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布衣崛起 > 第一卷 横空出世
第二章 保住利益
作者:余生风起  |  字数:3636  |  更新时间:2018-11-04 16:05:42 全文阅读

几位当家不会放他出去,这一点李响很清楚。他也不想跑路,一个人跑到外面很危险的好吧?

再说了,李响还没有报答长腿美女大小姐的恩情,怎么可能走呢?

李响给自己定下了第一个挑战,那便是填饱肚子。有了力气才好考虑其他,不然都是空谈。

计划很好,然而……

李响除了教小孩子读书,还能干什么呢?肥皂香水烈酒啥的,想想就算了,投入太高,李响手上也没资源。

种地?算了吧,他可不想跟那些面黄肌瘦的寨民一样。

绑票?别逗了,他这二两肉,出去只是丢人现眼。

打猎?弓箭还不会使,捕鱼还差不多……

捕鱼?!李响心中念头狂闪,感觉靠谱一些。在李响原时空的老家,捕鱼业十分发达,耳濡目染之下,李响从爷爷那里学到不少东西。

李响仔细思量,发现一个问题。虽然明月寨控制范围内的小溪和水潭不少,但还真没听说哪里鱼多,他决定仔细查探一番。

明月寨所在的勋阳山区,小溪水潭密布,统统归入南边的汉江。

问题就在这里,李响从没听过寨民捕鱼的消息。不是所有的鱼被捕杀一空,而是大家都没捕到过几条。

连通汉江的小溪水潭居然没有鱼,李响不相信。东北的老林子和漠北的草甸林溪,尚有捕鱼为生的鱼皮鞑子,秦岭和伏牛山相接之地,居然没有鱼?

勋阳山区密林遍布,到处都是腐殖质,不缺鱼类的养分。蚯蚓、虫子和果实,都是鱼类喜欢吃的,怎么可能没有鱼?

鱼,在哪里?

山里地形复杂,有好些搞不清来处去处的水潭小溪,偶尔有寨民,猛地捕到过好些鱼……

李响坚信,肯定有一些鱼道存在,只是没有被发现而已。

正直夏末,天气晴朗。

轻风吹拂山林,正午也不觉得闷热,这是山里为数不多的优点之一。

李响带着十几个少年,迈出自己在大周的第一步,他的目标是鱼道。

关乎温饱问题,李响充满了期待,又有些小紧张。

李响带着熊成武等少年,挨个探查明月寨控制区内的水潭小溪,没得到想要的结果。探查过的地方要么干干净净,要么都找不到几条鱼,更别说鱼道了。

李响觉得很正常,要是那么容易,早便被人占去了,哪里轮得着自己。

时间很快到了正午,明月寨的控制区已被探查大半,仍然没有大发现。李响很心塞,难道自己的分析有错……

李响和一众少年埋头苦干,都没觉查到,不远的树上正有两人监视着这边。

“梁叔,你瞧这个呆子,居然出来捕鱼。真有的话,也早被吃光了,哪轮得着他?”一个身材高挑、眉目清秀的女孩子躲在一颗大树后面,朝李响这里张望,正是刘成栋的千金刘素素。

刘素素看到李响灰头土脸的模样,不知为何,竟十分开心。

旁边的黑衣精瘦老者是刘成梁。身手过人的刘成梁,是伴着刘成栋长大的家生子,如今已是刘成栋的左膀右臂。

刘成栋听说李响带着一帮少年出去了,让刘成梁盯紧一点。坐不住的刘素素感觉有趣,非要跟着,刘成梁无奈之下,只好带上她一起。

“话是这么说,但这小子挺神秘的,没准有啥本事。”刘成梁咂咂嘴,“这小子有时很精明,有些话听起来很有道理,有时又傻到对大周司空见惯的东西毫不了解……竟无人看出他的根脚,也算是奇人了。”

刘成梁絮絮叨叨地说了一堆,他不希望刘素素和李响太过靠近,也不知刘素素听进去了没有。

刘素素身体前倾,聚精会神地看着水潭边的李响,眼睛一眯,说道:“梁叔,快看,他好像真发现了什么。”

李响确实有了发现。

李响在蒙学主要教识字和一些数算,还把一些基本的物理化学规律和天文地理知识,以故事的形式传授给少年和孩童。

限于少年的接受能力,李响教导的“杂学”,限制在原时空小学三年级以下的水平……

普通人和天才的差距,到底有多大?看到熊成文的表现,李响不得不承认,非常大。

熊成文已经会写三百个汉字,数算一学就会,抱着没有标点符号的大周书籍,也可以读下去。对比自己上小学的时候,李响发现,自己居然那么渣!

言归正传。

熊成文跟着李响奔波半天,休息的时候仔细观察水潭,发现一个问题:面前的水潭只有来处,却没有去处,也就是水一直往水潭里灌,但水潭一直没有满。

“奇怪啊,夫子不是说,盆子能够接的水是一定的,就像饭碗一样。接满之后继续倒水,盆子里的水就会流出来吗?”

