儿衣裙,怕能比得上秦淮河畔的头牌名妓。

白玉京忍住立即上前制服他的冲动,因为那随身保护严世蕃的老者绝对是江湖上一等一的高手。更别提,听李朝凤说过,韩少君本身出自魔教,武功也不弱。

他想在瞬间将韩少君掳走根本不可能,而且这里就在东安门附近,路上稍有风吹草动,就会惊动东城兵马司的人。到时候,想要脱身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果然,严世蕃一出来,就有四人抬着银顶轿子而来,在其身后亦有不少带刀护卫跟随。白玉京见此不由远远跟了上去,丝毫不敢靠的太近,怕被那老者发现。

一行沿着灯市向西,很快就到了一座气派的府邸前。门牌上赫然写着严府二字,门口有带刀侍卫把守。轿子停在了门口丈余处,严世蕃正准备下轿时,那老者突然道了一声:“公子且慢!”

他话声刚落,白玉京就感觉到一股逼人的杀气。

“严贼,纳命来!”

一道瘦小的身影冲了出来,他的手紧扣刀柄,双眼猩红,直盯着那银顶轿子。

“好大的胆子!”

那些随行的带刀护卫们分成两伙人,一伙护在银顶轿子前,一伙迎了上去。

只见刀光一闪,血溅三尺,好大一颗人头落地!

白玉京不由微微惊讶,这冲出去的那人正是向他讨酒喝的丁姓汉子。怪不得那蓝道行会说他此去必有血光之灾,纵然白玉京跟上去亦是如此。若严世蕃如此容易被人伏杀,这京城早就没有所谓严家。

那汉子的刀法虽然算不上一流,但显然造诣颇深,那些护卫在他刀下鲜有活过两刀之人。

银顶轿子旁那老者见那些护卫被杀,眼中精光一闪,却似乎有所顾忌没有亲自出手。韩少君见了,不由哈哈笑道:“佘老且在此保护小阁老,韩某承蒙小阁老看得起,这人的头颅正当由我去为小阁老取来。”

此时,严世蕃已经从轿子中走出,听韩少君这么说,笑道:“我可不喜欢什么这等粗鲁人的头颅,你先把他双手双脚打断,再挖掉他的眼睛,扔到路边即是。”

“遵命!”

他两在说话间,那些冲上去拦截那汉子的护卫几乎被那汉子一人屠戮殆尽。等韩少君说遵命时,最后一名护卫的头颅也随之而高高抛起,滚落到一旁。对此,无论是严世蕃,还是韩少君,包括那老者和那绿袍男子神色都没有任何变化。

“好了,这人无缘无故杀害我家护卫,你尽管将他制住。”严世蕃笑道。

在他说话的时候,韩少君身影一动。白玉京远远看去,那韩少君径直冲向冲向那丁姓汉子。那汉子的刀尽管很快,但刀光落下,却是斩在了虚无之处。

而白玉京看得很清楚,韩少君在刀光落下的瞬间似乎一分为三,无端出现三道残影,这让白玉京想到老和尚曾经提起过的一门魔教身法,天地人三才分影术。

“不好!”

白玉京顾不上暴露,暗提真气,一跃而起。

“当”得一声,那丁姓汉子手中长刀突然应声而断。不知何时,那韩少君手中多出了一柄碧油油的短匕。匕身流淌着水色,看起来像是翡翠,但却坚硬无比,还锋利至极。

刚才就是那么轻轻一划,丁姓汉子的长刀就成了两截。

再一划,丁姓汉子拿刀的那只右臂突然掉落在地,鲜血直流。眼看着下一刀落在他左臂时,韩少君突觉浑身一冷,一股凛然的气劲汹涌而来。

白玉京本以为他暗中偷袭能一拳将那韩少君击伤,却不料那韩少君突然化作三道残影,他那一拳顿时落在空处。又觉手腕一寒,不由连忙缩了回来,只觉一柄碧油油地短匕划过虚空。

刚才他只要晚了那么一步,这只手掌怕是要被齐腕而断。尽管如此,那刀锋虽然没有碰到他,但森冷的刀劲也将他的手腕处划出一道小口子,鲜血慢慢溢出,但很快又止住。

那韩少君也没有料到白玉京能躲过他这一刀,更没有料到的是,白玉京不仅躲过他这一刀,还化拳为掌,以掌为剑,瞬息间就直刺他右胸膛之上,正是龟蛇拳中的大蟒吐信。

蛇在捕食的时候,突然吐信,那速度是何等之迅疾。

韩少君原本躲过白玉京那一拳时,见白玉京是个年轻道人就起了轻视之心。此时被白玉京以掌为剑,刺在有胸膛,只觉胸扣肋骨断了数跟,整个人倒飞出去,口吐鲜血。

白玉京趁此连忙以青木之气为那汉子止血,汉子脸色惨白,摇了摇头。

“好一个小道士,你是何人?竟敢帮这等杀人凶手!”

