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枪来 > 正文
第七十五章 同门师兄弟的不同选择
作者:老憨头  |  字数:3364  |  更新时间:2018-07-03 11:20:42 全文阅读

小和尚不语被他师兄叫走了,场面一时静的有些瘆人,尤其是与不闻一起来的青年男子,给了陆余强大的压迫力!

  “老板!”陆余突然开口!

  “客官您有什么吩咐?”今天家里这么热闹,老许很开心。

  “我有件东西落在昨晚住的那家客栈了,能麻烦老板去帮我取回来么?”

  “当然可以!”

  客人有需求,老板自然义不容辞!

  “麻烦了,我着急用,您现在就去吧!”

  “好嘞!”

  老许答应了一声,转头向另外两桌说道:“各位客官,老许马上就回来,若是有什么需要还请稍等片刻,这位新来的客官您先请里面坐!”

  没有人难为老许,他只是一个无关的普通人而已,就连最后走进来的冷酷男子都点了点头,什么都没说,看着老许离开!

  “砰!”

  老许刚走,小院的门便自动关上了!

  “啧……好酒啊,可惜不能再喝了。”和陆余坐在一张桌上的史文书将杯中酒喝净,有些惋惜的突然叹了口气!

  “是啊,可惜了。”陆余又一次接了他的话茬!

  “哒……”

  面容冷酷的男子走了过来,直到走到陆余的桌子前才开口:“跟我回玉鼎宫请罪!”

  陆余把玩着手中的酒杯,轻叹道:“昨夜是我错了!”

  “……”

  冷酷男子没懂他的意思,史文书也不明白,虽然他就是昨晚那个暗中刺杀之人!

  “什么意思?”史文书再也无法保持脸上的笑容!

  “我的意思很简单,昨夜真的不该放过你们这群言而无信的小人。”陆余的口气带着一丝自嘲,他还是太天真了,以为恩怨真的可以一笔勾销!

  “不要废话了!”

  冷酷男子打断:“我再说一次,跟我回玉鼎宫请罪。”

  “咯咯,玉鼎宫,好大的威风。”陆余没来得及开口,便被一道银铃般的笑声抢先了一步!

  妩媚女子并没有起身,依然在浅酌着杯中酒:“我靖仙宫也想要这个人呢,岨擎,你说该怎么办好呢?”

  “哼……蔺妖姬,此事与你靖仙宫何干?”冷酷男子名叫岨擎,冷哼出声,这个妖艳的女子就是一朵带刺的玫瑰!

  “他打伤了我的小师妹,我这个当师姐的自然要出头!”蔺妖姬轻笑,她口中的小师妹岨擎知道,是云南王府的小郡主,寒洛。

  就在这时,四名黑衣人也站了起来,先后向冷酷男子岨擎和妩媚女子蔺妖姬见礼:“我云南王府奉国主之命,只要此人死。”

  这两方云南王府都不敢得罪,幸好他们的目的一致,有这两方出手,陆余必死无疑,只要对方一死,他们的任务便完成了!

  蔺妖姬的师妹是云南王府的小郡主,自然不会不给云南王府面子,至于玉鼎宫一方,多年来,秦皇朝的孝敬也不少,岨擎也没有难为他们的意思!

  三方都想要陆余死,却没有人征求正主的意思!

  “唉……”

  陆余叹了口气,将几人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看来小和尚是你们有意支开的,这样我就放心了!”

  陆余站了起来,心里也轻松了不少,如果小和尚也是他们的后手,那就太可怕了!

  没人开口,都在若有所思的看着他,想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七斩,看来我们又要大战一场了!”

  “……”

  聂七斩没有开口,地狱判官面具后的眸子渐渐多了一抹猩红!

  “锵……”

  十根锋利的利爪生长,闪烁着冰冷的寒芒!

  ……

  院落外!

  不语一脸兴奋的跟在师兄身后!

  “师兄,到底什么事啊?”不语问道,这都已经快走出村庄了,师兄却还是没有说到底有什么事!

  一路走来,他们遇到了很多人,比昨夜的人要多了许多倍!

  不闻没有说话,依然在向前走去。

  不语没有办法,只能继续跟着,很快二人便走出了村庄,可是师兄还没有停下来的打算!

  “师兄,您到底要说什么事情,现在都已经出村庄了,不能再走了!”不语有些不开心!

  听到这句话,不闻终于停了下来,转过身来看着他这个如同一张白纸的小师弟说道:“走吧,离开这里,去他处体验红尘参悟佛理吧!”

  “师兄,什么意思?”不语一时没反应过来!

  “听师兄的话,走吧!”

  “师兄,我……”

  不语还要开口,但却被一阵极强的波动给打断了!

  “轰!”

  一阵宛若闷雷般的炸响传开,震的不语有些发懵,愣愣的看着从老许酒家处传出的灵气风暴!

  “走吧!”

  不闻像是没有听到这阵响声,平静的说道!

  “师兄!”

  如果到现在小和尚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那他就太傻了,他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平日里对自己极为照顾的师兄,眼神尽是不敢相信:“师兄,你和他们是一伙的,你故意把我骗出来,就是怕我阻止他们杀陆余施主?”

  不闻沉默了片刻,终于用了的点了点头:“是!”

