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猫之囚世 > 正文
第一章 惨状仅是开始
作者:沤梦  |  字数:3697  |  更新时间:2018-07-08 11:55:17 全文阅读

公元2028年,小白记得那天是二月八号,正正是他的农历生日。在这天早上,由于小白没有定闹钟的习惯,便依旧从一大堆衣物中睡到自然醒,但他依然提不起精神,像条死尸一样赖在被窝里玩着手机,直到手机快自动关机,他才深深叹了一口气,勉强从暖得一塌糊涂的被窝中,像只小猫那样爬出来。

他已经是三十岁了,同龄人不是成了整天胡吃海喝的老板就是成了一个又一个某某某领域的知名人士,甚或有的虽平平凡凡,但他们总算有份正正当当的职业,最重要的是,他们都已经成家立室了。而小白,还是一条天天自怜的可怜虫,不同的是,在这天,可怜虫又大了一岁,尾巴自然又长了一截。或许他的生日早就不值一提了,但他的母亲还在微信上祝福他,附上喜庆而搞怪的表情包,还封了一个几百块的微信红包。当他看到这钱时,简直眼泪鼻涕齐流,心想这星期的伙食有着落了,毕竟他现在没什么存款,工作也不稳定,半年左右就换一份工作。说是工作,其实领的仅仅是比最低工资多那么一丁点,工资大概五六千,工作性质多数为服务类——现在小白在一家茶餐厅里上班,当一名什么事都要“插手”的服务员。

小白坐在地上,捧起昨晚喝剩的凉茶,闻了闻,感觉味道跟昨天没有什么区别,便硬着头皮把它一饮而尽。他在2020年只身来到了这座城市,并在头爷(一同学)的帮助下,住进了一间条件不错的出租屋。当然这间出租屋是头爷闲置的郊区物业,他对小白的欠租行为不太理会,一年下来小白大概只交了七个月,为之,小白暗自发誓:如果有一天我暴富了,我会报答他的。于是,小白在正在充电的手机上打开了彩票软件,买了一百块彩票,心想着,发家致富就靠这了。

快到九点半了,他随意洗漱后,放了些猫粮给喵喵酱便去上班了。喵喵酱是小白2023年开始养的,是一只橘色的虎斑猫,现在它块头很大,但不胖,肌肉却很结实。大概是小白所提供的伙食让它胖不起来吧,这倒有损它橘猫系列的大名。小白渐渐觉得妈妈当年骂得对——国庆那几天,小白妹妹的同事捉来一只小猫给她,但那时他妹妹正好怀孕了,不方便养一只猫,因为猫身上隐藏的弓形虫有害于胎儿和孕妇,还有卫生方面的担忧。所以,小白便说要收养它,毕竟他很喜欢小动物,再说了,出租屋里平时毫无生气,老鼠都没有一只,这怎么能行呢。可小白妈妈听了,顿时对着小白张口大骂,仿佛他的话是一颗炸弹,瞬间就炸燃了他妈妈的怒火。

他妈妈当着众人的面,指着小白的鼻子骂道:“养什么养,不如好好养活你自己,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整天不务正业,我好心托黄叔叔帮你在厂里谋了一份不错还有前途的职位,然后你怎么了,嫌辛苦,嫌热,没几天就辞职了,你说,你想干什么去。”小白不是一个爱吵架的人,甚至觉得吵架是最恶心的交谈。他紧握拳头,强忍泪水,只是回了一句话:“我就养。”然后他抱起那团小毛球夺门而去,乘绿色公交回出租屋了,自此,小白连过年也不回家团聚,而亲戚邻里都觉得小白这小伙子算是不中用了,成了地底泥了。小白觉得闹翻了,脸还是不要再撕破吧,道歉,现在或许不是合适的时候。

“我出门了,喵喵,等我下班给你买只鸡腿。”小白微笑着说。喵喵半眯着眼睛,突兀地喊了一声,然后倒头继续睡。如果有来生,小白真想当一只猫——一只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宠物猫。

上班途中,小白买了两个馒头,然而现在的物价让他有点不知所措了,两个拳头大小的馒头就卖五块钱,他不禁暗骂:真心黑商啊。戴着像耳钉一样的音乐播放器的他在无人驾驶公交车站前含着愤慨咽下了馒头,无心观看人们乘坐的无人驾驶小汽车穿梭着。他等了约摸五分钟,才上了车。

现在车费直接在手机上扣,什么都卫星定位,方便归方便,但满大街的监控很是吓人。小白毫无朝气地走过宽敞的过道,便在靠后的位置上睡着了。小白只会坐在下层。现在的无人驾驶公交车简直是公路上的巨无霸,五米多高,三米多宽,两层车厢,车上可供热水、电源插座,小白多想住在无人驾驶公交车上呀,他需要的,这里都有,这车比那水泥房好多了,真不明白大家为啥热衷买一套又一套的房子。

突然,一声“哐”的巨响戛然而止。小白以为自己做梦了,才听到这巨响,毕竟烟花爆竹被禁了好多年了,现在都没人生产这些旧日喜庆必备的东西。无人驾驶公交车应急系统启动了,小白明显感受到了无人驾驶公交车的速度慢下了,待到小白被突兀而骇人的尖叫声吓到时,他才连忙睁开双眼,明白了这不会是梦了,如果是,那便是真正的噩梦。那双内双的小眼睛突然张开,所看到的景象令他腿软了,心凉了半截。