早在韩少君被打飞之前,那灰白长衫的老者就大袖翩翩靠近了白玉京二人。此时见韩少君受重创,不由高看了白玉京一眼,也顿时认出白玉京就是先前在酒楼处窥视他的人。

不由四处张望一二,他可不相信白玉京敢一个人过来,怕是还有高手躲在暗中。他虽然不惧怕人偷袭,但他担心在与白玉京交手时,那人突然偷袭严世蕃,若让人伤了严世蕃,那罪过就大了。

“你先走。”白玉京虽然谨慎地看着那老者,但还是分神提醒了那汉子一句。

而就在白玉京说话时,那老者动手了。

白玉京和那汉子耳畔都同时听到一声剑吟,继而如大浪滔天般哗啦啦地水声涌入他们耳中。瞬息之间,白玉京看到一重重剑光,就仿佛一重重浪潮一般。

退,退,再退,白玉京道袍一挥,那汉子就觉浑身一轻,整个人都飞了起来。而在他们退走的时候,那老者的剑又为之一变,手中长剑一抖,仿佛化水为冰,剑气如冰箭一般,迅如流星刺到白玉京和那汉子身前!

这等绝妙的剑法,白玉京没有见过,心中一片冰冷,那蓝道行显然又说中了,今日他和那汉子都有血光之灾。而那汉子却是认出来了这门剑法,也认出了眼前这个人。

因为江湖上绝妙的剑法本就不多,而能拥有如此造诣的人更是不多。

“你是楼观道佘石明。”

上善若水,自古以来楼观道崇向水,老子出关,文始真人传下道统后,这一门派便以上善剑法为主。虽然经安史之乱后,道统几乎灭绝,但这门剑法却是得以流传下来。

水无形,而冰有形,冰无势,而水有势;融冰为水则柔,凝水为冰则刚,刚柔而并用,则无常形,亦无常势,这佘石明显然深得此中三昧。

白玉京长啸一声,体内真气涌动,右手伸出,在虚空中一抓,如抱拳一般。这一抓顿如巴蛇吞象,有一股无形吸力将那些剑气吸引在一起,又与白玉京手中喷吐的真气消弭殆尽。

“没想到你还认识老夫,既然知道老夫之名,还不束手就擒?”佘石明冷笑道,虽然嘴上这般说着,但看着白玉京的眼神明显凝重几分。这年轻道人是何人门下,单凭刚才那一手足见真气之雄浑。

汉子惨然一笑,他看了看白玉京腰间的葫芦,“有酒吗?”

白玉京随手一拨,酒葫芦就弹起落到汉子仅剩的左手上,汉子咕噜咕噜喝了一口酒,还没说话就听得一阵马蹄声传来。

“哒哒哒……”

正是东城兵马司的人,果然是祸不单行。

白玉京脸色微变,耳边又响起那绿袍男子的声音:“佘老,小阁老有些困了。”

这话一出,佘石明神色一变,手中长剑一动,顿时比先前更加迅疾。白玉京苦于手中无剑,又带着那汉子根本不敢与之交锋,只能再往后退。但佘石明的剑哪有那么轻易躲避,他的剑光变幻万千,忽东忽西,忽上忽下,如迷雾重重让人无力逃脱。

汉子喝完酒,嘴角露出一丝笑容,眼神中闪过一丝决然。他突然运气挣脱白玉京的手,挡在了白玉京身前。

刹那,剑气刺入人体内的声音是那般刺耳,白玉京的心也瞬间跌落谷底,异常冰冷!

“真是个蠢蛋,你以为你死了就不会拖累贫道吗?”白玉京尽管知道那汉子是为了不拖累他,但他心中还是要骂上那汉子几句,尽管至始至终他只知道他姓丁,来自江西。

白玉京没有那汉子拖累,周身真气运转,身形不由快上许多。

佘石明看着他退去的身影,略微迟疑了下,他还是有些担心有其他人埋伏在暗处。

“啊——”

这一迟疑,白玉京就退到了东城兵马司的人群中,一名佩剑将军跌落下马,手中长剑已经被夺。佘石明见此,知道那些人拦他不住,正准备退下保护严世蕃时,一道炽白的剑光映入他的眼帘。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