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春秋学院 > 正文
第一百零五章 剑坪山
作者:一口毒奶  |  字数:5199  |  更新时间:2018-12-16 21:40:33 全文阅读

庄休暗中调动修为给两个汉子使了个绊子,两个壮汉当即摔倒在地,庄休自己也配合着躺在地上。

为首之人不悦道:“你两个怎么回事,架个人也能摔倒?要不要退休回家养老?”

两个壮汉惶恐起身,解释道:“是外面的雪粘到鞋底,加上这小子乱挣扎,一时疏忽就......”

为首之人不耐道:“快带你把他带走,耽误了事,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有好果子吃!”

“是是是!”

两个壮汉起身重新架起庄休往门外走去,却恰好撞见了给阿白送笋粥的施岚青。

施岚青瞧见被挟持的阿白,立即将粥放下,手放在剑柄上,质问道:“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要抓阿白?”

为首之人认识施岚青,自知用武力逼离不了她,就用商量的语气道:“招贤馆的秦馆主有事找他商量,所有派人将他请去。”

“请?”施岚青手指着双脚都被架空离地的阿白道,“你们请人都是这么请的?”

为首之人灵机一动,解释道:“这不是雪天地滑吗?我们担心他摔倒,所以架着他走,不信你问问他,刚刚在屋子是不是有两个我的手下摔倒了?”

施岚青将疑惑的目光投向阿白,她现在也不是这些来者善或不善。

庄休想起黄明骂人时说的一句话,复述道:“担心地滑怕我摔倒就架着我走,现在我还觉得天气冷内急,你是不是还要亲手给我把尿?做坏事就得有坏人的样子,明明坐着皮肉生意,还立着贞节牌坊,臭不要脸!”

为首的壮汉面色铁青,却不敢当着施岚青的面发作,就拱手对施岚青半客气半威胁道:“阿青姑娘,实不相瞒,带走此人是甘杜两大老族长的意思,还请阿青姑娘看在两位老族长年事已高的份上不要让他们再多操心。”

为首之人搬出甘杜两家来压向施岚青。

可施岚青自身是不畏惧甘杜两大世家的,一是她故乡跟脚不在秦地,不用担心家中人受牵连;二是她本就没打算三年后继续留在招贤馆担任大学官,只是碍于她与甘恬和杜佩的同窗之谊,她也不好太过拂了甘杜两家的面子。

但让她纵容这些人秦人将阿白带走也同样是绝无可能的。

她回道:“甘杜两位老族长的年龄加起来比我们这一群人的都要大,哪有那个闲工夫来管小辈的事?我怀疑你们冒用甘杜两大世家的名头做不轨之事,你们现在一个人都不能走,我要把甘恬和杜佩两人叫来,看看你们是不是假冒的!”

壮汉皱了皱眉,他只是受了上头的命令,对于甘恬和杜佩的校验身份,他是不惧,怀里有行动令牌,但他担心的却是这“节外生枝”会不会打乱这次的行动,使得他们无功而返。

这时,为首之人背后的一位狗头军师瞧出了他的顾虑,就上前支招道:“大人不用担心,放在我们也打不过她,不如就留在这里等着甘、杜家的两位公子过来。如果那两位公子配合,我们也就是迟点完成差事罢了,不打紧。可要是两位公子阻拦,我们无功而返也不必担心,到时候就将责任统统推到两位公子身上,这样咱们顶多就是被骂一顿,也不会受太大的处罚,所以大人现在完全不必忧心,只要静静等着事情发展就好了。”

为首的壮汉点头,挥了挥手,让后头的两个壮汉不必再架着庄休了,然后一群人等着甘恬和杜佩到来。

施岚青在飞鸽上与甘杜二人说了此事后,他们先是表示不知此事,随即答应立即赶来。

东方天明,甘恬和杜佩穿着华贵丝绸制成的贴身剑服,手上提着在光下熠熠生辉的名家宝剑匆匆赶来,他们到达庄休的屋子前,那群汉子起身朝甘杜二人施礼,并主动出示他们的行动令牌。

甘恬和杜佩各自取过自家的令牌,一摸便知其是真,就将两块行动令牌还给壮汉,并问道:“这事怎么回事?详细说说。”

壮汉并没有隐瞒,将他知道的和盘托出,“今早两位大族长突然下发密令,要求将此人逮捕入牢,说是他与一桩命案有关。”

施岚青立即道:“什么命案?我一直在他边上,他能放什么命案?你们要抓人就把我也给一起抓了!”

