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锋戾 > 第一卷 江湖·春秋
第二十一章 十步一杀人,千里不留行。
作者:雪中红  |  字数:2594  |  更新时间:2018-12-02 09:30:40 全文阅读

狄云枫拉起美人,在其眉间轻轻一点,霎时,美人便从混沌中惊醒,她张望了狄云枫片刻,透出袖中剑还要刺杀。狄云枫赶忙按住她袖里青锋,并用脚踢了踢床下躺着的黑衣人,试问道:“难道你还认为我是坏人?”

  “万一你们是一伙儿的呢?!”美人还有戒心。

狄云枫摇了摇头,先取过桌上的酒壶,再从黑衣人怀中取出一根迷香,将两样东西摆在美人儿面前道:“销魂香与蒙汗药,显然是有人想打你身体的注意。我若是坏人,又何必将你救醒呢?”

  美人裹紧衣衫,戒心与怒气这才有稍稍缓和,但依旧与狄云枫保持着态度与距离,只道:“刀剑乱世,本就没有绝对的好人和坏人,你会隐匿在我房间——居心叵测。”

  狄云枫退回桌前坐下,十分淡然地索要道:“你既是这里的楼主,我便找你要一个人,一个名叫海琴的姑娘。她即是我此来的目的。”

  美人惊道:“你找海琴做什么?”

  “看样子她就在楼中,”狄云枫颇为满意,才讲明道:“赎人,我托故人夙愿将她赎回,”之后他又从怀中取下三百两银子丢给美人道:“三百两,赎一个婢女,已是天价,可不要拒绝。”

  狄云枫口气势在必夺,美人绣眉紧蹙,贝齿紧咬,犹豫着却未接过三百两银子,并疑惑问道:“琴儿是我贴身侍女,随着我哪儿点委屈了她?况且我还不晓得你的来路,”言语至此,她又仔细打量了一番狄云枫,下一刻便握紧宝剑,保持警戒并惊呼:“你就是先前那个紫衣刺客?!”

  狄云枫轻叹,摇了摇头道:“我不过是来赎人,根本不在乎你们与朝廷的恩怨,本来一件小事,为何要将其复杂化?”

  美人却更加疑惑:“你怎知晓我们与朝廷的恩怨,难道——”

  “实属复杂,莫问为何,方可保命!”

狄云枫历声打断其言,同时袖中蝴蝶振翅而出,刀还未出鞘,美人儿便已受心伤!他站起身,深知再多说已无意义,便走至门前,留一句:“人我带走了,钱你留下,还是那句话,我并不在乎你们与朝廷的纷争,我是个言而有信的人。”言毕,他就要推门而出,谁知美人却赶忙叫住他道:“公子且慢!”

  “公子”二字十分悦耳,欲罢不能,里头还带有尊重认可之意。狄云枫顿住脚步,嘴角微微上扬,美人有求,君子必应,他也是个通情达理之人,他回首问:“楼主还有何事?”

  美人上前来,先略施一礼,才问:“不知公子尊姓大名?”

  “狄云枫。”

  “小女子姓娄,名心月,”娄心月凑近狄云枫,眸中有万般真诚,却又为难道:“狄公子武艺高强,正是我喜爱结交的江湖豪客,不如——”未等她说完,狄云枫却直言道:“你是想叫我帮你杀人?”

  娄心月半咬柔唇,点了点头接着道:“当然我们也绝不会亏待狄公子,倘若那些狗官尽死,狄公子想要任何酬劳,只要力所能及,我等义不容辞!”

  狄云枫摇了摇头,轻吐道:“诺不轻许,言不轻信。也很遗憾,我不感兴趣,因为……”因为人间已经没有他想要的东西了,他又要走,娄心月却又拦住他,这次娄心月一改楚楚可怜的模样,她的眼中似泛着涟漪的秋水,一滴美人泪其顺眼角滑落……

美人计?

  娄心月不知真假心伤,淡然道:“自古英雄爱美人,若狄公子做得了英雄,我便许你个美人如何?”

