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蓬莱寻仙 > 作品相关
太白剑宗之长恨歌:楔子
作者:酒不离食  |  字数:1396  |  更新时间:2019-05-09 22:21:54 全文阅读

月明如旧,斜挂宫墙柳。一剑寒光凌北斗,谁惜红颜白首。东水亦可西流,落花辞木何羞?长恨皇天不老,有情多惹新愁。——词寄《清平乐》

乾元元年,兴庆宫。

一甲子前,李隆基还是藩王的时候就居住在此。一甲子后,李隆基再次入住于此,只是身份从藩王变成了太上皇。

那时候,身为藩王的他还有雄心壮志,暗中聚结才勇之士。而今,却连一个好梦也不敢做了。从仓皇入蜀,再到重回长安,多少个不眠之夜,马嵬坡下那凄婉的身影总是浮现在脑海。

已是三更天,玉塌上的衾被依然冰凉。铜灯灯火摇曳,年近花甲的李隆基还未入睡。桌上的酒杯已经打翻,他的身体虽然感到疲倦了,但他却没半点心思去睡觉。

因为只要睡觉,他就会梦到那个人。

就如此刻,他都不敢去多看墙壁上的画一眼,泪流的太多,双眼仿佛干枯了一般。

与李隆基一般还未睡得,除了门外的护卫,还有陪伴他几十年的老奴才高力士。此时的高力士已经没有往昔与亲王贵胄称兄道弟的豪情,华丽的绸缎再也掩饰不了他的衰老,尤其是这两年,他似乎一下子就半只脚踩在了棺材板上。

“陛下,您该睡了。”

屋外传来熟悉的声音,李隆基知道是高力士。以前他虽然说过,有高力士管事,他才睡得安稳。但自从那人去了,他却再也没睡过一个安稳觉。不过,毕竟相处数十年,他也不想为难这个老奴才,答了一声:“你且先去休息吧。”

终究是年纪大了,他说完这句,就迷迷糊糊坐在椅子上睡了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隐隐约约听到一声:“三郎……”

这是多么熟悉的声音,清脆如风铃,当年他不正是为了此人,宁愿冒着天下之大不韪,强令身为儿媳的她出家做了女冠,而后又将她迎进宫中,封了贵妃。

李隆基迷糊着睁开了双眼,赫然看见那墙壁上挂着的画变成了白纸。耳边恍恍惚惚听得一声“三郎……”,又闻到一股异香,赫然是那熟悉的瑞龙脑香,侧身看去,一名衣带飘飘,风姿绰约的女子如彩云一般,借着淡淡的月色,从窗外飘忽而来。

“娘子……”

李隆基使劲眨了眨眼睛,眼前的女子似乎又变成了马嵬坡下那凄婉的身影。

“三郎,你还记得臣妾吗?”女子打着赤脚,如履波涛般轻快走来。

李隆基瞬间清醒过来,“娘子,你回来了?”说完,又哇哇大哭起来:“娘子,朕……对不起你呀……你切莫责怪朕……”他却是想到了那天陈玄礼和韦谔劝说处死杨贵妃的画面。

自那天始,他每一天都在自责与懊悔中度过。

“陛下,你不用难过,臣妾这不是回来了吗?”她盈盈一笑,顿令百花失色。李隆基这一刻,再也不怀疑,此人正是自己的爱妃呀。因为,世上除了她,再也没有谁如此美丽大方。

李隆基想要站起来,却有些力不从心,女子似乎要上前扶他一般,又想到什么似的,往后退了几步,歉声道:“陛下,你我如今阴阳相隔,臣妾一介阴神,无法靠近陛下龙体,还望陛下莫怪。”

李隆基看着不远处的女子,眼泪不争气的滑落。

“陛下,臣妾思念陛下久已,此次得李真人之助,方可与陛下一见,待到寅时,臣妾便得自行离开。阴阳殊途,陛下切记不可与他人道哉。”说到这,她泪眼婆娑,缓缓道:“不如臣妾再为三郎舞上一曲。”

说完,她宽大的衣裙无风自起,双袖间飞出两道彩绫。仿佛两道彩云升腾而起,她那轻盈的身姿如杨柳随风摇曳。月华洒落,女子仿佛九天之上谪落凡间的仙子,翩翩起舞。

李隆基不由看痴了。

等他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三竿,不知是下面奴才将他扶到了床上还是他自个儿爬到了床上。昨晚那一幕幕就仿佛梦一般,他不由长叹一口气。

“这……”

等他坐起来时,右手碰触到床头的一物,整个人都愣住了。

那是一只金钗。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