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罪网 > 正文
第一百七十一章 凶手
作者:狐狸的茶  |  字数:3003  |  更新时间:2019-03-08 12:09:17 全文阅读

大概,又过了两个小时左右。正低头揉着脖子的李进,忽然听到了一阵轻微响动!他抬眼看去,一个黑影,正快速的闪进了村长的房间!

李进立刻警惕了起来,他迅速靠近柴房门边,观察着那个黑影的动作。

  他的变化让一旁的孟小川也察觉到了那个黑影的潜入,也跟着紧张了起来。

  孟小川看着李进,惊讶中还有深深的崇拜。这凶手竟然还真如李进所说的那样,不但不是沈叶,反而完全没有要停手的意思!看来,今天李进散布出去的消息,大概就是为了给凶手听的吧。

  李进伸出右手做了一个放慢动作,别出声音的手势。然后就猫着腰,轻手轻脚的走出了柴房。孟小川跟在李进的身后,小心翼翼的朝着村长的房间走去。

  到了门口的时候,孟小川还积极的用手势示意着李进,他们一个踹门,一个盯死窗户,以防凶手越窗而逃。但令孟小川没有想到的是,李进却摇了摇头,直接否定了他的想法。

  他们靠近村长的房门,一左一右站立在大门两侧。此刻,屋里还没有听到任何动静。也许,凶手还没动手。要救人,就得趁现在了!

  就在孟小川准备询问李进意思的时候,他分明看到了李进的眼里有一抹异样的情绪。那感觉……完全不像是平日里刚毅果断的李进。

  孟小川这么一愣神儿的功夫,李进就已经扶上了门把手,直接打开了门。

  一片漆黑的房间里,只能听见村长战战兢兢的喘息声。李进随手在门边摸到了开关,灯光乍现,这才看见……一个身穿黑衣,头戴黑帽的人,此刻身子正背对着门,手握着一把尖锐的匕首,刀尖正指着跪在床上的村长。

  孟小川见状不由得大惊:“李队说的果然没错,你还真敢继续犯案啊!你眼里还有没有王法了!我警告你啊,赶紧把你手里的凶器放下,别等我们出手!”

  这个凶手没有动,没有转身,但是也没有要放下匕首的意思。跪在床上的村长,一个劲儿的摇头痛哭。也不知道他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绪,是害怕?还是难过?为何会如此怪异?

  孟小川看向李进,不明白今天他的这位李队为什么会这么淡定?平时看见真凶出现,并且挟持人质的情况下,他早就出手了!

  李进的神情让孟小川捉摸不透,于是他忍不住问了一句:“李队……您……这……”

  李进没有理会孟小川,而是用一种很平和的语气对那个凶手劝道:“算了……别再错下去了,你把刀放下吧。”

  看着凶手的背影微微颤了一下,孟小川更好奇了。李队怎么可能对一个凶手这么柔声细语?他竟然在规劝凶手?并且这个凶手还有了反应。

  李进似乎是叹了口气说:“把刀放下,转过身来,我们谈谈吧。你早就想到会有这么一刻了,不是吗……”

  那个凶手把头低的更低了,他缓缓放下了握着匕首的手,慢慢的转过了身来……

  等到他完全面对着李进和孟小川的时候,孟小川瞬间就瞪大了眼睛!他用一种极度震惊且难以置信的声音颤抖着开口道:“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呢!枫儿……怎么……怎么会是你!!”

  轻轻摘下宽大的帽子,那张秀丽的脸赫然的出现在了李进和孟小川的面前!枫儿缓缓抬起了头,她用同样痛苦的表情看着孟小川,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不!这不可能!枫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孟小川已经抓狂了,他完全不能接受眼前这一幕,这比今天沈叶的死更加让他无法接受。

  枫儿流着泪,非常悲伤的说:“对不起……小川哥,对不起……李队……我不是故意想骗你们的,对不起……”

  孟小川红着眼睛瞪着枫儿,呼吸急促不平稳。他现在就好像是在一场噩梦里,只盼望着自己能够快些醒来。

  李进伸出手把孟小川往后推了推,然后自己站了出来,面对着枫儿问道:“所有的事,都是你做的,是吗?”李进表面看似平静,但是他那微微蹙着的眉,却也完全表露出了他现在的痛心。

  枫儿闭着眼睛,点了点头哭着说:“是……都是我做的。”

  “当年那辆车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李进在问出这句话的同时,也看向了一直跪在床上痛哭的村长。

  提到这个问题,枫儿的脸色从悲伤中冷了下来。她狠狠的盯着村长,咬牙怒道:“当年那辆车上到底发生了什么,都得问他!!”

