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王座在上 > 正文
第五十二章 拉斯提格角斗场
作者:蕊神  |  字数:4766  |  更新时间:2019-11-24 13:19:17 全文阅读

“纱夏?!”龙麟半个身体趴在洛斌斌的办公桌上,张大的嘴都能塞进一个大苹果了,“是那个纱夏吗?”

洛斌斌紧紧靠在椅背上,像是怕被龙麟咬到。“嗯......应该是那个纱夏。”

“呦吼——”龙麟一下子跳了起来,兴奋的样子就像是一个苦苦乞求半天后父亲终于妥协地点头同意去买变形机器人的小男孩。

“这个纱夏是谁啊?”小鬼小声问站在身边的穆寒。

“好像是一个少女偶像。”穆寒小声回答。虽然不太了解,但是这个名字穆寒还是听过的。

叶子显然也不认识这个人,直接一巴掌拍在了还在兴奋地蹦来蹦去的龙麟脑袋上。“喂,这个叫纱夏的到底是谁啊?”

“不会吧,你连纱夏都不认识?”龙麟捂着脑袋,难以置信地看着叶子,就像是在看一个不知道太阳东升西落的白痴一样,但他下一秒就收回目光,不知道从哪里翻出了一张照片在三人眼前晃来晃去,“纱夏,在只有十五岁时就出道的王国最强少女偶像!毫不夸张地说,任何人听了她的歌都会陷入她的魅力中无法自拔,可你居然不知道她是谁?天哪!”

三人随着龙麟晃动的手晃动着自己的双眸,好看清楚照片里的人。照片里是一个站在绚丽舞台上,身着华贵晚礼服的女生,即便脸上画了成熟的妆也遮掩不住从全身上下洋溢出来的青春气息。虽然照片里的纱夏只有侧脸,可穆寒还是一下子被吸引住了,尤其是她嘴角那一抹轻柔的弧度,比任何精灵的魔法都要令人神往。穆寒记得上一次有这样的感觉还是在药铺第一次见洛小雪的时候,哦,还有漆月。

“哇,真的好可爱!虽然比我的小雪宝宝还差那么一点点。可是你为什么要随身带着她的照片?”叶子一把夺走龙麟手中的照片,然后狐疑地看着他,“不过我挺意外你居然会听歌,既然这样就给我们推荐几首吧,让我们也感受感受她令人无法自拔的魅力。”

听到叶子的话后龙麟不由得一愣,然后支支吾吾了半天才挥了挥手不耐烦地说:“总之她所有歌都很好听,你自己去听就知道啦。”

“哈!”叶子拍了下手,像是看破了一切地指着龙麟,“果然,你陷入的魅力只是人家的脸啊。”

“好了,还是先把她的魅力放在一边吧。”洛斌斌及时打断了两个人,把话题拉回正轨,“我先说明一下这次的任务。两周后在多恩市将举办纱夏出道两周年的纪念演唱会,你们要做的很简单,就是保证纱夏的个人安全直到演唱会结束,相当于私人保镖。”

“没问题!”洛斌斌话音刚落,龙麟就又跳了起来,拍了拍胸膛底气十足地说道,“我保证会一天二十四小时不分昼夜地贴身保护纱夏小姐,谁敢动纱夏小姐一根头发我就用他的血祭刀!”

洛斌斌有些无奈地看着突然热血高涨的龙麟,只好摆了摆手示意他冷静。

“不分昼夜可以,贴身还是算了。”叶子瞥了龙麟一眼,“谁都知道你才是最危险的那一个。”

“既然是去当保镖,那为什么还有他啊。”小鬼用大拇指指了指穆寒,听语气说这话似乎并不是为了羞辱穆寒,而是真的不理解。其实穆寒自己都不太明白,他连自己都保护不好呢又怎么保护别人?

“因为百鬼夜行的原因,穆寒这段时间压力有些大,你们这次去多恩市要在那里两个星期的时间,刚好借这次机会放松放松,说不定就能感悟出些什么呢。”洛斌斌看向穆寒,“但是还是要注意一点,百鬼夜行的事情不要向任何人透露哪怕半个字!”

“我明白。”穆寒点头应允,心中感动的同时又有些小失落——原来自己只是去度假的。

“你们每个人都是王国最优秀的猎人,这种简单的委托相信也不需要我多说什么了,回去收拾收拾吧,明天一早八点公会的列车会准时送你们去多恩市。”洛斌斌说完后挥了挥手,示意众人离开。

.

尼福尔王国,多恩市。

“小姐不见了!小姐又不见了!!”

