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莫文的修仙生活 > 正文
第七章 不是正妻的正妻
作者:半月古雅  |  字数:3108  |  更新时间:2018-06-19 11:29:00 全文阅读

莫文刚到黄家并没有着急进去,而是在黄府转了一圈。秦东明跟在他的屁股后面也转了起来。

莫文的天赋比秦东明出色,他爷爷那看家本领已经完全学到手了。这一圈下来,真让他看出了不少问题。不过这些问题并不是黄家小儿子科举不顺的因由。

黄家人对莫文的到来,表面恭敬,语言神态中却流露出来对他鄙视和不屑。

黄老爷早已经外出寻友,大儿子呆在衙门,黄家的两个媳妇也被黄母寻了个理由赶回家,整个黄府只剩下黄母和小儿子黄珅之两个主事人。毕竟“不问苍生问鬼神”什么的受读书人的诟病,若有人借题发挥,足以够黄家吃不了兜着走。

黄珅之虽然多年靠进士都不成,可心态还是挺好的,也没怨天尤人,更是在黄母的人操持下娶了一位贤淑貌美的妻子,过着红袖添香的美好生活。他对黄母的鬼怪之说嗤之以鼻,自认为前几次考试不成都是因为自己粗心的缘故,问题出在自己身上而不是那虚无缥缈的鬼怪。今天之所以听黄母的话出来迎客,也是为了看莫文这些骗子如何糊弄他娘。

黄母将人请到正堂,急躁的她单刀直入,对着莫文又把发生在他小儿子身上的事情细细说了一遍。

黄母说起这些事情的时候,眼中都是委屈愤怒和不解。她小儿子那样聪明伶俐,读书有成,眼见着就要将黄家的门槛往上提一提却出现了这样的事情。现在外面的风言风语并不少,说她小儿子早已经江才郎尽,费尽心思考试屡屡不中,所以才找了那些荒诞的借口。黄母气的都要去找那些说闲话的人争论。

“真人,之前我们黄家对秦真人多有得罪,但是那都是迫不得已的,眼见又要科举考试了,再这样子下去我儿可怎么办呀?!”黄母边赔礼边哭诉道。现在小儿子的事情已经成为了她的心头病。

“既然莫某已经上门,不会撒手不管,一定会竭力解决。”莫文连忙拱手道。

“真的,那谢谢真人。”黄母擦了一把不存在的眼泪面露喜色,直接将十两银子塞到莫文的手中,许诺道,“如果真人能够解决问题,事后再加一百两。”在金钱的攻势之下,她不相信眼前这位真人不努力。

坐在莫文下面的秦东明嘴巴张大的能够塞下一颗鸡蛋:为什么之前黄府请他来只请他喝了一肚子的冷茶水外加威胁,难道人与人的区别就这样大吗?

其实秦东明不知道,人家就是挑个软柿子来欺负。像莫文这样一脸凶相看起来很有本事的人,人家自是不敢像之前接待秦东明那样接待他。

“真人,你可发现了什么异常之处?”黄母紧张的询问道。

莫文看着黄母,摇了摇头,唉了一声,道:“暂时没有发现什么。”

“是吗?”黄母有些失望。

话刚落,一直坐在一旁的黄珅之轻笑嘲讽道:“我看你是根本瞧不出什么吧!”

高人都是有脾气的,黄母怕小儿子气走了莫文,连忙呵斥道:“珅之,快给真人道歉!真人是个有真本事的 一定会将事情解决。”

