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莫文的修仙生活 > 正文
第十七章 钱家
作者:半月古雅  |  字数:3153  |  更新时间:2018-07-06 11:38:25 全文阅读

第二天小宝醒了。他醒来后便边揉着惺忪的眼睛边向他娘要饭吃。

看着他那灵动清亮的眼神就知道他整个人已经好了起来。

一直守在一旁的小闺女瞧于真正的放心了。闻讯而来的老村长左一个小宝又一个小宝亲昵的喊着,好吃好喝的摆了一大桌。

而远在县城的钱家一大早便闹了起来。

钱有才正灰头土脸的蹲在屋檐底下,中气十足的钱家老母正喋喋不休的咒骂着,原因无他,只是因为他儿子趁她不注意的时候让他媳妇带着那讨债的儿子回了娘家。

“我就说那孩子邪的很,自从他来到我们家后,咱们家便到了八辈子霉了,原本日进斗金的绸缎庄,现在勉强维持着绸缎庄的运营。你怪我?人家半仙都说了那小鬼便是厉鬼转世,讨债的。等他修炼有成,便祸害全家!”

蹲在屋檐底下的钱有才听得几乎喘不过气来,浑身煞白的骇人,满脸阴沉的咬着牙说道:“娘,不管怎么说,那是我亲儿子。俗话说虎毒不食子,我怎么能够……能够……烧了他呢!”

钱母一听顿时炸毛,指着钱有才的鼻子骂道:“你是真的不知道还是假的不知道,半仙都说了他不是你的儿子,不是你的儿子,你还在说。”

“娘,小宝是我们看着长大的呀。人心都是肉长的,你怎么能够下的了手呢!”钱有才浑身哆嗦看着眼前面目狰狞有几分陌生的钱母。

钱母才不管儿子的打量的神色,早已经被半仙洗脑的她坚定的认为小宝不是她的孙子,而是厉鬼转世,是个祸害,她得在他成长之前斩草除根。

“我不管你怎么想的,不烧也得烧,祸害人的东西。甭以为莫娘将他带回娘家就行了,我钱家的子孙他莫家还管不着……”

接下来的话,钱母没继续往下说,只转身进了屋子,将家里其他装死的男人都喊了起来,小声的嘟囔着,似乎在劝服钱有才也似乎在劝服自己:“有才,听娘说,这世上夭折的孩子还少吗?你就当他是夭折的吧!你还年轻,儿子还有的是。”

无论怎么躲也躲不过的钱有才他爹钱大富,他大哥钱有成和他弟弟钱有图一脸无奈的踏出了房门。

这个时候的人大多信鬼神,自从认为小宝鬼上身后,钱家的其他人都下意识的绕着小宝走。而现在有半仙断言小宝那是厉鬼转世,钱家的其他人真真就想如了半仙的话直接将小宝给烧了,但是他们没有这个胆量。幸好现在有一个钱母在前冲锋陷阵,他们便在她身后暗搓搓的添柴加火。

钱母带着丈夫和儿子便气势汹汹的往莫家村走,一路过去,但凡有人出声询问,他们便将事情一股脑儿的说出来,力求让所有的人都知道他们钱家并不是丧心病狂要烧死自己的亲孙子,而是小宝是厉鬼转世,为了他不祸害人家,他们也只能够按照半仙所说的那样烧了。

这会儿听着外头的动静,纷纷出来看热闹。经钱家这么一宣传,很快一群爱凑热闹不怕事儿的人就跟在他们的身后呼啦啦的进了莫家村。

这边小宝一觉醒来发现整个世界都不一样了。首先他来到了外公家。咦,他什么时候来到外公家的?小宝想了一想没有想到便将这疑惑扔在了身后。外公对他可好了,给他准备了很多好吃的,好喝的,一直都很有耐心的听他心中那些天马行空的想法。

娘也变得格外温柔,就像他不小心将碗筷摔到地面上她也不会像从前那样横眉竖眼揪着他打骂一顿。她眼神中的温柔都快要变成水滴出来了。

小宝最讨厌的就是舅舅了,舅舅拿着一碗黑乎乎的药要他全部喝下去。小宝无论怎么撒赖,舅舅还是板着脸硬灌他喝下去。

老村长看着小宝那苦的皱起来的小脸可是心疼了,二话不说便杀了一个老母鸡直接炖了汤。那肥硕的大鸡腿是他给小宝的的安慰品。

于是,等到钱家的人带着一群人来到老村长家的时候正好看到正坐在椅子子上晃悠着双腿吃着鸡腿满嘴流油的小宝一下子就懵了。

小宝瞧到人群中的钱母眼前一亮,拿着鸡大腿直接从椅子上跳了下来,来到她的跟前,极为孝顺的道:“奶,嗤鸡大腿。”手中地鸡大腿毫不犹豫的送到钱母的口边。

“小,小宝?”钱母瞧着眼前行为举止正常的小宝迟疑的喊道。

“奶,怎么了?”小宝歪了外头有些奇怪的看着钱母,奶这是不想吃鸡大腿吗?

