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我命由鸡不由天 > 第二窝 汪国篇
第五十三蛋 狼福
作者:夜月星舞  |  字数:3755  |  更新时间:2019-01-27 07:58:18 全文阅读

狼行天和狼平天跟着流浪汉到流浪汉家。

  流浪汉家位于水汪汪城西北角,是一片荒无人烟的破屋群,在这里,基本上住的都是没有社会地位的游民,有逃亡者、不法商贩、流浪者,还有一些专门为这些游民提供治疗的地下医院。如果说城中心代表的是繁华与富贵,那么这里就是贫穷与潦倒。

  狼行天与狼平天通过和流浪汉对话了解到,流浪汉的名字叫做狼福,家乡在狼嗷国南部的一个小镇,由于自身原因,离开家乡,来到了汪国,靠着打零工卖力挣一点点生活费。

  终于到了狼福的家,一个有着小院的小平房,院子里长满了杂草。平房大概60平,一个大屋一个小屋,中间有炉子,用于生火做饭。柜子里放着厨具,有数个缺口的碗、有点发黑的筷子和缺了把的汤勺。

  “今天起,你们就住这儿好了!”狼福说道。

  “但,我们想回狼嗷国。”狼行天说道。

  “狼嗷国可不是你们这种小鬼想活就能活的地方,”狼福说道,“那你们说说你们会什么?”

  狼行天和狼平天互相看了看,不知道怎么回答。

  “生火做饭,会不会?”狼福问道。

  二狼摇了摇头。

  “上山打猎,会不会?”狼福又问道。

  二狼还是摇了摇头。

  “那洗衣服,应该会了吧?”狼福不耐烦地问道。

  二狼依旧摇了摇头。

  “这也不会,那也不会,还想在狼嗷国生活?”狼福问道。

  二狼点了点头。

  “痴心妄想!”狼福训斥道,“今天开始,教你们做家务!砍柴、做饭、洗衣服,还有狼族的基本野外狩猎技巧,学会了你们爱去哪去哪,听清楚了没?”

  “你为什么要帮我们?”狼行天问道。

  “帮你们?我可不免费帮你们,学会了之后,你们要满满照顾我一年,知道吗?”狼福说道。

  二狼点了点头。

  “那我们今天学什么?”狼行天问道。

  “今天先给你们放一天假,明天开始,都给我卖力点!”狼福训斥道。

  二狼非常开心。

  于是,狼行天和狼平天开始了一段稳定的生活。

  “福大叔,今天是我做的菜,请尝一尝。”狼行天兴奋地说道。

  狼福吃了一口,赶紧吐了出去:“你小子以后别做菜了!浪费食材!让你弟弟做就行了!”

  城北郊外,一条河旁。

  “今天,教你们抓鱼,鱼在水里会产生折射,所以,抓鱼的时候,要向鱼的后下方抓!”狼福说道。

  “福大叔,什么是折射?”狼平天问道。

  “折射……折射嘛,”狼福纠结,突然揍了狼平天脑袋一拳,“折射就是折射,没有是什么!”

  “哦……”狼平天捂着脑袋。

  一天,狼福很晚才回家,回来就躺到了床上,狼行天来询问。

  “行天,去把窗台上的酒给我拿过来!”狼福有气无力地说道。

  狼行天对着两个瓶子,犹豫了半天,随便拿了一个。

  只见狼福拿到瓶子后,闭眼就喝了下去,突然感觉不对,全部都喷了出来。

  “臭小子!两眼睛是干啥的!?这明明是醋!”狼福骂道。

  “哦……”狼行天准备去拿另一瓶。

  “等等,过来。”狼福察觉到有些不对。

  “福大叔,还有什么事?”狼行天委屈地问道。

  狼福指着瓶子上地‘醋’字,问道:“这是什么字?”

  “酒?”狼行天回答。

  狼福叹了一口气,大骂道:“这是‘醋’!你们两个臭小鬼,怎么字都不认识,从明天开始,早起一个小时,教你们认字!”