一幢宛如宫殿的华丽别墅中,身着黑白相间女仆装的女佣们神色焦急地奔跑在走廊里,双眼就像是探照灯一样仔仔细细地搜寻着别墅中的每一个角落,有不少女佣怀里还抱着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的晚礼服——这些都是为了今晚晚宴给纱夏准备的,可是她还一件未试就又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吵死了!难道都不知道规矩吗?”走廊的一头,用手指把玩着自己金黄卷发的青年正神色慵懒地走向女佣们,眉宇之间稍稍有些怒气。

见到来人,所有女佣都急忙停下了脚步,神色惶恐地低下了头,其中一名女佣走到了青年面前,声音颤抖地说:“佛洛格少爷,纱夏小姐她......她又不见了。”

“什么?”佛洛格停下了把玩头发的手,目露凶芒地盯着面前的女佣,然后突然一脚将她踹倒在地,破口大骂起来,“一群废物!连自己的主人都看不住,要你们还有什么用?喂!都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找啊!”

因为害怕而脸色苍白的女佣们连忙鞠躬离开,被踹倒在地的那名女佣在被搀扶起来后也强忍着小腹上的疼痛小跑着离开。

多恩市熙熙攘攘的大街上,纱夏用纱巾围住自己的面部只露出了两颗灵动的大眼睛,即便这样她还是低着头,小心翼翼地躲避着行人的目光。在她前方不远处,就是她这次逃出来的目的地,也是多恩市的标志性建筑——拉斯提格角斗场。

纱夏低着头将手中门票递给了检票员,不过检票员却根本没有注意这个行为怪异的女生,只是嚼着口香糖随意地在票上盖了个章便放她进去了。走进角斗场,如潮水般的欢呼声从四面八方涌来,即使经常在演唱会被欢呼声包围的纱夏一时也被震的有些头昏。

纱夏似乎很熟悉这里的环境,走进角斗场后便一刻不停地顺着楼梯走到最上面的位置,那里是离中央对战场地最远的一圈座位但也是观众最少的位置——虽然角斗场的四面都有大屏幕播放着场内的对战画面,但大多观众还是喜欢坐在最近的地方感受最直接的暴力——纱夏找了一个两旁没有什么观众的座位坐下,看着下方的战斗。

此时一场对战刚刚结束,胜利者挥舞着双拳享受着观众席上的欢呼声,而失败者此时却倒在一片血泊中变成一具渐渐失去温度的尸体。

胜利者咆哮着走出了对战场地,失败者也被工作人员拖了下去,地面上被拖出一道长长的血痕。被鲜血刺激过后的观众此时情绪越发的高涨,而角斗场的主持人显然也很会把握时机,声音通过四周的扩音器响彻了角斗场的每一个角落。

“欢呼吧,朋友们!这里是拉斯提格角斗场,是只有真正地战士才能踏足的舞台!在这里,你们将见证一个又一个英雄的诞生!为了这些英雄,尽情地欢呼吧!”

欢呼声再次迎来一个高潮,兴奋地观众涨红了脸咆哮着,挥舞着双拳好像要冲入场地酣畅淋漓地战斗一番——当然,如果真把这些人扔进对战场地相信他们就算是哭都不敢出声。

欢呼声渐渐消失,因为大屏幕上长相喜感的主持人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熟悉的观众都知道每一次主持人做出这个手势都代表着今天的重头戏马上就要来,而拉斯提格角斗场的重头戏只属于那一个男人,他们屏息以待就等主持人一声令下便大声呼喊出那个男人的名字。

“他来了!他来了!”主持人一脚踩在面前的桌子上,声嘶力竭地喊着,“拉斯提格角斗场目前唯一一个配得上‘英雄’称号的男人,十一年来一共获得了两千九百九十八场胜利无一败绩,只要再获得两场胜利他就能成为这个角斗场有史以来第一个赢回自由的战士!来吧!此时此刻,让我们大声呼喊出这个男人的名字——”

“夏尔!夏尔!夏尔......”

男人的名字被角斗场的观众们有节奏地呼喊出来,而纱夏此时却双手抱拳,闭上双眼默默祈祷着。

随着观众的呼喊声,两个绞盘开始转动,角斗场的一面木栅门缓缓升起,门后一个赤裸上身,左手持盾右手持剑的年轻战士缓步而出,只是和其他战士有所不同的是,他的双手双脚还带着沉重的镣铐,铁链拖在地面上,发出令人压抑的声音。

“出现了!拉斯提格角斗场的英雄——夏尔!”主持人的声音拖得老长,直到快缺氧才停下,深呼吸后又再次喊道,“英雄已经不是普通战士可以战胜的,所以他的对手只有与英雄相匹敌的怪物!”

屏幕上的主持人大手一指,镜头很快就转向了主持人手指的方向,画面也通过大屏幕展现在所有观众的眼前。那是与木栅门遥遥相对的一扇门,只是这却是一扇被层层加固的巨大铁门!

观众席上突然安静了下来,因为从门中传来了一阵又一阵的撞击声,而且还夹杂着沉重的嘶吼声,即便没有扩音器这声音还是传到了观众席上每一个人的耳朵里,不安与兴奋同时在心中蔓延。

又有两个绞盘开始转动,铁门同样缓缓升起,那嘶吼声也越来越清晰,每一声都像一柄铁锤重重地撞击在纱夏的心脏上。

很快,铁门完全升起,一道黑影从门后冲出。

黑影的出现再次点燃了拉斯提格角斗场观众的热情,因为任谁都可以看出那黑影是一头货真价实的妖兽种!