稳重些的杜佩让施岚青别激动,等他弄清了事情的缘由再说也不迟,于是拉着为首的壮汉远离了人群,秘密问道:“把你知道的全都说不来,不得有所隐瞒!”

壮汉就像从别人那听来的小道消息说给了杜佩听,杜佩听后奇怪道:“你说阿白和一桩供职在招贤馆的中原人的命案有关?这不可能啊?阿白这么瘦弱,又没有修为,怎么可能闹出那种事?再说阿青整日都和阿白待在一块,也不可能由得他胡来啊。”

壮汉低头,只回了句,“小的不知”就不再说话,等着杜佩下定主意。

杜佩返身与甘恬商量了几句,然后对壮汉说道:“这事暂且先压一压,你回去就说这个是施岚青的剑僮,他与剑道大会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为了招贤馆能顺利夺得剑道大会的第一,施岚青需要他,招贤馆更需要他。”

壮汉点头,表示明白了他们的意思。

之后,壮汉带着他的人朝施岚青施了一礼,离开了。

杜佩来到施岚青面前说道:“这事比较蹊跷,我和甘恬回家的时候向家里的长辈问问到底发生了什么。”

施岚青点点头,将地上冷掉的粥端回手上,说道:“这事就麻烦你们了,有什么异动都要第一时间告知我!”

杜佩应下,转身向庄休问道:“阿白,你不会真犯了什么事吧?”

庄休一脸无辜,耸耸肩道:“我那有胆子做坏事。”

杜佩想了一会,安慰道:“既然没犯事就不担心有事了!你放心,这是我给压到了剑道大会之后,相信甘杜两家会给你公正的结果的。”

庄休笑着点头,心里却完全不是那么想的。

施岚青见风波暂时停歇,就提议到去她的屋子里,等她给这些粥都热一热,让大家吃个早饭填填肚子,免得影响了剑道大会上的表现。

甘恬自然不会拒绝,一副没心没肺傻乐呵的模样就跟着施岚青去了竹屋,庄休和杜佩跟在后头,有一茬没一茬地聊着天说着闲话。

到达竹屋后,施岚青将一大锅还温热的笋粥重新加热另一遍,并给每人都盛了一碗,吃惯山珍海味、美味佳肴的人是不可能喜欢厨艺一般的施岚青煮的粥的,毕竟这不是小说!但他们还是一副夸张的模样来赞叹施岚青煮的粥味道一流,咸淡宜口。

庄休呵呵笑着,对他们这样阿谀奉承的行为满是不耻和鄙夷。

这时,施岚青突然向他问道:“阿白,这粥怎么样?!”

庄休头也不抬道:“真是好喝极了,从没有喝过这么好喝的粥,要是举办个煮粥的比赛,这粥铁定得得第一名!”

杜佩和甘恬不着痕迹地鄙视了一下庄休,却又赞同附和道。

简单用过不怎么可口,但被装修三人强行说可口的笋粥后,他们四人赶往招贤馆建立了多年举办了多届剑道大会的剑坪山。

剑坪山高百仞,远望时其山尖高耸入云,不见真容。走近瞧,剑坪山上着被开凿了大大小小成百上千个方圆剑坪,历代剑道大会的对决就是在这些方圆剑坪上进行的。

且不知是否因多的剑道奇才在此竭力对决,这剑坪山上沾染了抹不去的剑意,越是接近山顶的树木的叶子则越接近长条的剑形,据说山巅唯一的一个松树的每一根松针都已经完全蜕变成了扁长锋利的宝剑形,甚至拔下一根“叶剑”还能割破一些单薄的绸衣。

