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警队男儿 > 第二卷 市局重案五组
第105章 我帮你弄人脑
作者:夜行人  |  字数:3037  |  更新时间:2018-09-05 16:53:54 全文阅读

儿子慢慢长大,夫妻二人也渐渐放心,可是就在儿子快一岁的时候,忽然有一天发起了高热,全身起了很多红斑,夫妻二人立即将儿子送往医院。

医生给小孩吃了药吊了水,高烧有所缓解,但是只要停了药,孩子立马加重病情,折腾了大半个月,病情毫无进展,夫妻二人商量后决定将孩子送到大医院,请求专家进行治疗。

辗转多家儿科专家医院,经过专家反复会诊,确定孩子的病属于国内罕见的“肺和脑鼻疽诺卡菌病”,专家认为,在夫妻怀孕前,由于大量吃各种民间偏方,而且小孩属于早产儿,种种原因引起的病变,针对这种病,国内并无太好的治疗方法,只能慢慢观察治疗,这可把夫妻二人急坏了,人到中年,就得了这么一个孩子,还患上这种怪病。

夫妻二人在给孩子求医的这些日子,已经把家中的积蓄掏空了,亲友邻居该借的全部借了一遍,实在没有多余的钱让孩子在大医院接受治疗,夫妻二人商量以后,决定一边治疗一边打工。在大医院住不起就在小医院住,反正不能看着孩子就这么没了。

于是,夫妻俩带着孩子,辗转全国各大医院,探访各种专家以及有名的儿童专科,得到的答案基本一致,那就是治不好,最后无奈之下,夫妻二人开始在全国范围内寻求偏方。

急病乱投医说的一点不错,宋飞也知道,很多民间医生打着治病救人的幌子赚黑心钱,但是哪怕有一丝希望,他都不想让孩子在怀里等死。

为了获取偏方,宋飞学会了上网,在网上加了不少QQ儿童罕见病的病友群,群里一个网名叫“善良人”的加了宋飞的QQ,告诉宋飞,他是C市古木镇的,镇上有个“神医”远近闻名,可以治好所有绝症,包括在大医院治不好的癌症,有不少癌症病人就是得到“神医”的治疗后痊愈,自己的孩子也是得了癌症,在“神医”这里医治后,癌细胞全部消除,现在已经痊愈,并列举了很多医院医生为了赚钱,根本不在乎病人感受的案例。

宋飞问对方,像自己孩子这种“肺和脑鼻疽诺卡菌病”非常罕见,神医能不能治,对方说神医可以包治百病,治不好双倍退款。

夫妻二人一个月前来到C市联系上了这个网名为“善良人”的男子,对方自称叫刘元,带着夫妻俩在古木镇来到了“神医”的住所。

“神医”是一名上了年纪的老人,留着很长的胡须黑白交杂,穿着长衫坐在太师椅上,屋内很阴暗而显得非常神秘,屋内也没有任何医疗器械,宋飞感到自己当时就被这种煞有介事的场景感染了。

刘元将宋飞夫妻二人领入屋内,向“神医”点了点头。并示意刘亚红将儿子交给“神医”查看,神医道:“脱光。”

宋飞帮着妻子把儿子脱得一干二净,“神医”起身走到小孩跟前,直勾勾的看了几分钟。

宋飞不解的问道:“神医,我孩子有救吗?”

“神医”捻着胡须道:“难,但也不是绝境!”

刘元将宋飞拉到门外,神秘兮兮道:“兄弟,有门啊!神医只要吐口,就有得治。”

宋飞道:“那……要怎样神医才能给治?”

刘元道:“神医也不是神仙,只是有治病的妙法,神医也要吃喝拉撒……”

宋飞急于给儿子治病,便问道:“给多少钱合适?”

刘元眼珠一转,道:“三千吧,神医可以给你开个方子,如果没有用,双倍退款,我可以担保!”

宋飞还有有点不信道:“你担保,我们也不是很熟……。”

“我就住古木镇街上,有问题你随时可以找我!”刘元道。

宋飞点了点头,去镇上的银行取了钱,然后将信将疑的把钱交给了刘元。

二人回到“神医”处,“神医”正坐在太师椅上闭目养神,看到二人进了门,睁开了眼,刘元对“神医”点了点头,“神医”问道:“是不是吃了很多药看了很多医院没有任何起色?”

宋飞急忙道:“对对,请神医给想个办法。”

“神医”严肃道:“吃什么药都没用!你的孩子是中了蛊毒!”

“那怎么办?”

“你如果早点来还有别的办法医治,现在蛊毒已经入脑!”

夫妻二人对视一眼,宋飞一脸愁云道:“求神医想想办法!”

