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警队男儿 > 第二卷 市局重案五组
第131章 突破性进展
作者:夜行人  |  字数:3112  |  更新时间:2018-08-05 14:28:31 全文阅读

王博和邵东一样,都是将生命放在了第一位,这是他们一个从军人专业到公安的坚守,是他们的信仰。

但如今这个绑架案,却是让两个人都觉得头大,邵东也是皱起了眉头,一开始他让王博来,无外乎就是因为人质是可以被解救的,但如果绑匪一直这么悬着,换句话说,时间越长,人质的存活率就越低,被解救出来的希望就越小。

“东哥,你那边情况怎么样?”王博也知道邵东是今天刚来的,对于绑架案可能还没有自己的了解,见他良久没有回音,当下也就转移起了话题。

面对王博的问题,邵东也是苦笑了一下,当下也就把自己这边的情况和他简单的说了说。

虽然运钞车被劫案也是一片的茫然,但是对比起绑架案,起码还有事可以做,还有线索可以追,但像绑架案这个案件,那就真是除了等绑匪主动联系,还真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了。

电话那边,王博迟疑了一会儿,说道:“你说这两个会不会是同一伙人做的?”

邵东愣了一下,脑子里也在想着这个问题,但还是问道:“你为什么这么觉得?”

王博说道:“你看啊,两个案子作案手法虽然不一样,但是根子上都是一样的小心谨慎,设计方面,同样避过了监控,而且作案都是同样的干净利落,根本就没有留下任何的线索给我们。”

在王博说这些的时候,邵东自己也想了一下,好像还真是那么一回事儿,因为有好几个地方,两个案件有可以联系起来的地方。

比如第一点,就现在的线索来看,运钞车案的劫匪早在至少一个星期前就已经将涉案车辆开进了案发现场附近,之前他们还讨论过,劫匪既然已经早就准备好了,他们为什么一定要等到今天才动手。

最开始他们给出的假设是因为劫匪早在三个月前就已经将作案车辆藏匿在了案发现场附近,所等的不过是监控录像三个月的自动覆盖。

但是如果绑架案和运钞车被劫案是同一伙人的话,那么他们之所以等到今天,最主要的怕是因为今天的运钞车上才有三千七百万!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也就能解释为什么绑匪在绑架了朱厚照家的孩子以后,对赎金的事儿一点儿都不上心,因为他们知道朱厚照此时根本就不可能拿出三千万来,因为三千万早就被他们抢了!

但如果这么说的话,那么绑匪绑架朱厚照家的孩子,根本就不是为了从朱厚照手里拿到三千万赎金,他们这么做的目的只是为了在抢劫运钞车的时候,利益最大化。

换句话说,朱厚照家的赎金,绑匪早就拿到了,只不过不是从他们手中拿的而已!

想到这里,邵东浑身一个激灵。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这群劫匪还真是布了一个大局,所有人都被他们耍得团团转。

电话那边,同样被这个想法震了一下的王博却是有些意兴阑珊的说道:“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朱厚照家的孩子只怕这个时候已经不在了,毕竟以这群凶手穷凶极恶的性格,是不会留下任何活口的。”

听王博这么说,邵东也是沉默了一下,这是他最不想看到的,但随即,他又说道:“那也不一定,依照这些劫匪小心谨慎的性格的话,他们也许不会伤害人质,毕竟他们有充足的理由相信朱厚照是不会报警的,事实上也是,如果不是我们找上门去,朱厚照根本就没想过要报警,这样的话,他们为了多疑事儿不如少一事而,反而可能会放了人质。”

“但是如今我们警方已经介入了,我总觉得人质会凶多吉少。”王博还是十分消极的说到。

“先不说这个了,我们现在说的这些都只是假设,根本没有足够的证据和线索来证明什么,如今,我们也只能按照单个的案子来办,除非两个案子有明显的线索能并案,才能有下一步的动作。”

邵东说完,看了看手表,发现已经是凌晨五点了,当下又说道:“你也抽空休息一下,也许明天早上绑匪就联系你们了。”

他这边刚说完,电话都还没挂,吴忠就急急忙忙的推门而进,说道:“邵局,有重大发现!”

听吴忠这么说,邵东急急忙忙挂断电话,问道:“什么发现?”

