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锋戾 > 第一卷 江湖·春秋
第七十九章 是娘们儿的身份终于告破
作者:雪中红  |  字数:3130  |  更新时间:2019-02-10 18:16:39 全文阅读

阳门的一代天骄,太上长老,唯一一个真武境界的高手,就这么死了!

“看来这次希望又落空了。”灰衣修士语气有些失落。

“至少杀了真武高手,以后讨伐真武界又轻松了几分。”白衣修士却乐观道。

“仙魔令遗失,仙魔两道不合,怎有能耐讨伐真武?”

“非与魔道同流合污?我泱泱仙界又怎会惧怕它真武界?”

“无可厚非,这些武蛮子真的很强,他们杀伐好战还不怕死,试问你修了几万年的仙,难道甘心陨落?”

“这便是修士的想法,仅为长生不死,可已位列仙班不老不死,为何还要蓄谋战争?”

灰白二修一齐望向冷漠无言的夜君,期望从这个君王的口中找到答案。

夜君皱了皱眉,深邃的眼眸中终于有些浑浊,他淡然又悲伤道:“我去过一个叫做人间的地方,那里的光阴似箭,几百年便会改朝换代,它们虽也经历战争,但每次战争后都会换来短暂的和平。”

“夜君又想起他在人间带回的妻子了。”灰衣修士摇了摇头,冲白衣修士无奈道。

白衣修士长叹:“这是一个相当悲情的故事。”

“夜君若不是为了这个女人也不会答应元门的要求。”

“这个女人真是个红颜祸水。”

“我见过夜君的妻子,生得还没后花园浇花除草的小婢女好看,可夜君却爱她爱得无法自拔。”

“如果有个女人能给你生两个可爱的龙凤胎小娃娃,你也会爱她爱的无法自拔。”

“可夜君在她还未身孕之前就已经爱她爱得无法自拔了。”

“但她还是死了。”

……

灰白二修就这么在夜君身旁谈论起往事,夜君静静地听着他们的每一句话,尽管他的神色已痛苦到扭曲变形。

“咦?我差点儿忘了,那边不是还杵着一个人?”

狄云枫的确在一旁站了好久了,他话也不敢说,动也不敢动,但心里是好感于这三个天降之人,至少他们帮忙杀了吕寒松,尽管不知为何目的,但好歹间也算救了自己。

终于,夜君与灰白二修一齐看向狄云枫,这三双眼睛起码有两双带有恶意。

“哦?是个元婴小修士。”

“有趣有趣,一个元婴小修士就敢以一人之力对抗真武境的高手。”

“可他毕竟目睹了我们的杀戮,况且他也晓得了仙魔令,光凭这一点,他的仙道便只能止步于此了。”

“我来杀他。”

狄云枫心头“扑腾”一声,脸色瞬时苍白如纸,这灰衣和白衣两位修士听言语就显得疯疯癫癫的,还真不一定会动手杀人!

果然,灰衣修士食指聚起一道灵光,他动动手指便能将狄云枫杀死——“且慢,”夜君叫住灰衣修士,随即挥袖打出一道仙光,将天空又打破一个口子,道:“走吧,勿杀他,他是无辜的。”

“我们该听夜君的话,谁叫他是我们的主子。”

“我倒觉得这个人不是无辜的,他能闹出这么大架势把我们引来,又能和真武高手周旋,一定是个不俗之人。”

“可他的修为实在俗不可耐。”

“三万年前你我还只是两只猴子,那时候我们比他还要俗不可耐。”

说到这儿,灰白两个修士摇身一变,竟变化作两只金身猴子窜进天空裂缝之中。

狄云枫揉了揉眼睛,千般万般也没有瞧出灰白两个修士竟然是妖修,也难怪说话搭不着边,阴阳怪气!

但不论怎么说自己是逃过了一劫,还多多少少知晓了仙魔令的信息,整个仙魔界都在寻找仙魔令,可谁也晓不得这仙魔令其实就在他的腰包里。

或许六界之中只有立场没有好坏,但狄云枫还是选择站在魏将军所代表的真武界这一旁,仙魔修士太过清高自傲,不如真武汉子来得血性爽快。

仙魔令还是得亲手送至真武皇帝手中才行。

“呼,真是有惊无险……”狄云枫长叹一口气,但下意识才想起温子羽还在空中浮游——“子羽!”他惊呼一声,顿化灵光破天而去!

……

……

狄云枫很快便将温子羽追回,在沧海之上挑了一处无人小岛,趁着太阳下山之前凿了一个方正的山洞,并找了几团类似棉花的绒草在洞中铺了一个窝,将温子羽安置妥当后又去拾了几捆木柴。

木柴点燃,夜幕也悄然落下,初冬了,海风更寒,夜更凉。

篝火燃在被窝前,炽热的火光将温子羽的脸烧得红扑扑,狄云枫添了几把柴火,取出一柄小匕首,不忘习惯地在火上烧烤消毒。只有在人间受伤时才会这么做,消毒的目的则是为了切割伤口烂肉,刮骨疗伤!