  “为什么?”小和尚仍然不敢相信师兄的所为,更想知道师兄为什么要这么做!

  “没有为什么,总之、这件事你不要掺和了,走吧,离开这里!”不闻依然平静!

  “不!”不语摇头!

  “师弟!”

  小和尚的拒绝让不闻愣了一下,在他的记忆中,这是不语第一次拒绝自己!

  “师兄,我答应过陆余施主要替他化去体内的魔性,这段时间已经有了成效,我马上就要成功了,而你们这次的做法,将会释放出更大的恶魔!”不语不想放弃!

  “不,他没有机会了。”不闻摇头!

  “你们,要杀了陆施主?师兄,你竟然参与进了杀人的预谋中。”

  “……”

  “我要回去!”见师兄不说话,不语直接转身!

  “唰!”

  不闻的身体如同瞬移般挡在了他的面前:“我现在以师兄的身份命令你立刻离开!”

  “……”

  不语的面色很悲伤,始终挂在脸上的笑容已经消失,眼睛通红的看着自己的师兄,他从小被收养在佛门中,一直都是师兄在照顾自己,不闻在他的心里可以说是亦师亦兄的存在,可是今天……师兄却变得如此的陌生!

  这还是那个从小教自己佛理的师兄么?不语不敢确定。

  但……他坚信自己的佛理!

  “看红尘冉冉,须臾无间,参遍昙华演幻,问法珠玄玄,方寸有变,听尽本心说禅。”不语开口,他的声音从最开始的弱不可闻,到最后宛如雷霆呼啸。

  他的眼睛宛如两盏金灯,射出寸许金华!

  “轰!”

  同时,一股强大无匹的气势突然从他的身上爆发,金色的佛气如海浪般从体内呼啸而出,将不闻的身体弹开!

  “师弟,你的《三归五戒慈心厌离功》越来越强了!”不闻的身体同样喷薄出佛光,将强大的压迫力挡住,面色变得无比凝重!

  “师兄,我不想对你出手,但你的佛道已经偏了,让路。”此时的不语宛如得道高僧!

  “师弟,从你十岁后我们就没有交过手,今天,就让师兄来试试你的修为吧!”不闻的手中出现了一柄降魔杵。

  “既然如此,师兄,得罪了!”不语的声音此刻宛如洪铝大钟般响彻,震慑人心!

  “嗡!”

  不语抬手,掌化佛国,虽没有纳须弥入芥子之无上伟力,但却流转着佛门之道,压向师兄!

  “开!”

  不闻手中的降魔杵红袍变大,以月牙之刃斩向连掌纹都清晰可见的佛手!

  “轰!”

  然而,在二者触碰的瞬间,不闻瞬间面色大变,吐血倒飞了出去,他竟然连师弟的一击都接不下!

  “第三境,你竟然迈进了第三境!”不闻满脸的不敢相信,这一步已经将他拦住了两年,却始终无法突破。

  “阿弥陀佛,师兄,你的佛心偏了,当有朝一日你的佛心回到正轨,一切自当水到渠成!”不语开口的同时已经收回了佛手,想村庄走了过来,那里有人需要他!

  不闻面色铁青,他能接受师弟的修为比他强,但却无法接受小和尚对自己的说教。

  从小到大都在他羽翼下成长,从小连最基本的佛理都要他这个师兄来解释的小和尚,今天竟然说教起自己来,不闻无法接受!

  “不语……”

  不闻站了起来,铁青的面色看起来有些狰狞,之前的慈眉善目已经彻底消失了!

  小和尚停下了脚步,被金光包裹的他能够感受到师兄的失态,第三境的修为甚至能够察觉到身后之人的表情,这一刻,他更加的伤心,但他却不想回头,不想看到师兄狰狞的一面!

  沉默了片刻,他终于再次迈开了步伐!

  “嗡!”

  突然,一股极其熟悉,且强大到无可匹敌的力量从身后传来,让不语的脚步一滞。

  “七彩琉璃盏怎么会在你的手里?”不语不用回头,便知道发出这股无可匹敌力量的东西为何物!

  因为他小时候不知道把玩过多少次,这是藏经阁首座的法器,七彩琉璃盏!

  不闻的手心此时正有一座七彩的小型宝塔在缓慢的旋转着,它每转一圈,便有一股力量压在不语的身上,最终汇聚成一座庞大的七彩琉璃盏虚影,将不语困在其中!

  “我这次下山是受藏经阁首座的命令,首座知道你不会听话的离开,特意赐下七彩琉璃盏!”不闻脸上的狰狞已经消失,再次恢复了慈眉善目的表情!

  “是这样么?”

  不语抬头看天,那里是最接近佛祖的地方,他很想知道佛祖在看到这一幕时会是什么表情。

  他身上的佛光正在散去,因为他知道自己无法反抗七彩琉璃盏的压制!

  一滴眼泪从他的眼角滑落,小和尚哭了,他的信仰在这一刻被击的粉碎,平日间对自己最好的不是他的师父,而是藏经阁首座和师兄,可是这两个自己最尊敬之人所做的事情,却与他们平日里教自己的佛理不一样。

  “阿弥陀佛!”

  不语坐在了地上,闭目诵经,他现在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待在七彩琉璃盏释放的结界中,替那个甘愿让他化魔之人祈祷!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