熊成文说出自己的疑惑。

李响一拍脑袋,飞快地把渔网固定在三根长竹竿儿上……一番忙碌后,李响、熊成武和另外一名强壮的少年一起,把渔网放到水潭里,控制竹竿儿,不断变换位置。

天色将晚的时候,李响发现了水潭下方的鱼道。

这条鱼道比较隐蔽,也不知勾连到什么地方,鱼群在某个时候突然过道,然后一头撞到网上……

短短一炷香的时间,李响便带着少年收获30多条鱼,大获全胜。李响发现,鱼群会在短短的时间内经过下方鱼道,其它时间一条都没有。

李响暗叹自己之前疏忽了,居然没考虑到鱼群的回溯规律。

盐巴太珍贵,但李响把自己本月的配额全部拿了出来,让十几个少年美美地吃了一顿烤鱼大餐。

熊成武带着几个少年把现场收拾干净。李响带着几个人留在最后,把现场伪装了一下,才满意地点点头,拍拍手上的土走人。

“真是个呆子,居然收拾成这样。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招呼着周围的村寨过来抢食?”刘素素撅着嘴,闻着空气中残留的肉香味,狠狠地咬了一口面饼。

刘成梁溺爱地看着刘素素,也吃了一口面饼,“斥候不是那么好当的,想当年在军中……”

刘素素一边听梁叔大讲当年的“光辉事迹”,一边帮忙把水潭附近重新布置。

刘素素的大眼睛咕溜溜一转,抱起梁老胳膊,开始撒娇,“梁叔,真要把这个水潭告诉我爹吗?万一寨里其他人起什么心思,这些孩子不还要挨饿吗?”

刘成梁哭笑不得,“情况肯定要上报的,但大当家怎么着,也不会抢孩子们的吃食啊,你这妮子……好好,别晃了,回去再说。鱼道有几条还不一定呢,嘿,还晃……”

接下来的十几天,李响带着三十多个少年,跑遍了明月寨的控制区,控制区的边缘也没有放过。他还在粗糙绘制的地图上标识了水潭和小溪,总结鱼群的生活和出动规律,分时段进行探查。

功夫不负有心人。

李响又发现了几条鱼道,每天出鱼量从几十条到几百条不等,但每天的捕捞量只能是其中几分之一,不然便是竭泽而渔。

……

明月寨议事堂,或者叫聚义厅。

高大的刘成栋坐在正中,刘元刘盛两兄弟和熊大春坐在两边,下面是十来个小头目。

“启禀寨主,今年的天时不错,地里的收成加上山货,基本可以自足了。”刘元喜气洋洋地说道。

刘元的亲弟刘盛却想到了赵疤子,他对这位宿敌充满怨念,“要是那帮兔崽子不来捣乱就更好了。他娘的,年年过来捣乱,真该把他们杀个干净。”

几位小头目点头,很认同刘盛的话。这时,另一个声音响起:

“清风寨的赵疤子是收了蔡京那奸相的钱,还想把明月寨夺过去,非找咱们麻烦不可。”熊大春方面大耳,满不在乎地说道。看他的神情,似完全不把赵疤子放在眼里。

几位当家不再说话,堂下的小头目交头接耳,多是议论今年明月寨的收成和安全。

“听说李小夫子和一帮孩子发现了鱼道,这是大好事啊。如此一来,咱们寨子的吃食增加一些,兄弟们也能多补充些荤腥。”姓黄的中年头目说道。他是很早便追随刘成栋的头目之一,人称老黄。

老黄一心想着迎娶刘素素,控制明月寨,觉得李响很刺眼。

听老黄这么一说,堂内一片安静,在场众人神色各异,善于谋算的熊大春抚须不语。

鱼道带来的可不只是食物这么简单,重要的是话语权。谁把持这条鱼道,谁的麾下便会更强一分,这是肯定的。

“鱼道只够两百人的吃食。我的意思是,把鱼道交给李响看管,以后蒙学的崽子们就在他那里用饭,公中补上一些盐米,蒙学也要将一些鱼交给公中。”刘成栋开始说话,几位当家和所有的小头目认真听着,“各位家里都有儿女,即减轻些负担,还能少些麻烦。公中也不必再派人专管此事,免得浪费人力。大伙儿意下如何?”

刘成栋人高马大,左额头有一大块刺青,右边脸上还有一条刀疤。乍听起来,刘成栋好似在商量,但他却眯起眼睛,扫过几个眼神闪烁的小头目。

明月寨本就以活不下去的原刘家庄村民为核心,刘成栋又牢牢控制着寨兵和公中,说是一言九鼎也不为过。

其他几位当家都盼着受招安,据说已经有些眉目,再加上和刘成栋的私下关系,自然不会在这种小事上有不同意见。

在场的小头目基本都有孩子,也不会反对寨主的建议,他们对李响有好东西先紧着孩子们的做法非常满意。

没有孩子的小头目,比如老黄,也不会为了几条鱼得罪大多数人。

李响保住了利益,但刘素素要从旁协助,也是监视。李响来历不明,被怀疑也是正常的。

李响听说刘素素要过来“搭伙”,心里一阵激动。

刘素素高挑清秀,几乎和李响一般高,不符合大周的审美观,但李响喜欢啊!

李响这厮醒来之后,动不动就以报恩为由,往刘素素那里跑。寨民看到后,还以为这厮多重情义。

刘素素身材高挑,鹅蛋脸,皮肤雪白,双目很有灵气。毕竟是动情的年纪,李响在明月寨又显得那么不同,刘素素对面色白皙、身材挺拔、长相斯文的李响很有好感。

刘素素还在李响身上发现了一件东西,一个秘密。

事情是这样的:刘素素在水潭里救下李响时,在他身上发现了一个铁疙瘩,会唱歌。素素当时吓了一跳,但那个东西很快没反应了,刘素素觉得不好意思,没有告诉李响。

李响当然不会知道,他居然有随身物品落在刘素素手里。

李响现在很兴奋,心想:没想到大当家这么好,居然把女儿送给……咳咳,是过来帮自己。

从此之后,李响便和刘素素一起把持蒙学和鱼道,过起了有羞有臊的生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