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罪网 > 正文
第一百七十七章 中毒
作者:狐狸的茶  |  字数:3008  |  更新时间:2019-03-11 13:45:54 全文阅读

这话说的孟小川心里难受,他咬咬牙,看了看不远处病床上的沈墨说:“沈教授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呢?如果他醒过来了,我们就能知道他在暗自调查什么了,知道他在查什么了,就知道哪里触碰到要害他的人了!”

“我想,他应该是调查了纪廉风老师的过去。”其实李进这个猜测,只是单纯凭对沈墨的了解。具体他到底查了什么,李进也不知道。

这个时候,病房门意外的被敲响了。李进使了个眼色,孟小川就去开门了。没想到,门外站着的这个西装笔挺抱着一大束鲜花的人,竟然是郁少君。

李进看到他,也站起了身。回头看了一眼昏睡的沈墨,这才迎上来,轻声问:“郁总,你怎么会来这里?”

“我去了警队找你,是他们告诉我的。沈教授他……还好吗?”说着,郁少君把鲜花递给了李进。李进接过鲜花,有些难掩深沉的回了句:“还好吧。”

“我就不进去了,咱们在外面走走吧。”郁少君看向李进。

“嗯。”李进把花递给了孟小川说:“你在这儿看着沈墨,我一会儿就回来。”

孟小川点头如捣蒜,一个劲儿的“嗯嗯嗯”!他知道,李进现在最放心不下的,就是沈墨的安全。

安置好病房里的事,李进就跟着郁少君走到了走廊外。一路上,李进的神色始终阴郁,就连郁少君看的都皱起了眉。

“李队,即便在你自己的生死关头,我也不曾看过你现在的神情。沈教授能平安无事,已经是最大的好事了。”话语中不能听出,郁少君多多少少已经知道沈墨的事情。警队的动静闹的那么大,李进因避嫌离开了这个案子,新换来的肖鹏飞又是一个咋咋唬唬的人,闹的沸沸扬扬,想不知道都难。

不过李进并不打算和郁少君提起这个案子,他只是有些疲惫的点点头说:“没关系,大风大浪放马过来就是了。只要我还活着,沈墨平安,我就有信心能扳倒那些邪魔外道。你那么晚还特意跑来,我替沈墨谢谢了。”

郁少君淡淡的笑了下说:“不用那么客气,我刚刚去警队的时候,在审讯室外与一个女人擦身而过。看样子,那位负责案件的警察正要录口供。那个女人,我好像见过。”

“嗯?唐糖?”李进精神了起来。

“嗯,这也是我那么晚特意过来的第二个原因。几年前,这个女人和郁氏下属公司有过合作。为求更近一步的合作,她去公司找过我。只是,她作风放荡,心术不正,怎么看也不是一个适合合作的生意伙伴,于是我拒绝了再次合作。那时候,她还试图靠关系打动我,说是她有一个什么人……是刑警队长?因为当时确实没往心里去,所以记得不太清楚了。”郁少君有些抱歉的看着李进。

“队长?纪廉风吗?”李进只觉得脑子里轰的一下子。

可郁少君却很肯定的摇着头说:“不对,不是这个名字。我怕记忆有误,误导了你。还是回警队之后再查查吧。总之,这个女人身份背景很复杂,而且为人又心怀鬼胎。我相信沈教授定不会与这种女人有所牵连,你沉住气,一定会水落石出的。”郁少君抬起手,轻轻拍了拍李进的肩膀。

也许是多日来一次一次的打击,让李进深感心力交瘁。也许,是这段日子接触以来,对郁少君屡次帮助和支持有所动容。这个时候的李进,没有任何心防,也没有任何对富商的偏见,只用最真诚的目光回应了郁少君的安慰。

“如果有需要,我可以叫人来帮忙。你也不能一直守在这里,就算你不管案子,身体也吃不消的。我可不希望,我费尽心力救回来的人,最后又自己把自己折腾垮了。”郁少君玩笑着说。

李进点点头:“放心,有需要请你帮忙的时候,我一定不客气。至于那个女人……如果能从过去的合作中找出些关于她的消息,我就更加感激不尽了。因为她现在是一口咬死沈墨的人,想查出她的目的和作假的线索,就得从了解这个人入手。”

