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霸王之姿 > 正文
86 偷鸡蚀米
作者:独孤老道  |  字数:2703  |  更新时间:2018-04-30 10:38:23 全文阅读

晨薇一听,乖巧的应若。“是,公子,若有需要,请随时吩咐......那奴婢就不打搅公子休息了。”

说罢 ,她微福一礼退去了。

左护则轻嘘一口气。

哪料气还没喘匀,心头传来蝴蝶的调笑。

“那晨薇还是个元阳之体呢,灵根也不错,干嘛不收了她,做炉鼎啊?”

听蝴蝶这一讲,左护大翻白眼,“说的什么话。你主子我,是那种损人利己的人吗?施展炉鼎之术,不仅会毁掉人家姑娘的灵根,还会消减她的寿元。这么缺德的事,我才不要干呢。”

蝴蝶轻笑“哼!那是因为有我在,你不好意思吧!”

“才不是呢!....不说这个了。我今天这一架打得不错吧?”左护得空转开话题,也趁机显摆炫耀一番战绩。

这次虽然蝴蝶也帮了忙,但自己终于学会主动设计对抗敌人了。心里不免有些得意。

蝴蝶幽幽的赞道 ,“嗯,是不错,差点送了命。”

“什么嘛.....我那一招诱敌深入,反败为胜,使得多好啊....干嘛总泼我凉水...”

蝴蝶半晌不语。最后无奈的说道,“你呀,就是心存侥幸,万一....万一出了差错,你让我怎么办?......”

左护闻言,心里暖暖的。

原来,蝴蝶担心了。

左护大咧咧的说“不会有万一的 。我可是个幸运儿,总是能逢凶化吉的,又怎么会出差错呢?上天既然让我唤醒了你,这说明我天命所归呀。是不会那么容易被宵小暗害的!”

蝴蝶轻啐,“呸,幸运儿 ....我看啊,你是个走了狗屎运的幸运儿吧。”

“嗯?狗屎运?.....哦,也对。我是踩了狗屎才唤醒你的。”

“你...你说谁是狗屎啊?....”

“哈哈哈..你自己说的呀。”

“臭左护..等我出来,一定痛打你一顿...”

左护忙着跟蝴蝶拌嘴,顿时把所有烦恼都抛诸脑后,蝴蝶既然能跟自己开玩笑 ,说明她的身体已无大碍 ,先前的一切担心,都不复存在了。

他真的觉得很幸运,上天让自己拥有了蝴蝶....

不知不觉中,二人已经习惯了相互依存,相互依赖,习惯了一命同体。

...........

话分两头,却说那行次左护失败,又中了魂雷身受重伤的罢硕,幸亏逃得及时,又趁夜色走得快,竟然硬撑着伤体,回到了罢古敌的领地。

最后已经油尽灯枯的罢硕,是被夜叉卫们抬着入罢古敌府宅的。

.........

罢古敌的府邸建在松子堡内。

这里是硕大的盆地,漏斗形的地势,将更多的灵气汇聚在这里。

在奇石古木之中,一座黑色的城堡矗立云霞间。

因它形似松果,所以被誉为松子堡。

........

此时在松子堡的一间石室内,罢古敌脸色铁青的俯看着躺在地面软毯上的罢硕。

罢硕已经开始口吐白沫,汗浆如雨了,而旁边则站着一脸诧异的占喃刀。

占喃刀之所以没有回府,原本是想看场好戏的。

他想知道,当希蒙得知自己新收的人手被人杀了后,到底会有何反应。是暴跳如雷找罢古敌讨说法,还是英雄气短的就此忍了。

正等着听好消息呢 ,谁能料到罢硕居然把自己搞成这幅德行回来.......

当初所有的人可是都认为,罢硕杀掉那个无名小子,肯定就如探囊取物一般简单。

可是现在......却有种偷鸡不成,蚀把米的感觉 。如此局面 ,使得给罢古敌献暗杀计的占喃刀,脸上有些挂不住。

........

沉静了许久,暴怒的罢古敌一把抓起软成烂泥的罢硕,低吼道,“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罢古敌此时羞奋异常,这次不仅没能给希蒙颜色看 ,倒先让自个儿憋住了这口恶气。罢硕虽然只是个旁支子侄,但平日里罢古敌还很是看重他的。但现在,却彻底让人给废了.......

