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警队男儿 > 第一卷 初入警队
第54章 十五年前的连环杀人案
作者:夜行人  |  字数:3461  |  更新时间:2018-06-27 17:36:19 全文阅读

从上次的雷阵雨停歇后,一直是大晴天,大王村去县城的唯一道路上,一辆坐满人的桑塔纳在缓缓行驶,路上已经没有了前几天那般泥泞,比第一天来大王村的时候要好走得多了。

因为嫌疑人王武(外号王大炮)的言行举止非常可疑,所以刑警一队众人决定带着王大炮去县局进行进一步讯问调查以及指纹比对。

来到县局办完手续,邵东将王武的指纹材料送到技术室,找武威进行比对,武威告诉众人,现场留下的指纹、足迹和烟头上的DNA经过比对,都不属于死者的,也就是说,很大可能来自于犯罪嫌疑人。

李铁和王博办了手续,先将王武送至看守所留待审讯。众人都在等待着鉴定结果。

武威利用了一天的时间,对王武的指纹进行详细的对比,结果出来后,众人都松了一口气,王武的指纹和现场窗台留下的指纹完全吻合,现场的足迹和王武脚上穿的解放鞋鞋底的特征也非常吻合。现场留下的烟头

通过公安内部网的比对发现,王武有犯罪前科,是在7年前,王武曾被S省警方处理过,罪名是诈骗,冒充和尚,以给人消灾的名义骗取财物,刑期三年。

这种冒充和尚道士的骗术,在现代都市中看来很不可思议,但是在很多地处偏远、信息落后的村镇,依然有很多民众受骗。

李铁带着众人来到县看守所提审王武,李铁、邵东负责讯问,王博记录。

李铁沉默着,冷眼看着王虎一言不发,王武带着手铐坐在审讯椅上,身体微微颤抖,眼神中透露着诧异与惊恐。

“王武!”李铁忽然一声厉喝,王武身体猛的哆嗦了一下,期期艾艾道:“政府,我,我冤枉。”

邵东把指纹鉴定结果对王武读了一遍。

李铁质问道:“王武!凶手在现场留下的指纹,与你的指纹完全吻合,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我,我知道你们怀疑我,狗蛋真的不是我杀的。”王武恐慌道。

看到王武还是不愿坦白,邵东在一旁说道:“王武,你以前有过犯罪记录,也不是第一次和我们打交道了,我们的政策你该清楚,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好好想想吧。”

王武喃喃道:“我没杀狗蛋,我真没杀狗蛋。”

李铁一字一句道:“你以为你不交代,我们就没办法了是吧?你要明白,依照法律规定,即使不作任何供述,我们只要有足够的证据能印证嫌疑人为凶手的,一样可以定你的罪,判你的刑!”

“我,我,我只是偷了点钱。”王武说。

李铁和邵东对视了一眼,接着问道:“说具体点。哪天发生的事?”

“大概是……26号夜里,也就是27号凌晨的事,自从狗蛋回来后,穿着打扮看着很阔气,每天都要打麻将,我感觉他在外面应该挣了不少钱,我跟他本来就不对付,就琢磨着搞点钱花,硬来的话我怕他报复,所以那几天我比较关注他,我知道他每天晚上打麻将要打到很晚,一般要到凌晨两三点才回家睡觉,熬了大半夜,回家肯定睡得沉,我就定了个闹钟在后半夜,趁他熟睡的时候,翻墙进了院子,客厅的门锁住了,而卧室的窗户打开着,从狗蛋卧室的窗户外面就能听到打鼾的声音,我就从窗户上钻进卧室里,偷了狗蛋1000多块钱。”王武叙述着经过。

面对一个有过犯罪记录的嫌疑人,李铁内心是非常不信任的,因为这种人对警察审讯的过程都非常了解,可以避重就轻的认罪,企图减轻甚至逃脱法律制裁。

李铁接着问道:“你偷了钱,李友没察觉吗?”

“当时他的衣服就放在床头,我拿了他衣服口袋里的钱,他还在熟睡,我也没敢逗留,就跑了出来。”王武说。

“从哪里跑出来的?”李铁问。

“院子里大门没有上锁,用的是门栓,我拉开就跑了出来。”王武说。

邵东问道:“也就是说,按照你的说法,你走之后门是开着的,谁都能进入对不对?”

“是。”王武说。

李铁问:“那我问你,你和李友家有什么矛盾?”