温子羽的性命暂且保住,但她胸口的刀伤却还未愈合,蝴蝶.刀留下的伤口非同小可,既能伤及能肉体又能隔断灵力,故此仙武的治愈手法亦没了用处。

狄云枫瞧着温子羽胸前的血窟窿,心里一阵绞痛,他咬着牙,用刀一点儿一点儿隔开侵入皮肉的衣襟,既然仙武的手法没用,那便用一用人间疗伤办法,上药,包扎,好生静养。

衣襟沾入伤口皮肉,尽管狄云枫的手法很轻很慢,但撕裂伤口的疼痛还是让温子羽忍不住颤声呻吟起来,狄云枫一咬牙,卷起袖子露出手臂甚至温子羽嘴边,温子羽张口咬住其手臂,不知有多用力,但一口下去狄云枫的手臂上已鲜血横流。

狄云枫闷哼一声,另一只手也下狠一扯——“刺啦!”一声,温子羽衣襟连同皮肉被一把扯开!

温子羽疼得浑身猛颤,狠狠再咬了狄云枫一口,又无知觉地昏死了过去。

狄云枫长呼一口气,额头上已紧张出几滴汗水,还好自己用手臂当咬布,否则这种痛楚非得让她把自己舌头咬断不可。

之后狄云枫将伤口用热水清洗了一遍,再从储物袋里取出一瓶创伤药,悉心敷好之后,用旧衣做绷带,轻盈地替温子羽扎起来。

待包扎完后狄云枫才拭去满头大汗,他摊做在温子羽身旁,松懈疲惫地望着温子羽的身子,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先前因注重温子羽的伤势没怎么留意温子羽的身材,如今松懈下来这么一看,不由让他眼前一亮——

谁说子羽是个太平公主?其胸前两座高峰只手都拿不下……

狄云枫摇了摇头,揉了揉眼睛,一百个不相信这般变化,要知道他和温子羽朝夕相处了将近一年,横看竖看都是“一马平川”,怎得今日却看出了“波澜壮阔”?

狄云枫咽了咽口水,横看成岭侧成峰,一时间竟对温子羽的身体开始痴迷起来,他也是个正常的男人,一个绝美的女人正裸露着身体睡在跟前,谁人不动点歪脑子?

狄云枫喘着粗气,尽管他万般克制着自己的思想,但还是忍不住想一探究竟……他一把扯下温子羽的裤子,见了那一片梅花盛开之地,不由倒吸一口凉气,一阵血气涌上眉头,“噗呲……”两股鼻血从他鼻子里喷出!

先前他还对温子羽是女人的身份有些怀疑,现在彻彻底底地看了个究竟,没把子的,真真正正的女人!

“阿弥陀佛,罪过罪过……”狄云枫口中念叨着,眼睛却忍不住多瞧几眼,他捂着鼻子,火气不减,鼻血就淌个不停……渐渐地,欲.火已冲上大闹,一种无形的支配迫他伸出那只万恶邪淫的手,且内心总有个声音在嘲笑他:狄云枫,迈出第一步,今夜必将促成大事!

“狄……狄兄,你……你要干嘛?”温子羽如感受大祸临头般猛然睁开眼,她瞠目,一瞧见狄云枫淫邪的模样,恰白的脸色惊得铁青,她也没多想,抬起脚猛踹在狄云枫脸上!

这一脚的力度绝对不小,狄云枫被生生踹出五丈开外,贴在墙壁上一动不动……

温子羽赶忙提起自己的裤子,并捂着胸膛,见四下狼藉的模样,又看见席地上的斑斑血迹,一种莫名的心酸爬上心头,她落下两行泪儿,望着狄云枫哭诉道:“狄兄,你怎能这么荒唐!”

狄云枫缩在墙角,促成个屁的大事,分明差点儿酿成大祸!他心里像是吃了黄连般苦涩,扬起头露出自己鲜血泛滥的鼻子,难受道:“子羽,你莫要误会,那血,是我忍不住的鼻血……”

“鼻血?”温子羽仔细瞧了几眼血迹,这才害羞自己脸红,她咬着唇,将衣服裹好,撇头悔恨道:“我就晓得告诉了你我是女人,你一定会打主意,我猜得一点都没错!”

“我这也不是为了救你么……”狄云枫瘪着嘴,牵强解释道。

“你救我便救我,那你为何还要脱我的裤子……你,你这个王八蛋!”温子羽的俏脸羞得比跳动的火光还要红作。可这不是怒,甚至还暧昧得像是两个无猜情人的洞房花烛夜。

狄云枫轻声叹了口气,取下自己的外套丢给温子羽,挑火堆一旁坐下,拿出一壶酒,边喝边道:“以后不会了,我既亲眼所见你没得把子,那之后我心头再也什么好奇,所以不会再对起邪念的。”

听此话,温子羽神色之中竟闪过一阵失落,她贝齿紧咬柔唇,下意识地将衣襟裹得更紧更严实,沉默无言地望着对立饮酒的狄云枫,不过三息便已瞧得入神又着迷。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