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枪来 > 正文
第四十一章 兄弟、对不起
作者:老憨头  |  字数:3148  |  更新时间:2018-06-16 11:06:29 全文阅读

“杀!”

白雪覆盖的草原上,厮杀声震天,一名名身披战甲的士兵被挑落战马,浴血的少年在战马的包围圈内闪转腾挪,每次出枪都会将一人挑落,一击必杀,他身上的伤口早已纵横交错,大量的失血导致其面色苍白,唯有握枪的手依然强劲有力。

“建邺,你为何对那个老家伙如此尊敬,他除了会酿酒以外还能教你什么东西?”终究是兄弟,完颜仍旧忍不住开口劝谏,只要建邺肯低头认错,他又如何不能饶其一命!

“除了酿酒以外没有其他的么?完颜屠,你给我看好了……一式枪决!”

某一刻,少年终于找准了机会,也许是对师父的愧疚、也许是对方的话激起了少年的傲气,一式枪决悍然绽放,体内为数不多的灵气开始沸腾,汹涌向其持枪的右手。

“哧!”

震动的长枪上,一道枪影绽放,如吞吐着蛇信子的毒蛇,快速洞穿而出,化作发光的箭矢,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射中前方的士兵,将其整个洞穿,连座下的战马都没有逃脱得了,将第一名士兵洞穿的两道枪影并没有停下,继续向第二人洞穿了过去。

“噗噗噗……”

一时间,洞穿之音响彻不绝,连续七人被枪影洞穿,才堪堪停下。

“这……”

围攻少年的士兵都被这一幕给吓到了,一击杀七人,还都是完颜部落强大的士兵,整个草原能做到这一步的人都不多,但却被眼前这其貌不扬的浴血少年做到了。

“建邺,你施展的什么武功?”

完颜屠的眼中多了一抹火热,他已经猜到对方施展的是什么了,仙法、绝对是仙法,若不是仙法绝对不会有这么强大的威力,唯有仙法……才可一击杀七人,连战马都没有放过,被洞穿而亡。

“呼呼呼……”

建邺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嘴里不断有血沫子流出:“你不是问我师父除了酿酒之法外还教给我什么东西了吗?现在你看见了,就是这一式枪决。”

“你说什么?”

完颜屠大惊,眼中尽是不敢相信的表情:“你说什么,是那个老家伙教你的?这不可能……他,他怎么可能是仙人?”

“呸!”

建邺吐了口口中的血沫,脸上带着一丝嘲弄的表情:“怎么,感觉到后悔了?”

“……”

听着建邺的讽刺之音,完颜一语不发,眼神除了难以置信外,更多的却是懊悔、不甘,仿佛错过了什么天大的机缘。

“不……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完颜有些傻眼,最后更是嘶吼了起来,面色狰狞的死死盯着建邺:“你在骗我,给我杀了他,给我杀了他!”

“呵呵……噗……”

建邺讽刺的笑出声,口中喷出了一大口鲜血,眼睁睁的看着最后存活的三十名士兵悍不畏死的冲来,即便是死,他们也不会违背少爷的命令,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天职。

“哈哈,来吧,看究竟是谁先死。”建邺嘶吼,眼角都快崩开了,即便是死,他也要拦住完颜屠,为师父争取更多的时间。

“哧、哧、哧……”

三十柄长刀划破空气,带着战马的冲击力斩向浴血少年。

“呜呜……哥哥你救救建邺哥哥吧,求求你了。”小丫头西源子哭的梨花带雨,在祈求西蒙。

西蒙此时也十分的痛苦,最好的两个兄弟兵戎相见,已经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他选择帮谁都会对不起另外一方,可如果不帮的话,建邺就危险了,在他身后、三十名黑衣人笔直的坐在战马上,只要他一声令下,便能救下建邺,可是、这个命令他不知道如何下,完颜背后的势力太大,他不得不考虑的多一些。

“哥哥,求求你。”小丫头依然在祈求,让西蒙的心更痛了。

最终,他只能痛苦的闭上了眼睛,不去看身后的一幕。

……

“砰!”

建邺现在太虚弱了,被冲杀而来的士兵一个冲击便撞飞了,关键时刻他用长枪护住了身体的重要部位,但其他部位的足有七八柄长刀斩在身上。

“死!”

即便是倒飞了出去,建邺仍然借助冲击力抡动长枪,从一名士兵喉咙处划过,扬起一串血花。

“嗬嗬!”

士兵眼中尽是不敢相信,双手用力捂在脖子上,想要堵住流出的鲜血,但却是晚了,他的喉管已经被割裂,只能发出不似人声的嗬嗬之音,眼中迅速弥漫上灰败色,而后“砰”的一声跌落马下身亡。

六七十人都已经死了,再多死一人又有何妨?其余的士兵并没有因为同伴的死亡而停留,依然驾马冲向倒飞出去足有十米远,却强自支撑着身体,不肯倒下的少年。

锵!