“那都是几年前的事了。”

邵东在一旁说道:“问你是什么矛盾你就说矛盾,没问你时间。”

“是,是,我家和狗蛋家的农田是相邻的,因为有一条排水渠从我家田里过,把我家的大概有三分地,隔到狗蛋家了,狗蛋的爹就说那三分地是他家的,那时候村里人都没钱,日子过得紧巴巴,勉强能吃上饭,所以这些粮食在当时对每家人都很重要,我和他家就产生了矛盾,后来收割的时候,因为这点地的归属问题,我们两家还打过架,这几年生活都慢慢好了,我们两家虽说偶尔见面还是不说话,但是也没有再发生过口角,像我们这种摩擦,在农村很常见,也没到你死我活的地步。再不懂法,也知道杀人偿命。”王武说。

“你偷了李友的钱,然后李友就惨死家中,有这么巧合的事情?”邵东不解道。

交代了偷窃的犯罪事实,王武似乎轻松了下来,说道:“我说的都是真的,你们可以调查,我真的没杀人。”

因为没有切实的证据能证明王武杀人,只好结束了对王武的审讯,一路上大家都在思索着,谁都没说话。

在查案中,遇到挫折是常有的事,这种手段恶劣的杀人案,指纹和足迹都吻合,嫌疑人承认到过现场、不承认行凶。这种情况非常少见,虽说王武口供上来看似乎合理,但是依然不能排除王武的杀人嫌疑。

案件破获需要的是证据链完整,只有再找切入点,比如找到杀人的凶器,或者嫌疑人供述杀人的经过和细节,通过现场比还原才能确认凶手。

“大队长好。”邵东起身道,李铁王博都站了起来。

刑警大队长邓凯推门走了进来。背手笑道:“都坐都坐,我过来看看。”

“怎么都愁眉苦脸的?案子遇到难题了?”邓凯问道。

“邓大队,是遇到了点难题,不过我们还在努力排查,明天我们继续前往大王村。”李铁答道。

“这个案子我听老吴给我汇报了,得知你们一直在大王村排查,我非常关注,昨天我就找武威了解案情,刚刚听说你们回来了,我立即过来了,你们看看这个。”邓凯说着拿出一个档案袋子递给了李铁。

李铁打开了纸袋,拿出资料看了一眼,正色道:“连环杀人案?”

“你看看,凶手的作案手法,和十几年前的连环杀人案像不像?”邓凯说道。

李铁翻开卷宗,就投入了进去,忘了身边还有大队长在。

“大王村的案子是不是用锋利的刺器杀人,现场没留下任何痕迹,为了防止暴露足迹,凶手脚上还包着布、毛巾之类的伪装,而且死者是当地较为富有的人。”邓凯问道。

邵东道:“是的,大队长,全被你说中了。”

王博道:“邓大队,连环杀人案中的凶手是不是一个人?”

“经过分析,凶手是单人,而且是个壮年男子,现如今应该是个中年人了。从连环杀人案的第一个案子案发时间来推算,距今已经有15年了,死者年龄都在在24到33岁之间。现在咱们就研究一下,从凶手的作案手法分析,有没有并案侦查的可能。”邓凯分析道。

李铁合上卷宗严肃道:“邓大队,从凶手作案手法和凶器习惯来看很相似,大王村杀人案中,现场发现一颗没抽完的烟头,武法医在烟头上提取了DNA,已经可以确定烟头不是死者抽的,但是不能肯定是不是嫌疑人留下的。”

“连环杀人案的七个案件中,其中一个案件的现场有一枚印在挂历上、带有血迹的掌纹,由于当时刑侦技术落后,DNA技术在当时并没有应用,案发时,侦查员压根儿没听说过啥叫‘DNA’,所以当时只是尽可能地提取现场证据,因为缺少线索,这七起案件都成了悬案。挂历也被装进物证袋,放进了档案柜。””邓凯说。

邵东道:“上世纪90年代初期,中国公安系统能做的生物学证据鉴定,大多只是查验血迹的ABO血型,91年的时候我国引入DNA指纹图谱技术,作为第一代DNA鉴定技术,这种技术完成检测需要大量样本,必须是一块完整的组织,或者一管新鲜的血液,挂历上提取出的DNA十分微量,当时的技术条件做不出什么结果,但是就在这十几年里,我国的DNA鉴定技术取得了快速发展。2000年后,第一代DNA指纹图谱技术逐渐被“荧光标记多基因座STR复合扩增检测技术”取代。相比第一代技术,这项技术仅需要少量DNA模板就可满足各种鉴定需要,更何况我们还有大学者武威,完全可以操作。”

说话间,众人都看着邵东,邓凯笑着问道:“哈哈,有意思,这个说明你在进修的时候用功了,你说的这些武威都告诉我了,当年的物证挂历我已经交给武威了,后面就看你们如何破案了。”

“是的,大队长。”邵东说。

邓凯说道:“表现不错,好好干。以后组织上会给你更重的担子。”邓凯道。

“是!”邵东说道。

“你们研究下卷宗,最近非常忙,局里人手有限,老吴带着2组在调查一件拐卖妇女案子,所以不能给你们增派警力,只有辛苦各位了。”邓凯说着走到李铁跟前拍了拍李铁的肩膀说道:“老李,听说你们驻点大王村,最近辛苦了,等清网行动结束,我给你们放个假,但是有个前提,就是你们必须给我完成任务。”

“放心吧,邓大队。”李铁说道。

邓凯从口袋里掏出了半条中华烟,递到李铁手中笑道:“拿着吧,我戒烟了,你嫂子不准我抽了。”

李铁拿着烟笑道。“谢了,邓大队,替我向嫂子问好。”

“嗯。”邓凯摆了摆手,转身走了出去。

王博标志性的对邵东竖了竖大拇指笑道:“东哥,牛哇。”

李铁拆着香烟的条盒,说道:“来,俩小子,一人拿两包。”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