“要想治愈,只有从脑部入手。”“神医”瞪大眼道:“脑毒还需脑来医!取成年男子的颅中之脑,煮熟后给小孩服下,三天痊愈!”

宋飞道:“啥……啥意思?”

刘元解释道:“就是给孩子吃成年男子的人脑,就能治好了。”

宋飞惊讶道:“啊……这东西去哪弄啊!”

“神医”道:“送客!”

刘元将宋飞夫妻二人拉到门外,神秘兮兮道:“神医说的绝对管用,我的孩子就是这么治好的。”

“可是,人脑这个东西我也没地方买啊。”宋飞发愁道。

刘元想了想道:“要是弄活人的人脑,谁也不敢杀人,但是我们可以想办法弄死人的人脑。”

“死人?……这也没地方找啊。”宋飞道。

刘元叹了口气,三人在神医门外徘徊许久,刘元似乎考虑了很久道:“你拿点钱,我给你想办法。”

宋飞道:“想办法?你能有什么办法?”

“那你就不用管了,我只要给你搞到人脑不就行了!”刘元道。

“你……可别骗我,拿狗脑猪脑的骗我!”宋飞道。

“放心,我给你整个人头!”刘远道。

“多少钱?”

“三千块!”

宋飞一咬牙将三千块交给了刘元,害怕被骗,就在镇上租了两间便宜的房子,一是为了一家人有地方落脚,二是为了看住刘元和神医,因为宋飞对此有点半信半疑。

宋飞在镇上住下后,刘元第二天一早就给送来了个人头,宋飞忍住惊恐和恶心,将人头放在锅里煮了,没想到就被警察发现了。

在审讯中,宋飞坚称自己煮人头是为了给孩子治病,这颗人头也不是自己杀人获得。

宋飞需要的只是头颅中的人脑,他煮这颗人头,并不是警方怀疑的那样是为了销毁证据,而是为了煮熟后将脑子取出来给孩子吃。

至于这颗头颅的来源,并不是他杀人割下来的,而是他以三千元的价格从古木镇上一个叫刘元的手中买来的。

对于宋飞的这些供述,经验丰富的钱军自然是持怀疑态度的,甚至一度认为宋飞脑子有问题,因为这太匪夷所思了。

经过再三审讯,宋飞的思路清晰,语言表达正常,而且态度非常诚恳,根本不像是精神有问题。

钱军依照宋飞所说的线索,着手开始找宋飞口中的刘元和“神医”。抓捕“神医”并没费什么功夫,因为他在镇上的确有点名气,很多居民都知道这个人,钱军带人赶到“神医”住处时,“神医”正在神神叨叨的给一个妇女看病,对这种骗子,钱军不会手软,虽然“神医”年纪不小,还是被钱军铐了个结结实实。

而抓捕“善良人”却是大费周折,根据宋飞的指认和辖区派出所的片警提供的消息,这个刘元的真名叫刘四,就是古木镇的居民,因为手脚不干净,镇上的居民都叫他四赖子。

刘四四十岁,是木古镇的单身汉,以前结过婚有个女儿,老婆结婚没多久就病死了,刘四索性把女儿交给自己父母带着,自己反而乐的自在。刘四的文化程度不高,家里的收入除了种田就是外出收破烂,根据片警的了解,这人虽说平时偷鸡摸狗,但是并无大恶。

刘元有一个网名叫“善良人”。但是本人并不善良,每天的工作就是骑着三轮四处收破烂,顺便搞点偷鸡摸狗的勾当,派出所抓到过几次,起初因为金额不大,每次都是教育过后就让他走了,后来刘四不仅没有悔改,反而变本加厉,开始偷更贵的一些东西,被派出所民警送进了两次拘留所,但是刘四毫不在乎,在拘留所有吃有喝反而乐得自在,后来片警每次见到刘四,刘四都要求片警带他“进去”休息两天,搞得片警啼笑皆非。

这种人行踪不定四处漂泊,警方一时想找到他不太容易。找刘四着实让参与抓捕的侦查员吃了一番苦头。

因为掌握不了刘四的动向,钱军只能采取最简单的办法,就是蹲守,因为刘四无论在外漂了几天,总会回家。

没想到,这一等就是一个星期,此时正值盛夏,连续38度的气温,刘四家租住的房子是简陋的平房,四周除了民房,并没有适合蹲守的阴凉地,车子也不能停在附近,以防被刘四发现。

钱军将附近的地形观察了一遍,距离出租房二十多米有一条水渠,水渠两旁长满了一米多高的野草,附近比较适合遵守。

钱军亲自带队,在水渠旁蹲守,两人一组,八个小时一轮换,直到刘四回家。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