妖兽种酷似一头犀牛,但体型要比成年犀牛还要大上三倍不止,不过头部大小和普通犀牛所差无几。令人在意的是,妖兽种的背部有着厚重的角质层,远远看去就像是黝黑的甲壳,在它的身体两侧和四肢暴露在外的部分也可以看到坚硬的鳞甲,很难想象这样一头披着一身“凯甲”的怪物要怎样才能杀死。

角斗场的热情达到了今天的顶峰,因为人与妖兽种的厮杀永远都是最让人热血沸腾的。

“拉斯提格角斗场的明星——黑!甲!犀!!”旷音器里再次传来主持人高亢的呼喊,可以想象到他的脸一定又是涨红一片,“英雄与妖兽种的对决,现在,开始厮杀吧!”

其实还不等主持人下令,那头黑甲犀已经冲向了严阵以待的夏尔,沉重的步伐仿佛地动山摇。

黑甲犀冲锋的速度很快,但是夏尔能在角斗场十一年无一败绩,他的反应力也是常人无法比拟的,就在快要被黑甲犀头上的角顶到的时候,他的双腿突然发力,眨眼间便到了黑甲犀的身侧,速度之快就像是瞬移,然后手中长剑挥下狠狠地斩在黑甲犀的左前腿上,可惜能把一棵大树拦腰斩断的力量也仅仅只是在黑甲犀左前腿的鳞甲上留下一道浅浅的白痕。

一击无果,黑甲犀仿佛是被戏弄了一样赤红着双眼,鼻腔中喷出两道热气,前腿也在地面上烦躁地摩擦着。

夏尔的心情没有任何起伏,双眼像是钩子死死地盯住了黑甲犀,双腿慢慢移动着好让自己处在一个有利的位置。但是还不待他调整好,黑甲犀的第二次冲锋已经来了,与庞大的身躯相比显得很小的头部低低下垂,以便让头上的牛角尖对着夏尔。

这一次夏尔没有再躲,反而在观众的惊叹声和主持人的咆哮声中朝着黑甲犀冲了过去,就在即将与黑甲犀相撞时,他突然身体后仰,整个人贴在地面上滑到了黑甲犀的身下,等到再次出现时他的手中却已经没有了长剑。

正当角斗场的观众还没有明白发生了什么的时候,黑甲犀痛苦的吼声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就看角斗场的一侧,黑甲犀侧翻在地,通过大屏幕可以看到它的腹部有一道长长的血痕,血痕末端露出了剑柄!这时观众才知道刚才电光石火间夏尔竟然用长剑划开了黑甲犀没有鳞甲保护的下腹!

黑甲犀的确是这个角斗场的明星,这几年死在它铁蹄之下的战士没有成千也有上百,虽然没有与它对战过,但是夏尔也已经很熟悉黑甲犀的战斗方式,并且知道它的弱点——没有任何保护的下腹!

与黑甲犀庞大的身躯相比,长剑就像是一把短小的匕首,即便划开了它的下腹却还不至于杀死它。挣扎了一会儿,黑甲犀再次站起,赤红的双眼仿佛要滴出血来,可是它刚把目光转向夏尔,一个黑影便击打在了它的右眼上。

那是夏尔的盾牌!

夏尔在扔出盾牌后便再次冲向了黑甲犀,在它眼睛被击中而短暂失神的瞬间,整个人奋力跃起,骑在了黑甲犀的脖子上,而束缚双手的铁链却死死地勒住了黑甲犀的脖颈。

黑甲犀发了疯似的撞击角斗场四周的墙壁,力量之大就连观众席上的人都感觉到了震动,可是夏尔有力的双腿就像是钳子一样紧紧地夹住了黑甲犀的脖子两侧,任它怎样的冲撞也无法将他甩下去。

大屏幕上的夏尔面无表情,但是他双臂上的肌肉正夸张的隆起,青筋就像是一条条小蛇在他的肌肉下蠕动。随着时间的流逝,黑甲犀的挣扎越来越和缓,倒不是因为它体力不支,而是因为在它每次剧烈的挣扎下,下腹的伤口中都会喷洒出大量的献血,再加上夏尔一直紧紧地勒住它的脖颈,最终黑甲犀终于支撑不住轰然倒地,彻底没了生息。

观众席上像是被点燃了爆竹一样炸响,但是主持人却被惊的说不出话来——因为这场战斗夏尔本应该死在黑甲犀的铁蹄之下才对。

夏尔没有像其他胜利者一样兴奋地欢呼,而是目光从观众席的最后排扫过,最终停留在了一个寂静的角落,那里只坐着一个用纱巾蒙面的女生。

夏尔握紧了右拳,对着那个角落高高地举了起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