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枪来 > 正文
第八十章 文圣楼的规矩
作者:老憨头  |  字数:3703  |  更新时间:2018-07-05 02:58:39 全文阅读

云南多山,随处可见的便是连绵起伏的山脉群,偶尔有一处断裂,还是成片的古林风貌。

  因为云南的山实在太多,适合农民种植农作物的地方很少,所以这里的农田大多开在山上,因为以土山居多的原因,农作物倒也可以生长,多成梯田状!

  牛角山,连绵土山中的一座石山,因为土质稀少的原因,整座山看起来光秃秃的,山顶有两峰,峰的中段有些弯曲,看起来形似牛角,故而命名牛角山。

  牛角山很高,罕有人迹,自然也就没人知道,牛角山的两角之峰相连处,有一座山洞!

  长年不见人迹的牛角山多了两行脚印,一行为人类的脚印,一行为动物的蹄印,一直蔓延到山洞内!

  希律律!

  洞中有马声响起,随即便安静了下来!

  一道面戴判官面具的身影一语不发的站在接近洞口的位置,在听到马声后,连忙转身走进洞中!

  山洞内,一匹白马守护着一道几乎已经失去声息的身影,眼中尽是焦急!

  在聂七斩的走进洞中的时候,正好看到陆余手心的印记绽放出了光芒,让他有些愣神,随即……面具后的猩红瞳孔便平静了下来,血色逐渐暗淡了下去,转而掠上一抹激动!

  小白也在一旁激动了起来,肥胖的身体有些颤抖!

  旺盛的生机从陆余的掌心印记中扩散想他的全身!

  “砰”、“砰”、“砰”……

  随之响起的心跳就像在擂动战鼓,强劲有力,片刻后、当生机浓郁到一定程度时!

  “唰!”

  躺在石床上的身影陡然睁开的禁闭的瞳孔,血色的神光一闪而过,随即、他的身体坐了起来,双手快速结印,摆出五心朝天的姿势,又一次闭上了眼睛!

  原本游离在天地间的灵气,在陆余开始修炼的瞬间,便化作一道道灵气热流疯狂涌向其毛孔,从毛孔中渗入了进体内。

  《八臂魔猿御神法》疯狂的运转,无尽的大地之气和天地灵气涌入体内,游走在干枯的经脉内,有些刺痛感,但刺痛过后却是极致的舒爽,让他忍不住呻吟出声!

  这是陆余第一次修炼引起这么大的动静,灵气流动的速度极快,仅仅片刻,便运转了一个周天,点亮了九十九道穴位。

  一个周天过后,他并没有停下,而是继续运转功法,吸收天地灵气滋养受创的经脉。

  三个周天……

  四个周天……

  ……

  七个周天……

  ……

  二十三个周天……

  当灵气运转到第二十四和周天的时候,如他所料,灵气运转的速度果然降了下来,但却不像上一次那般降到冰点,依旧在缓慢的运行着,持续的穿过一个又一个穴位,让穴位散发的光芒越来越亮。

  凡是被第二十四个周天穿过的穴位,光芒已经绽放到了极致,穴位的饱和程度也到了极限!

  灵气运行的速度仍然在不断下降,在他点亮第七十八个穴位的时候,速度已经比蜗牛快不了多少。

  陆余咬牙坚持着不肯停下,只要多点亮一道穴位,就是一大进步,他要报仇,就必须要尽快完成第二十四个周天的运行!

  “哧!”

  终于,在他的不懈努力下,第七十九道穴位亮了起来,跟一轮小太阳是的,散发着柔和的光辉!

  “嘿,成功了!”

  陆余笑了,虽然灵气再也没有了冲出第七十九道穴位的力量,但他却很开心,努力终究没有白费,一切都是值得的。

  ……

  当陆余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只看到聂七斩一人站在他旁边,小白早就不见了踪影,他清楚的记得上一次睁开眼睛看到了小白的身影,怎么这一次却没看到?

  “七斩,小白呢?”

  “出……出去……玩……”

  “哦,小白这个懒惰……”

  等等,陆余突然反应过来,聂七斩竟然开口说话了。

  他的脖子有些僵硬,感觉后脊直冒凉气,似乎有一股寒气从心底升起,让他狠狠的咽了口唾沫,慢慢转动着僵硬的脖子,看向聂七斩,试探着问道:“刚才……是你……在……说话?”

  “……”

  聂七斩没有开口回应,又恢复了之前一语不发的状态。

  难道刚才精神恍惚了?不……绝对不是,陆余可以肯定,刚才一定是聂七斩在开口说话!

  “七斩,你说句话!”

  “……”

  “不可能啊!”他一时有些摸不着头脑,而且在他感知中,对方体内根本就没有丝毫的灵魂波动。

  唯一不同就是对方原本的身体很冰冷,现在却多了一丝温度,而且他的肉身每隔片刻便会有规律的震动一下!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陆余想不明白,与修炼有关的知识他懂得还是太少了!

  希律律!

  小白的声音打破了陆余的沉思,他决定不去想了,不管怎么说,七斩都跟自己这么久了,并且早就丢弃了水猴子的习性。

  偶尔的一次疯狂也是受他的命令,或是被敌人逼到了绝处,假如他真能拥有意识的话,陆余倒也为他开心。

  至于醒来后,聂七斩还能不能跟着自己,根本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

  “走吧,该动身了!”看着走进洞中的小白,陆余开口说道。

  之前他在回光返照的时刻发现了一座算是雕塑的城池,甚至于整个城池都是雕塑,而现在,他的心底似乎有一道声音在召唤着他!

  声音具体有没有他不知道,不过这种冥冥之中的感应却是真实存在的,正因如此,他必须要去看看,究竟是什么东西在召唤自己,也许……能够解开手心印记的谜团也说不定!

