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天启帝 > 第一卷万历末年
第三十五章 两个人的狂欢
作者:井底之冰  |  字数:3307  |  更新时间:2019-02-07 18:41:31 全文阅读

从三月开始,辽东前线便陆陆续续往顺天府(北京)传回军报,但大都是些令人震怒与惊惧的消息。三月初一,明军西路军兵败吉林崖主将总兵杜松、保定总兵王宣、原任总兵赵梦麟,都在战斗中阵亡。明西路军全军覆没。三月初二,明军北路兵兵败尚间崖副将麻岩等皆被杀,总兵马林仅自己率数人逃走。三月初四,明军东路军兵败阿布达里岗主将刘綎战没。三月初五,杨镐得知其余三路军兵败,便命南路军回撤,南路军得以保全。是役,除李如柏南路军撤走未遭惨重损失,明军共损失兵力约45800余人,战死将领300余人,丧失骡马28000余匹,损失枪炮火铳20000余支,元气大伤。而后金军的胜利,不但使其政权更趋稳固,而且从此夺取了辽东战场的主动权。

在萨尔浒之战的最后,在李如柏率领南路军回撤的时候,被老皇帝一纸诏令招来参战的朝鲜部队在其元帅姜弘立的率领下,带着五千兵下山投降了后金,努尔哈赤设宴款待他们之后,将他们释放回国,并且修书给朝鲜国主光海君。随后,光海君很聪明的派遣使臣前往后金致谢,并且在以后很长时间内,在明金战争中保持了中立,不再继续追随明军作战。

明军兵败萨尔浒之后,努尔哈赤乘势而起,攻占开原、铁岭,征服了宿敌叶赫部,斩杀了叶赫部的两名酋长,从此终于统一了整个女真,从此广袤的明安东地区,便都被努尔哈赤归入了建州的管辖。

兵败之后,消息传回北京,应天府的米价顿时飞涨!弹劾杨镐的折子也纷至沓来。

鉴于辽东颓势日益紧迫,首辅方从哲多次上奏皇帝,恳求召开御前军事会议,但所有奏报的折子都被老皇帝留中不发,似乎老皇帝有意粉饰太平,将辽东的战败仅仅视作一次微不足道的挫败,如此皇帝的尊严,朝廷的威望才能一如从前。兵部尚书黄嘉善也多次上书,但都没有得到皇帝的任何回应。

不过,从整个明国的局势来看,萨尔浒之战的确没有后世宣扬的那般重要,似乎此战以后,明国与后金之间的天平就向不利于明国的方向倾斜了的论调并不中肯。明军在辽东的挫败,失去整个辽东,明国从此退守辽西这件事,对于拥有一亿多人口的大明国而言,似乎还真是个不痛不痒的小问题。

萨尔浒之战对明国总体而言影响不大,但是对努尔哈赤而言却是如虎添翼!

攻占了辽东,努尔哈赤一下子变攫取了几十万辽人,这些人大都是农民、工匠,被努尔哈赤俘获后,赏赐给了八期有功将士做奴隶,有了这些辽人奴隶,后金国的生产力大增,此一利好也;攻占辽东,覆灭明朝三路大军,数百战将,这可不是闹着玩的。明军人数虽多,但大都是老弱空额,唯有杨镐所率领的这支部队,皆是百战敢死之师,所将之将皆是南征北讨的悍勇之辈。无论是刘綎、李如柏还是杜松、马林都是身经百战,在明国国内声威赫赫的名将,甚至多数人还在壬辰战争中有过出彩的表现!但现在,明军的主力、精锐尽皆败没,从此以后,在辽东在没人能够跟努尔哈赤较量了,后金在与明国的战争中,从战略防守,转为战略进攻,此二利好也。萨尔浒之战打出了后金与努尔哈赤的赫赫威名,明国辽西守军尽皆胆寒,谈之色变,军威之显赫,已经到了能止婴孩之啼哭的地步,此利好三也。萨尔浒之战后,努尔哈赤乘势败亡叶赫部,同时也令传统盟友科尔沁与喀尔喀更加俯首帖耳,并且让明国的属国朝鲜在日后的战争中不在追随明国,还让蒙古察哈尔部落看清了局势,他们的林丹汗已经开始派遣使臣赶往赫图阿拉,向努尔哈赤致歉了。此利好四也!

京师,慈宁宫

朱常洛这几天来都非常开心,常常夜饮达旦,每晚朱由校都被宫里舞姬歌姬们的莺歌燕语吵闹的难以安心念书,这令朱由校大为恼火,他实在不明白,为什么朱常洛会在这个节骨眼上放纵自己。又是一天夜里,朱常洛大概是从王安那里弄了点新的歌舞姬,便又是一夜的畅快。

朱由校忍无可忍,面色铁青的走出书房,来到朱常洛面前。

朱常洛已经微醺了,见了朱由校便嚷道:“校儿,来来来,陪为父小酌几杯!”说着便硬要朱由校接过酒杯。朱由校因此大怒,接过酒杯后,重重的掷于地上,闻声,宫里的歌姬舞姬尽皆失色,一阵骚乱后,便都跪倒在地,瑟瑟发抖。

朱由校愤怒的嚷道:“父亲!孩儿这些天来心忧如焚,以致寝食难安的地步。我大明已是风雨飘摇,您怎么还有心思在这儿寻欢作乐?”

