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拾星 > 第一卷 尘世剑仙
第二十四章 红衣红伞白玉道
作者:采茶煮酒  |  字数:2436  |  更新时间:2019-06-25 15:15:57 全文阅读

镇北王,柳山凌,刘长青,皆不在府中,上师又从不过问府中杂事,于是三供奉高山袅这段时间就成了各色事务的话事人。

当然,还有个小丫头,若是她有什么意见,不论对错,干瘦老头总是笑眯眯的全部满足,镇北王府头号狗腿无疑了。

小丫头也很尊敬高老头这半个师傅,但对枫卿童,可就没有什么好脸色了。

高山袅主持王府这段时间,作为每天都被这干瘦老头称兄道弟的存在,枫卿童在王府之中总算是何处都可去了,比在万军山中要自在百倍。甚至平日见到府中下人,他们眼中还带着些莫名的敬意。

高山袅已跟府中众人交代过,从今往后,枫卿童便是府中的第四供奉,只是这些,没有跟枫卿童提起过。

于是枫卿童就成了最特殊的“供奉”,不单单因为年纪轻轻,更因为他既享受着该有的权限和尊敬,又没有该有的任务。

不过说没有任务也不太对……现在的枫卿童,正百无聊赖的躺在树荫下的琉璃瓦上,守着和伴读们一起念书的一个红袍小丫头。高山袅忙于府中杂事,守着这小丫头的工作,便由他来担任了。不得不说,柳山凌那黑脸,还真有一语成谶的本领……兜了一大圈,最后枫卿童莫名其妙还是成了个记名供奉护在王府小姐身边。

每待先生准许休息的时候,红袍小丫头总是会跑到窗边,看着那卧躺在树荫之下悠哉看书的白衣男子,气不打一处来,冲着他大声喊叫:

“风卿童!你怎么还在这碍眼!”

每当此时,那白衣男子就会饶有兴趣的坐起来,也不说话,只是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笑脸当做回应。

如此一来,小丫头更是气愤,嗓门越发大些:“别装作听不到!你给我滚远点啊!”

枫卿童则直接传音入耳,说的话只有小丫头一人能听到:“不想看我就别到窗户前面,我还不想伺候你这小屁孩呢。”言语毫不客气,可明明还是和颜悦色的模样。

小丫头这时就会直接涨红了脸,被气得浑身颤抖,冲着那不识相的家伙怒吼:“我今年就及笄了!不是小屁孩……”

再要争辩什么,身后就会传来一个温醇嗓音,令王府之中无法无天的小红袍都要猛地一激灵,再不敢放肆。话语不需太多:

“潄云,回来。”

小丫头再想与枫卿童骂上三百回合,也半点不敢违抗身后教书先生的意思,只得糯糯的答应一声,不情不愿缓缓回身。

王漱云知道,先生最不喜她大声喧哗,沉不住气,可她面对枫卿童时,不知为何就是一肚子火气。哪怕明知道枫卿童在故意激她大喊大叫,依旧会忍不住中计。

幸好先生是个没有武道功底的人,于是转身之前小丫头还能偷偷留下一句狠话。她对着枫卿童小声道:“迟早抓你喂狗!”

枫卿童武道功底深厚,哪怕隔得比较远,仍是能够听到的。但他却刻意没有去听——明知道是骂自己的坏话,干嘛要听?

甚至在小丫头转身之前,他还刻意做了将手放在耳边努力倾听的动作,而后更是满脸无辜,张大嘴型尽量让小丫头看得清。

王潄云再不学无术,毕竟师从化生境大师高山袅,底子在那摆着,视力极好,看到远处的枫卿童说的正是:我,听,不,见,啊。

于是瞬间又是满腹怒火,但也只得一跺脚,闷闷转身去读书了。她此刻只恨为何师傅不教她聚音成线,这样她就不仅上课能随便说话,更能骂死外面那个烦人的狗皮膏药!

教书先生则在王潄云回身后,静静来到窗前关窗户。

这教书先生姓陈名景行,取自“高山仰止,景行行止”,是全府上下唯一敢在大小姐手上下板子的人。镇北王虽心疼女儿,但王潄云每次挨打,他也只是好言安慰,从不质问陈景行女儿为何挨打,更不会对这位面容古板的先生有任何怪罪。

而一味护着自己徒弟的高老头,更是一切都听从这位陈先生的安排,该教什么,不教什么,全是这位陈先生说了算。

枫卿童不知道,对于自己的那场考验,真正的布局人,也是这位表面上平平淡淡的夫子先生。

陈景行,这是一个在王府背面,说话分量还要高出镇北王的人。

当然,在枫卿童眼里,陈景行只是一个普通的教书先生。但枫卿童向来十分尊重这些教人道理的老夫子,正要行一个书生礼,那位陈先生却已经关了窗户,枫卿童只好尴尬的摸了摸鼻子,继续在树荫下躺着看书,静候小丫头下课。

……

正午,阳光照耀,红袍小丫头默默走在路上。毕竟是修行人,她其实并不十分怕热,但却不喜欢阳光晒黑了她的皮肤。走了良久,终于是忍不住心中的不平,冲着虚空大吼道:“给我出来打伞啊!你会不会做事?”

无声。

小丫头更加气愤,干脆在原地站着不再走了。

不远处屋檐上,枫卿童自己打着高山袅给自己的大红油伞,无奈叹口气:“怕了你了,我现身可不许再骂我!”

小丫头依旧不说话。

枫卿童只得现身,乖乖给红袍小丫头打上伞。

说是小丫头,其实也只是比枫卿童矮了一个头。

二人静静走在宽敞似官道的专门道路上,这是一条小丫头特意叫人打造的白玉长路,从来不许外人踏足,枫卿童这段时间有幸日日要走上几次。

此刻阳光明媚,如果从上空俯瞰,白玉长道上,一点朱红色缓缓移动,格外显眼,这是二人这些日子以来难得的一次和谐相处。

红衣红伞白玉道,撑伞常是少年郎。

枫卿童其实有些浑身不自在,却又不得不承认,这小丫头安静下来还是挺好看的。微风轻拂的时候,身边还会传来淡淡的香味。枫卿童余光看着闷着头走路的红袍小姑娘,让二人肩膀的距离始终保持在两拳。

枫卿童望着渐渐不是那么灼热的太阳——已是夏末了……

终于到了和上师约好,一同吃饭的地方,枫卿童长出一口气。跟这丫头在一起,不吵架比吵架还难受。更出乎意料的,王潄云在枫卿童收伞时,竟给枫卿童施了个万福,糯糯道:

“谢谢卿童大哥了。”

枫卿童吓了一大跳,顿时浑身都起鸡皮疙瘩:“晒傻了?生病了?”

王潄云强忍怒火,只是安静的笑笑,便先行进了大厅。

王漱云渐渐有些想明白了,枫卿童压根就不在乎她的态度,所以才会那么肆无忌惮。那么,自己一定要让他感觉到,自己是可以成为他的朋友的,这样说不定他对自己的言辞会小心一些?

只有有资格让他重视起来,才能报了那晚这白衣男子毁她道心的仇!

王潄云进门后有些自得于自己的心计——陈老师如果知道,绝对不会再说自己没脑子了!

总感觉被什么不好的东西盯上了,枫卿童缓了一会儿,身上的不适消除后,才迈步走进大厅。一看,高山袅已经和一位仙风道骨的白发老人落座了,下手位置坐着红衣小丫头。

枫卿童毕恭毕敬行礼:“还劳烦上师在此等着卿童,罪过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