  “真的啊?”狼行天兴奋。

  “你个臭小鬼,拿醋给我喝,看我抽你。”狼福开玩笑的说……

  一次,洗碗的时候,狼平天不小心打坏了一个碗。

狼福赶紧跑了过去,锤了狼平天脑袋一下,骂道:“今天晚上没你饭吃。”

晚饭时,狼平天眼巴巴地看着。

“弟弟,我给你一半。”狼行天说道。

狼福看了看狼行天,狼行天赶紧停下,狼福无奈地叹了口气。

“下不为例,听见没有?”狼福无奈说道。

狼平天使劲点了点头。

“去盛饭吧!”狼福说道。

狼平天将饭盛了过来,问狼行天:“哥哥,下不为例是什么意思?”

狼行天也不知道,摇了摇头。

狼福捂着脑袋,无奈抱怨道:“这两个臭小鬼!”

  

  幸福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转眼过了一年多。

  “看我的恶狼拍鱼!”狼行天跳进河里。

  只见狼行天冲着河里的鱼不断用掌打去,鱼纷纷被打到了岸边。

  家里,狼平天拿着斧头在砍柴,狼行天回到家,对狼平天晃了晃打到的鱼。

  “平天,今晚吃大餐!”狼行天说道。

  “好嘞!哥哥!交给我吧!”狼平天说道。

  就在这时,突然有个邻居向里面喊着:“小行天,小平天!不好啦,阿福出事了!”

  狼行天和狼平天赶紧放下手中的活,跟着邻居跑了出去。

  城北的一个巷口,外面围着满满的犬族,里面还传出了打斗的声音,双方正是几个犬族的地痞和狼福,不一会儿,狼福被犬族地痞打倒在了地上。

  一个好像是地痞头子的犬族,转着狼福的帽子,骂道:“狼还敢跑到我们犬族的地盘来?你是活得不耐烦了,给我继续打!”

  地痞又开始揍狼福,外面围观的群众还在拍手叫好。

  “就在这儿。”邻居指了指。

  狼行天和狼平天赶紧冲了进去。

  “住手!”狼行天说道。

  地痞停手,地痞头子看到两个小孩过来,摊手大笑,说道:“继续打!”

  狼行天和狼平天准备上去阻止,但地痞头子伸腿去绊狼行天,狼行天轻轻一跳,躲过了。狼平天见状,一拳打了过去,正中腹部,地痞头子慌乱中摘下了狼平天的帽子。

  看到狼平天也是狼族,大笑道:“这两个小鬼也是狼!大伙!跟我一起打!”

  “快跑,行天,平天!”狼福喊着。

  地痞们围了过来。

  “平天,看来只能上了,不知道大叔为什么不还手,但只能拼了!”狼行天说道。

  “哥哥,我知道。”狼平天眼神坚定。

  几个地痞冲上二狼,二狼奋力抵抗。地痞头子发现两个小狼还挺厉害,于是,拿起一个空酒瓶,打倒墙上,拿着一半有碎茬的酒瓶向二狼走来。

  突然,地痞头子搬开一个地痞,朝着狼行天视野盲区刺了过去。

  “哥哥,小心!”狼平天赶紧将狼行天推开,但自己的眼睛却被酒瓶茬擦伤。

  “平天!”狼行天喊道。

  “哥哥,我没事!”狼平天强忍着疼痛。

  这时,狼福冲过来,抱着地痞头子的腰,磕到墙上,大声喊道:“快跑!行天!平天!”

  狼行天和狼平天愣在原地。

  地痞头子挣扎不开,直接用酒瓶茬刺向了狼福的背部,一下,两下,三下……

  狼行天和狼平天想要上去阻止,但被其他地痞拦住了去路。

  “巡警同志,就是这!”外面大喊。

  “糟了,大家快撤!”地痞头子喊道。

  狼福也松开了地痞头子,所有地痞逃跑。

  狼行天和狼平天赶紧过来搀扶狼福。

  “我们快走,不要让巡警发现,戴好帽子。”狼福说道。

  二狼搀扶着狼福,在巡警赶来之前离开了巷子。

  狼行天和狼平天准备带狼福去地下医院,但狼福拒绝,给了狼行天一个地址,让狼行天去找一位医生。

  狼福躺在自己的床上,不停地咳着,狼平天给狼福擦拭着伤口,泪水在眼里打转。

  终于,狼行天带回了医生,医生使用听诊器和血压计看了看大致情况,摇了摇头,准备叫狼行天出去。

  “喂!老伙计!”狼福说道,“都多少年了……有什么话,直接和我当面说,咳咳……”

  “这……”医生十分犹豫。

  “是不是我快死了?”狼福笑着说,“早就有心里准备了,就当面说吧!”

