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锋戾 > 第一卷 江湖·春秋
第五十一章 今后要做的事儿
作者:雪中红  |  字数:3293  |  更新时间:2018-12-15 10:58:05 全文阅读

温子羽见远方没有动静,也坐下来轻轻地揉捏着自己的肩背,并缓缓道:“其实仙武二修各有弊端。武修也能飞,只不过得达到天脉以上才行,但他们更愿意脚踏实地,因为那样会让他们的腿部肌肉更矫健,他们将亲力亲为也当做一种修炼。所以武修的苦头吃得多。灵修不练武,自然不吃苦,但要将咒印、术、丹药、阵法、法器等融会贯通,必定是要花时间的,且灵修本身就如一个容器,吸收吐纳灵气提升修为,其中必定要岁月沉淀才行。”

  说到这儿,他舔了舔嘴唇,双手并拢变出一抔清水,张着樱桃小嘴吮吸了两口,解了口渴后接着说道:“正如你所见,用力气打斗后武修是需要喝水吃东西来补充精力的,先前左姑娘口中的‘白丸’与林子安送你的‘红丸’都是补充精气神的丹药。而灵修除非是灵力枯竭时才会感到冷暖饥渴,寻常都是以辟谷状态所沉淀。”

  狄云枫直顾点头,受益匪浅,心生喜悦,便走至温子羽背后想替其按摩,但他才碰其背脊,温子羽便缩过一旁,惊呼道:“你要作甚么?”

  狄云枫想去撩温子羽青丝,并道:“你授我经验,我伺候你。要知道我这辈子可没有替谁捶过背,你可是第一个。还不乐意么?”

  温子羽撇嘴摇了摇头,直言谢绝道:“不了,我可不做你第一个伺候的人。”

  狄云枫耸了耸肩,坐回原地道:“那你接着讲。”

  “又讲什么?”温子羽躺在云朵上直视耀眼的太阳。

  “讲讲你今后的打算。”狄云枫枕着头躺在温子羽身旁。

  温子羽微微摇头:“不知道,没什么打算,走一步算一步,活几天是几天,能成仙成武自然最好,不行也不枉此生。我这人比较容易满足,所以成不了什么大气候,不过这世上九成九的人都没办法踏入仙武道,想起来我还是真不赖的。”

  狄云枫笑话温子羽道:“呵呵,你不仅长得像女人,说话像女人,连思想也像是个小家碧玉的女人,但你偏偏就是个男人……你说你这样以后怎么娶媳妇儿?”

  温子羽凤眼一转:“那就不娶。”

  狄云枫欠了欠身子,轻叹一声:“人生在世,若总是凭着‘顺理成章’而活,那和咸鱼又有什么区别?”

  “可是人生若总是被自己安排得妥妥当当,那又有什么意思?”

  “世上哪有那么妥当的事情?总是会出意外的,”狄云枫望着烈阳,缓缓吐出几个字:“我说得是希望。”

  温子羽翻了个身,冲着狄云枫纯真的眨了眨眼,问道:“这么看来你还是个怀揣着希望的男人了……嗯嗯嗯,介意和我说说么?”

  狄云枫会心一笑,如实道:“说出来你也觉得俗不可耐,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一个女人。她在遥远的仙界,我要去仙界找她,来年花开,梅开二度。”

  温子羽赞道:“爱是这世上最伟大的东西,你将爱当成心中唯一的信仰,啧啧……不得不说,真是个痴情的好男儿。”

  “得了吧,还不知道是不是孽缘呢……”

  “都想着梅开二度了,想必一度春宵了吧?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那还算啥孽缘,这叫做情缘。”

  ……

  狄云枫与温子羽因缘分在异地相遇,又因老乡成为朋友,再共同进退成为无话不谈的羁绊……若说爱情伟大,那么友情则更加。

  “他们来了!”

  二人一齐钻下云端,神识中可见翱翔而来的大鹏鸟,鹏鸟背上站有三人,一个是白秀安,另外二人远见气场便已滔天。水域已渐渐退去,四脚蛇却四处徘徊在地上,它们一瞧狄云枫出现,又疯狂暴动起来。

  狄云枫与温子羽随着林子方等人横竖倒在地上,佯装昏死。没过多久,阳门一行人便从鹏背上跳下,白秀安见着满地躺下的故人,吓得浑身发颤,但他最关心的莫过于左思思:“小师妹!”

  阳门二人皆为中年,一人青衫,一人玄袍,一人阳刚,一人阴沉。

  阴沉之人,深沉道:“他们身体流动的气息还在,死不了。”

  阳刚之人则观四周概况,疑惑道:“无中生土水,难道有人用过灵法?”

  阴沉之人轻哼道:“定是这些不中用的家伙坏了规矩,若外人得知阳门弟子尽用灵法御敌,那真武三十六宗门岂非皆要笑话我阳门。哼,这些人我要通通几下,回山门后决不轻饶!”

  白秀安给每人喂了一颗“白丸”并替他们不平道:“鲜长老言语得是否太偏激了?这帮弟子历练的任务本就与危险不匹配,他们拦下了海兽乃大功一件,却还要受区区小事受罚,说出去不更让其余宗门笑话么?”