“我会尽力的。不过不管这种事是谁干的,我都觉得十分唾弃。”郁少君俊雅的脸上,丝毫不掩饰厌恶的神情。

李进看到后,无奈的笑了下:“罪犯嘛,怎么会有正人君子。他们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现在我和沈墨暂时不能参与案件了,也不知道那个冥王会不会有所动作。”说着,李进揉了揉生疼的太阳穴。

郁少君暗了目光,低沉霸气的说:“这种低级的罪犯,我相信很快就会被捕。不入流的手段,就算是在罪犯中恐怕都会被唾弃。你不要太忧心,趁着这段时间,好好休息下也好。你身上伤势还需要调养,沈教授现在也不可能起来跟罪犯拼命,你们都休息休息吧。那个唐糖的事情,我会尽力而为,有什么消息,我再通知你。”

“好,那就谢谢你了。”李进送郁少君离开,再回到病房的时候,就看到孟小川趴在沈墨的床边睡着了。

想来,他一定很累了。

李进走过去,轻轻拍了拍孟小川,孟小川顿时一个激灵,警惕的看着周围,又看了看床上的沈墨。最后才委屈的看着李进说:“对不起李队,我怎么睡着了……”

李进笑了:“你太累了吧,快回去好好睡一觉吧!这里有我就好了。”

“可是李队,你也得休息啊,我和你轮流看着沈教授吧……”孟小川揉了揉眼睛。

李进摇头说:“不用,你要休息好,集中精神在案子上。现在我无法插手,你沈哥的清白,可就要靠你们几个人了,尤其是你,唯一一个在肖鹏飞专案队伍里的人。”

孟小川忽然觉得肩头的责任从未如此沉重,李进现在的表情,有无力,有寄托,他是真的把希望放在了孟小川的身上,让他在这个案子里,代替了自己。

郑重的点点头,孟小川说:“李队,你放心!我一定很紧案子,有什么消息,我会随时告诉您。您也注意休息,我明天晚上再来,沈教授的衣服我拿走了,明天一早就去做硝烟检测。”

“嗯,去吧。”李进把孟小川送到门外,这才尽露疲态的坐在了沈墨的床边。

他仰着头,闭着眼睛,自言自语。声音里透露着说不尽的疲惫。

“沈墨,你快点醒来吧……我现在很需要你,很担心你,不知所措……我很后悔,那个清晨我为什么没有听你说完那句话再离开,为什么明知道危险,还是答应了你让你暗中调查,为什么明知道他们有可能骗我,却还是相信了几天,延误了找你的最佳时机。我应该放下案子去找你的,那样你就不会受这样的罪了。你曾经跟我说过的猜测,虽然我们都不愿意相信,但是眼下正在一点点被验证。如果你是因为调查老师的死而遭遇这一切,我的心里只能更难受。因为你所承受的无妄之灾,不白之冤,都是替了我。你原本可以在法医室里安安静静地做你的教授。却为了帮我铤而走险。我虽然不能亲自调查你的案子,但是你放心,我一定还你清白!那个女人说……她和你的关系匪浅,现在证实了是假的,慢慢的,她所有的谎言都会被拆穿!我一定抓出背后主谋!也许……如此武断办案会让他们质疑我办案的公平,但是沈墨,我了解你。不管有什么人,把多大的罪过放在你身上,我都会和你一起背。全世界都不相信你,我也会信任你。就算你连自己都不能信任的时候,你也还可以选择相信我……”

李进就这样仰头靠在椅子上,闭着眼睛低声的说着自己的心里话。这番话到底是说给谁的,他自己也不知道。也许是对沈墨说,也许是对自己说。最好的朋友此刻正饱受质疑和猜测,这是李进遇到过的最大心理挑战。看错一步,心入地狱。做错一步,万劫不复。

病房里安静的仿佛都能听见点滴注射流动的声音,凝固的空气里,传来了一声有些虚弱的叹息:“李进……从来没有看你这样感性过……”

李进猛然睁开了眼睛,坐起身子看向了床上的人。

只见沈墨轻轻眨了眨那双好看的眼睛,努力的露出了一个微笑。俊美依旧,只是太过苍白。

“你醒了?!”李进激动的站了起来。

“嗯……让你一次性说出这么多感人肺腑的话,想不醒来也难了。”沈墨还在故作轻松的开着玩笑,但是声音却十分的虚弱。

“你…你等我一下,我去叫医生!”李进激动之余,还是想起了现在最该做的是什么。

可是沈墨却开口拦住了他说:“我只是中毒,没有外伤,你不用这样紧张。我知道自己的处境,让我把该说的话对你说完。”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