  狼行天和狼平天用渴望的眼神看着医生,希望得到不同的答案。

  医生闭上眼,长长叹了一口气,说道:“你以前的病本来就已经到了晚期,加上这次受伤,恐怕……”

  医生摇了摇头。

  狼行天上去一把抓住医生,含着眼泪,大声说道:“医生,求求你,救救福大叔吧!我们的钱都给你!还有今天打的鱼,也全都给你!”

  医生摇了摇头。

  “你叫我们做什么都行,请救救福大叔吧!”狼平天也央求道。

  “行天,平天……咳咳,住手!”狼福说道,“过来!”

  狼行天和狼平天走了过去,坐在床边的小凳子上。

  狼福伸出一只手,狼行天和狼平天紧紧握住。

  “你们不要太伤心,也不要去给我报仇,咳咳……”狼福费力地吞咽了一口,“我原本就得了绝症,死对于我来讲,就是一种解脱……咳咳。”

  狼平天连忙端水,扶起狼福喝了一口。

  狼福继续讲道:“原本,得了绝症之后,不想给家人添麻烦,所以才选择出来流浪的,而且,一只狼了无牵挂的死,对于我来讲,也算是死得轻松。但是……咳咳,如今,有了你们这两个小鬼,还真有一点不舍呢。”

  狼福说完,脸上微笑着,但狼行天和狼平天却嚎啕大哭。

  狼福指了指旁边的柜子,说道:“那里有一封信,信上的字,就算你们两个臭小鬼也都能认识,拿着信找信上的地址,那里住着我的大女儿,把信交给她,她肯定会帮你们的,咳咳……”

  狼行天和狼平天使劲点头。

  “还有,钱的话你们应该都知道在哪放着吧……咳咳,”狼福笑着说,“两个臭小鬼,明明知道钱在哪,还不偷出去花,这样老实的狼,让我以后怎么能放心!?”

  狼福虽然笑着,但也留下了泪水。

  “老友。”狼福叫着医生。

  医生走过来握住狼福的手。

  “这两个小鬼,出城之前,就拜托你了。”狼福紧紧握住医生的手。

  医生也使劲握住狼福的手,点点头。

  “两个小鬼,”狼福虚弱地说道,“答应我一件事。”

  二狼重新握住狼福的手。

  “千万不要为了我去恨别人,”狼福说道,“不管这个世界多么的肮脏,多么的烂,一定不要恨这个世界,用自己的双手,去改变他!”

  狼行天和狼平天有点犹豫。

  “答应我!咳咳……”狼福大声说道。

  二狼使劲地点点头。

  狼福安心地躺下,长舒了一口气,指着窗台说道:“行天,拿酒来!”

  狼行天过去将酒瓶放到床上,将狼福的手放倒酒瓶上,轻轻握住,狼福摸着酒字。

  “这次拿对了,咳咳……”狼福望着房顶,说道,“真还想尝尝平天做的红烧鱼啊……”

  “我这就去做!”狼平天赶紧起身,冲向厨房。

  “平天!”狼行天叫住狼平天,强行抿了一下眼泪,“福大叔……福大叔他已经……”

  狼平天哭着冲了出去。

  “请节哀。”医生也忍着泪水。

  狼行天嚎啕大哭。

  

  水汪汪城外西北一座小山,狼行天和狼平天按照狼福以前说过的地方,将狼福埋于山中鸟儿最多的地方。

  “哥哥。”狼平天走了过来。

  “走啦,平天,”狼行天转身对着狼福的墓碑说道,“福大叔,我们还会回来看你的!”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