但因为剑坪山属于禁地,任何人都不准进入这里,所以这传闻也无人能证其真伪,就这么一直流传着,

可现在三年一届的剑道大会开始了,不少人即对能成参加剑道大会而兴奋紧张,又很是好奇这剑坪山是否真地如同传说那般,因为剑意滋润给养成了一座奇山。

他们怀揣着敬畏、紧张的心绪往上山爬去,可半路却被一群人拦了下来,他们要求继续上山的人出示资格牌,丙等及其以下的修士不得再往上走,因为他们这群人的比试地就在山脚,如果想要往上爬,就必须得成为山脚的前十名。

只有获得了前十名他们才有资格向上方山腰的修士发起挑战,如果挑战胜了,那么胜者就可从山脚攀至山顶,而山腰的败者则跌落道低等的山脚,若是想要重返山腰就需要重新向上挑战,如此往复,山脚、山腰、山巅都是如此。

施岚青、杜佩等在招贤馆自是翘楚,所以在山腰通往山巅的关卡上也直接放行,准许通过。只是那守卫恰好是昨夜宴会处拦下庄休,不准他进入的人,他瞧见庄休后倒是没有拦下他,剑坪山准许每人携带一名随从上山照料,毕竟刀剑无眼难免受伤,只是在招贤馆听说“勾引”大师姐阿青的那个中原人是没有修为的凡人。

这凡人怎么能轻松走到这剑坪山山巅呢?

要知道乐师接近山巅,这残留不灭、誓要亘古长存的剑气就越凌厉,光是那无形的剑威就足以震得凡人心胆俱碎,可瞧着庄休淡定自若,谈笑自如的模样似乎并没有被这剑气影响。以致于侍卫怀疑是这剑坪山泄露了剑气,已经不再似往年那般迫人心弦了。

可他现在自身还得调动修为才能防御住那些想要入侵他体内的剑意,凭什么他一个凡人能够不受影响?

侍卫百思不得其解,直到下一批想要进入山巅的修士出现后,他才不得不回过神来拦下那些修士一一检查他们的身份......

庄休进入山巅,四方望去,山巅之外云雾缭绕,恍若身处天上云间,可等他细细观察便发现山巅四周笼罩着淡淡的光膜,是它们将山外的云气阻拦在外,同时还蓄存了这山巅各代英豪留下的不灭剑意、剑意。

庄休再往前走了几步后,不由得眉头皱起,这里山巅中央的剑意过于浓重,甚至不少剑意都积攒出剑气,在空中飞舞,若是一不小心还有被刺伤的危险。

庄休只得悄悄加大修为来抵抗着无处不在的剑意、剑气。

而反观施岚青、杜佩等人,他们倒是如痴如醉地欣赏着漫天的剑气,不断借鉴、比较、砥砺自身的剑道,庄休瞧着他们三人都情不自禁地将手按在剑柄上,似乎极相与那些剑气切磋一番。可它们到底只是虚无,只要是出手挨下一招,这些剑意、剑气很有可能会荡然无存,消失一空,他们不愿做这不美之事,就只好拼命忍耐,忍下拔剑出手的欲望。

所幸的是,山巅的修士剑道和心性在各个学院都数一数二,他们也都忍住了拔剑的冲动。

大概过了一两盏茶的时间后,能进入山巅的人全数进入。

招贤馆主派来主持剑道大会的大学官仍旧是昨日的秦丞相,秦丞相来到剑坪中央,打了个响指,附近的侍卫就抬来一大块碧玉绿屏,绿玉屏上吸附着十八块刻有修士金字的玉牌,这些玉牌在玉屏的下方排的比较散乱,秦馆主就指着这些散乱的金字人名玉牌道:“能榜上有名的人你们该感到高兴,因为你们不必再像山腰、山脚那些剑客一样费劲,万鲤跃龙门来求脱颖而出;可你们也该感到忧心,因为接下来与你们对战的全是一方学院的天之骄子,他们的剑术在各自的学院都可纵横一代,而你们的任务就是击败更厉害的他们,从一家学院的第一蜕变成整片春秋第一!”