  村长哭着连连摇头:“对不起,对不起啊,枫儿!我本以为你永远也不会知道,我是真的没想到你竟然知道了这件事……是我不对,是我们混账!对不起!你就原谅我吧!”说着,村长又深深的垂下了头。

  枫儿冷冷的看着村长痛哭的样子,然后缓缓说道:“七年前,村子里的小巴遇到了劫匪。他们虽然只有四个人,却不但抢劫了车上的财物,还轮.奸了售票的沈叶。这些平日里满嘴仁义道德,大男子主义的人们,当时都成了缩头乌龟!紧要关头,唯有一个人站了出来……为了救沈叶,拼死和歹徒抵抗。可是他的手里没有武器,歹徒的手里却有刀!四个人打他一个人,很快他就身负重伤了!但是…!坐在车上的这些懦夫们,他们就眼睁睁的看着那些歹徒将那个人捅成了重伤,还仍然袖手旁观……!没有一个人帮他一把,没有一个人站出来帮他一下啊!!九个人……一起冷漠自私的看着那四个歹徒痛下杀手!整辆车里,好像全是来自地狱的恶魔!只有他一个英雄!没有人出手帮助沈叶,只有他站出来帮助了沈叶,可到头来,他却死的比沈叶还早!!这就是好人好报?这就是做好人的下场吗?!天理……天理到底在哪里啊!!这世界到底有没有天理?!”枫儿声音嘶哑的大声哭喊着。

  那声音,悲切,痛苦,愤怒。那个清纯可人的女孩不见了……眼前的枫儿,充满了仇恨和愤怒。

  孟小川就愣在那里怔怔地听着,眼睛已经湿润了。

  只听枫儿继续哭诉道:“这些禽兽不如的畜生……他们袖手旁观,冷漠无情也就罢了!可在歹徒们离开之后,他们竟然开始担心那个英雄会把他们当缩头乌龟的事情说出去,于是决定将重伤的他扔下车!也许他们不知道,那个时候……英雄已经奄奄一息了。然而,他怎么能瞑目?这一车的人,用冷漠旁观的目光,杀了他一次又一次!那一刻,他一定绝望透了!这个为了救人而重伤,最后又被他们扔下车死去的英雄……就是我的父亲……”说到这里,枫儿已经哭的泣不成声,那种悲伤的哭声,让人听的心都碎了!

  李进看了一眼村长,孟小川更是怒不可遏的攥紧了双拳,怒目瞪向村长。

  村长老泪纵横的顿足捶胸:“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啊……当时看着枫儿她爸已经快没气了,浑身都是血!我们就彻底慌了!这回了村子之后应该怎么交代?我们怎么对枫儿和她的妈妈解释?全车的人都没事,只有枫儿她爸惨死了。最后,我们决定把事情隐瞒起来。我们先是威胁了沈叶,告诉她只要她多嘴,我们就把当天的事情散播到十里八乡都知道。然后我们就想着怎么处理枫儿的爸爸……就在你一言我一语的争执中,慌了神的老储在一个急转弯失控了,车子就翻了下去。结果司机位置伤的重,不治身亡了……那另一个死去的人,就是枫儿的爸爸……我们虽然都受了轻伤,但是都没太大的事。之后我们这些人就做了一个约定,谁也不许再提起那一天的事情,就当没有发生过!我是真的没想到……枫儿怎么会知道……”

  在听着村长叙述这段事情的时候,枫儿那本来纯净的双眸,似乎要被仇恨燃起来火来!

她举起匕首指着村长说:“当作没有发生过?我妈就是因为我爸的死,才悲伤过度自杀的!!我从十几岁就没有了爸爸妈妈,靠自己独活!!我妈临终前最后交代我的事,还是让我努力自己活着,不要给村里人添麻烦!她可能到死都不知道我爸到底是怎么死的!谁能想象,我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夜夜的哭泣,也换不回来我双亲的生命!我只有白天努力笑,晚上自己哭!如果不是沈叶告诉了我这个真相,我还真是永远也不会知道!”

  说完,枫儿流着泪仰头大笑:“哈哈哈…天理?报应?全都是假的!!我爸是个好人,是唯一一个出手相救的人,最后却死的那么不明不白!而这些冷血的懦夫,他们却一个个都活的好好的……这是不是很讽刺?该死的到底是谁!”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