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禁咒诡事 > 第一卷 乡村异闻
第二章 石棺
作者:璟天  |  字数:3357  |  更新时间:2019-11-29 10:24:01 全文阅读

石棺如一块方形的豆腐,棺盖严丝合缝,上面雕刻着精致的图案,纹路有手指一般粗,像文字,又好似各种千奇百怪的动物,图案向地面蔓延,至石棺周围的半米,形成一个规整的圆形图案。

地面上的雕刻以石棺为中心,向四个角放射出一条线,末端刻了一个圆,白色的蜡烛正好坐落在圆的正中心。

整个地面就好像一件精致的艺术品。

然而我根本没心思欣赏,那是一尊石棺,里面躺着的是腐化多年的死人!

我不是杀手,也不是法医,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骚年!任胆子再大,也架不住与死尸共处一室的恐惧。

冷汗顺着额头流向脸颊,又顺着脖子流向衣领。

然后是眼泪……

身后的痞子干脆把头埋在我背部,身子抖得像筛糠。

身后有风呜呜地吹,寒冷刺骨。

两人大气不敢喘一声,站立了约半分钟,心里不停地打着退堂鼓。

但墓室另一端的通道吸引了我的注意,那个通道很短,大约二十米左右,所以能清楚地通过通道看见外面的花草。

我心中狂跳,二十米的距离,一个冲刺就到了,问题是要经过那个石棺,石棺占了整个墓室地面的四分之一,经过石棺必然会与石棺做一次亲密接触。我打心底里排斥和不愿。

装着死人的棺材谁见了都怵。

而且总感觉这个墓室有点诡异,特别是覆盖在上面的雕纹。

不不不,这就是一死人棺材,不要怕!不要怕!

不断地给自己打气,痞子已经吓得不成样子,只能带着他走。

“痞子,前面就出去了,一会儿我们冲!”对痞子说道。

痞子没回音,就当做默认了。深吸了两口气,定了定神,拉着痞子做冲刺状。

紧接着双脚一蹬,结果身后忽然传来一股拉力,本来就握的不紧,手一松,直接脱开了痞子的手,摔了个狗吃屎。

我神经紧绷,不顾疼痛一下子跳起来,回头怒瞪痞子。

结果接下来的一幕让整个人都不好了。

只见痞子双目呆滞,失神一般,慢腾腾地挪着步子,就像一个提线木偶,全身都软绵绵的,他走到石棺前,正对着石棺扑通一声跪下。

我大惊失色,压着声音问痞子,你在干嘛!

没有半点反应,急得泪流满面,眼见痞子昂着头,眼珠上翻,然后双手合十,朝石棺恭恭敬敬地磕了一个头,口中还念着晦涩难懂的语言,不是普通话,也不是本地的吴语。

我脑袋一片空白,跑过去拉痞子,道:“快走啊!你到底在干嘛!别吓我啊!”

然而痞子力气大得惊人,如同镶在地上,任我使出吃奶的劲,也纹丝不动。

突然想到以前在电视里看到的,人被鬼附身之后的样子,和痞子现在的模样差不了多少!

不会吧,这世界真的有鬼吗!

冷汗像清晨的露珠,布满了额头和脊背,寒风吹上来,冷得寒毛像冰棱般直立。一直坚挺到此刻的小腿,也终于禁不住恐惧的侵蚀,开始打起摆子。

出口就在眼前,我想跑,但是不能丢下痞子,他是我铁哥们儿,拜过把子那种,彼此之间的关系比铁还坚固。

但又不知道他现在是怎么个情况,像个智障一样一边磕头一边喃喃自语。

鬼附身?不敢想。

要想出去,必须要让痞子清醒过来,于是跑到他前面,在他抬起头的时候,一把捏住他的下巴,噼里啪啦就是一顿耳刮子,扇的他两边脸肿得跟猪头一样,然而没有什么效果,于是又去掐他人中。

这一掐倒好,痞子上翻的眼睛一下子转过来,直勾勾地盯着我,在他的眼中看到了滔天的愤怒和凶历,仿佛要吃了我一般。吓得我一下子缩回了手,连连倒退。

痞子瞬间暴起,扑了过来,我大叫一声,想退,却被他一下子扑倒在地,两人抱在一起,在地上连番翻滚,痞子张嘴一口咬住了我的肩膀,咬合力赶得上一只野狗,疼得我哇哇大叫,想要把他推开,但是痞子的力气却大如老牛,手臂死死钳着肩膀,捏的骨头咯咯直响,感觉自己的骨头都要断了。

连滚数圈,两人的头一下子同时磕在石棺上,撞得整个人瞬间头晕目眩,世界都在旋转。

此时的痞子根本感觉不到疼痛一般,突然松了口,退回到石棺前,又是一个劲地磕头和念念有词。

缓了好一阵才起来,脑袋疼得嗡嗡响,瞧见痞子又在傻模傻样拜,气不打一处来,这瘪三发什么羊癫疯,凭空生出了几分胆气,大骂了一句:“我XX妈”

直接朝痞子扑了过去,痞子刚磕完一个头,被我一下子扑到,骑在了身上。我也不客气,直接拳头招呼!