他在窗外看到了一家大型商场某一栋的顶楼上冒着浓浓的火光和黑烟,并且爆炸声还在持续着,像条黄狗那样不断地吠着。小白再望向对面车道(即靠近商场的),发现有几辆无人驾驶汽车都燃烧起来了,地上还能看到一些燃烧着并陷了进去的坑。那旁边有一位穿着不知道是红衣服还是白衣服的女士正想从那辆后尾燃烧着的车中爬出来,虽然那车把车门都打开了,但她还是非常吃力地像条毛毛虫那样蠕动着,好让人发现她,去救她。可是周遭的人都在死命地惊恐着,逃离着。良久,终于有三位高矮不一的男士走向她的车前,实施救援。

商场的人们像蚂蚁般涌出街道,不少人摔倒在地上,其中有成年人,有老人,甚至还有小孩,正被人群践踏,但大家显然吓破了胆子,有意无意地无视了他们,在这个时候,原本社会天天宣传的文明礼仪之类的东西难以存在,毕竟人是求生的。反倒是有的帮助之人成为了新的受害者。

从不远处,也陆陆续续地传来了震耳欲聋的炮火声。鲜血、火光遍地开花,尖叫声、救命声、哭喊声一直侵袭着人们可怜的耳蜗,人们开始不知所措了,连那些穿着制服的人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惶恐地拉长着脸。这到底是恐怖袭击还是意外,还是被别的国家入侵了,按道理会有防空警报或者新闻应急通知什么,现在呢,不要说抢险车、救援车了,压根一辆让人有安全感的警车都看不到,一声悦耳的鸣笛都听不见。整个世界好像正在没落着,有的只是各处莫名其妙的灾难,还有人们的自救和合作。

小白座位前的一名小女孩(原本也在她妈妈怀里睡觉)开始哭泣了,然后整个无人驾驶公交车的乘客都开始慌了神,所有人都一边看着一幕幕惨况,一边敲击着手机,然而手机不是没有信号就是系统异常,甚至死机的状况都存在。小白生气地摔下了手机,想打开了车门,想更加全面地了解实况。但车上的几名壮汉制止了小白的行动,认为大家待在车上是最安全的,小白平时没怎么锻炼,没三两下就被压制到另一个靠窗的座位上,并被严加看守。

“你们······你们干什么······放开我,你们没权利这样对我,我要下车,我要下车。”小白使出浑身力气才说了这么一段话。

那位小女孩看到这些大人们的恶劣把戏,哭得更加厉害了,撕心裂肺的。她妈妈对着小白大骂了一句粗口,并凶狠地说:“下什么车,你想我们整车人陪你一起死呀。”然后,她不理会小白的泪水,转头把小女孩搂在怀里,尽心尽力地哄着。

车上的臭汗味和窗外的烟火味着实让人难以呼吸。

“我求求你们,让我下车吧,我要去找我妈妈,找我妹妹,我要去······”小白看到他们松懈了,便开口说。

显然他并不死心,心在想:我不明白他们怎么就不给他下车呢,这就是几秒钟的事情,是生是死都是我自己做主的事呀,凭什么被软禁在此呢。令小白想不到的是,这句话带来的不是让他走,反而是一记重重的耳光,顿时,小白头晕目眩,脸一下就红扑扑的。那打人的男子显然觉得下手重了,但只是甩了甩手,转过了头,并没有道歉。

邻近的一位戴眼镜、穿着格子衬衫的中年男子操着标准的普通话说:“现在无人驾驶公交车处于不受后台监管的状态,即是只能手动控制,然而手动开了门之后,门不会再关上,你要想想这门多坚固,如果你想出去,你就从上层的那一个天窗出去吧。”小白听到后,仿佛看见了希望,他想都没想就说:“那好,我从那出去行了吧。”

于是,那几名憨厚的壮汉放弃了对小白的武力压制。解脱后,小白活动了一下双手,感觉到双手的手腕都很酸痛,便甩了甩手,又摸了摸右脸上滚烫的受伤位置。小白站起身,尽力地使了一个坏脸色给在场的人。其实下层在场的人也就八个人(不包括小白)。随后,小白吃力地爬上了上层。

十几秒钟后,小白感到很诧异,因为上层的乘客仅仅只有一位外国女士。这位女士的头发都是白色的,颜色接近珍珠色,可能比珍珠更有光泽。然而她并没有下层那些人那么彷徨与害怕,她只是双手虔诚地捧着那胸前的银十字架项链,嘴中好像念念有词,这让看见她的人,都感到无比的祥和。远处又响起了一声“嘭”的巨响,小白回过神来,他发现天窗在那位女士的后方,便径直走向那了。

当他走到那位女士跟前,出于良心,觉得有必要提醒一下她——在这车上没有安全可言。可当小白正想要说“Hello”的时候,那位女士竟然先说出了话。她极其冷静地说:“小伙子,去吧。不必理会我。愿上帝保佑你,阿门。”说罢,她做了一个基督教常做的手势。小白听了,尽管心里难受,但还是没说一句话,便按着指示打开了天窗。他临爬上去的时候,还回望了一下那位端庄的女士,看着真像一尊佛。小白终于如愿以偿地爬上了天窗,可他却丝毫没有庆幸的一息间,因为在车顶上的他看得更高、更远、更多,而令他意想不到的是,事情没有因他的期望而平息,相反,那些惨状更惨、更广、更多。

见状,小白一下子瘫倒在车顶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