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拾星 > 第二卷 阡陌纵横
第四十八章 阳光之下,处处坦途
作者:采茶煮酒  |  字数:2270  |  更新时间:2019-06-25 19:21:25 全文阅读

睁开双眼,天色已经微微亮起。那汉子先是揉了揉眼睛,而后豁然从地上弹起,环顾四周,并没有人守在身边。他头疼欲裂,一时间有些迷糊——昨晚是个梦吧?

一定是,一定是……可是为啥,我是从院子里醒的?

“你醒啦?”二楼栏杆处,王潄云伸了个懒腰。

那汉子一时间浑身冷汗——他娘的不是梦!跑!

转身就要向大门冲去,结果一个面色苍白的病秧子从外面走了进来,脸色不是很好看。

那汉子自知不是对手,直接咣当跪下,一时间涕泗横流,连连求饶:

“大侠饶命,大侠饶命!”

王潄云缓缓飞身下楼,站在那汉子身后,打趣道:“你倒是有趣,个子最大,胆子最小。”

那汉子哪还有胆子抬头,连王潄云说什么都听得模模糊糊,只是不断磕头。他有种感觉,自己的那些“兄弟”们,怕是全都凉透了……

王潄云有些无奈,怪不得昨晚能直接吓晕过去,确实是个胆小如鼠的。望向从外回来的枫卿童,觉得他有些不太对劲,询问道:

“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

枫卿童没有应答,罕见的拔出了长剑,剑尖直接悬在了这个入品境修为的小毛贼的脑袋上,他眼神冰冷,声音瘆人:

“再哭,便死了。”

那大汉虽然脑子混乱,但枫卿童的声音像是有魔力一般,硬是钻进了他的脑子,刺得他的大脑生疼,反而清醒了一些。

在剧烈的恐惧之下,他强行止住了哭声。那汉子抬起头,依旧满面泪水鼻涕。

“后山被抛尸的那些人,是你们杀的?”枫卿童双目之中杀机崩现,那把闪着寒光的落云剑仿佛随时都会挥下。

哪怕知道承认了就要死,这汉子却一点都不敢撒谎,颤颤巍巍的应道:

“是……”

王潄云听出枫卿童话里的意思,诧异道:“后山有别的尸体?”

昨夜那四人的尸体是枫卿童处理,后半夜他便出去,说是将尸体送去后山埋了。王潄云自然是换了间房间住,她夜晚才发现,这间客栈中的住客竟然只有她和枫卿童两个人。一开始也只是认为自己和枫卿童插了小路,这地方有些偏僻,才这么少的住客,现在看来,并不是这样……

枫卿童此刻手上已经绽出青筋——他到了后山才发现,自己想要留下这些人性命,以为他们可能只是一时财迷心窍的想法,就是一个笑话!他到后山时,后山已经堆了十四具尸体!两户普通赶路人家,其中还各有一个只有几岁的稚童;一对侠侣,然后其他的是一些游历江湖的江湖俊彦。所有女性尸体都衣衫不整,那一对侠侣装束尸体中,那名女子死相尤其惨烈……

“大侠!我没有参与任何事,这些都是大哥他们做的,我只是个打杂的!”那壮汉慌忙辩解。他确实只是旁观,他当时也想救那些人,但他不敢啊!他说话完全没有分量,如果多嘴,甚至有可能把自己的性命也搭进去……

枫卿童深呼吸一口气:“这客栈是何时开的?害了多少人?”

“是前几日大哥带着我们抢来的,然后入住的路人就都……”

“这么说,这客栈原来不是黑店?那些尸体中,有一家应该就是这间客栈原来的主人?”

那汉子低了头,那日那一家人被虐杀的场景全部浮现在他眼前,他抱住脑袋:

“我也不想的……我也不想的……大哥说,如果我不跟着他们,我会死得很惨,我没有办法,我没办法帮他们……”

枫卿童看他不似在说谎,一时间剑又不好直接挥下了。

“你们到底是什么身份?”

那汉子抹了把脸:“大哥外号混江龙,早就是官府通缉的要犯了……二哥早年曾有过灭门案,也是要犯,那个瘦高个最近才加入我们,拿下客栈他帮了不少忙……开门的小权以前就是个普通的小毛贼,和我一样,被逼着帮忙做些小事,我们俩都没本事逃走。”

王潄云眼神一跳,而后冷笑连连:“混江龙啊,幸好被我们碰上了!那确实是该死!”

对于这些官府要犯曾经的案底,王潄云其实不怎么了解,但这“混江龙”的名号连她都听过,真正的十恶不赦,罪该万死!在这北边已经流窜了好几年,血债累累,人人得而诛之!

枫卿童收了剑:

“跟了这样的人,助纣为虐,死了便是死了,比如那个小权,我一点都不会觉得可惜。你本来也不应该活下来,就是运气好些,我今天不想再见到多一具尸体罢了。”

后山那些胡乱堆砌的尸体,连枫卿童看了都有些恶心,实在是死相过于惨烈,就没有一个是痛痛快快离世的……他在帮着全都入土为安的时候,甚至想去把那四人再鞭尸一次!

王潄云慢慢习惯了听枫卿童的安排,便问道:“那这家伙,你准备怎么办?”

“交给官府吧,我们今天就去找上官玥了。”枫卿童望向那壮汉:“你叫什么名字?”

那汉子知道自己可能是逃过一劫了,但脸上的惊恐愧疚依旧没有褪去,畏畏缩缩道:“大壮。”

王潄云插了一句嘴:“还真是名如其人……到了修者府,做了什么事都坦白,如果上官玥觉得你可以判死刑,那你还是得死。毕竟跟了这种人,你该做好觉悟,死了也是个骂名。”

那壮汉终于有力气站起来,叹口气:“怪我自己,到了修者府,生死自负。”

王潄云点点头:“终于有点人样了,如果侥幸活下来了,以后还是别那么惜命了。做了好事,哪怕死了,终归有个好名声。当然,也不是说让你一心求死,但原则这东西,还是要有的。”

枫卿童点点头:“今天说话在理,陈先生教的?”

王潄云有些得意:“陈先生教的好,我自然也学得好。”

二人向外走去,大壮悻悻然跟在二人后面。

大路之上,朝阳升起,又是崭新的一天了。秋日的朝阳火红火红,让人有些温暖,前面两人的影子被拉得长长的,自己的影子,也长长的。

天色已经亮了,他觉得,自己终于可以好好行走在阳光之下了。

走着走着,在不知不觉中,他便挺起了胸膛,身材显得更加高大了一些。嘴角泛起笑意,踩在结实的土地上,不用担心自己随时会跌进万丈深渊的感觉,真好。

“大壮。”前面枫卿童突然喊了一声。

“诶!”大壮快步走近,用心等着下文。

“活下来了,以后得多做些好事啊。”

大壮望着那佩剑男子的背影,知道大侠的意思是让自己为黑暗的过去多做弥补。他郑重点点头:

“知道了!”

阳光之下,处处坦途。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