  狄云枫遗憾地摇了摇头:“我已有爱妻,所以没得商量。”正如他对慕雪依承诺的那样,他是个负责人的男人,也是个一心一意的男人。他态度坚决,轻轻搡开娄心月,还无情留下一句伤心话:“你若真愿意牺牲色相委曲求全,为何不与那些大人都睡上一遍,将他们榨干后再下手杀了他们?枕边人乃杀手之最。”

  这句话看似很对,却实属伤了美人儿心,尽管狄云枫无意。

娄心月苦笑,不屑道:“所以狄公子是在讽刺我是个放荡的女人?”

  狄云枫否认道:“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自甘堕落放荡的女人,她们心头哪儿会有仇恨?你见过哪个妓.女会嚷着报仇?她们只会想着吃好喝好玩儿好。”

  一席话叫娄心月崇拜不已,却又颔首低吟:“狄公子说得是……”

  “那我将海琴带走,你别有怨言,跟着你她也会受牵连。”狄云枫要走,却又让娄心月叫住:“你等等!”她赶忙去房中翻找了片刻,一会儿后她捧着个箱子递给狄云枫道:“你说得很对,琴儿是个好姑娘,她不该和我这江湖人受罪。这里头是我为她嫁人备好金钗玉镯,你捎给她。”

  狄云枫欣慰地点了点头,重情义之人他一向佩服尊重,可他才接过箱子,便听门外传来一阵呼喊:“楼主不好了不好了,商大人在下头撒酒疯,指名道姓要您下去陪同才肯作罢!”

  房门被人撞开,琴儿跑得太匆忙,一头栽进狄云枫怀中,疼得“哎哟”直唤,她就要摔倒,狄云枫眼疾手快将她拦腰抱住,闻其香,听其声,是海琴应该错不了。

狄云枫正想摘下眼罩好生认认故人之妹,谁知娄心月却一掌将琴儿拍晕又从狄云枫怀中夺了过去:“琴儿心细,你莫要吓着她了。”随后她又将琴儿捧上床,取下几件厚实的衣服穿上,并在袖口中藏上一柄短刀,待衣裳着装整理好后她才匆忙往外赶去,并对狄云枫道:“狄公子,你就在房中静候,待我摆平了商恒你才好送你下船。”

  这次,倒是狄云枫将她拦在了门前,观其神色与袖中匕首,浅笑道:“你在袖中藏刀,我大致便猜到了目的,卫言与一众保镖都在,他们可不会和我一样怜香惜玉。”

  娄心月美目里边竟闪着精光,期待道:“公子何意?”

  狄云枫将小箱子重新塞给娄心月,道:“我去替你杀了商恒,但三日后我要你将琴儿送来码头客栈。”

娄心月却犹豫:“你若揽下了罪名,那还有机会脱身么……”

  “有。”

狄云枫仅一字回应,倍显自信,又让人莫名的放心。他摆了摆手提刀离去,他深知,凭自己现在的功力,杀一个人再全身而退并不算难。

……

……

  商恒就是个贪官,肥头大耳尽显油腻,他是活生生的一只猪,此时他正在楼梯口蛮横无理地撒着酒疯,口里头恶言道:“快叫娄美人儿下来陪本官,否则通通将你们拉去砍头!”

几个仆人横在楼梯口,推也不是送也不是,正为难地很。

  狄云枫来到三楼梯口,取下眼罩,目光冰冷地瞧着身下犯浑的商恒。娄心月在其身旁,咬着唇虽愤恨,却不仅替狄云枫担忧:“狄公子,这狗官的随从至少有一百余人,你下去便会暴露,又怎杀得了他?”

  狄云枫轻声道:“借楼主发丝一用。”

  “什么?”

  娄心月惊呼间狄云枫已不客气地扯下她一根发丝,又见其蕴于掌中,弯曲的秀发成直如针,并对准商恒眉心“咻”的一声!

发丝成针,发于手心之间!

  发丝一根封喉,一根索命!

商恒眼球暴突,上喘下呼了几声便倒在地上,抽搐了几下,死透了。

  杀人仅在一念之间。

  “现在你该下去处理后事了,记住你答应我的事。”

  “公子……”

娄心月美眸闪烁,感言还未说,狄云枫已飞身窜出月满楼,再听“噗通”一声落水,就此离开大船。

十步一杀人,千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