“话不多说,剑上见真章!下面还请大家都抽一抽签,决定一下对战的场地和对手。”

秦丞相挥挥手,另一个侍卫将转身离去,报来早已准备好的签筒。

侍卫抱着签筒在十八位修士前走过,有他们各取一只签,签上写着两个红黑两个数字,红数字相同的人互为对手,而下方黑数字则代表着场地。

九块剑坪,九组人,两两对战取胜者,但为了防止出现类似实力排名第一和第二的人过早碰撞,使得实力第二之人排名沦到第九之外,这十八人今天比试完后,明日还得再赛一场,两场都输之人是铁定于前三之位无缘了,两胜之人则进行下一轮比试,至于一胜一负的人再行抽签,决定第十到十八的排名顺序。

大致说完规则后,九位招贤馆的剑师各自走向定好的剑坪,等待学生剑客上场,且为乐保证公允,他们每处棋枰上都会邀请八院的大学官在旁监督,共行评定之职。

剑客陆续上场,施岚青还有杜佩他们也各自找到了对手,而庄休因为担心被周御书院的大学官还有那个乙班的学生认出就早早躲在了山巅那苍老松树后。

他抬头,发现这松树的松针是剑形的,但这并没有将庄休震撼住,略微扫了一眼后就继续躲藏树后,看看施岚青与人比剑,偶尔也会朝盖聂的方向望去。

“叮叮当当!”

宝剑碰撞发出清脆的响声,他们的剑意在一次次不断的碰撞中弥散开来,但因为数量太少,还无法像前辈那样在山巅留下自己的剑意,不过想来再多个几次这样的争斗,那些能取胜的剑道剑意应该就会在这渐渐留下影子,为后人所铭记。

庄休瞧了一会,对剑意不甚精通,也看不出其中的门道,只觉得每场剑坪上的两人都斗的旗鼓相当,不分高下的样子。

他再瞧一会后就渐渐没了兴趣,正要收回视线时目光却与秦丞相相遇。

秦丞相是剑道高手,懂剑,也会使剑,他知道现在各方都是在小心试探,了解对方的使剑习惯,所以战斗都比较温和,也不会有什么亮眼的表现。

也因此,秦丞相忙里偷闲往四周瞧了瞧,视线就与庄休撞在了一块。

秦丞相起初瞧见庄休鬼鬼祟祟以为他是八王朝派来的刺客,可瞧见他完整的面容后,他这才想起这人好像是秦馆主从周御书院掳掠来的甲班的学生。

“他不是说失忆?没有修为了吗?”秦丞相心中疑道,毕竟这剑坪山山巅若是非御艺的剑道修士或是有师境以上的修为抵御剑意,凡人上山虽不至于被五马分尸那么恐怖,但被无形的剑意穿体而过可会使人七窍流血,一样重伤而亡。

可秦丞相心中却是不解这庄休恢复了修为为何不上报给秦馆主,是因为不愿意为秦地秦人效力吗?

可真要是不愿意为秦人效力,为什么恢复修为后不偷偷溜回周御书院,放在秦地招贤馆逗留,这又是为了什么?

秦丞相想要弄清楚这一切,却因为他是剑道大会的主办人需要调度调解整个大会,不得擅自离职,就只好暂且将心中疑问下,准备回头找机会问问甘、杜两家的大族长,秦馆主将这周御书院甲班的学生留下到底打不打算用?

如果打算用的话,就不能由着他再在剑坪山山巅出现,要是给周御书院此时带队的大学官认出,还指不定惹出什么麻烦来呢。

秦丞相收回视线,他若是再继续盯着松树后的庄休,同样会使得场上他院大学官的注意,要是他们顺着他的视线发现了庄休,他可能就是招贤馆的一大罪人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