  阴沉之人面皮抽了几下,看白秀安的眼神一样轻蔑不屑,他冷声道:“白堂主你太心慈手软了。”

  白秀安瞥了他一眼出声更冷:“鲜长老与其想着如何惩罚他们,不如多想想该如何应对黄聪之死。故我也有责任,但此次历练是鲜长老一手安排,哼……黄聪乃黄大人膝下独苗儿,这娄子也叫做‘焦头烂额’!”

  “白堂主你——”

  “够了,二位少说两句,地下的蚺蛇都要爬顶了!”阳刚之人一语将二人争吵打断,并先跃下土壁又道:“鲜长老同我去将这些杂碎清理干净,白堂主将把伤人带到白沙镇上去好好疗伤,随便叫县令差派些差人来收拾残局。”

  狄云枫被抬上鹏背后悄悄咪咪地睁开眼,想瞧一瞧那二位阳门高层的本事如何,可他还未来得及看清楚,一阵夹带着毁灭的罡风炸裂在蚺蛇堆中,接着便是一股子腥臭的血气,白秀安赶忙御鹏扶摇,几下展翅便边冲上了云端。

  “好了,安全了,你们都可以醒来了。”白秀安端坐在前头轻声道。

  狄云枫颇感意外,以为自己佯睡被识破,可他才睁开眼,竟发现左思思,李平安等人早已从鹏背上坐起。

  “哼,什么狗屁鲜长老,贪婪好色又阴险!大师兄,门中那么多长老,你为啥把他给找来了?”左思思嘟着嘴,抱怨不平。就连林子方也不爽快道:“那个老东西,处处想着折磨人,这种人品真不知是如何当上长老的……”

  原来众人在吃下“白丸”后都醒了过来,只是忌惮那鲜长老的淫威才装睡未醒。

  狄云枫觉得好笑,抻着鹏背坐起身,第一眼照面的便是秦英兰,秦英兰见他醒来,关慰的眼神边做欣喜,当然还有那一丝杂糅不惨的喜欢。她轻声问候道:“你醒了?”

  秦英兰暗生情愫迫使狄云枫微微皱起眉头,他无言,点了点头。

  左思思扯着白秀安的衣衫道:“大师兄,这次大家能平安无事,多亏了狄少侠等江湖人士的帮忙,你得给他加工钱嘛,反正也是阳门金库里拨的。”

  林子方却不屑道:“切,还不是用灵符求生,也不见得他们多厉害……”

  白秀安微笑着从怀中取出两张纸案,分别递给温子羽和李平安道:“这是你们的‘卖身契’上头并没有什么咒术,不过还是得还给你们,这里头还夹了一张千两面值的银票,各大钱庄都有通汇,”说到这儿,他抱拳冲狄云枫,温子羽,李平安三人施礼道:“白秀安在此谢过三位侠士了!”

  “哪里哪里,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这是规矩。”温子羽将纸案收回怀中回礼道,李平安则心急地翻开册子,瞧见里头果真夹着一张绿面银票,脸上笑开了花,他收起纸案,从背上众人施礼道:“既然买卖达成,那我便不与诸位同路,青山不改绿水长流,茫茫江湖咱们后会有期!”说完,纵身一跃跳下鹏背,辞别了众人。

  江湖人只在江湖,陪伴他的是明月,脚下的路是天涯。

狄云枫与温子羽也从鹏背上站起,他们同为江湖浪子,也是时候该走了。

  “狄云枫,你要走?”秦英兰伸出手,欲制止他,却发现自己并没有什么理由能挽留,便收回手,淡下眼眸,咬着柔唇依依不舍。

  “狄少侠,何必这么急着走呢?不如留下来吃一顿庆功酒如何?”霍达也挽留道。

  白秀安则瞧着狄云枫,只问:“我们何时再相见?”

  “有缘自会相见。”狄云枫的这一句话说给白秀安听,但他的眼睛却是落在秦英兰深身上的。

  “走吧,这个世界很小的。”温子羽温尔一笑,携同狄云枫跳下鹏背。

  ……

  三日后,黄昏,夕阳西斜,海天与夜共参一半。

  狄云枫与温子羽一同坐在海滩上看日落。

  狄云枫喝一口酒,道:“我本以为世上只有情侣才会一起看日出日落。”

  温子羽则捧着热腾腾的香茶,品酌道:“其实和朋友也很适合。”

  狄云枫往绚烂夕阳,酒不醉人,夕阳醉人,他脸上泛起一丝红晕,问温子羽道:“你和不和我一起去阳门?”

  “去阳门?”温子羽小有一惊,但下一刻去笑道:“你想去找那小妞儿?”

  狄云枫摇头笑道:“你瞎混了六十年也没摸索到真武的门道,原因不就是没入山门么?世界那么大,门派那么大,咱们该去看看。”

  温子羽索性躺在柔软的沙滩上,瞧着夕阳轻叹道:“真武山门若没背景没权财没关系,且还是阳门,呵……人家才不要你呢。”

  狄云枫却瞪着他直问道:“就一句话,你去不去?”

  温子羽揉了揉鼻子,转了转大眼睛,点了点头笑道:“去,怎么不去?老乡就该同舟共济,而且我看得出,跟着你混绝对没坏处,以后我可就黏着你了!”

  狄云枫一口酒,浅笑说三字:“不嫌弃。”

  “干杯。”

  “干杯。”

  ……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