如今不明不白的整成这样,罢古敌心头,如刀搅一般难受。咬牙切齿的将罢硕放平回软毯上,他站起身来。

沉默半晌之后 ,罢古敌仍是低头看着罢硕,嘶哑着声音问占喃刀。

“你能看出罢硕中了什么术吗?”

一旁的占喃刀,可是深知罢古敌疼爱罢硕的,原本是想着说点儿什么节哀顺便之类的话,但最终发现,实在说不出口。

见罢古敌问自己,他只得凑得近些,装模做样的看上一会儿。

最终摇了摇头 ,说“.......很古怪,身体既无外伤,也无内伤....经脉也完好...真是太奇怪了....”

如今看的仔细了,占喃刀突然觉得这罢硕身上的伤,不简单!

“你觉得,是希蒙干的吗?”罢古敌沉声问。

“不像!希蒙的天籁蝠音虽然也能做到杀人于无形,但总会留下受伤痕迹,最明显的伤势便是经脉尽断,五脏具碎。而这....完全看不到伤在何处!”

此时占喃刀越看越是心惊,“但是 ....如果是郝大顺伤了罢硕!那这个修士,恐怕不简单!”

罢古敌眉头一簇,目中闪现锋锐如刀的光芒。

“如此一说 ,这个郝大顺的底细 ,还真是非常可疑!竟然毫无征兆般的的跟在了希蒙身边,确实是匪夷所思!......”

占喃刀立起身来,若有所想的看向罢古敌。说道 ,“能够废了罢硕,且杀人不留痕迹!这样的手段,岂是寻常修士所有?很可能是希蒙知道自己势单力薄斗不过您,所以结交了某位邪卫大人,令其专门派了得意弟子前来助阵!”

罢古敌冷笑一声,“邪卫的得意弟子?倦蛇大人的手下我都熟,从没见过此人!”

占喃刀凑过来轻声说道,“我是说,是其他邪卫!”

罢古敌瞪起双眼,“不可能!.....他怎有胆量,敢背叛倦蛇大人?!”

........

由于鬼丘国内的势力盘根错节 ,所以逐渐形成了一个不成文的铁则 ,那就是修士一旦加入了某个势力,必定要忠心。

倘若背叛某个邪卫,不仅意味着得罪了一大串的势力链条,还会遭人唾骂和暗杀。因此,一般的修士不会做出跳槽的傻事。

然而占喃刀则不置可否。

在他想来 ,对于一个没有能力的修仙者,背叛,可能意味着杀身之祸。但是希蒙,可是个炙手可热的天才啊。这样的天才 ,在任何势力中,都能成为那个可以触摸核心地位的人物。暗杀他不会那么容易。也没有人轻易有这个胆量。

所以占喃刀对罢古敌说道,“那希蒙始终被大哥压一头。以现在的形式,他在倦蛇大人手下很难再有大的发展。为了另谋生路,一定会暗中投靠其他邪卫!”

罢古敌闻言目光闪动,“如果是这样,我该怎么做?”

“希蒙如果肯退出这个棋局,岂不是更好?那就再也没有人敢跟我们作对了!不如...随他去吧....”

罢古敌霍的冷下了脸。“随他去!那我的侄儿怎么办?!他的仇,我一定要报的!”

占喃刀悻悻的低下头。

“我只是怕,逼得他太急,来个狗急跳墙,就不好了....毕竟希蒙背叛倦蛇大人,现在也只是推测而已........据我观察 ,那家伙的身体可是越来越不中用了,也许用不着大哥动手,他也熬不住几年了。”

罢古敌沉吟下来。

说老实话 ,要他真的跟希蒙动真格的,也的确有些心怯。毕竟希蒙可能活不了多久了,若是真的逼得他,豁出命来跟自己血拼,确实有些得不偿失。再说 ,罢硕受重伤 ,也是因为自个儿先搞偷袭暗杀所致 。报仇讨公道的说法 ,于情于理 ,貌似都站不住脚.......

良久之后 ,罢古敌叹了口气 ,“......那就先等等吧.......趁这个时间,好好收集一下希蒙吃里扒外的把柄。或许以后会用的着!”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