话里是满满的暗示,莫文闻言眉头跳了跳,看着黄珅之眉宇间那压不住的黑气几乎要蔓延整张俊脸,积德行善不与他们计较。

秦东明端着世外高人的风范挂着高深莫测的笑容跟在莫文的身后,艰难忍者笑意看着黄家母子俩自找死路,他可是记得黄家之前对他的威胁之言。

因为找不出事情所在,莫文便让人送口信给莫鑫和秦东明在黄府住了下来。

因为黄府的大部分主子不在家,黄珅之又对莫文和秦东明抱着深切的怀疑,因此莫文和秦东明吃饭的时候让下人送到他们的房间里。

黄府高价请来的厨师手艺不错,两人一口肉,一口酒吃的很是开心。

莫文和秦东明都不是讲究“食不言”的人,饭桌上说话声不停。吃完饭后,围着黄府又晃悠了一圈,依旧没有什么发现。

“看来事情的关键在黄珅之的身上。”莫文琢磨一番后说道。黄珅之的面相十分奇怪,仿佛包裹着一层薄膜似的让人瞧的不精确。

“那我们现在去找他问一问?”秦东明可愁了,黄珅之一看就是不相信这个的,贸贸然跑去问他,能够问出什么。

于是两人相量着明天让黄母去问一问,或许真的有意外发现呢。

第二天天刚刚蒙蒙亮,黄珅之的媳妇张秀秀便从娘家回来了,气的黄母早饭也不吃不下了。

她废了那么多心思才支开家中的两个媳妇避开这件事,却没有想到空有外貌的儿媳妇因为思念家中苦读的相公在娘家待不住简单收拾东西就回来了。

“这是我小儿媳妇。”黄母指着服侍在她左右的一位月貌花容的小妇人淡淡的介绍道,没有丝毫为张秀秀介绍莫文和秦东明的念头。

张秀秀也不觉得尴尬站在婆母的身边看似低眉顺眼的,实际上偷偷打量这莫文和秦东明。说实话,看到莫文和秦东明两人的那一刻,她一直紧绷着的身体完全放松了下来。尽管她头脑不聪明,但是也知道婆母让她们妯娌两人回娘家住一段时间必定是有因由的——她还以为黄府出事了呢。

虽然张秀秀抬头只有一刹那,但是莫文还是将她的面相看了个清楚。

他微微皱起眉头,暗道这黄家好没有礼仪廉耻哦,居然让一位侍妾出来见客人。

黄母注意到莫文的微怔,以为他不喜张秀秀,正准备让张秀秀下去。

站在莫文身后的秦东明也瞧了个清楚,他是个耿直的,也藏不住话便向黄母责问道:“你黄家算得上是有头有面的大户人家,怎么让一个做侍妾的玩意儿出来见客人呢?”黄母和张秀秀被他责问的语气弄得一愣一愣的人。

“侍妾?我?”反应过来的张秀秀不可置信的瞧着秦东明,反手指了指自己。

秦东明冷哼一声,不屑回答这个问题,别以为黄母介绍说是媳妇就真的是媳妇,他可将她的面相看得清清楚楚的。

黄母也回过神来了,心中一怒,大声喝道:“休得胡言乱语,这是我们家明媒正娶的媳妇!”话落便恶狠狠的瞪了秦东明一眼。黄母深以为是秦东明见张秀秀姿色出人,便动了歪念头。因此再也不等其他人说话便让张秀秀回房。

看着婆母眼中一闪而过的狠辣,胆怯的张秀秀满肚子委屈下去了。

秦东明犹不甘心小声的嘟哝道:“事实就是事实,无论怎么掩饰也是事实。那女的明明就是一个侍妾。”

这个不懂看人眼色的愣青头,莫文无奈的扶着额头不敢去瞧黄母那铁青的脸色。

“有些事大家心知肚明便可,不可说出来。”莫文只好转过身小声劝告秦东明。这也间接认同秦东明之前所说的话语,那女的就是一个侍妾。

这一下子黄母再也装不出若无其事了,脸耷拉下来,冷冷的开口道:“我为我们黄府之前冒犯的事情赔礼道歉,只不过道人是非非君子之为。我家媳妇懂得廉耻自爱扛不住真人如此捉弄。”

“呃……”莫文微怔,看着黄母露出的厉色,试探的问道,“难道那真的是你们明媒正娶回来的媳妇?”

“当然。”黄母讽刺道,“我小儿媳妇虽然颜色好,却是个守规矩的名门闺秀。”

看得出黄母没有撒谎,莫文神色古怪的和秦东明对视了一眼。

“奇怪呀奇怪,如果她是你们明媒正娶的媳妇,为什么我没有在她的面相上看出她成亲了呢?”秦东明奇怪的问道。

黄母气急而笑,脱口而出:“明显你面相看不准呗。”

一语便戳中了秦东明的痛点。他生平最讨厌人家说他算不准。

想着自己强硬的后盾——莫文,秦东明冷哼一声,理直气壮反问:“老夫人,我给那么多人算命哪次不准的?哪一次出差错的?”

怪也只怪秦东明将自己神棍的形象经营的太好了,十里八乡也没有传出不好的传闻。

黄母回想自己收到的信息,也不得不相信秦东明的算卦本事。只不过秦东明说他从面相瞧出自己的小儿子和媳妇居然不是夫妻,她真的无法相信。她小儿子的婚事可是她一手操办的,那能够是假的。

看着黄母面露疑惑,半信半疑。

“让黄珅之出来就知道啦。”莫文淡淡的建议道,顺便提醒一头雾水的黄母,“按理来说那夫人是你们家明媒正娶回来的,应当和你儿子结为夫妻。但是我从她的面相看出她并没有成亲。这只能够说明……”

“说明什么?”黄母焦急的问道。

莫文喝了一口茶,润了润唇继续说道:“你儿子之前已经成亲,而且妻子未亡或者休离。”所以即使后面再娶,只能够算妾。侍妾算不上嫁娶,只能够说纳。

轰的一声,黄母晕了头,扶着桌子,不可置信的喃喃问道:“真人,你说的都是真的?”

“真的。”面相加逻辑性的推理,效果杠杠滴好,结果百分百经得住考验。

黄母连忙唤黄珅之来,将事情问清楚。她心底里还是怀疑着莫文他们所说的话的。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