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罪网 > 正文
第六十二章 剥削
作者:狐狸的茶  |  字数:3078  |  更新时间:2018-12-08 12:12:01 全文阅读

李进在一旁看着李伟志的一举一动,每一个表情眼神。直到他完全表达完之后,李进这才冷静淡定的缓缓开口说道:“对你现在的状态,你我都心知肚明。这样聊下去虽然很尴尬,但是我不介意奉陪到底!在我看来,当我给你列举罪证时,你的反问式的攻击恰恰说明了你的心虚和伪装。你口口声声说自己是命运多舛的小老百姓、时运不济,命运坎坷。这么多看似无奈的变态,其实都证明了你不太适应正常的基本的社会准则,对你生活中的一切都处于不太满意的状态。你的言语里充满了不负责任的表现。你的谎言信手拈来,演技精湛,说明你很喜欢说谎,并热衷于这种体现方式。对我所说的人皮惨案,你表现的漠不关心,即便不是你做的,你也并没有表示出任何同情。你冲动行事,做事不计后果,没什么计划,随心行事。敏感易怒且富有攻击性。反社.会人格的七个标准,超过三个就可以确定为反社.会人格了,而你,七个全占了。我想,你这技术肯定不是一朝一夕练成的,肯定付出了不少时间练习吧?你说你过去有二十年的苦难时光,那就是说,你有一个很不美好的童年和青年时期。我很好奇,你到底是在叛逆期经历了多大的不幸,才变成了今天这个样子?”

李伟志听完李进的话,第一次有些面色不善的挑眉说:“诶……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是不是警察啊?张嘴说话不但不负责任,怎么还像个神棍一样?还有没有王法和天理,你就这么上下嘴皮子一碰,就神机妙算似的定了我的罪了?还有啊,有几点我必须为我自己反驳一下。你说我缺乏同情心,这我还真就很不服气。当今社会,每个人都自顾不暇,疲于奔命。你让我去同情谁?谁又来同情我呢?我自己下个月的房租、电费、水费、电话费都还没有着落呢,你让我去同情聊斋故事一样的人皮惨案?呵呵,您不觉得这样很可笑吗?我不像你们,一个个仪表堂堂,风光无限,八面威风,吃喝不愁。我只是个没什么本事,每天努力养活自己的可怜人,实在做不到您那博爱的胸怀。真要说到死,我倒是宁愿什么人皮惨案的凶手看上了我,反正活着也是受罪受累,自己死又没勇气,还不如碰个杀人魔给我来个痛快的呢!这年头,谁遭罪谁自己知道。打碎牙嚼了充饥的人,就不要逼我立普渡众生的牌坊了好吗?再有,你们说我有攻击性,那是不是只要不认罪,反驳你们,就算是攻击?老百姓还能不能张嘴说话了?我说警官,我有个建议啊,你们最好还是别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我是真的不知道你们说的是什么。您有这功夫,不如为我们纳税人做点儿贡献,赶紧去抓真正的凶手。至于我这儿呢,赶紧去把精神医生找来,还我清白。”李伟志非常有自信,好像他有十足的把握能过的了精神鉴定那一关。

   李进表面上不露声色,可心里却开始重新审视眼前这个第一印象很不入流的罪犯了。现在铁证面前,他竟然可以毫不在意,巧舌如簧。除去他表演型人格以外,恐怕他的背后还真的有一个很厉害的人。就算李伟志不入流,那个背后操纵一切拿他当棋子的人,肯定是入流的。

   李进在刑警队审案无数,他知道,现在这种特殊情况下,应该是什么也问不出来了。李伟志的气势正盛,所有的问答在他脑子里都已经对答如流了。而且保不齐还有更多的“演讲稿”正在大脑中彩排。现在审他,是真的浪费时间。自从他开始表演“人格分裂”,似乎越来越自信了。他完全就不在乎精神鉴定,这是唯一让李进有些头疼的地方。

如果李伟志的背后真有一个人在操控一切,那么,那个人不但对精神病学和心理学非常了解,对刑法肯定也是了如指掌。刑法第十八条,就是李伟志精湛演技和成竹在胸的信心根源。

精神病人在不能辨认或者不能控制自己行为时候造成的危害结果,经法定程序鉴定确认的,可以不负刑事责任。

   当然,不是随便个正常人都能靠这个混过去的。因为有法定鉴定这一关,所以想钻这个空子基本不可能。但是李伟志既然这么胸有成竹,也自然是有他的原因。想到这里,李进不再多说,挥手招呼了韩城和孟小川,没有在意李伟志疑惑的眼神,相继离开了审讯室。

反正还有时间,只要人皮还在这里,李伟志就暂时别想出去。现在得让李伟志的精神懈怠,才能找到合适的审讯时机。

   回到办公室,李进一直静静地坐着,重新思考着审讯方式。

孟小川就是看不得李进这个样子,这会儿抓了抓自己的头发,然后凑近了李进,费解的问:“李队,您到底在想什么呢?那个混蛋明显就是装的嘛!”