我和痞子现在虽然像俩裤腿一样好,但是以前也是一言不合就干架的主儿,互相知根知底,也算是不打不拜把。

所以下手也没有顾忌,不会感觉良心难安。

突然,墓室陡然一黑,四个角落的蜡烛同时熄灭了。

手举在半空,瞬间一股寒意就顺着脊梁骨冒上来,一下子浇灭了心中熊熊燃烧的小火苗。

这个时候痞子也不反抗了,直挺挺地躺在地上。

骑在他身上,感觉到一股子寒凉从他身体里冒出来,就好像冰箱里吹出来的冷气,顺着手臂就滑了上来。

浑身鸡皮疙瘩林立,一动都不敢动。

咯!

一个沉重但刺耳的声音骤然在黑暗中响起,令人牙酸,那是两块石头摩擦的声音!

这里哪儿有石头,不就是石棺吗!

吓得头发直竖,拉着痞子就往角落里面缩,好在这个时候痞子像个死人一样,不再挣扎,像一块麻布袋,被一拖就动了。

是什么玩意儿在推石棺的棺盖?还是……石棺里面的家伙要出来!

呼——

喘气的声音,像野猪,像老牛,从石棺的位置传过来。石棺那边定然有什么东西!我此时的脑袋一片混乱,根本无法去判断拿东西是什么,反正跟棺材有关的除了死人还会是什么?

又是一声,这个声音粗重浑厚,夹杂着一股子腐臭的气味,一瞬间弥漫了整个墓室,那味道,就如同整个人掉进了垃圾堆。我的肚子一阵翻江倒海,差点就吐了,两边腮帮子酸得人喉咙不停蠕动。

呜呜……

有什么东西在哭,这回真的是哭声!在整个墓室里回响,我听得真真切切,而且不止一个,仿佛是数个妇女在四周抽泣,呜呜咽咽,此起彼伏,整个气氛瞬间降至冰点,将墓室化作冰窖。

感觉自己的心脏都骤停了,眼泪如决口的堰塞湖,哗哗地往下流,但是却不敢发出半点声音。

要死了!要死了!到底是什么声音啊!

吧嗒!吧嗒!

好像是人赤脚跳跃的脚步声,有节奏,脚上似乎还沾了液体,起初忽远忽近,后来渐渐地逼近了我,那脚步声带领着心脏剧烈跳动。

黑暗中什么都看不见,缩在角落瑟瑟发抖,豆大的汗滴如雨落下。

恐惧随着血液彻底充斥了我的全身,我捂着耳朵不愿去接收周围的声音,咧开嘴呜地一声想哭,又马上把自己捂住了。

也许这就是真正的恐惧,远比被父母训斥的那种胆战心惊,来得更加凶猛,就如同一只利爪,狠狠地抓住了我的心脏,恣意蹂躏,让我的全身都为之凝固。

后来遇到过无数比此时更加恐怖强大的鬼怪,甚至无数次在死亡边缘徘徊过,但是我从未再次感受过这一天所经历的恐惧,这种恐惧如同烙铁狠狠地烙在了心窝子上,甚至后来回忆起来,心脏依旧会传来隐隐的战栗……

突然,感觉自己的脖子被一只手死死掐住,这只手干枯如柴,冰冷如霜,好似那冬天的冰柱,冷得我一个激灵,锋利的指甲如同鹰爪一般则直接刺穿了皮肤,疼得浑身打颤。

我整个人被提了起来,想要叫喊来发泄心中的恐惧,却发现自己根本发不出声音瞬间,就感觉到一股子窒息涌上大脑,一下子喘不过气来,脸憋得通红。

曾经好奇电视里上吊自杀是什么样的感觉,在这个时候,算是充分体验了一回,那种窒息,大脑空白,两眼金星的感觉。

要死了……

吼!

面前的家伙突然朝我吼了一声,瞬间一股尸体腐烂的气味夹杂着粪便一般的臭气扑面而来,顿时胃气翻涌,直接把糯米团子连同早餐一并喷了出来。对,因为被掐着喉咙,呕吐物是呈水柱状喷射而出,直接糊了那家伙一脸。

瞬间,那家伙脸上发出一阵嘶嘶声,好似肉排烧焦一般,那家伙感受到疼痛,也因此嗷嗷直叫,一把将我甩开,背部重重地撞在墙上,气血翻涌,连吐了两口腥臭的鲜血。

啊……为何我这么苦逼,小小年纪就要承受如此伤痛,倒不如像痞子一样昏死过去来的痛快,死也在梦中,没有一丝痛苦。

真恨不得自己当时就直接死去,也算是一种解脱。

生长在温室的我,第一次感受到了来自命运的折磨。

也许,长久的舒适未必是好的,因为谁也不知道人生,什么时候会向你捅来一把尖刀,让你生不如死。

那家伙嚎叫了一阵,突然冲过来,一口狠狠地咬在了大腿上,他的牙齿尖锐如同刀刃,几乎将腿刺穿,瞬间滚烫的鲜血就如泉涌,疼得我嗷嗷直叫。

刚才被发了疯的痞子咬,现在又被着不明怪物咬,我这是造了什么孽!

但随即就感觉到自己的鲜血不断地从伤口被吸取,进入了这个怪物的嘴中,这个怪物死死抓住我,不让动,贪婪地吮吸着。

我哇哇大哭,眼泪鼻涕一大把,只感觉自己的血液在慢慢流逝,身子越来越冷,像被关进了冰窖,到最后我虚弱地连哭的力气也没有了……

感觉到自己的身子轻飘飘地,想要往天上飞。

真的要死了……

抬起头望着上方,眼皮子开始不停地打架。

而视线中,渐渐闪烁出一道蓝色的光芒……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