  ……

  当他准备走的时候,小白却挡住了路,它的性格好像有些变了,竟然主动让陆余坐到它的背上!

  “……”

  他认真的看了看小白,不会有什么猫腻吧!

  希律律!

  小白急了,好心竟然被当成了驴肝肺,让它很是生气,作势就要抬起蹄子!

  “别,我上!”

  陆余可真是怕了小白的倒勾了,他现在的身体太弱了,如果真被来这么一下子,那可真要伤筋动骨了,双百高龄的身体可是很脆弱的!

  费了半天的劲,他终于爬上了小白的背,体内的灵气才刚刚恢复,创伤还没有滋养好。

  “唉……”

  陆余叹了口气,这具身体现在真的太脆弱了,尤其是一头雪白且没有整理的长发,披在前胸,他自己看了都闹心!

  “算了,走吧。”陆余抬手指向了东南方向,这个方向,就是冥冥之中感应到的地方!

  希律律!

  小白打了声响鼻,便迈步走出了山洞,聂七斩亦步亦趋的跟了上来,身后背着布匹包裹的银枪!

  陆余即便是在昏迷的时候,也死死的抓着银枪,没有放手!

  ……

  陆余并不知道,他这一次的大战,已经在整个中原掀起了轩然大波,压都压不住。

  五万大军全部阵亡不是一件小事,而且还是出自一人之手,其中还包括三名从仙宫走出的仙人。

  据说因为这件事,国主陛下愤怒的砸碎了最喜爱的酒杯,更将整个云南王府,除了镇南大元帅以外所有人都给大骂了一顿。

  镇南大元帅已经十多年没有出过府门了,这事还真怪不到他头上,而且即便国主想骂也要掂量掂量!

  当年的事情,他不想再一次重演!

  因为陆余的事情,秦国主连续写了四道手书,更让人备上了厚重的礼物,分别送往玉鼎宫、玉虚宫、靖仙宫和弥陀寺!

  信中的具体内容无人知晓,想来应该与陆余分不开关系!

  几乎在同一时间,三大仙门与弥陀寺派出了年轻一代弟子中的绝顶修士下山,快速赶往云南,目的不言而喻!

  江河郡,虽然也有一个郡字,但与云南王府相比,就像萤火与皓月的对比!

  江河郡不大,但却很繁荣,云南境界的城市就没有落后的地方,这里物产丰富,民风婉约,颇有江南水乡的味道!

  一条小河围绕着十余万人的江河郡流淌,河水清澈见底,河中锦鲤成群。

  三天后,一匹稍显肥胖的白马走进了江河郡,马背上坐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后面跟着一个类似于护卫的面具男子!

  眼下正是正午十分,郡城内很热闹,充斥着叫卖的声音,人虽然没有云南成那般密密麻麻,却也不少!

  陆余进城的第一件事便是寻找酒楼,他已经好酒没有大口喝酒大碗吃肉了,还真有些想了!

  进城走不远,便看到了一座整条街最繁华的建筑,楼高五层,上书“文圣楼”三个烫金大字,字体刚劲有力,字迹深深的凹进了牌匾中!

  “好字!”

  陆余不懂书法,他口中的好也不是在说字,而是他在“文圣楼”三个字上面,感受到了一种洒脱的味道。

  笔法虽刚劲,却带着无拘无束的洒脱,此等字迹绝非一般人能够写出来的,必然拥有坦荡胸襟。

  “客官好眼力!”

  文圣楼内走出一名侍者,他们的衣衫材料比陆余身上的还要华丽,仅此一点,便能看出这里不一般!

  “敢问这文圣楼三字是何人所写?”陆余对此人倒是很感兴趣!

  “自然是文圣前辈了,否则又怎么叫文圣楼?”侍者理所当然的说道!

  “文圣?”

  他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便问道:“文圣是誰?”

  “额……”

  侍者愣了一下,不过他的素养很好,立刻掩去了脸上的尴尬,笑着说道:“文圣的典故实在太多了,不如客官先进店,里面自然有介绍!”

  “好!”

  陆余点头,将小白交给侍者便和聂七斩进了文圣楼。

  一楼摆着大约二十几张桌子,人不多,也就三四张桌子上有人,很安静,并没有杂乱的吵闹声!

  “先生这边请!”

  刚进酒楼,便有一名画着淡妆的侍女迎了上来,脸上的笑容很甜,让人很舒坦!

  在侍女的引领下,陆余来到了稍微靠近边角的一张桌子旁坐下!

  他的目光向四周看去,无论是墙上还是柱子上,都写着密密麻麻的蝇头小字,都是介绍文圣的文章,而在房间的中央位置,则摆着一块玉壁。

  就在这时,门外走进两名女子,长的一模一样,很漂亮,二人径直的走向正中央的玉壁前,取下旁边的一根白玉笔,在玉壁上书写起来!

  两行字迹,陆余由于侧对着玉壁而看不清写的是什么,不过在女子写完后,玉壁突然亮了一下,随即隐去!

  玉壁的光芒隐去,便有一名侍者恭敬的上前,引领二人上了二楼!

  “那是什么?”陆余疑惑的看着玉壁!

  “笑声是第一次来文圣楼吧!”侍女笑着说道!

  “是,不过有什么关系么?”

  “先生误会了,我们文圣楼有个规矩,若想上二楼以上的楼层喝酒,便要回答玉壁上随机出现的问题,若回答的让玉壁满意,便会亮一下,上面出现数字,数字为几,便可上几楼用餐,若是回答错误,便只能在一楼用餐!”侍女解释道!

  “还有这样的规矩?”陆余来了兴趣,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向玉壁走去:“我来试试!”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