“你们来这里干什么?”刚从茅房回来的老村长一瞧见这么多人站在自家的门口开口问道。

他抬头仔细一瞧,哟,钱家一家子都在里面,小宝也在里面。

老村长顿时脸色剧变,飞快的上前一把抱起小宝,一脸警惕的瞧着钱家一家子。

小宝是个不知事的,被外公抱了起来后依旧一脸乐呵呵的,将他奶不要的鸡大腿往嘴巴塞了一口,觉得鸡大腿味道依旧那么好吃,瞅了瞅奶奶,见她依旧一脸懵逼的,嘟了嘟嘴,半晌后将鸡大腿塞了一口给外公,笑眯眯的问道:“好吃吗?”

“好吃!”老村长从鸡大腿上轻轻的咬了一小口,然后又推回去,摸了摸小宝头,“小宝自己吃,外公那里还有呢。”

小宝终于心满意足的低头开啃鸡大腿。

“亲家,这是,这是……”钱母终于回过神来不可置信的的盯着小宝喊道。

“小宝已经好了。”老村长颠了颠怀里的小宝,若有所指的说道。老村长不傻,瞧着钱家带着一群人直接闯了进来也知道他们不是来走亲戚的了,再瞧瞧他们看到小宝如见鬼般的神色也大概将他们的来意猜到了几分。

这么一想老村长脸就耷拉了下来,转身将小宝交给在厨房李忙碌着的小闺女,嘱咐她不要出来。

“不可能。”钱母尖叫道,他们家之前想尽办法也请来了附近所有的高僧道士也没有办法将小宝给治好,怎么莫娘将他带回她的娘家只过了一夜就好了呢?半仙可说了,那是厉鬼呀,难道那厉鬼知道他们要烧死他所以故意做出这般迷惑人的模样?钱母越想越觉得有道理,面部表情变得凶狠了起来,“那是厉鬼,你们可不要被骗了!”

老村长可不知道钱母心里想的,听钱母这么一说,瞪了她一眼,冷冷的道:“怎么不可能?小宝可是得了“癔症”,你们不寻思给他找大夫看病反而弄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老村长说到癔症两个字的时候特意加重了音,一脸不屑的看着钱家人。

“什么?”钱母一愣。

“哎呦,你们不知道呀,我们村的莫文昨天就将小宝给治好了,说小宝是的了那个什么癔症,哎呦,当时可是有很多人看见了的。”围观的人群中就有人是昨天围观了莫文整个治病过程的人,昨天他们瞧不出莫文的治疗效果今天便想过来看一看,却没有想到刚好碰到钱母带着一群人气势汹汹的闯进了老村长的家。

“是呀是呀,没想到,莫文挺有本事的。昨天瞧着小宝满村子乱跑的样子,我还真的以为是鬼上身了呢,兴奋的跑去围观,却没有想到原来是得了癔症。”

钱母听了宛如晴天霹雳,缩了缩脖子,艰涩的问道:“真的是癔症?”

“呐,不是癔症是什么?昨天莫文只是让他泡泡药浴今天就完全清醒了过来。噢,你说鬼上身,厉鬼?呵呵,谁真正见过鬼了?!”

“就是,哎呀,我看本来就没有鬼只不过这人的心里有鬼。”

这一下子,钱母要死的心都有了,嘴巴却固执的说道:“那半仙可不是这样子说的。”

说到半仙,有村民便忍不住了,远远的问道:“你不会遇到骗子了吧?”

“应该是遇到骗子了。”有人肯定道,这样行骗的手段并不少见,从前大家只不过将她当做八卦来议论,丝毫没有记挂在心上,万万没有想到现在真的碰见了霎时间众人瞧着钱家的眼神都充满了同情。

钱大富,钱有才,和钱有图一时傻了眼,怎么想了想不到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钱有成和钱有图只好将目光放在自家老爹的身上。

钱大富讪笑着跟老村长赔礼道歉:“亲家,别恼,我们家婆娘只是过于担忧小宝所以才会这个样子的。”

不亏是当过掌柜的,脸皮厚极了,老村长一点都没有从钱母的脸上看出对小宝的担忧,不过他也无意与钱家恶交,毕竟自己的小闺女最后还是要回钱家生活的。

正在这个时候莫观海回来了,今天早上外甥闹着不吃苦苦的汤药,为了哄他他爹杀了家里的一只老母鸡。莫观海瞧着便跑了一趟镇上买了一些糖回来打算用糖来哄外甥吃药。

其实莫观海对他妹夫一家的感观并不好,远远的对钱家人点了点头便钻进了厨房。

他妹正抱着小宝一脸呆滞的坐在凳子上。

“没事吧?”莫观海边将一颗糖塞进小宝的嘴巴中边担忧的看着妹妹。

“没事。”他妹强颜欢笑的说道,半晌后,她迟疑的问莫观海,“哥,他们是来干什么的?”他们指的是钱家人。

“他们来带小宝回去的。”莫观海笑看着美滋滋的吃着糖的小宝叹了一声说道。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