见朱由校面色铁青,朱常洛不怒反笑道:“儿啊,儿啊,你有何忧愁?你可比父王的境遇好太多了。你有你皇爷爷宠着,有父王护着,宫里宫外那个敢欺负你?你是这天底下最尊贵的王子,你若是再有忧愁,那我大明百姓的日子就可想而知了。”

“杨镐惨败萨尔浒的消息难道父王没有耳闻?父王,天都塌了,你怎么还有心思在此,在此.......更何况!皇爷爷现在正在挫败的情绪里,父王近些天来的所作所为若是传到皇爷爷耳朵里,说不定又要降下怎样的雷霆之怒呐!”朱由校怒道。

朱常洛还是醉醺醺的不以为意,他讳莫如深的笑道:“儿啊,儿啊,你不懂!正是拖了杨镐的福气,为父的腰杆子才头一回这么坚挺!”

闻言,朱由校面色大变——————

朱常洛拍拍手,王安便将宫内的太监宫女、歌姬舞姬们纷纷带走,只余下朱常洛父子二人。

朱常洛语重心长的对朱由校道:“儿啊,儿啊,你虽是天资敏锐聪慧,常有惊人之举,惊人之智,但终究还是涉世未深,缺乏历练。”话音落下,朱常洛又不无得意的笑道:“知道吗?我等他失败的这一天等了多久吗?”

朱由校眉头一挑,他自然听得出来,朱常洛口中的“他”指的就是老皇帝朱翊钧。

“三十年!整整三十年啊!”

朱常洛大吼一声,将手中的酒杯一样的掷于地上。

“打我八岁那年记事起,我就在等待这一天,等待他遭天谴的一天——————”

朱常洛大吼大叫,浑身颤抖,不知道是因为兴奋还是恐惧。

“我也是他的儿啊!还是第一个儿!我是嫡长子,皇长子!我才是...我才是大明未来的天,我才是当之无愧的东宫太子!”朱常洛盯着自己的儿子,面红耳赤,双目涨红。他一定是把朱由校看成了朱翊钧,正自顾自的发泄着挤压胸中长达三十年的怨愤。

一瞬间,朱常洛的面上又闪过一丝迷茫,他的声音归于平淡,归于低落,“可他毕竟是受命于天,代天牧狩的皇帝啊,可他毕竟是我神圣的君父,环宇四海第一至尊!他虽然自负的拒绝文臣们的辅政,他虽然几十年来惰政、懒政,可还是打赢了三大征!在他的治下有张居正、申时行那般的顶级官僚,也涌现出了戚继光、李成梁、麻贵、李如松之辈的顶级战将!”

朱常洛一时间面色复杂,又嫉恨、又钦佩、又仰慕、又恶毒。

“三十年来,他治下的大明,不曾有任何闪失,无论是北边的蒙古南边的倭寇,都不敢造次。”

“三十年来,他治下的大明,经济发达,文化昌盛,边疆稳固,属国归心!”

“可他越是如此,越是战无不胜,越是威望日隆,我在他面前就显得越发渺小——————”

“他御宇天下三十年,我也担惊受怕了三十年。我唯恐有一日,他找到我的一处破绽,将东宫的头衔剥夺去,送给朱常洵那个混蛋。你知道吗?你知道父王这三十年是怎么在他的阴影下苟延残喘过来的吗?”朱常洛嘶吼道。

“但是——————”

“但是现在他终于为自己的自负付出了代价!东虏建奴击溃了他曾经战无不胜的军队,他输了,他败了!海内有识之士无不对他颇有微词!”

“四十多年来,他终于败了一次,可就这一次,往往是致命的。”

“他在海内的威望大大折损,文官们虽然不敢在奏章上挑明,但言官们可没有这层顾虑。看吧,看吧!他已经被言官们上的奏折骂的狗血喷头了,看吧,看吧,各地的巡抚也都纷纷呈上折子,或是兴师问罪,或是党同伐异,借助杨镐的战败,一举铲平楚党浙党在朝野上下的势力。他已经焦头烂额了,哪里还顾得上我在这儿歌舞升平?”

朱常洛癫狂似的大笑起来,“只要他的威望受损越严重,我东宫太子的地位也就越稳固!他们想借此事攻击浙党、楚党,我又何尝没有自己的打算?”

朱常洛眉飞色舞的笑道:“我正好可以以萨尔浒之战为借口,让群臣上上折子,造造声势,早些让我参政议政!只要这个口子一开,我便能够真正的在天下文武百官面前露露脸,收拢一批潜邸之臣,一批真正的能臣骁将!”

话音落下,朱常洛面有得色的盯着朱由校,嚷道:“你说,为父是不是应当狂欢一场?”

朱由校看着太子殿下,心里五味杂陈。

是啊,就连国之储君都这么精于算计,拙于谋国,由此可以想见这天底下的官僚都是副怎样的嘴脸了。

人人将私欲置于国家利益至上,这才是大明病入膏肓的真正因由吧?

朱由校心情复杂,朝朱常洛躬了躬身,转身离开。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