吴忠说道:“晚上我们在排查谢军的人际关系的时候知道他有一个跑夜班出租车的体院老同学,就在两个小时前,我们找到了他的这个体院老同学,根据他这个老同学说,谢军有几个朋友,是退伍军人。”

虽然之前有怀疑过,劫匪有很大的可能是退役军人,但这终究只是一个推测,所以邵东听吴忠这么说,也只是当个线索,但绝对算不上重大发现。

吴忠显然也看到了邵东反应,当下也不辩解,直接拿出一个档案袋,说道:“这是谢军那个老同学的笔录,你看看。”

接过档案袋,邵东疑惑的拿出了谢军那个老同学的笔录看了看。

谢军的老同学姓薛名鹏,他的笔录说,在半年以前,他和谢军还有几个老同学一道在夜市摊吃宵夜的时候,有几个小混混挑衅他们,然后两拨人难免的打了起来,当时谢军的脑袋被人用啤酒瓶开了瓢,被送到医院后,几个老同学都感慨自己老了,比不得当年读体院的时候,连几个小混混都能让他们挂彩了。

当时,谢军就气呼呼的说到,几个小混混算什么,他几个当兵退伍的哥们儿随便拎出来一个,都能把那几个小混混给撂倒了。

当然,如果只是这样的话,那么薛鹏的笔录也就只能当做一个线索跟一下,但是在接下来,薛鹏的笔录透露了一个足以让他们重视的线索。

因为谢军这气呼呼的说辞,大家还以为他是不服气,当下就有个同学说道:“行了行了,现在当兵的也不见得搞得过这些愣头青,他们是提着刀就敢往上冲的家伙,根本就没想过后果。”

他同学的这番话,让谢军更不服气了,谢军当下就说道:“就他们?我那些哥们儿玩刀的时候,他们只怕还在穿开裆裤。”

谢军的说辞,大家也都只当他在吹牛,也就没说什么,谁知道,谢军跟着又说道:“你们还别不信,他们都是特种兵退伍,最近我还在跟他们学玩刀,说着,就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把蝴、蝶刀,有模有样的玩了起来。”

直到这时候,薛鹏他们这些同学才相信了之前谢军的说法,但他们又出奇的暴怒道:“我擦,你早有这玩意儿怎么不早点儿拿出来,那哥几个也不用受这罪了啊?”

谁知到,谢军却是一脸不屑的说道:“用这玩意儿对付这么几个小瘪三,不是跌份么?这玩意儿,是要派大用场的。”

当时他们几个同学也没听懂谢军这话的意思,但也都没在意,只是让谢军有机会,把那几个哥们儿介绍给大家认识一下,谢军也是笑着答应了下来,但是几个月过去了,谢军也没真的给他们介绍那几个哥们儿认识。

看完薛鹏的笔录,邵东也意识到了这是个重大的发现,或者可以说是突破。

第一,退役的特殊军人。

第二,教谢军玩刀。

单单从这两点,基本上就可以锁定谢军所谓的那几个哥们儿就是运钞车被劫案的凶手。

但问题是,谢军的这几个哥们儿会是谁呢?

有了这个疑问,邵东问道:“当时跟谢军和薛鹏一起喝酒的几个老同学找到没有?”

摇了摇头,吴忠说道:“联系方式和地址都有了,但是今天晚上太晚了,我们打算明天一早就去找他们,争取尽快核实薛鹏所说的事情。”

“嗯,好的。”邵东点了点头,说道:“但一定要尽快核实薛鹏所提供的线索,同时,围绕着谢军的人际关系,尽快的锁定薛鹏所提到的那几个谢军的哥们儿的确切身份,他们十有八九就是本案的凶手。”

“好的,我这就去安排工作。”吴忠说完,正准备出去的时候。

邵东摆了摆手,说道:“算了,这个时候,大家都忙碌了一天了,就让大家都休息一下,反正这个时候,也不可能去找谢军的那些老同学。”

之前没有线索的时候,大家都恨不得把一分钟掰成两分钟来用,现在好不容易有了个线索,邵东也不想把大家逼得太紧。

而且,这个时候已经五点多了,休息一会儿也就能休息两三个小时,天亮了以后,大家也都还有得忙。

听邵东这么说,吴忠也是点了点头,当下就出去让大家休息了。

吴忠走后,邵东又仔细看了看薛鹏的笔录,毫无疑问,这应该是运钞车被劫案发生以后,最有价值的一个线索了。

虽然这不能百分百肯定,谢军所提到的那几个哥们儿就是凶手。

但如果根据之前所作出的推论,谢军就是凶手之一,那么这几个人的嫌疑无疑是最大的。

因为他们会玩刀,教过谢军玩刀,这就已经很能说明一些问题了。

最重要的是,他们教谢军玩刀的目的,要知道,运钞车被劫案的所有受害者都是被人一刀毙命的!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