长刀再次结着战马的冲力斩下,斩向少年的眉心。

“嘿……嘿嘿……”

建邺连笑声都无法一口气发出了,他终究是伤的太重了,鲜血已经流逝了十分之三,一阵阵强烈眩晕感涌上脑海,险些令少年摔倒,但他仍然坚定的屹立在雪地上。

滴答、滴答、滴答。

建邺的衣衫已被血液浸湿,寒冷的天气也无法令血液凝固,可见他的血液已经沸腾到了何等地步。

少年不肯倒,固执的反抗,长枪又一次抬起,指向冲来的战马与士兵,他的热血在沸腾,战意在燃烧。

“杀、轰……”

孤军奋战的少年再一次冲进了战马群中,拖着疲惫的身体,仅靠意志力支撑着不肯倒,长枪横扫,“轰”的一声,砸在一匹战马的马腿上,令战马前冲不稳,向前倒去,马背上的士兵随战马前扑的惯性一样向前扑去,染血的长枪瞬间出现在他的喉咙前,目光惊悚的士兵尽力在躲避,但仍然被洞穿了喉咙。

“哧!”

这并不是杀戮的结束,反而是杀戮的开始,少年一脚踏在扑倒在地的马首上,借冲反冲之力,膝盖“砰”的一声顶在长枪尾部,强大的撞击力量令长枪“噗”的一声,从士兵的喉咙一穿而过,整杆长枪,全部被鲜血染红。

下一刻,跳起的少年猛然抡动长枪,抽打在身旁的士兵背部,巨大的力量将他整个人抽飞,落在雪地上,瞬间被凌乱的马蹄踩成肉泥。

虽然少年快速将两名士兵击杀,本身却也被一柄长刀砍在左臂上,如果不是他躲的够快,恐怕整条手臂都会被斩下,与当日大宛城的门卫沙慕罕一个下场,不过少年却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建邺人在半空开始坠落,长枪架住前方斩来的长刀,脚再次踩在战马头颅上,身体快速旋转三百六十度,长枪刺出。

“回马枪!”

草原旗手最常见,杀伤力最大的一招回马枪如出洞的毒蛇,此中士兵的胸膛。

此时少年已经站在了马背上,一脚将士兵踢下马,同时抽出长枪。

“哧!”

少年左右两侧同时有长刀斩下,根本无法躲避,让他不得不舍弃好不容易抢来的战马,身体平躺在马背上,从马腹处滑了下去,而后长枪猛然刺出,将士兵座下的战马刺上。

希律律!

战马因吃痛而开始发狂,“轰”的一声撞在了前面的战马身上,令此地瞬间人仰马翻。

“杀!”

少年再次大喝,他真的没有力气了,只能靠意志力强撑着身体不倒下,长枪刺出,又有三名士兵倒在了血泊中,血色将雪地染红、融化,宛若一朵巨大的梅花在雪地绽放。

建邺的勇猛完全落在了完颜屠的眼中,他已经被彻底震到了,以一敌百,这是真正的以一敌百,少年的勇猛出乎了他的预料,甚至……不敢相信。

面前的战斗依旧在进行,少年在战马的围剿中纵横穿梭,每一枪都会斩下一条性命。

“砰!”

当最后一名士兵倒下的时候,时间已经过去了足足一个时辰,少年将长枪倒插在雪地上,单膝跪地,枪下是一名被心脏被洞穿的完颜部落士兵,他还没有死绝,目光死死的盯着与他四目相对的少年。

滴答、滴答……

少年的脸上不断有鲜血滴落,有敌人的、也有自己的,他现在连抬起头颅的力量都没有了,只能与士兵四目相对,如电的眸子有些暗淡,大量失血已经让他的生命力开始衰竭。

锵!

拔剑之声突然响起,完颜屠终于拔出了挂在腰间的长剑,他怕了,真的怕了,不仅怕眼前的少年,更畏惧那个离开的老家伙,兄弟二人已经彻底决裂,如果此时不能将少年杀死,将来……他不敢去想了,因为未来代表的是绝望。

“完颜……”

战斗结束,西蒙终于转过了身体,西源子已经哭晕过去了,被一名黑衣人抱在怀中。

“怎么,你要阻止我么?”

完颜的眼睛通红,带着疯狂的杀意,转头看向西蒙。

“你做什么我都不会阻止,我还想再问你一次,这么……真的值得么?”西蒙的眼中充满了悲伤。

“……”

完颜不语,沉吟了片刻,才冷漠的开口说道:“值不值得都已经不重要了,有些事情既然做了就要做到底,不是么?”

其实他的心里已经有些后悔了,但却不想明说出来,说完后,他终于下了战马,一步步向生机微弱的少年走去,他的眼角淌下了一丝浑浊的泪水,终于走到了少年的面前,抬起了手中的长剑,不忍的闭上眼睛,用力的刺了下去。

“兄弟,对不起……”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