“嗯,可就算我们知道他百分之九十是装的,那又能怎样?他的表现,申请精神鉴定我们也不能驳回吧?”李进抬眼看了看桌旁怔托腮苦想的孟小川。

一直站在一旁的韩城,这会儿闷声闷气的来了句:“哼……打一顿就好了。现在的罪犯,真是越来越让人无法理解了,即兴表演这种事都说来就来。”显然,韩城一时半会儿还接受不了眼前的变化。明明已经人赃俱获了,可现在审讯却陷入了僵局。

李进苦笑了下说:“韩城,你要是想放了他,那就动手好了。一旦他上告咱们刑讯逼供,那他说的,做的一切,就都不算数了。如果我们不能把证据砸死,那他就会翻来覆去的翻供,你们明白吗?”

韩城点点头:“我知道,李队。我就是说出来出出气罢了,不会真那么做的。那混蛋刚才现场翻供的手段我们已经见识了,可我还是不相信他真的有精神病。在郁氏集团的时候,我看他比谁都精神,哪里像有病的样子!”

韩城和孟小川说的话,李进何尝不知道呢?可现在面临着精神鉴定的问题,李伟志的成竹在胸,让李进开始有些没把握了。一旦放走了他,暗河这条线索就又断了。再想抓这个案子,恐怕就得等冥王下令再杀人的时候了。

李进稍微思考了一会儿,就对孟小川说:“李伟志对咱们三个人,已经有了充分的抵抗意识。不管我们问什么,他都会用反击的方式回答。针锋相对的情况,就是刚才那一幕。实在不行,他就来一出人格分裂。你去把沈墨叫来,让他去试试。沈墨在心理学方面也很强,如果能找出李伟志这么自信的原因,就好办了。”

孟小川还来不及感叹一下他们全能的沈教授,李进办公室的门就打开了,随着一个优雅的身影走进来,同时也响起了沈墨好听的声音

“李进,你是应该给我发几个人的工资,才能继续这样剥削我呢?”

说话间,沈墨已经站到了李进的面前。那风雅从容,清丽不凡的样子,哪里像是刚刚从法医室和一张人皮战斗完的模样。

李进看了一眼沈墨手里的报告,然后叹了口气说:“唉,看来是坏消息。如果是好消息的话,你会迫不及待电话就告诉我了。而不是清洁完,换完衣服,才亲自过来。”

沈墨微笑:“嗯……李队的洞察力始终都在线。”

“了解你罢了,说吧,有多坏?”

沈墨把那份报告随手放在桌上,然后坐在了孟小川的旁边,有些慵懒的说:“有的时候,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同样,有的时候,没有消息,就是最坏的消息。那张人皮上,我没有找到任何或好或坏的消息和线索给你。唯一能告诉你的,就是这个动手的人,手法娴熟,技艺精湛。如果不是无数次用人皮做过实验,是绝对不能达到这样效果的。因为人皮和动物皮有区别,这是小白鼠代替不了的实验。”

李进有些丧气:“那这个消息还真是够坏的,你是说,这个人已经剥皮剥到很熟练了,是么?”

“朱元璋发明了剥皮揎草,魏忠贤还特意加以改良,这证明剥皮这项事业自古就有不少人垂青。在变态的眼里,说不定还是一项很挑战技术的手艺。”沈墨微笑着说。

“以你的手艺,做到这样有问题么?”李进问。

“没问题。”沈墨从容回答。

“那就是说,这个剥皮的人,或者说卡戎,至少得拥有了我们警队顶级法医师的解剖手段。”李进面色微沉。

“是的,至少。”沈墨毫不在意打击李进,还特意纠正强调了一下。

“那我们更要尽快接触这个危险人物了,别说冥王,我们连冥王的手下还没摆平呢。所以沈墨,我不是剥削你,如果不能搞定李伟志,那我们就离卡戎依旧遥不可及。”李进说完,不管沈墨是否答应,就把刚刚审讯室里的一切,以最详细的方式,亲自转述了一遍。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