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流浪之城 > 第一卷 生存之路
第一章 密林追杀
作者:天府酒客  |  字数:2791  |  更新时间:2019-10-27 19:46:19 全文阅读

密林深处,茂密的叶遮天蔽日,组成数十里的连绵"伞盖",把光阻在了外面。偶尔有一束阳光突破了封锁,来到林间空地。

阳光要穿透密林十分艰难,所以有限的光束,成了密林里的路标。

而此时,与这片昏暗空间格格不入的刺目光亮,也成了骆有成心中的希望。只需要再见到三束这样的光,就能很快见到一棵奇怪的树,那是他逃脱的唯一机会。

脚步声很乱,喘息很重,更凌乱和沉重的是远处的呼喝声和沉闷的枪声。

树根弯弯曲曲地在林间空地爬行,树枝曲曲弯弯地在空地上方盘绕。还有许多倒伏的树,依旧在顽强地散枝分叶。歪七倒八的树在争夺林间每一丝生存空间,也设下了一个个天然障碍。

骆有成像灵巧的花栗鼠,在盘曲的干、枝和根之间穿梭跳跃。也多亏了这些障碍物,否则骆有成一个十七岁又没有异能傍身的少年,早已被自在城的猎手们追上了。

他看到第三束阳光照射在林间空地,这是他的希望,他很快能自救了。但他的体力已经被榨干,喉咙里有一把钝刀不停地切割着,肺也要爆炸了。

追赶的人又近了一些。骆有成大口呼着气,身子从横倒的树枝下钻过,继续奔命。一追一逃,又过去了十分钟。他看见了那棵树,暗暗松了口气。

这是一棵笔直的大树,也是这片密林里唯一一棵以挺拔的身姿刺向天空的树。

骆有成读过旧纪元的古书,知道灾纪元[注1]之前,树都是这样长的。但现在的树都长得很任性,弯着、歪着、扭着也就算了,偏偏枝条上还要毫无理由地这里生个鼓瘤,那里长条藤须。

这棵树在林子里是异类。骆有成在自在城被称作异种。相貌俊美让他在变异人的世界里显得格格不入。

追赶他的变异人猎手能力并不出众。如果派一个身负异能的猎手,对方动动手指,他就得在地上趴着,哪能让他在林子里跑这么久。不过这年头,五条腿的猪常见,有异能的变种人稀罕。谁能进化出攻击型能力,在人类定居点可就是了不得的人物。

骆有成犯的事也不大,和异姓兄弟在自在城的基地里偷了几块合成食物。这种小事,大人物自然懒得出手。

他的小伙伴已经被抓了。像他们这种犯了偷盗罪的异种小乞丐,无非三种结局:卖给富裕人家做娈童或肉芝;砍去双脚丢在基地的角落里成为真正的乞丐;最糟糕的是被变异人大人物先奸后杀。

无论哪种结果,都不是骆有成想要的,他今天必须逃出生天。

大树很粗,需要三个人环抱。树的根部有一个不大的洞,刚刚容他钻进去。他需要匍匐爬过近三十米的坑道,进入地下迷宫。地下有无毒的苔藓,暗河里还有瞎眼睛的鱼。到了那里,就是他的天地,就算来上十个八个猎手,也未必能找到他。

自在城是个小型人类定居点,千把人。猎手十来个,警卫二十来个。手头就这么点武装力量,不至于为了一个小乞丐大动干戈。

骆有成还没来得及高兴,身后就传来了拨动枪栓的声音。小乞丐滑不溜手,猎手们火大得很。

骆有成下意识地往地上一扑,枪就响了。哒哒哒的声音那就是催命符,他躲在一段横卧的树干后一动不敢动。子弹撕裂的木屑碎片凌乱地飞,有一片碎屑擦过他的脸颊,留下一道血痕。

枪声间歇,猎手们在换弹夹。趁着这个空档,他爬起来,猛跑几步,鱼跃向着树洞扑去。

这个他经常和兄弟一起玩耍的树洞今天却不怎么友好。身子刚刚扎进洞口,就被一团黑雾包裹住了。

骆有成只来得及说一声"见鬼",就陷入了诡异的梦境。

梦里他真的见了鬼,鬼魂想要他的身子。鬼魂长着果蝠脸,黑影子很淡,看样子有些虚弱。骆有成哆哆嗦嗦,一动不敢动。果蝠脸用慢动作抱住他,拼命往他身子里挤,他感到自己的灵魂正一点点被挤出身子,意识也一点点地模糊。

他似乎听到有人在喊:

"滚开,别碰他"。

他看到有个影子冲了过来,抓着果蝠脸向外拉。这个影子长得很奇怪,说是兔子,后腿却很短;说不是兔子,却有两只很长的耳朵耷拉在脑后,像姑娘的两条长辫。

兔子和果蝠脸斗了个平手,果蝠脸无法寸进,兔子也不能把它拉出来。又有一条影子冲过来,抓着果蝠脸,和兔子一起往外扯。后来的是人形的影子。

这样的场景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一首古老的儿歌:拔萝卜,拔萝卜。嘿哟嘿哟,拔萝卜,嘿哟嘿哟,拔不动。小伙子,快快来,快来帮我们拔萝卜……

果蝠脸像萝卜一样被拔出来了。它们扭打在一起,准确地说是人影和兔子围殴果蝠脸。骆有成没想到鬼魂打架也能打出流浪儿街头斗殴的既视感。

后来兔子变成了穿着战甲的武士,他和人影一人抓着果蝠脸的一头拉扯。果蝠脸被拉平了,三维变成二维。果蝠脸被拉成一根线,二维变一维。线被扯断了,变成两股黑烟消散了。

骆有成听到剩下的两个鬼魂在说着他听不明白的话。

一个童音心有余悸地说:"差点就被他得手了。幸好你来得及时,那边怎么样了?"

浑厚的男声答道:"晚了一步,那边被那个人得手了。"

童音轻轻叹了口气:"不知道这小子有没本事和那个人对抗。要不要带他回去接受一下训练?"

骆有成咂摸了一下,这小子应该是指的自己,那个人不知道是什么人。

"这小子可是SDR病毒携带者,带回去对我们将是一场灾难。"

童音问:"可他还是个孩子,我们要怎么帮他?"

男子说:"帮他的是你,不是我。"

童音反驳道:"可老师说,这事得你来牵头。"

"我牵头,你执行。"

童音尖叫道:"为什么?"

男声说:"我不喜欢暴力,老师说过,引导不好,这小子的脚下会血流成河。"

"我晕血。"童音抗议道。

"没商量。"男人的语气不容置疑。

"不行,明天我要去给小蓬卡过生日。你知道的,小蓬卡是我最好的朋友。我……"童音话没说完,嘴巴被人捂住了,发出"呜呜"的声音。

骆有成觉得帮朋友庆生是好事,不明白男人为什么要捂住对方的嘴。

"托尼师兄。"男声尽量用温和的语气说道,"你要去给蓬卡过生日,我支持。你不在的这段时间,我代班。不过,老师也说了,这小子必须由一颗童真纯善的心引导,才不会走上歧途,这任务非你莫属啊。"

托尼听了,腼腆地说道:"那我就勉为其难答应了吧。"

骆有成听懂了每一句话,但没有一句话他能理解。他正要开口问些什么,嘴巴里被人塞了个东西。那玩意入口就化,甘甜微苦。骆有成发誓他这辈子没吃过这么好吃的糖果。他正回味呢,冷不丁听到男人说了句:

"晕血的请闭眼。"

又是一句让人莫名其妙的话。骆有成还没回过神,觉得有一股力推了他一下。等他发现自己背对着树洞坐在大树下时,尿差点吓出来。

他前方二十米处,三个猎手举着枪。

肥胖的猎手问:"带回去?还是干掉他。"

额头上长着一个鼓包的猎手说:"干掉这小兔崽子。"

瘦小的猎手问:"连击还是单发?"

鼓包猎手说:"单发,来点彩头,我射头,肥鸭射胸,鸡仔射肚子,谁脱靶,晚上的酒钱就算谁的。"

听到猎手们拨动发射转化器的声响,骆有成耳朵嗡地一声,脑子里像被抹了白石灰,心脏像受惊的兔子在胸腔里不停地蹦跶。

"我就要死了吗?那两个鬼魂救了我,又把我推到枪口下。他们认为子弹才有权决定我的归宿?"

他闭上了眼睛,颤抖着。三声枪响渐次响起,他从喉咙里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尖叫,身体向后倒去。

注1:灾纪元:公元2655年,超级博士病毒(SDR)爆发,地球人类万不存一,幸存者将这一年称为灾纪元元年。但也有许多人类聚居地的人们称之为新纪元。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